社区团购和菜鸟驿站,哪个更容易形成垄断?

社区团购引起的大辩论

近日关于诸如美团、阿里、京东等资本大力推行各个城市的”社区团购”被俞敏洪称之为中国企业不争气,只想挣快钱,甚至与最底层的老百姓抢饭碗。一石激起千层浪,昔日电商挤垮无数实体商店的伤口尚未愈合,又被揭开伤疤,网上开始就电商、社区团购展开了激烈讨论。

几天过去,大概三种观点:一种说社区团购带有资本性质,低价挤垮社区菜市场之后,一定形成垄断然后涨价,所以大家社区团购深得民心;另一类观点则是社区团购带来的是实实在在的便利和便宜,垄断不垄断不清楚,那是未来的事情,当下老百姓确实享受到了物美价廉与运输的便利;第三种观点则是从就业的角度来看,认为社区团购背后的资本一定会通过低价倾销击垮社区菜市场,一定会造成底层失业;当然还有一种和第三种观点对立的观点,则是认为汽车取代马车是社会进步,电商取代实体店也是社会进步,一些社会效率低下的职业被淘汰,另外一些社会效率高的职业一定会诞生,就好比电商取代实体店一样,并没有太多人失业,只是换了岗位而已。

社区团购和菜鸟驿站,哪个更容易形成垄断?

疫情改变了买菜的习惯,是社区团购诞生的推手

社区团购和网络电商相比晚了很多年,因为其产品比较新鲜不宜存放,但随着城市快递网络的建设和从业人员的增加,产品不宜存放的弊端已经解决了。但是人们到菜市场买菜的习惯并没有改变,所以说京东、淘宝改变了人们购物的习惯但是并没有改变买菜的习惯。

2020年的一场疫情,长期的封闭管理,社区组织社区团购解决人们日常生活,彻底改变了人们买菜的习惯。在社区自发使用微信组织各种团购的时候,美团、京东、阿里看到了人们生活习惯改变下的庞大商机。资本是逐利的,社区团购作为一个心的经济增长点被追逐是自然的事情。在某些半封闭的社区,菜市场没有正常运转的情况下,社区团购的存在对居民有很大的帮助。但随着社区逐渐放开,菜市场逐渐正常运转的时候,发现人们的买菜习惯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社会买菜带来的消费是一个定量,社区团购占了一部分份额之后,菜市场的份额就少了,这或许就是俞敏洪说的资本与小商贩争利。但是对于目前还在半封闭状态下的小区来说,本人还是认为社区团购给生活带来了便利。足不出户(其实是半封闭不方便出去)就可以进行消费。但确实给菜市场带来极大的冲击,至少将近一年本人没有到菜市场买过菜。

社区团购和菜鸟驿站,哪个更容易形成垄断?

社区团购垄断的担忧有必要吗?

很多人认为,社区团购在资本的深度参与下,把当地菜市场挤垮之后,一定会像滴滴一样通过垄断地位而涨价。这个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未雨绸缪也是必要的。但是,美团、京东和阿里的社区团购与本地菜市场相比有其优势,但是距离一家独大形成垄断还有很大的距离。更不用说三大巨头之间的社区团购的竞争注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我们根本不用担心阿里、京东、美团和本地菜市场谁胜谁负,我们更希望的是这个竞争不要结束,尽量避免形成”局部垄断”。随着市场竞争,实力最小的菜市场可能和过去的实体店一样最先被淘汰,然后美团、京东、阿里三大巨头和电信、移动、联通一般协商结束恶意倾销,各自划分地盘,形成”局部垄断”。

社区团购和菜鸟驿站,哪个更容易形成垄断?

政策上需要打击”局部垄断”

局部垄断自古以来都有,各地的”行会”,以及那些欺行霸市的街头混混,事实上都是”局部垄断”,控制上下游渠道,获得定价权。从这个角度来说,菜市场的定价权也是一种”局部垄断”,城市高昂的菜价与农村蔬菜烂了都没有人要,皆是”局部垄断”造成。只不过,这种局部垄断的组织者也大都属于普通人,为了生计,只要做的不是很过火都还是可以容忍的。所以说,不要说资本家逐利,任何一个普通人都是逐利的,追逐垄断,哪怕是局部垄断,是几乎所有生意人的梦想,只是有的能实现有的无法实现罢了。

由于对”垄断”的敏感,政策上一直没有出台关于垄断的对策,顶多是用欺行霸市来解决,对于资本的隐蔽的温和的行为形成的垄断和局部垄断并没有太多对策。

丰巢快递柜和菜鸟驿站——两个局部垄断的案例

资本形成的垄断我们大都对其三缄其口,因为其太像电信、石油等行业巨头,他们往往都可以制定自己的行业标准。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则是丰巢柜和菜鸟驿站。菜鸟驿站和丰巢柜出来的目的是为了提高投放效率,方便用户。但随着菜鸟驿站布局完备之后,我们发现我们再也无法接到快递小哥的电话了,我们的所有的快递不管你是否愿意都被丢在菜鸟驿站。这就是局部垄断,大凡还有其他快递能送货上门,菜鸟驿站都无法形成垄断。每当看到菜鸟驿站长长的取快递队伍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们的监管部门在哪里?我们怎么样应对这种严重伤害消费者利益的垄断?

我们常常用资本的逐利性简单描述垄断,其实这个利益链条上有很多人,比如说商家便宜的快递费、快递小哥的工作效率、菜鸟驿站的收益,甚至物业也可以得到很大的利益。但垄断最后受伤的一定是消费者,消费者要为这个利益链条上的所有的逐利者买单。

社区团购和菜鸟驿站,哪个更容易形成垄断?

如果菜鸟驿站和丰巢快递的局部垄断解决不了,这种示范效应会扩大到更多的领域,恶意竞争形成垄断和局部垄断会越来越多。当然,监管缺失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为什么快递不送货上门了呢?

2018年出台的《快递暂行条例》第二十五条 “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

菜鸟驿站显然已经违反了条例,至少我今天的两个快递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丢在了将近一公里之外的菜鸟驿站,只有监管硬起来才能避免形成实际上的局部垄断,才能和已经形成的垄断博弈保护人们的利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