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伯克希尔致股东信节选:怎么击败市场先生?

每当查理和我为伯克希尔旗下的保险公司买进股票(不考虑杠杆收购,后面会再详述),我们采取的态度就好像买下的是一家私人企业一样,我们着重于这家公司的经济前景、经营层以及我们支付的价格,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再把这些股份卖出,与之相反,只要预期这家公司的价值能够稳定地增长,我们愿意无限期地持有这些股份。在投资时我们从不把自己当作是市场的分析师、宏观经济分析师或是证券分析师,而是企业的分析师。

我们的方式在交易火爆的股票市场上相当管用,因为市场时不时就会突然浮现令人垂涎三尺的投资机会。但市场绝非是必不可少的,就像世界百科全书或是费区海默每天交易量少得可怜,我们也不会在意,就算是我们持有的股票停止交易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使我们坐立不安。我们的经济利益最终取决于我们所拥有的公司本身的经济利益,不管我们持有的是全部或者是部分股权都一样。

本杰明·格雷厄姆(Ben Graham)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朋友。很久以前,他讲过一段有关对于市场波动心态的谈话,是我认为对于投资获利最有帮助的一席话。他说,投资人可以试着将股票市场的波动当作是一位市场先生每天给你的报价,他就像是一家私人企业的合伙人,不管怎样,市场先生每天都会报个价格,要买下你的股份或是将手中的股份卖给你。即使是你们所共同拥有的合伙企业经营稳定、变化不大,市场先生每天还是会固定提出报价。市场先生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他的情绪很不稳定,当他高兴时,往往只看到合伙企业好的一面,所以为了避免手中的股份被你买走,他会提出一个很高的价格,甚至想要从你手中买下你拥有的股份;但当他觉得沮丧时,眼中看到的只是这家企业的一大堆问题,这时他会提出一个非常低的报价要把股份卖给你,因为他很怕你会将手中的股份塞给他。不过,市场先生还有一个很可爱的特点,那就是他不在乎受到冷落,若今天他提出的报价不被接受,隔天他还是会上门重新报价,要不要交易完全由你。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越是狂躁和抑郁,就越是对你有利。但就像舞会上的灰姑娘,你务必注意午夜前的钟声,否则马车将会变回南瓜。市场先生是来给你服务的,千万不要受他的诱惑反而被他所引诱,你要利用的是他饱饱的口袋,而不是草包般的脑袋。如果有一天他突然傻乎乎地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可以选择视而不见或好好地加以利用,但要是你占不到他的便宜,反而被他愚蠢的想法所吸引,你的下场可能会很凄惨。事实上,若是你没有把握能够比市场先生更清楚地衡量企业的价值,最好不要跟他玩这样的游戏。就像他们在纸牌游戏中所说的那样,“如果你玩上30分钟后还不知道谁是替死鬼,那么你就是替死鬼。”

格雷厄姆的市场先生理论在现今的投资世界内或许显得有些过时,尤其是在那些大谈市场效率理论、动态避险与β值的专家学者的眼中更是如此。他们对那些深奥的课题感到兴趣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对于渴望投资建议的追求者来说是相当具有吸引力的,就像是没有一位名医可以单靠“吃两颗阿司匹林”这类简单有效的建议成名致富的。

这当然是股市秘笈存在的价值,但就我个人的看法,投资成功不是依靠晦涩难解的公式、计算机运算或是股票行情板上股价上下的跳动,而是凭借优异的公司判断,同时必须把基于这种判断的思想和行为同充斥于市场中的极易传染的情绪隔绝开来在我自己保持隔绝的努力中,我发现将格雷厄姆的市场先生理论铭记在心的作用极大。

追随格雷厄姆的教诲,查理跟我着眼的是投资组合本身的经营成果,以此来判断投资是否会成功,而不是它们每天或是每年的股价变化。短期内市场或许会忽略一家经营成功的企业,但最后这些公司终将获得市场的肯定,就像格雷厄姆所说的:“短期而言,股票市场是一个投票机,但长期来说,它却是一个称重器。”一家成功的公司是否能很快地被发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这家公司的内在价值能够以稳定的速度增长,事实上,越晚被发现,有时好处更多,因为我们就有更多的机会以便宜的价格买进。

有时,市场也会高估一家企业的价值。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考虑把股份出售。有时,虽然公司股价合理或甚至略微低估,但若是我们发现有更被低估的投资标的或是我们觉得有比较熟悉和了解的公司时,我们也会考虑出售股份。

然而必须强调的是,我们不会因为被投资公司的股价上涨,或是因为我们已经持有一段时间,就把它们给处理掉(在华尔街名言中,最可笑的一条可能是“你不可能在赚钱的时候破产”)。我们很愿意无限期地持有一家公司的股份,只要这家公司所运用的资金可以产生令人满意的报酬、管理层优秀能干且正直,同时市场对其股价没有过度高估。但这不包含我们保险公司所拥有的三家企业,即使它们的股价再怎么涨,我们也不会卖。事实上,我们把这些投资与前面那些具有控制权的公司一样看待,它们不像一般的商品那样可以卖来卖去,它们永远是伯克希尔的一部分,不管市场先生再出怎么高的天价也一样。只是在此我要加一个条件:除非因为我们的保险公司发生巨额亏损,必须出售部分的持股来弥补亏损。当然,我们会尽所能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查理跟我决定要拥有并持有一家公司的股份,是同时综合了个人与财务方面的因素来考虑的,对某些人来说,我们的立场看起来极为古怪(查理跟我长期以来一直遵从奥美广告创办人大卫-奥美的建议:在年轻时发展你自己的怪癖。这样,等你变老时,人们才不会觉得你在逐渐老朽)。的确,近年来在交易频繁的华尔街,我们的态度看起来非常古怪,在那个竞技场内,所有的公司与股票都不过是用来交易的原材料。但是,我们的态度完全符合我们本身的人格特性,这就是我们想要过的生活。丘吉尔曾经说过,“你塑造你的房子,然后它们塑造你。”我们知道我们希望被塑造的方式,为了这个原因,我们宁愿与我们非常喜欢和敬重的人联手获得回报X,也不愿意通过为那些令人乏味或讨厌的人改变这些关系而实现X的110%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