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图文实录(三):伯克希尔2020年一季度经营情况

图25:伯克希尔2020年一季度运营利润情况

沃伦·巴菲特:下面我们会非常简短地说一下伯克希尔第一季度的情况,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有这方面的幻灯片吗?我们看到了。我们的运营利润是…在10-Q中有更多关于这方面的信息,真的不值得花任何时间在这上面。但是,第一季度的运营利润对于预测下一年将会发生什么没有任何意义。

沃伦·巴菲特:我不知道关闭美国经济的后果。但我知道无论我们做什么,最终都会成功的。我们可能会犯错误。我们会犯错误,在这次演讲和之后的时间里,我不会再去猜测别人的想法,因为没有人确切地知道任何其他的行动会产生什么结果,或者任何短暂的结果。

沃伦·巴菲特:但我们知道的是,在一段时间内——肯定是在今年的剩余时间内,但疫情可能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谁知道呢——我们的运营利润将会减少,大大少于如果病毒没有出现的情景。我是说,事实就是这样。这对我们的一些企业伤害很大。我是说,(在疫情期间)整个企业关门了。我们的一些业务实际上已经关闭。

沃伦·巴菲特:它对别人的影响要小得多。我们的三个主要业务是保险、BNSF铁路和我们的能源业务,这是我们三个最大的业务。他们的处境还算不错。他们的费用支出将超过折旧。因此,随着折旧的进行,部分收益将用于增加固定资产。

沃伦·巴菲特:但基本上这些企业即使它们的收益有所下降,它们将产生现金。如果我们看第二部分,在伯克希尔,我们保持着非常强大的地位。我们会一直这样做——这是我们的根基。我们给予人们承诺。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是专家,也是行业领导者。这不是我们的业务的主要内容,但我们的确出售承诺给人们。这意味着如果有人遭遇了严重的事故,通常是车祸,他们需要10年、30年、50年的护理。

沃伦·巴菲特:在我们看来,一般他们的家人或律师都是足够明智的,与其采取一些大的现金解决方案,不如安排在个人的余生中支付一些钱来照顾他们的医疗遗嘱、账单或其他任何事情。而且由于我们规模很大,实际上我们有很多很多人把他们的幸福押在了伯克希尔的承诺上——就像我说的,在50年里甚至更长的未来需要伯克希尔来照顾他们。

沃伦·巴菲特:现在,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拿别人的钱去冒真正的风险。查理和我都有过合伙经营的背景。我在1956年开展我的合伙企业,为真正的七个家庭的成员服务。六年后查理也做了同样的事。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我想,我知道我没有,我几乎可以肯定查理也是如此——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在我们这里接受过任何一次机构投资。

沃伦·巴菲特:我的意思是,我们为他人管理的每一分钱都来自于个人——他们是真实的个人、实体、或者附属于他们身上的钱。所以我们一直觉得我们的工作基本上就是一个受托人,而且希望在我们想要努力实现的目标方面,我们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受托人。受托人(靠谱与否)一直非常重要。这对于那些有退休后资金安排的人来说很重要、对上有老下有小的投资人很重要、也对股东来说很重要。所以我们总是从“实力”的角度来运作伯克希尔的资金。

图26:伯克希尔2020年一季度现金情况

沃伦·巴菲特:现在,我在上面的幻灯片上显示,我展示了3月31日我们的净值、现金和国库券头寸。你可能会说,“好吧,你有大约1250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国库券。”不过在那个时候,我们至少有大约1800亿美元的股票。

沃伦·巴菲特:你可以说,“与1800亿美元的股票相比,伯克希尔持有的国债是一个巨大的头寸。”但我们在股票上的头寸实际上远远超过这个数字,因为我们拥有很多业务。我们拥有许多企业100%的股权,对我们来说,这些股权与我们拥有的可上市交易的股票非常相似。(对于上市公司)我们只是不拥有他们所有股权而已。(对于我们100%拥有的子公司)它们没有公开市场报价。

沃伦·巴菲特:但是我们有几千亿的独资企业。因此,我们账面上的1240亿美元并不代表我们持有40%左右的现金头寸,(我们持有的现金比例)远远低于这个数字。在任何情况下,我们会一直留有大量现金。随着9/11的到来,或者如果股市像第一次世界大战时那样暂时关闭——我想这不会发生,但我在1月观看克雷顿队和维拉诺瓦队的比赛时,也没有想到我们会遭遇一场全世界范围的流行病。

沃伦·巴菲特:因此,我们希望在伯克希尔处于这样一个位置……好吧,你还记得《欲望号街车》(A Streetcar Named Desire,1951年的一部电影,讲述了一个美国南方美女布兰奇娇生惯养,秉性脆弱,有点神经质,在舒适优越的环境里度过了无忧无虑的青少年时代。后来由于婚姻的不幸、家庭的破产和亲人的死亡,突然坠落到生活的底层。她意识到自己青春已逝,周围的男人也不理想,但为了寻找赖以生存的精神支柱,她仍然以“柔情的色饰”为武器,以引人注目。然而,她总是摆脱不了自己身上那种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清高品格,这就导致了她必然毁灭的悲剧命运)中的布兰奇·迪布瓦(Blanche Dubois)吗?这电影可能比你们所有人都老。但在布兰奇的例子中,她说她不想要依赖于陌生人的善意。而我们也不想依赖于朋友的善意,因为有时候现金是相当珍贵的。有趣的是,我们现在手中有一些资金。当然,我们在2008年和2009年也曾是这样。

沃伦·巴菲特:但就在3月23日前的一两天,我们非常接近出手了,但幸运的是,我们有一个知道该怎么做的美联储,但资金……当时,投资级公司基本上将被冻结在市场之外(拿不到资金)。

沃伦·巴菲特:全国各地的首席财务官都被教导要将股权资本的回报最大化,因此他们在一定程度上通过商业票据为自己融资,因为这种方式成本很低,并且获得了银行贷款等的支持。他们让许多公司的债务不断攀升。

沃伦·巴菲特:然后毫无疑问,他们被市场上发生的事情吓得魂不附体,尤其是股票市场。因此,他们匆忙跑去市场上企图增加自己信贷额度。但这让那些发放信贷额度的人感到很惊讶,他们感到非常紧张。3月中旬,华尔街吸纳流动性的能力已经到了极限,以至于美联储在观察这些市场行为后,决定必须采取非常大的行动。

沃伦·巴菲特:当时我们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美国国债市场作为所有市场中最有深度的市场,其市场都已经变得有些混乱。当这种情况发生时,相信我,这个国家的每一家银行和首席财务官都知道,他们的反应是恐惧。恐惧是你能想象到的最具传染性的疾病,它使病毒看起来像一个小丑。

沃伦·巴菲特:我们非常接近于完全冻结了世界上所有大型公司的信贷,而这些公司都依赖于此。多亏了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多年里,我一直把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1979年至1987年任美联储主席)放在一个特殊的位置上,他作为美联储主席享有一个特殊的地位。我们有很多非常好的美联储主席,但保罗·沃尔克,我把他排在美联储主席名单的首位。但保罗·沃尔克在不到一年前去世了。我待会会提名另一个。

沃伦·巴菲特:但在他去世前不久,他写了一本书,名为《坚持不懈》(Keeping at it)。如果你打电话给我在“书虫”(Bookworm,一家书店)的朋友,我想你会喜欢这本书的。保罗·沃尔克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位伟人。他也是个大块头。他和杰伊·鲍威尔,在品行上不能更好了。但杰伊·鲍威尔,在我看来,美联储董事会应该让他和保罗一起站在神坛上,因为他们在3月中旬采取了行动,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受他们在2008年和2009年所见的教训。他们做出了规模空前的反应,基本上从那时起,一切都按照原样继续进行。

沃伦·巴菲特:然后是三月,当市场基本冻结,甚至到了月中后不久融资功能就关闭。但因为美联储在3月23日采取了这些行动——我相信,这是历史上企业债券发行量最大的一个月,然后接下来的四月是一个更大的月份——你看到各种各样的公司抓住一切机会进入市场进行融资,然后利差实际上缩小了。每一个在三月底和四月发行公司债券的人,都应该给美联储写一封感谢信,因为如果不是他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决心采取行动,发行公司债券就不可能成功。

沃伦·巴菲特:我们将知道扩大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的后果。你可以看看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他们每周四都会公布。如果你像我一样,分析这些数据会很有趣。它们每周四都会在网上公布。在过去的六到七个星期里,你会看到一些非凡的变化。

沃伦·巴菲特:就像我说的,我们不知道这会有什么后果,也没有人确切地知道。我们不知道美联储前所未有的行动会有什么后果,但我们知道什么都不做的后果。这就是美联储在过去很多年里的倾向——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做得不够。但是不管是他们做的是一些什么事情,美联储和欧洲央行都做出了前所未有不惜一切的行动。然后在3月,它们做了更多“不惜一切代价”的行动之后,我们欠它们一个巨大的感谢。

沃伦·巴菲特:但我们在伯克希尔准备好了。我们总是在最糟糕的情景假设的基础上准备——我们假设也许美联储不会有一个这样行事的主席。我们真的想做好一切准备。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持有1240亿美元现金和票据的部分原因。实际上我们并不需要这么多。

图27:2020年一季度伯克希尔股票投资及回购情况

沃伦·巴菲特:但我们从来不想依赖陌生人的善意,也不想依赖朋友的善意。现在,在下一张幻灯片中,我们看到了我们在股票方面所做的工作,当你看到这些数字时,你会发现它们很小——我的意思是,因为在年初我们拥有5000亿美元左右的市场价值,而我们只是回购了约17亿美元的伯克希尔的股票,另外我们的股票购买量比我们的股票出售量多出了十几亿美元。

图28:伯克希尔2020年4月份股票投资及回购情况

沃伦·巴菲特:但正如你在上一张幻灯片中看到的,我们的运营利润为50亿美元,接近60亿美元。所以我们在第一季度做得并不多。然后在这里我又加了一个数字——通常我不会给你们看的。但我想确定的是,如果我和你谈论的投资和股票比我平时谈论的更多,那么我是想让你知道伯克希尔实际上正在做什么。现在,你会看到在4月份,我们净卖出了60亿美元左右的股票。

沃伦·巴菲特:基本上,这并不是因为我们认为股市会下跌,或者因为有人改变了他们的目标价格,或者他们改变了今年的收益预测。我只是觉得我在评估的时候犯了个错误。这是一个可以理解的错误。当我们购买时,这是一个概率加权的决定,当我们投资整个航空业的时候,我们得到了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出价。

沃伦·巴菲特:因此,我们购买了四大航空公司大约10%的股份,我们可能……这不是我们在4月份所做的,但我们可能为此支付了70或80亿美元,以拥有航空业四大公司10%的股份。我们当时认为,我们获得了大约10亿美元的盈利——不是说我们会得到10亿美元的分红,但当时我们认为,我们的潜在收益份额是10亿美元,而且我们认为,在一段时间内,这个数字更有可能上升而不是下降。航空业显然是周期性的,但就好像我们买下了整个公司。因为我们是通过纽约证券交易所购买的,我们只能最多购买这四家公司中的大约10%,但我们在精神上就像是在收购一家企业一样。事实证明,我对这一业务的看法是错误的,因为这绝不是四位优秀CEO的错。

沃伦·巴菲特:相信我,作为一家航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其实并不快乐,但我们买入的公司管理得很好。他们做对了很多事,但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困难的生意,因为你每天要和数百万人打交道,如果人群中的1%出了问题,那航空公司的CEO就会很不高兴了。所以我并不羡慕任何人担任航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但我尤其不喜欢在这样一个时期担任这一职务。现在,基本上没有人乘坐飞机……人们被告知不要坐飞机。有人告诉我有一段时间不要坐飞机了。但我很期待民航业务重新运行。虽然商业飞行可能不行,但那是另一个问题。对于航空业,我可能是错的而且我希望我是错的,但我认为它发生了重大变化,很明显,情况发生了变化,因为这四家公司每家都将大额借款——平均每家至少100亿或120亿美元。

沃伦·巴菲特:因此,航空公司必须在一段时间内从收入中偿还贷款。我的意思是,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你将损失100亿或120亿美元。当然,在某些情况下,他们不得不出售这么多金额的股票或出售购买股票的权利。这就使得股东和债权人的地位互换了。我不知道从现在开始的两到三年内,是否会有像去年一样多的旅客进行乘坐飞机——他们可能会,也可能不会,但未来对我来说不太清晰。今天所有的这些业务到底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的趋势,我们还是不知道,而这绝对不是航空公司自身的过错。疫情的发生这是一件发生概率很低的事情,但它尤其伤害了旅游业、酒店业、邮轮业务、主题公园业务,尤其是航空公司业务。当然,航空公司业务有一个问题,即使业务恢复了70%或80%,飞机也不会消失(注:巴菲特这里的意思是航空业供需不平衡,很可能票价会下跌)。

沃伦·巴菲特:所以到时候停机坪的飞机就会太多了,但是几个月前下订单的时候、安排航线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但航空公司的情况发生了变化,我希望他们一切顺利,但这也是我们的业务之一。我们直接拥有的企业将受到严重伤害。这次疫情会让伯克希尔损失惨重,也影响到我们其他的商业活动,它不会直接造成现金的损失,因为我们是持有股票——我的意思是,如果XYZ公司是我们的控股公司之一,我们把它当作一门生意来拥有,并且我们喜欢这门生意,那么如果股价下跌了20%、30%或40%,在那种情况下,我们并不觉得很糟糕。但就那些航空公司业务实际发生的情况而言,我们的感觉很糟糕,就好像我们没有百分之百了解它们一样。

沃伦·巴菲特:因此,这就解释了我们那些相对较小金额的股票卖出,但我想确保没有人认为这涉及到市场预测。这对伯克希尔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总结。现在我们进入会议的正式部分,如果待会贝基有很多问题,那么接下来会有一个相当长的问答时间。当我们在做会议的正式部分时,它总不是太令人兴奋。所以不感兴趣的人请自便,如果你想向贝基提问,我们会在屏幕上保留她的联系方式;或者如果你想给自己做个三明治或者做点别的什么,我们现在就开始行动吧……或者你也可以关注会议的正式部分。但我们会开始会议的正式部分,这不会花太长时间,然后我们将会进入问答环节。

(待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