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图文实录(二):那些巴菲特知道的和不知道的事

沃伦·巴菲特:现在,让我们转到一个更广泛的主题——“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我不知道的东西——也许是因为我带着一丝偏见,但我不相信任何人知道明天、下周、下个月或明年市场会怎样。我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将会向前发展,但我无法确定(未来怎么走)。我们在2001年9月10日就得知了这一点;几个月前,我们又从病毒的角度了解到了这一点——就市场而言,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你可以押注美国,但你必须小心你的押注方式。原因很简单,市场无所不能。

沃伦·巴菲特:在1987年10月11日,我记得是星期一,市场在一天内下跌了22%;在1914年,他们关闭了股票市场大约四个月;在9/11后交易所关闭了市场四天后,我们努力让它重新启动,但没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所以当他们让你下注美国的时候——我告诉你,自从我11岁买了第一只股票,我就下注美国(奇迹)并迎来了一个无比巨大的顺风——但它不会每天都朝着有利于我的方向吹,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图20:2015年6月17日山姆·纳恩于YouTube上传视频《病菌没有边界》

沃伦·巴菲特:我想结合当前的新闻,指出一些你可能会感兴趣的东西。如果你去YouTube,你会发现在2015年6月17日,大概四年多前,你会发现山姆·纳恩(Sam Nunn)——这是我在美国和世界上最钦佩的人之一,伟大的爱国者和了不起的参议员。在离开参议院后,他一直在做一些费力不讨好的工作,并领导了一项名为“核威胁倡议”(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的项目。你们大多数人都没听说过,但我稍微参与了一下,山姆·纳恩创立了它。

沃伦·巴菲特:“核威胁倡议”是一个致力于减少核化学、生物威胁的组织——无论是恶意的应用还是意外的应用,因为不管是什么,这都导致数百万美国人死亡。在山姆共同创立的组织中,他是组织的核心和灵魂。他谈到,几十年来,他一直担心大规模的流行病和核威胁,他参加过各种战争演习,包括恶意散播的流行病——可能是由在9/11前后发出炭疽信的同一类疯子在不久之后发动的。山姆在YouTube上做了这个演示——我相信他肯定看过很多其他的演示,我只是碰巧看到了这个——并谈到了流行病的危险,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听山姆·纳恩的话。所以他当时说,“病菌没有边界”,而这正是我们在过去几个月里学到的。当我点击YouTube时,我查了一下,我发现它只有831的浏览量,而这只是几天前的数据,但是我不知道这些浏览量是最近几天还是最近几个月的,也不知道这些浏览量是否是因为人们对流行病感兴趣而点击的。但人们真的很难想到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比如这次我们就可以体验到,当类似目前的大规模流行病发生时,其实人们很难将这种因素考虑在投资里。至少在我看来,这就是为什么你永远不想用借来的钱买入股票投资的原因。

沃伦·巴菲特:我们以这种方式经营伯克希尔,我们试着想象最坏的情况:不仅是一件事出了问题,同时还有其他事情出了问题,并且可能部分是由第一件事引起的,但也可能是独立于第一件事的。我不知道现在是几年级教的乘法——可能比我上学的时候还早,但是应该在五六年级的时候,你就学习到任何一系列数字乘以0——你只需要1个0,答案就是0。因此,没有理由用借来的钱参与美国的顺风,但应该有其他所有理由来参与。

图21:2019年10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关于全球大规模流行病的报告

沃伦·巴菲特:现在,我忍不住要指出,在2019年10月,有一本300页厚的书——我这里刚好有一本——一本书出版了。这是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这是最受尊敬的机构之一,核威胁倡议组织(NTI)和经济学人的情报小组合作的,这本书评估了全球范围内大规模流行病预防的问题。

图22:300页报告的开头:“生物威胁会对全球健康、国际安全和经济构成威胁”

沃伦·巴菲特:我记得在11月,山姆和厄尼(Ernie)一起来见我,厄尼是前能源部长,现在是NTI的首席执行官。他和萨姆是联合主席,贝丝·卡梅伦(Beth Cameron)为这份报告做了很多工作,她也来见我。我相信,他们在去年11月给了我这份评估报告。如果你翻开这一页,第一行就是:“任何国家的生物威胁——自然的、有意的或意外的——都可能对全球健康、国际安全和全球经济构成威胁。”

沃伦·巴菲特:而这本书就是为了评估各国的预防情况并进行排名而编写的。我们的排名相当不错,但我们所有人都不及格……基本上所有国家都不及格。

图23:报告视频上传油管获得1498次观看

沃伦·巴菲特:现在,你可能会想,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经济学人》的声望,以及像萨姆和厄尼这样的人,这会得到一些关注。请翻到下一页。山姆和其他人的相关视频于2019年10月24日上传到了YouTube,截至几天前,他们已经获得了1498次观看。

沃伦·巴菲特:几年前,我的朋友比尔·盖茨(Bill Gates)在一次Ted演讲中发出了同样的警告。不过他得到了更多的关注。但它只是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即虽然你可以从网络中获得这些信息,你也可以阅读关于它们的文章,你可以和一些人进行谈论未来将发生什么,就像他们过去那样——所罗门过去曾经告诉我,一些25西格玛事件(极端事件),然后他们会说这类极端事件在宇宙中只会发生一次。然后结果是,这类极端事件在一个月内连续发生了几次,然后他们就破产了。

沃伦·巴菲特:你只是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你知道,至少在我看来,美国的顺风并没有耗尽。如果你长期持有股票,你会得到很好的结果。认为股票不会产生比30年期国债更好的结果的想法(30年期国债目前的收益率为1.25%),是一种潜在的税收。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的目标是每年2%的通胀率。而股票的表现将超过债券,它们的表现将超过国库券,它们的表现将超过你藏在床垫下的钱。

沃伦·巴菲特:我的意思是,股票是一个非常可靠的投资——只要它们是一种投资,而且它们不是赌博工具或你认为你可以安全地以保证金购买的东西——那么股票就是一种非常可靠的投资。

沃伦·巴菲特:有趣的是,股票提供了报价,但我们总是把股票看作是业务的一部分。我的意思是,股票只是企业的一小部分。如果在1789年,你存了一小笔钱——当时存起来可并不容易,你很可能会用这些钱买一小块地。

沃伦·巴菲特:也许你买了一栋可以租给别人的房子,但你没有机会和10个不同的人一起买房——因为这些人往往正在发展自己的生意,他们可能会把自己的钱投进去,而这样这些人就会迎来美国的顺风。在这10个人中,有相当高的比例会在某种程度上取得成功,并获得可观的回报,但这些都是各人选择。你必须对你的储蓄做点什么。

沃伦·巴菲特:他们最初开始提供债券。你得到了有限的回报。但当时的回报率可能只有5%或6%左右。但你不能买无风险的债券——我的意思是,我的衡量标准永远是美国财政部。当有人给你提供比美国财政部多得多的回报时,通常是有原因的。而这样往往风险要大得多。

沃伦·巴菲特:但回到股票上,人们往往会对它们抱有这样的态度——因为它们是交易活跃的的,每分钟都有报价,所以你每分钟都要形成对它们的看法,这对人们来说很重要。现在,当你仔细思考这种态度,你会发现这真的很愚蠢。这就是格雷厄姆在1949年教给我的东西。我的意思是,这就是一个简单的想法:股票是企业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在图表上移动的符号——图表在那些日子里非常流行。

沃伦·巴菲特:想象一下,你现在决定投资,你买了一个农场。假设你买了160英亩,你以每股X或每英亩的价格购买。而这附近的农田——假设在你旁边的农民有160英亩相同的土地、相同的轮廓、相同的质量、土壤质量,两者是相同的。然后,假设你隔壁的那个农民是个很特别的人,因为每天他都会和你说,“让我把我的农场按照一定的价格卖给你,或者我以一定的价格买下你的农场。”。

沃伦·巴菲特:那他将是一个非常乐于助人的邻居。我的意思是,有这样一个人在旁边的农场肯定是件好事。现实生活中,你不可能从农场得到这些,但你可以从股票得到。比如,你想要100股通用汽车的股票,然后在周一早上,有人会向你报价购买100股,或者以完全相同的报价打算卖给你另外100股。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下去,一周五天。

沃伦·巴菲特:但想象一下,如果有一个农民这样做(会是怎么样)。当你买下农场的时候,你看的是农场能生产什么。你脑子里就是这么想的。你对自己说,“我为每英亩支付了X美元。我想我平均每年会得到很多蒲式耳的玉米或大豆,不过有些年份好,有些年份不好;有些年份价格会好,有些年份价格会不好”等等。

沃伦·巴菲特:但是你应该想想这个农场的潜力。现在我们看到这个白痴买下了你旁边的农场,更重要的是,他有点狂躁和抑郁,他可能喝一点酒,也许还抽一点大麻,所以他到处进行报价。现在,你唯一要做的就是记住,隔壁的这个家伙是来为你服务的,而不是来指导你的。你买下农场是因为你认为农场有潜力。你真的不需要关注这个家伙的报价。如果你面对的是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Rockefeller)或安德鲁·卡内基(Andrew Carnegie)或类似的人,那也不需要任何报价。虽然后来不断会有一些报价,但重点是你买入的生意。这就是你买股票时应该做的。但是你有一个额外的优势,你有一个邻居,你根本不需要听他的话,而他每天都会给你一个价格。他的报价会有起伏,也许某天他会给出一个他们愿意购买的价格,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想卖,你就可以卖。

沃伦·巴菲特:或者他会出一个很低的价格,那么你可以从他那里买下他的农场。但你没必要必须这么做,你也不会想把自己置于一个你必须要做的位置。所以股票有巨大的内在优势,人们会一直向你喊出价格,而很多人把这变成了劣势。当然,很多人都能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从告诉你——他们会能告诉你这个农民明天、下周或下个月就会喊出什么价格。

沃伦·巴菲特:这涉及到一大笔钱。所以很多人告诉你,“你应该多关注他们关于价格变化的想法,这很重要。”但你应该告诉自己这并没有这么大的区别。事实是,如果你在病毒到来之前拥有你喜欢的企业,也许报价会改变,但并不会有人逼你做出卖出的决定。如果你真的喜欢这个行业,你喜欢你的管理层,而且这个行业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那么股票就有巨大的优势——当我汇报伯克希尔一季度表现的时候,我会讲到这一点,我很快就会讲到。

沃伦·巴菲特:你可以把赌注押在美国身上。如果你愿意并且在独立思考后决定你想要持有美国资产整体的一部分,那么你就可以把赌注压在美国上(指指数投资),因为我不认为大多数人有能力选择单一的股票。有一些人可能是具有这个能力,但总的来说,我认为,人们最好购买美国资产整体的一部分,然后忘记它。如果你这么做了——如果我在大学毕业后也这么做了,我就会赚100倍,然后在此基础上获得分红。并且分红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大幅增加。

沃伦·巴菲特:美国的顺风是了不起的——虽然它偶尔会有中断,你也无法预见到中断。你肯定不会想让让这些偶尔的中断影响到你——要么是因为你的杠杆,要么是因为你在心理上无法面对大额浮亏。

沃伦·巴菲特:如果你真的有一个农场,你有一个邻居,有一天他给你报价一英亩2000美元,第二天他给你一英亩1200美元,也许之后的一天,他给你800美元一英亩,你真的会觉得当你评估农场的产量时农场就值2000美元吗?你会让这个家伙的报价驱使你思考吗?“我最好卖掉我的农场,仅仅因为这个报价一直在下降”?要知道,用正确的心态去持有普通股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沃伦·巴菲特:但我要告诉你,如果你把赌注押在美国身上,并保持这种状况几十年,你会做得更好。在我看来,这比持有美国国债要好得多,也比听从那些告诉你农民下一步要喊什么价格的人要好得多……人们为他们真的不需要的建议支付大量的钱,而那些提供建议的人可能是善意的并且坚信他们自己的预判。但事实是,你不可能通过让每个人围绕一项业务进行交易,最终来为每个人带来卓越的结果。

沃伦·巴菲特:如果你买入一家企业,它将提供企业生产的产品。而那种认为你会比你旁边的人更聪明的想法、或者只要听从了某人建议你就会比坐在你旁边的人更聪明的想法,其实是错误的方法。

沃伦·巴菲特:所以要么去寻找企业。或者去做指数投资。在我看来,对大多数人来说,最好的选择就是持有标普500指数基金。人们会试着把其他东西卖给你,因为如果他们这样做,他们会赚更多的钱——我并不是说这是他们有意识的行为。

沃伦·巴菲特:大多数优秀的销售人员都相信自己的胡扯。我的意思是,这是一个好的销售人员的一部分。我相信我在我的生活中也做了很多这样的事情,但如果你经常重复一些事情,那这是非常正常的。这就是为什么律师让证人一遍又一遍地说,当他们站在证人席上的时候,他们就会相信(自己说的是事实),不管这是不是真的。

沃伦·巴菲特:但在我看来,你现在面对的是从根本上只对普通股有利的局面。我会把我的余生都押注在美国身上。我希望我在伯克希尔的继任者能做到这一点。现在,我们用两种不同的方式来做。一种是我们通过购买整个企业,另外一种是我们购买企业的一部分(股票)。

沃伦·巴菲特:我想强调的是……好吧,我想给大家提供几个数字,这些数字将与我们第一季度的活动以及我们在4月份所做的工作相联系。我们确实试图选择我们认为我们了解的业务。我们不买标准普尔500指数。我们喜欢在收购时买下整个企业,但我们没有机会经常这么做。因为大多数最好的企业并没有全部出售。

沃伦·巴菲特:但我们丝毫不介意购买企业的部分股权。我们更愿意持有一家出色公司6%、7%或8%的股份,并将其视为我们在该公司的合伙权益。然后我们就有机会通过有价证券做到这一点。有时候我们比别人有更多的机会。

沃伦·巴菲特:就凭这一点,我希望我已经说服你把赌注压在美国身上了。我不是说现在是买股票的正确时机——如果你所说的“正确”是指股票将上涨而不是下跌。我不知道他们在接下来的一天、一周、一个月或一年里会怎么样。但我希望我知道的足够多,我想我可以买一个整体(指数),然后在20或30年内会做得很好。你可能会认为,对于一个89岁的人来说,这是一种乐观的观点。但我希望每个人买股票的时候,都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们买的是合伙企业,而不是把它们当作只会向上或向下移动的筹码。

图24:贝基·奎克的email地址

沃伦·巴菲特:所以我们现在就快速地看一看。我看到屏幕上有贝基的电子邮件地址。所以,如果你对我所说的或其他事情有疑问,你可以通过电子邮件问这些问题。她现在在电脑后边,试图处理你们发送的问题,并挑选出她要优先考虑提问的问题。不过,到目前为止,如果对我到目前为止所谈论的任何事情有任何意见,请随时给她发一封信,我们也会在稍后举行正式会议时保留她的Email地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