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秋季内布拉斯加州大学商学院对沃伦·巴菲特的访谈

内布拉斯加州大学商学院对沃伦·巴菲特的访谈2001 年秋季
星期二早晨,我如约来到沃伦·巴菲特的办公室。他带我参观了他的办公室。我看到了美国运通以及富国银行的原始股票凭证,还有他收集的两台可口可乐饮料机、一个大型的 Dairy Queen 冰淇淋圣代等,这些纪念品都代表着伯克希尔的生意。
记者:您的家族与内布拉斯加州大学很有渊源,您的父母都是这里毕业的吧?沃伦:1869 年,我的曾祖父在奥马哈开了一家杂货店。他的子女都是内布拉斯加州大学毕业的。我父亲是大学校报的编辑。我母亲的祖父是内布拉斯加州一份报纸的创办人。我母亲 12 岁的时候就会使用排版机,她上了大学以后,自然也进入了校报工作,并因此结识了我父亲。
记者:能回忆一下您在内布拉斯加州大学学习的情况吗?沃伦:这是一段宝贵的经历。在我印象中,我遇到的最好的老师是教会计的雷·戴恩 (Ray Dein)。商学院的学生都应该懂会计,会计是商业的语言。不懂商业的语言,无法在商业世界中驰骋。会计这门语言,在商业中实在太重要了,一定要融入骨髓。
记者:您刚开始上的是另一所大学,后来转到了内布拉斯加州大学,您如何评价您在这里接受的教育?沃伦:在我上大学的几年里,除了在哥伦比亚大学师从本·格雷厄姆学习的一年以外,最让我难忘的就是在内布拉斯加州大学的学习生活。内大的老师们深深地吸引了我,没有一门课让我失望。在内大,教授们亲自讲课,在我之前上的那所大学,讲课的是研究生。我有一件印象特别深的事。有一天,内大颁发 500 美元的“内森·戈尔德奖学金”(Nathan Gold Scholarship)。结果,只有我一个人申请了。我自动获得了这笔奖学金。我父亲其实希望我申请哈佛商学院。我坐了 10 个小时的火车,去了芝加哥,面试官让我回去,过两年再来。我当时 19 岁。我坐了 10 小时的火车回去,不知该怎么向我父亲交待。那年 8 月份,在翻阅杂志的时候,我发现本·格雷厄姆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那时申请入学已经很晚了,我写信联系了哥大的校长,后来被录取了。
记者:您是一个经常制定目标的人吗?您上学的时候经常给自己制定目标吗?沃伦:我年轻时就对商业感兴趣,希望将来能做生意。你看,这是 1950 年我在内大上学时的账本,我做高尔夫球生意,和别人合伙买了一辆汽车,我还开了一个股票账户,但是我年龄不到,是用我姐姐的名字开户的。
记者:看起来,您那时的目标都是和赚钱有关的。沃伦:我喜欢做生意。赚钱是做生意的目的之一,但我最喜欢的是做生意本身的乐趣。
记者:当您研究一个生意是否值得投资时,您主要关注哪些方面?沃伦:首先,要透彻地理解这个生意好不好,其次,要研究管理生意的人怎么样。管理层一定要热爱自己的生意,像艺术家全神贯注地绘画一样投入到公司管理。我的工作就是不打扰他们,只是给他们提供更大的画布、更多的画笔,画是他们的作品。公司领导者的态度决定整个公司的态度。领导者不在乎,基层员工也不上心。领导者尽心尽力,整个公司都有一股劲头。
记者:您认为公司管理层人本身是非常重要的条件,对吗?沃伦:是的,不能靠合同条款,还是得管理层让人放心才行。
记者:内大商学院很注重培养学生的领导力和商业道德。请问您认为商学院的学生应该如何培养领导力并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念?沃伦:父母是每个人的第一任价值观导师。每个孩子都追随自己的榜样,学错了就坏了。父母是孩子天生的榜样。孩子们自然而然地模仿自己的父母,父母的价值观正确,孩子的价值观一般也错不了。学校强调价值观教育的作用是让价值观正确的孩子继续走正路,让走偏的孩子回到正轨。
记者:您认为杰出的领导力和正确的价值观在商业中有何作用?沃伦:在成功的人当中,有些人没什么领导力、也没正确的价值观,也成功了。但绝大多数成功的人具备杰出的领导力和正确的价值观,这样的人,我钦佩他们,也特别愿意和他们合作。诚实做人对自己有很大的好处。在回过头来衡量自己是否成功的时候,一个人应该选择什么作为标准?每个人肯定都有一些自己追求的东西,但是如果少了别人的关爱和尊敬,再大的成功都是失败。别人的敬、别人的爱,用多少钱都买不来。所有得到别人敬爱的人,没一个失败的。
记者:我们的学生大多数都具有正确的价值观念,我们商学院的做法是让他们接触一些道德问题,免得他们今后在职业生涯中遇到类似问题时被绊倒。您觉得这样的方法有效吗?沃伦:做一件事,是否遵循了正确的价值观,有个很简单的小测验:想想自己怕不怕这件事如实地出现在第二天的报纸上,被所有人都知道。如果问心无愧,那可以做。如果感到犹豫,那可能不该做。
记者:您经常谈榜样,请问谁是您的榜样?沃伦:我庆幸自己有优秀的榜样。我的第一个榜样是我父亲。我的榜样从来没让我失望。我十三四岁的时候,搬到了华盛顿。那段时间,我很迷茫,离家出走过、偷过东西,但后来改过来了,因为我有榜样的正确引导。人们总是模仿自己的榜样,找错了榜样,就学坏了。人总是向自己敬佩的人学习,和自己敬佩的人越来越像。不谨慎挑选自己追随的榜样,很容易误入歧途。
记者:再问您一个关于科技的问题。您说过,您对投资科技公司不感兴趣。我们商学院在课程中很注重科技与电子商务,我们认为学生需要了解科技在管理、营销以及财会中的作用。请问您如何看待科技在当今商科教育中的重要性?沃伦:我喜欢科技给世界带来的改变,我自己也在享受科技发展带来的好处。我只是觉得,把眼光放到十年以后,看透口香糖、软饮料的前景更容易,挑选科技公司中的赢家更难。这只是我在投资中的观点。美国是世界科技的领导者,科技将驱动美国在未来取得更大发展。
记者:我们认为商科的每一门课程都要学习科技。我们并没单独开设电子商务专业,而是认为科技应当融入每门课程。科技改变了会计,改变了商业的方方面面。沃伦:科技是一个工具。一个商学院的毕业生不知道科技对商业的影响,不具备跟踪科技发展的意识,那是说不过去的。科技孕育着商业的未来。科技改变着世界。假如我在当今的时代创业,我一定特别重视科技。
记者:您认为在当今的时代学生们是否有必要考取 MBA?沃伦:如果对商业感兴趣或有志从事商业,MBA 学位是非常有用的。话说回来,重要的是,学生要真正带着兴趣去课堂上学习才行。以会计课为例,如果认为会计课枯燥无聊,为了毕业不得不学,那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任何一门课都可以令人着迷。掌握会计就像掌握一门新的语言,可以有很多乐趣。学习要带着发现探索的态度,探索自己未知的领域。会计是商业的罗塞塔石。经济学也是特别有意思的一门课。经济学教材的第一页就讲了人类如何应对无尽的需求,并竭力满足各种需求,是特别有用的知识,告诉了我们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商业是世界的一小部分,这个部分很容易理解,不像黑洞那么复杂,黑洞离我们很远,商业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东西,我们可以通过学习商业了解世界运转的规律。学生们十八九岁的年纪,正是探索世界、认识世界的好时候。20 世纪,美国人均 GDP 增加了 6 倍。6 倍啊!为什么这发生在美国,没发生在别的地方?美国是宇宙中很小的一部分,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先把美国搞清楚,然后再用掌握的规律去探索发现其他一切,一生必将丰富多彩。
记者:您当下有何目标?是否仍然有希望实现的目标?沃伦:伯克希尔是我的画板。我的目标是让伯克希尔成为受人尊敬的公司。与其他公司相比,我们伯克希尔的行事风格独树一帜,我感到很自豪。我的搭档查理·芒格说伯克希尔有教化作用,是一个具有教育意义的平台。我们伯克希尔和其他公司的做法不一样,有了伯克希尔,人们可以比一比,看看商业上普遍的做法是否合理。
记者:我们商学院有 3200 名学生,他们正在为日后走上商业之路做准备。请您给他们提些建议。沃伦:我总是告诉学生们如饥似渴地学习。大脑的存储空间是用不完的,用尽全力学自己想学的东西。每个人都只能年轻一次,要珍惜。和学生交流的时候,我经常问他们一个问题:在你 16 岁的时候,一个精灵出现在你面前,说可以给你一辆梦寐以求的车,但这辆车要开一辈子。你怎么对待这辆车?我的答案是,我要一遍一遍地读使用手册,直到能背下来,想尽一切办法把这辆车保养好。一个人 16 岁的时候,只有一个头脑、一个身体,这一个头脑、一个身体要用一辈子。
记者:对于刚刚开始职业生涯的学生,请您也给他们一些建议。沃伦:跟随自己的内心。一份工作,如果违背自己的价值观或自己觉得不舒服,还勉强做,实在不应该。一份工作,能早晨从床上跳起来去做,浑身充满干劲,这才是最好的工作。我自己一直是这样。
记者:我们的学生都特别想知道您在招聘的时候关注哪些方面?您看重哪些特点?沃伦:看三个方面:头脑、勤奋、品行。头脑用不着特别灵,只要差不多就行。每个商学院的学生都够聪明、够勤奋。品行不是生下来注定一成不变的。学生们还年轻,他们可以决定自己想在 60 岁时成为什么样的人。年轻时不培养高良好的品行,老了好不了。习惯的枷锁,开始的时候,轻的难以察觉,到后来,却重的无法摆脱。年轻人最怕作茧自缚。不妨选一个自己敬佩的人,问问自己敬佩他哪些方面,或许他慷慨、正派、善良,以自己敬佩的人作为榜样。
记者:谢谢您的宝贵时间。我们商学院以您为荣。沃伦:谢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