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BCG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下一代创新生力军

本文聚焦新兴市场科技百强挑战者,那些雄心勃勃、潜力无限,有望重塑所在行业的企业。

一、2020年BCG科技挑战者——许多科技活动正在向新兴市场转移。

数年甚至数十年来,科技行业一直是增长和价值的最大驱动力之一。科技活动往往集中在两个“黄金海岸”——美国西海岸和中国东海岸——原因显而易见。截至2020年5月,全球市值排名前十的企业中,有七家都位于这两大中心,在线搜索、社交媒体以及电子商务领域的多家龙头企业也都坐落于此。两大黄金海岸聚集了数字化行业的众多头部企业,呈现强者恒强的态势,积累了大量价值、财富和权力。

虽然这两大高地占据大量的市场份额,但全球科技行业并非看起来那样两极分化。实际上,它更加多元多变。

尽管来自非洲、亚洲、以色列、拉丁美洲、俄罗斯、土耳其和阿联酋的科技企业尚未达到苹果或阿里巴巴在全球的规模,但它们现在正以崭新的方式向市场推出精彩的产品和服务,其规模和数量都在迅速增长。这些企业重塑行业、规划自身发展道路,不断扩大规模并取得成功。它们还引起了科技行业及其他行业内老牌龙头企业的关注。面对潜在的新对手、新盟友,何为万全之策?2006年以来,BCG定期对新兴市场崛起的企业展开研究,我们称这些企业为“全球挑战者”——用我们第一份报告的表述来说就是,它们“正在改变世界”。事实上,这些年来出现在“全球挑战者”排行榜上的企业,除少数几家外,都取得了全球性的巨大成功。其中大多数都发展成为领先的跨国企业。在最近一期挑战者报告中(2018年5月),我们注意到,越来越多的全球挑战者也是数字化领军企业。其中许多企业超越发达市场的同行,获得领先地位。

今年,我们聚焦新兴市场科技百强挑战者——那些雄心勃勃、潜力无限,有望重塑所在行业的企业。它们的创新进步、快速增长以及不断提升的全球地位值得密切关注。

二、阿里巴巴之后:新兴市场科技行业加速发展

多年来,中国一直主导着新兴市场的科技发展。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越来越多非美国的科技巨头在这里成长壮大。MSCI明晟新兴市场资讯 科 技 指 数(MSCI Emerging-Markets InformationTechnology Index)中近90%的企业位于中国。

然而,随着其他新兴市场日益成熟,企业家和其他参与者不断改善获取技术、想法和资本的方式,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新一代更年轻、规模更小、更多元的科技企业正在崭露头角。2014年以来,新兴市场迎来了超过10,000家科技企业,其中近半数来自中国以外(参阅图1)。新兴市场有三分之一的科技独角兽企业(价值十亿美元以上的企业)来自中国以外的国家(参阅图2)。

2020年BCG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下一代创新生力军

科技行业格局发生如此变化的一个原因是,新兴市场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科技中心,其中许多比发达市场发展得更快。例如,印度今天的新科技企业数量与法国和德国持平,但印度企业的增长速度更快。新加坡和印尼的科技产业规模较小,但增长速度比印度还快。

科技中心的价值已经被其他国家发现。以新加坡的Block71为例,自2011年起,新加坡国立大学、新加坡电信和新加坡信息通讯媒体发展局展开合作,通过将分散在城市各地的科技企业迁移到一起形成协同的方式,将一座现有工业园改造成为创业中心。如今,上百家科技创业企业、投资方和孵化器已入驻Block71。

在印度,班加罗尔和海得拉巴也已经发展成为充满活力的大型科技中心。以色列在吸引顶级科学家、鼓励开展政产密切合作、推动技术发展方面,拥有长期的成功经历。俄罗斯政府资助斯科尔科沃创新中心发展成为多项技术的重要枢纽。

2014年以来,新兴市场迎来了超过10,000家科技企业,其中近半数来自中国以外。

所有这些中心都力求提供一个能够吸引初创企业的生态系统环境,包括充足的人才输送与良性互动、丰富的资金支持、便利的营商环境,以及与大企业和潜在客户的联系。

2020年BCG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下一代创新生力军

三、新兴市场科技百强挑战者

BCG新兴市场科技挑战者活跃在各类技术领域,包括硬件、软件、云计算和服务、社交媒体、游戏、人工智能(AI)、高级分析和网络安全。许多企业以创新的方式,将科技应用在教育、医疗保健、物流、金融服务和能源等行业。

举例来说,东南亚叫车公司Grab因地制宜提供解决方案,比如针对严重交通拥堵为客户提供自行车或小轮摩托的预定,针对普遍缺乏信用卡的情况允许客户用现金支付,由此一举击败全球行业领导者优步(Uber),成为该地区的领头羊。Udaan通过B2B电子商务平台,帮助印度中小型企业解决采购和分销等贸易问题。2004年一位初为人母的俄罗斯女性创立WildberriesMarketplace,让年轻妈妈们可以足不出户选购衣物。这其中许多企业的名字还算不上家喻户晓,但已成为上一代新兴市场科技领军企业的优秀接班人。很快,其中一些企业就会挑战前辈的市场地位。

我们2020年的新兴市场科技百强挑战者名单,依据的是企业的技术应用、行业地位、商业模式和已证实的市场牵引力(参阅图3和专题“甄选标准”)。

2020年BCG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下一代创新生力军
  • 甄选标准

在本报告中,我们评选出新兴市场科技百强企业——实力雄厚(企业价值不低于五亿美元)但尚在早期阶段,有雄心和潜力重塑和改造整个行业。挑战者需要聚焦科技且来自新兴市场(不过我们也纳入了少数来自发达市场的企业,比如新加坡,因为属于地区性科技中心)、拥有具备潜力的商业模式和已证实的市场牵引力,才能上榜。我们使用的甄选标准,详情可参阅下图。

2020年BCG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下一代创新生力军

挑战者们遍布全球,来自所有主要地区的14个国家(参阅图4)。从B2C到B2B,这些企业在多个领域都表现活跃(参阅图5)。实际上,三分之二的挑战者专注于消费者App或服务,整整三分之一的企业活跃在B2B领域,帮助其他企业改变工作方式。有些企业追求高新科技,如半导体、AI、机器人等。例如,中国深圳汇顶科技有限公司为智能设备、物联网应用和汽车电子设备提供软件和半导体解决方案。以色列公司Monday.com为超过100,000个组织提供项目管理方案。同样来自中国的农信公司运营数字化平台,为农业提供数据、电子商务和金融服务。

2020年BCG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下一代创新生力军

一些上榜企业是当地或地区的电子商务领导者。根据App Annie的数据,拼多多在全球月活跃用户方面,领先于阿里巴巴的旗舰电商平台淘宝和亚马逊。在其他领域,我们的挑战者也在全球同行业中名列前茅。其中三家公司——三七互娱、世纪华通和Sea Group跻身2019年最赚钱的25家游戏公司之列。半数以上的科技挑战者已经将业务拓展到本土市场之外,其中40%活跃在发达市场(参阅图6)。总部位于印度的叫车公司Ola于2019年7月进入英国市场,在八个月内就获得了300万客户,遍布英国20多座城市。

2020年BCG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下一代创新生力军

企业扩张战略因地区和行业而异。科技挑战者在其他新兴市场复制成功的速度,以及在发达市场开店的速度,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其所在国家或地区的规模(参阅图7)。东南亚挑战者企业往往专注于本土,而中国和印度的企业则更分散于本国广大的市场和海外市场。面对本土市场规模有限的局面,来自以色列和阿联酋等国的挑战者企业从一开始就倾向于“走出去”。Media.net广告公司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总部位于阿联酋的广告技术公司。按市值排名,该公司稳居全球广告技术公司前五位,其90%以上的收入来自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等发达市场。

2020年BCG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下一代创新生力军

在各个行业,以硬件为核心的挑战者企业往往最为全球化,这反映出该行业固定成本高、供应链全球化的性质。面向消费者提供应用程序的企业通常更专注本地市场,依赖创始人对当地需求和风俗习惯的理解。

  • 超越“独角兽”

新兴市场挑战者企业的平均估值为63亿美元,其中大多数远远超越了“独角兽”的状态(参阅图8)。总部位于中国和东南亚的企业估值最高,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它们庞大的本土和区域市场。来自印度的挑战者则远远小于该国GDP或市场应有的企业规模,或许反映出印度的商业环境更具挑战性,同时也说明,在一个数字化不断发展成熟的大国中,规模扩张需要时间。

2020年BCG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下一代创新生力军

尽管科技挑战者的平均收入为每家20亿美元,但它们仍在以年均近70%的速度增长,比发达市场的科技行业快六倍(参阅图9)。游戏行业的挑战者正以每年130%的速度增长,这是发达市场游戏企业增长率的30倍。据NewZoo对该行业的跟踪调查,2018年至2019年,行业领头羊新加坡Sea Group的收入增长了163%。根据App Annie的数据,Sea Group的《我要活下去》(FreeFire)是2019年全球下载量最高的手机游戏。该公司还是多款全球热门游戏在东南亚的独家运营商,包括《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传说对决》(Arenaof Valor)和《足球在线3》(FIFA Online 3)。2017年,腾讯收购了Sea Group 40%的股份。俄罗斯手机游戏开发商Playrix已经推出了几款在国际上(包括中国和日本)大受欢迎的游戏,这对于亚洲以外的企业来说十分罕见。

2020年BCG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下一代创新生力军
  • 战胜新冠病毒

新冠危机爆发以来,科技企业表现良好,用户数和使用量均出现增长。事实上,由于消费者习惯的改变,教育科技、游戏和视频直播等行业均实现了加速增长(参阅图10)。自2020年4月1日以来,Sea Group的股价飙升了3.5倍。截至9月中旬,该公司市值已超过720亿美元。

一些科技挑战者在应对疫情方面颇具创新性。巴西房屋租赁、购买和销售平台QuintoAndar利用在社交媒体上的优势,推出“社区分类”项目,帮助业务受疫情影响的中小企业客户展示其产品和服务。仅仅三天内,就有1,400多名企业家注册。鉴于该项目受到高度好评,公司正考虑在新冠肺炎疫情结束后,继续保留该功能。在俄罗斯,打造出拥有80多种服务的生态系统的搜索引擎巨头Yandex推出了免费在线教育平台Yandex.School,提供直播课程与学习工具。开播第一个月,学生课程浏览量达300多万次,超过40,000名学生同时上同一节课。

2020年BCG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下一代创新生力军

四、创新温床

传统观点通常将新兴市场中科技行业的成功归功于两大因素。其一是企业对非自有创新技术的快速复制和再现能力。其二是劳动力成本优势,许多人认为与发达市场相比,新兴市场在这方面更具竞争力。

然而,上述两种假设均被我们的科技挑战者推翻。这些企业都拥有自主创新能力和各不相同的创新方式。一些企业开发产品和服务,来解决新兴市场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另一些企业则不再停留于新的产品和服务,而是致力于为所在行业开创变革性的商业模式。还有一些企业将创新成果带出本土市场,在全球发扬光大。

  1. 解决新兴市场问题的产品和服务

许多科技挑战者正利用自身能力,解决新兴市场特有的问题,如金融包容性有限和受教育机会受限。在此过程中,它们往往超越了更加成熟的市场——例如,直接让没有银行账户的人群使用数字银行。据《南华早报》报道,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初期,中国最大的移动医疗平台“平安好医生”因提供针对新冠病毒的免费在线和电话咨询服务,每日新增注册用户数增加了10倍。

  • Creditas

于2012年成立的巴西金融科技信贷公司Creditas填补了一项长期存在的市场空白。在该国,借款人习惯为消费贷款支付超过200%的利息。Creditas开创了抵押贷款的先河,而巴西的银行在传统上并不提供这种贷款。Creditas首席执行官Sergio Furio表示,Creditas是一家活跃于金融领域的科技公司,而不是一家使用科技的金融公司。Creditas根据Teresa Torres(全球知名用户体验设计师)设计的一种新颖模型——机会解决方案树(Opportunity Solutions Tree)开展业务。产品经理首先设立业务目标或产出结果,列出能够产生预期影响的机会。随后,他们为每个机会设计解决方案。最后,再定义每个方案的测试方式。Creditas计划增加对人工智能和数据分析等先进技术的使用,以提高预测效率和决策能力。

  • Byju’s

印度Byju’s公司通过开发移动应用程序和反映学生个人学习情况的个性化引擎,提供数字化教育内容,解决印度农村地区缺乏教育基础设施的问题。该公司正在印度大城市以外的1,700个城镇推行“免费增值”模式,并为一年级至12年级的学生提供课程,推动优质教育的大众化进程。到2019年,Byju’s公司已从亚洲、欧洲和美国的风险投资者手中获得超过7.5亿美元的资金,成为当年全球估值最高的教育科技公司。

  • M-Pesa

最早的科技挑战者之一M-PESA公司在肯尼亚和非洲其他地区提供移动货币和金融科技服务,以克服当地缺乏传统银行服务的问题。M-PESA利用电信运营商广泛的客户基础和零售网点来分销金融服务。由沃达 丰(Vodafone) 和Safaricom于2007年合资成立的M-PESA是目前非洲最受欢迎的支付平台,在七个国家拥有4,200万活跃用户,每年进行122亿笔交易。近年来,M-PESA向支付以外的领域扩展,为农民等群体提供储蓄和贷款账户、透支工具、医疗保险支持和商业金融服务。

  1. 商业模式创新

科技挑战者重新构思行业价值链和各参与者的合作方式,从而克服低效,为客户交付更好的成果。

  • Policybazaar

2008年,Policybazaar开始着手重塑印度的保险业。当时,追求安全性和储蓄式保险的消费者不得不与普遍存在的产品信息缺失、低透明度和不当行销现象作斗争。Policybazaar以保单比较网站起家,很快发展成为一个保险市场平台,利用客户数据优化产品和功能,让比较保险产品变得更加透明、便利。目前,公司处理所有类型的保险,包括人寿保险、健康保险、汽车保险和旅行保险等,涵盖50个保险品牌的250个保险计划。该公司声称,其负责处理印度多达25%的人寿保险和超过10%的医疗保险。除简化保单下载、成本计算和升级等任务外,该公司的移动应用还创新性地提供非保险功能,如寻找医院或车库功能。2019年,Policybazaar的网站访问量超过一亿,独立客户超过1,000万,平均每月售出400,000份保单。

  • 菜鸟网络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活跃的电子商务市场,对强大物流支持的需求大幅增加。但从历史上看,物流供应商数量众多、各不协调,物流系统陈旧落后、人工流程多种多样,竞争导致效率低下、递送缓慢。结果,商品在发货前可能会在仓库中滞留十天甚至更长时间。

菜鸟网络(“网络中的网络”)建立了一个全新的业务模式,成为技术驱动的大型物流网络协调者。它将行业资源整合到同一平台,将全球200多家物流合作伙伴连接起来。公司一体化的服务平台同时管理下单、支付、订单跟踪以及实时状态更新——任何递送伙伴均适用。2019年“双十一”全球购物节期间(电商交易量是美国“黑色星期五”或“网购星期一”的四倍),菜鸟协同配送伙伴在24小时内处理了13亿份快递订单;“双十一”当天下单的一亿份订单在2.4天内全部发货,而2013年菜鸟刚成立时还需要长达九天的时间。2020财年,该公司实现收入31.4亿美元,其网络服务遍布224个国家和地区。

  1. 全球舞台上的创新

尽管科技挑战者的创新能力在本土市场得到了广泛认可,但在某些情况下,它们作为行业创新者的名声和能力甚至远扬海外。

  • KakaoBank

韩国纯网上银行KakaoBank由人气颇高的即时通讯服务商Kakao创建。服务方面的创新使其成为全球最成功的数字化银行。该行业中,很少有数字化银行能同时实现大众市场渗透和盈利,但KakaoBank做到了,公司仅用三年时间就实现了收支平衡。KakaoBank可以共享母公司的庞大用户群。但与此同时,它的成功也源于以客户为中心的产品创新。它解决了很多基本问题,包括无缝转账(客户可以选择其KakaoTalk联系人为转账接收人,无论他们在哪家银行开户)、透明的账单共享和预算编制(例如,KakaoTalk 群聊成员可自动分摊餐费)。KakaoTalk用户仅需五分钟时间,就可以开设一个KakaoBank账户。

  • 字节跳动

可以说,字节跳动及其全球应用TikTok(不在中国运营)颠覆了全球社交媒体行业。长期以来,该行业一直由Facebook、Instagram和Twitter等美国企业主导。据估计,全球范围内,TikTok每月有八亿活跃用户,其中超过一亿在美国。

TikTok也成为了广告商的挚爱。基于先进客户洞察的精准营销带来高转化率、高价格和高广告负载。相比同行,TikTok的广告单价要高出三到十倍,广告负载也高出5%。据《经济学人》报道,TikTok的母公司已凭借其人工智能驱动的个性化内容,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公司,近期估值在900亿至1,000亿美元之间。而Facebook一直在复制TikTok最初开发的一些功能。

五、不再起于寒微

在硅谷,几乎每一家成功的企业都被认为源自于“车库里的两个家伙”(或者哈佛宿舍里)——很多企业也确实如此。新兴市场的情况则有所不同。科技挑战者会采取更多样化的增长和扩张路线发展壮大。

  1. 企业初创

新兴市场的初创企业利用多种来源的早期资金和援助,包括政府支持、企业风险投资基金或孵化器,以及企业集团,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它们的所在地(参阅图11)。例如在中国,政府资助基础研究并推动创新,这符合其长期的科技发展目标。中国的科技巨头也在研发上投入巨资,其数字化平台已成为加速其他技术发展的重要工具。中国已经建立了一个类似于美国那样三足鼎立的融资体系,即科技类大学孕育创业者和初创企业,风险资本投资者提供资金,并且通过首次公开募股,公共市场既能为企业带来回报,也能引入更广泛的投资机会。

2020年BCG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下一代创新生力军

通常情况下,资助方会超越资金范畴,为初创企业提供资源、技术和客户,形成早期优势。为成为印尼领先的数字化支付、奖励和金融服务平台,VisionetInternational(Ovo)在早期利用了母公司——商场运营商力宝集团(Lippo Group)的客户和商户基础。Ovo立足于开放式生态系统和综合运营模式,为商户和合作伙伴营造包容的金融生态系统,以此为基点制定发展战略。

在超过700,000名商家的参与下,Ovo已被下载至1.15亿台设备,客户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它来进行支付、转账、账户充值、取款以及资产和投资管理。Ovo在印尼已在超过373座城市和行政机构普及。

企业对早期科技初创企业的支持形式主要分为两种。一是企业风险资本支持。来自美国、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老牌科技巨头正在投资新兴市场的科技企业,挑战者们正在利用这些资金和技术来推动自身成长。

例如,2013年成立的QuintoAndar迅速发展成为巴西领先的房地产科技公司,并于2019年成为新晋独角兽公司——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美国半导体巨头的风投部门高通风投(Qualcomm Ventures)的风险基金支持。QuintoAndar利用一种信用分析算法,将处理租赁协议的时间从40多天缩短至3天。它还将购房流程从超过450天缩短至30天。其端到端的房地产平台为房东处理月租事宜,确保他们即使在租户违约的情况下也能按时收到租金,并且平台还能在租约结束时支付任何未清的财产损失费用。

另一种支持形式是,大企业或集团自己成立初创企业,正如Kakao、力宝(Lippo)、平安以及Safaricom/沃达丰(Vodafone)所做的那样。区分成功创投企业的几个因素包括:发现新兴市场尚未满足、但通过新技术可有效解决的需求;拥有清晰的愿景和重塑行业的雄心;乐于进行等量投资的意愿。母公司通常会让创业实体独立,赋予它们独自发展的空间,便于推广试验。

  1. 发展壮大

年轻的科技挑战者追求多种增长和扩张途径。它们愿意在发展初期就接受并融入生态系统。许多企业通过合作和并购,跨越了行业边界和线上/线下的界限。俄罗斯Yandex公司以搜索引擎起家。如今,公司月活跃用户量已经超过8,000万。Yandex的发展史展现了这类企业发展壮大并不断增加新功能和服务的方式(参阅图12)。

2020年BCG科技挑战者:新兴市场下一代创新生力军
  1. 新兴市场挑战者的平均估值

大多数科技挑战者的发展已经远远超越了“独角兽”的状态。在东南亚,Gojek公司通过内部开发、并购和合作等方式拓展新市场、增加新产品和服务,以此推动公司发展壮大。为扩大最初的叫车业务,公司将骑手平台与雅加达其他交通系统连接起来,同时拓展食品配送、支付和物流等相关业务。

中国的小米公司是一家快速成长的智能手机和智能硬件制造商。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4月,目前已成为世界第四大智能手机制造商。自成立以来,小米利用风险投资、创业孵化和合作伙伴关系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关联业务生态系统。这些举措使小米能够进军多个领域,涉及智能家电、智能照明、音视频设备、消费电子产品、移动产品、可穿戴产品等2,000多种单品。其生态系统以多样化的合作伙伴和合作方式闻名。

与发达市场的企业相比,新兴市场企业通常更愿意也更早地接受生态系统——无论是在科技领域,还是线上/线下领域。例如,相较于行业领军企业优步(Uber)和Lyft,Grab和Gojek能够更快与生态系统合作伙伴联手,打入相关业务领域(如食品和包裹配送)。

BCG近期研究表明,生态系统的合作伙伴越多、囊括的行业越多,运转得就越好。一般生态系统拥有27个合作伙伴,而最成功的数字化生态系统拥有大约40个合作伙伴。地域分布也是如此:生态系统覆盖的地理范围越广越好。平均而言,成功的数字化生态系统至少在十个国家拥有合作伙伴,而典型的生态系统只涉及五个国家。例如,新兴市场科技巨头蚂蚁金服在美洲、欧洲、亚洲和澳洲的13个国家都拥有核心合作伙伴。

六、对手还是盟友?

老牌企业需要注意,新兴市场的科技挑战者正在重塑科技行业和它们认为有创新机会的其他行业,很多挑战者甚至渴望向初始市场或行业之外扩张。这些企业将成为未来的竞争对手和合作伙伴。

  • 对手

科技挑战者已经在各行各业引发了激烈的竞争。它们主要在三个战场上与老牌企业展开角逐。第一个战场是本土市场现有的收入和利润池,挑战者通过科技和业务创新发起进攻。KakaoBank大举进军韩国的银行业,在争夺消费者存款和贷款方面展开竞争。Sea Group等游戏企业正在与老牌媒体企业争夺消费者的眼球和时间。土耳其Getir公司通过极速配送系统争夺日用百货市场的份额。

第二个战场的轮廓没有那么清晰,但聚焦的是新兴市场未来的价值池。印度电子商务市场的持久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体现了当地科技企业和行业巨头之间复杂结盟、相互竞争的情况(如Flipkart和沃尔玛的联盟对阵Jio和Facebook的联盟)。在东南亚,Grab和Gojek正在不断加强其超级应用的地位,力争在消费者数字化支出中占据越来越大的份额。

第三个战场是全球市场,一些科技挑战者将业务延伸到本土市场之外,打造国际影响力。字节跳动在争夺社交媒体主导地位时便选择了这条道路,以色列OrCam公司为有视力障碍的人群提供能够改变生活的技术亦是如此。

挑战者对增长的渴望,创新的能力,及其打入核心业务以外新领域的意愿,让这三大战场上的较量愈演愈烈。

  • 盟友

挑战者也提供了伙伴关系和合作的机会。它们倾向于通过生态系统展开工作,因此与许多前辈企业相比,这些企业对合作模式持更加开放的态度。

一些企业已经在其产业价值链中开辟出大展拳脚的位置,为老牌企业提供新产品、新服务,以及更好的客户服务模式。菜鸟公司利用科技为中国电子商务领域提供物流支持。中国手机制造商小米已经与芯片组制造商和供应商建立了稳固的合作关系。

挑战者也可以提升老牌企业的市场准入。例如,Practo在印度建立了有价值的分销渠道,为医生和患者改善了医疗体系。

挑战者和老牌企业之间的伙伴关系有时会以更加强大的形式出现,强强联合,在各自的市场上开拓创新并进军新领域。例如,东南亚叫车公司Grab和地区电信集团新加坡电信(Singtel)联合申请新加坡数字银行牌照。而俄罗斯的Yandex既与老牌企业合作,也进行收购,在加强现有产品的同时,研发新产品。

许多老牌企业已经认识到挑战者的价值和合作潜力,并将其视为有吸引力的投资甚至收购机会。沃尔玛收购了印度电商Flipkart的大部分股权。东南亚电商来赞达(Lazada)吸引了多家海外企业的投资,包括英国乐购(Tesco)和德国火箭网(Rocket Internet),最终于2016年将控股权出售给中国的阿里巴巴。今年早些时候,美国游戏公司Zynga宣布,将收购伊斯坦布尔Peak Games公司。

无论作为对手还是盟友,新兴市场的科技挑战者都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它们迅速发展,不断重塑着行业、市场和价值链。老牌企业需要制定明确的战略和务实的方法,为潜在的颠覆性竞争做好准备,并抓住机遇,与这些崭露头角的新星开展合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