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马哈先知沃伦·巴菲特的90岁生日(内附彩蛋)

奥马哈的超级富豪——沃伦·巴菲特——将庆祝他的90岁生日

by Henry Cordes  Aug 23, 2020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不太可能出现在健康和健身杂志上。

他从来都不喜欢运动。他一天喝四杯可乐。他消耗惊人数量的盐。他喜欢汉堡包和热狗——这也是他6岁时最喜欢吃的食物。

“芦笋、西兰花、抱子甘蓝——我已经70年没吃过这些东西了,”他在最近接受《世界先驱报》采访时说。

但巴菲特的长寿表明,他一定过得不错。

下周日,也就是8月30日,奥马哈的百万富翁将庆祝他的90岁生日。

在这个大多数人都会退休很久的年纪,巴菲特继续领导着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他在自己的家乡建立了投资合伙公司,成为世界上最大、最稳定、最受尊敬的企业集团之一。在财富500强企业中,没有比巴菲特更年长的首席执行官。

沃伦·巴菲特和罗斯·布卢姆金宣布内布拉斯加家具市场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合作。1983年9月15日,他们坐在商场的地毯部。

James R.Burnett/《世界先驱报》

撇开饮食不谈,巴菲特和他身边的人都有一些理论,关于他如何能够过上如此漫长而幸福的生活——更不用说如此赚钱的生活了。

找一份你热爱的工作。

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

笑口常开。

以阳光的面貌面对每一天。

“关于健康,有很多事情是你无法改变的,”巴菲特说。“但我每天都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并且从中获得了很多乐趣。这是在生活中的一大优势。”

这位在《福布斯》(Forbes)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四的人,每天仍然迫不及待地来到办公室。你可以从他轻快、充满活力的声音中听出他的热情——你会觉得这是一个不超过60岁的男人的声音。

多年来,巴菲特确实做出了一些适应年龄的调整,包括近年来削减了工作量和外部应酬。但他的朋友和同事说,他的思维依然敏锐,能够迅速吸收和处理大量信息,并能轻松回忆起历史或他自己的过去。

巴菲特最亲密的朋友之一莎伦·奥斯伯格(Sharon Osberg)说:“我每周和他打两三次桥牌——我会知道他是否在走下坡路。”“这很了不起。不是每个人都能在90岁的时候有能力去做一些事情。”

当然,巴菲特的年龄越来越大,总是让人对伯克希尔在“后沃伦时代”的命运产生疑问。

但许多伯克希尔的股东似乎已经过了担心他们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离职的时候。在巴菲特70岁、80岁和85岁时,人们都在问同样的问题。在过去20年的股东大会和年度信函中,巴菲特总是试图向股东保证,伯克希尔公司已经与一种持久的文化融为一体。

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教授劳伦斯·坎宁安(Lawrence Cunningham)说:“聪明的伯克希尔股东都知道,巴菲特最重要的成就是建立了一个在他离开舞台后仍能长期繁荣的组织。”

女儿苏茜·巴菲特说,人们不需要再担心她父亲的年龄了。

“我爸爸会比我们都活得长,我不是在开玩笑,”她说。“我敢打赌,他会活到100岁。”

* * *

(Warren Buffett)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的“Squawk Box”节目上呆了三个小时。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与巴菲特一起,在奥马哈的希尔顿酒店参加了节目。

BRENDAN SULLIVAN/《世界先驱报》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最近在电话上与比尔·盖茨(Bill Gates)谈论Covid-19病毒,自从病毒首次出现以来,这两位老朋友每周都在谈论这件事。

盖茨的慈善基金会正在全球范围内花费数百万美元抗击健康危机,而巴菲特则一直努力为其在全球经济停摆所造成的未知领域航行的旗下企业指引方向。

当他和盖茨交谈时,巴菲特开始思考负利率,这是最近罕见的现象,即现金存入银行产生的是存储费用而不是利息。出于好奇,巴菲特拿出了一本经典的经济学教科书,这本书可以追溯到他大学时代学习经济理论的时候。

“不,”巴菲特对盖茨说,在翻阅了书本后。“这里没有关于负利率的内容。”

1930年8月30日,巴菲特出生于奥马哈,此时距离引发大萧条的股市崩盘已经过去了10个月。但这些年来,他从未见过像现在这样的事情。

盖茨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他认为世界是无限迷人的。”

盖茨第一次与巴菲特成为朋友是在1991年,当时盖茨的父母邀请他在他们举办的晚宴上与这位投资大师见面。

这位微软联合创始人起初并不想去,认为他和年长25岁的巴菲特没有任何共同之处。他们谈了几个小时,从那以后就没停过。

盖茨说,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巴菲特仍然积极参与,而且非常敏锐。你不需要跟他说很久就能看出来。

盖茨说:“他的天赋丝毫没有减弱。”

1966年5月29日,沃伦·巴菲特。

现在是巴菲特领导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第56个年头,他每周有6天(包括周六上午)都会出现在他位于市中心的办公室里。

在那里,他的时间都花在阅读企业披露文件、政府经济报告和报纸上,他会在电话中交谈,探索任何其他激发他好奇心的话题。这一切都是为了决定伯克希尔的下一步大动作,是进行新的股票投资、抛售头寸(他今年卖掉了所有的报纸持股),还是拿下一只“大象”——巴菲特一直在寻找的重大企业收购机会。

“总有一些变化,总有一些事情需要考虑,”巴菲特在谈到商界时说。“这比做填字游戏有趣多了。而且这不需要你的腿很强壮,也不需要你能卧推300磅。你可以一直做下去。”

自2018年1月以来,巴菲特的工作也变得容易了一些。当时,他任命伯克希尔长期高管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和阿吉特·贾恩(Ajit Jain)为公司副董事长。

贾恩负责监管伯克希尔广泛的保险业务,包括GEICO和位于奥马哈的National Indemnity等公司,而阿贝尔目前负责BNSF Railway公司等非保险业务以及伯克希尔的制造、零售和能源控股。

这一举动在当时引发了诸多猜测,即有一天谁可能接替巴菲特成为首席执行官,事实上,大多数商业专家确实认为这将是这些人中的一个。但在这类谈话中,人们很大程度上忽略了此举对巴菲特人生的改变。

“他对新的副主席非常热情,”盖茨说。

2019年5月4日星期六,在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Chi健康中心举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年度股东大会上,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首席执行官沃伦•巴菲特手持冰雪皇后奶油巧克力棒离开会场。

BRENDAN SULLIVAN/《世界先驱报》

伯克希尔对被收购公司的理念一直是,让管理团队就位,让他们做自己的事。但作为首席执行官,巴菲特仍然是伯克希尔旗下100多个子公司经理的直接领导。

现在阿贝尔和贾恩已经从巴菲特的盘子里拿掉了,他对他们完全有信心。巴菲特说,此举效果“非常好”,让他能够自由地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

他说:“格雷格和阿吉特做了他们所做的,这是一份完美的工作,甚至更好一点。”

阿贝尔说,他每天都能看到巴菲特带进办公室的能量和激情。在今年5月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点。

巴菲特为这种场面而生,他喜欢每年与公司大约3万名股东互动的机会。因此,对于巴菲特来说,不得不取消这次大型聚会是一件非常令人失望的事情。

2019年5月5日周日,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首席执行官沃伦·巴菲特在波仙珠宝的股东购物日上玩桥牌。

BRENDAN SULLIVAN/《世界先驱报》

但巴菲特仍然继续进行传统的问答,在网上直播。巴菲特的助手、伯克希尔96岁的副董事长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呆在加州的家中,而巴菲特独自登台。

他一边喝着可乐,一边嚼着喜诗的花生糖,继续进行了四个多小时的公开问答。

“这太不可思议了,”阿贝尔说。阿贝尔说,这不仅仅是巴菲特所展现出的毅力,更是巴菲特在疫情最严重的日子里所表达出的自信和乐观。这是全世界都在等待听到的消息。

苏茜·巴菲特说,她对父亲那天的表现并不感到意外。年会对他来说就像氧气,是他绝对热爱的工作中最喜欢的部分。

她说她永远不会看到她爸爸退休。当然,如果他觉得自己的认知能力下降,他和董事会会做出一些决定。

“目前,”苏茜说,“一颗弹珠都没有少。”

* * *

1989年4月,巴菲特与可口可乐在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

《世界先驱报》

关于沃伦•巴菲特和他的饮食有很多笑话。但它们并不是真正的笑话。故事都是真的。

比尔·盖茨说,有一次巴菲特住在他家,他决定早餐吃奥利奥饼干。盖茨的孩子们自然也有同样的要求。

奥斯伯格曾经给喜欢吃爆米花的巴菲特买了一个空气炸锅,这样他就不会吃那么多脂肪油了。在参观奥马哈时,这位加利福尼亚人惊愕不已,因为巴菲特把他的健康零食放进了空气炸锅中,然后又在上面涂了一整条黄油。

苏茜·巴菲特说,她父亲在家里最喜欢的阅读椅周围是书、文件和“几个盐瓶”。他在工作时的办公桌上有一个抽屉,里面只有几个盐瓶和盐包。

“我拍下了所有这些东西的照片,”她说。“我把它们送到他的医生那里。”

尽管如此,巴菲特说,以几乎任何标准衡量,他的健康状况都相当不错。

他定期接受各种医生的检查,特别是在2012年接受前列腺癌治疗后。就在上周,他从医生那里拿回了一份最近一系列测试的结果报告。

“我的状态很好,”巴菲特很高兴地分享道。“事实上,她的最后一句台词是,‘他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会不会感染新冠病毒。’”

巴菲特说,他一直在采取许多预防措施,试图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在今年3月流感大流行首次爆发后,他有三个月的时间完全避开了办公室。奥斯伯格说,那段时间呆在家里“对他来说是地狱”。

今年6月,他回到伯克希尔总部。但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只与少数几个员工交流。他不开会。他戴着口罩。他甚至让别人按电梯按钮。

“我可以整天坐在办公室里,”他说。“家里和办公室的风险真的没有区别。”

1991年,沃伦·巴菲特在年度股东大会上与洛杉矶的南希·芒格交谈。

美联社

除此之外,巴菲特并没有走出太多。他还没有去过内布拉斯加州以外的地方旅行,不过他计划下个月去加州看望他的妹妹伯蒂和芒格。

巴菲特最近才重新开始每月带着孙子和曾孙们去冰雪皇后的珍贵旅行,他发现这是一种可以接受的社交距离。

尽管他的饮食(很糟糕),但他的健康账本上确实有一些有利的一面。

良好的遗传可能是其中之一。过去几代人中的许多“巴菲特”都活到了很老的年龄。沃伦的大姐多丽丝本月刚刚去世,享年92岁。巴菲特的母亲在巴菲特66岁生日时去世,享年92岁。

沃伦也从不吸烟或喝酒。他更喜欢含糖饮料而不是啤酒的味道。

至于运动,他年轻时打过几次高尔夫,几年前因为高尔夫不再有趣而放弃了这项运动。但他最近对每天花25分钟在跑步机上锻炼非常虔诚,这是他在看晚间新闻时做的事情。

他说:“你们这些年轻时就用光了肌肉和关节的人,我在6岁时就小心地把我的肌肉和关节放进一个盒子里,以备年老时使用,直到几年前我才把它们拔出来。”“它们从未被使用过。”

那些了解巴菲特的人说,自嘲的幽默感也是不能忽视的,这是有助于他整体健康的许多无形因素之一。

他总是以积极的态度面对生活,不把自己或其他任何事情看得太重。他的工作不会给他带来压力。他从来没有感到压力,要达到一些能取悦华尔街的季度数字。

“他的目标是保持简单的生活,”长子霍华德·巴菲特说。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沃伦•巴菲特(右)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的贝基•奎克(Becky Quick)在奥马哈市希尔顿酒店(Hilton Hotel)的电视节目《Squawk Box》采访后,假装与恩达姆孔(Ndamukong Suh)掰手腕。

KENT SIEVERS/《世界先驱报》

巴菲特整天被他喜欢与之相处的人包围着。这些人包括他的办公室小职员、他的朋友圈、他的三个孩子——他们都和他关系很好——以及他的妻子阿斯特丽德·门克斯(Astrid Menks)——他在2006年结婚的长期低调伴侣。

巴菲特的社交和休闲生活很大一部分都围绕着打网络桥牌展开。他的固定合作伙伴包括奥斯伯格,妹妹伯蒂,比尔盖茨和前财富杂志编辑卡罗尔卢米斯。巴菲特每天早上到达办公室的时间,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他前一天晚上在iPad上打桥牌到多晚。

奥斯伯格是两届世界桥牌锦标赛冠军,他在比赛中结识了巴菲特,30年前在纽约的一次比赛中认识了他。

奥斯伯格来自企业银行界,但她表示,在遇到巴菲特之前,她从来没有很多钱。在他们相识几年后,巴菲特邀请她参加一次年度会议,她凑了1.6万美元,这对她来说似乎是一笔财富,买了一股伯克希尔的股票。(顺便说一句,上周A股的价值约为31万美元。)

奥斯伯格说,她与巴菲特的友谊给了她一个独特的窗口,让她得以了解非常富有的人的生活。金钱买不来幸福,这句老话确实有道理。她说,有趣的是,很多富人并不是很快乐。

但她并不把巴菲特算在其中。这是因为他发现,生活中真正的财富源于那些你买不到的东西。

她说,巴菲特的财富可以说使他能够结识和结交一群有趣的人,他非常喜欢这些人。但即使没有财富,他也会有朋友。她说,对巴菲特来说,金钱的主要意义在于衡量伯克希尔的表现——“他是如何计分的”。

当然,吃你喜欢的食物也是快乐的源泉。这就是为什么巴菲特不太可能放弃麦当劳、巧克力冰淇淋或他的可乐。

在最近一次上午9点的采访中,他说:“我们聊天的时候,我在喝着可乐。”

即使到了90岁,巴菲特还会继续做所有让他开心的事情。巴菲特的女儿苏茜(Susie)最近回忆起他去年在一次家庭节日晚宴上说的一句俏皮话,或许最好地概括了他关于食物、健康和快乐的人生哲学。

“你永远不会有太多的爱,”她的父亲说,“或者太多的肉汁。”

* * *

2019年5月5日周日,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首席执行官沃伦·巴菲特在波仙珠宝的股东购物日上玩桥牌。

BRENDAN SULLIVAN//《世界先驱报》

早在上世纪60年代,当时的伯克希尔还只是一家规模很小、主要由本地人组成的投资合伙公司,股东们都在思考,如果他们失去了初露头角的“奥马哈先知”,会发生什么。

“希望他能躲开所有的卡车,”斯坦利·特鲁尔森博士(Dr. Stanley Truhlsen),一位在1960年首次与巴菲特一起投资的朋友,最近回忆起那些日子时笑了起来。

伯克希尔“后巴菲特时代”仍然是人们感兴趣的话题。巴菲特经常向股东保证,当他离开时,一切都会很好。

巴菲特在今年的年度股东信中写道:“查理和我早就进入了紧急区域。”“这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但伯克希尔的股东们不必担心。你们的公司已经为我们的离开做好了100%的准备。”

除了赞扬贾恩和阿贝尔的技能,他还列举了其他一些让股东充满信心的理由:伯克希尔投资的公司种类繁多,而且回报诱人;伯克希尔的董事会关注股东的福利,热衷于培育伯克希尔独特的文化。

“我们公司就是投资者最好的保护,”巴菲特说。

巴菲特还指出,他本人对伯克希尔未来的信心将保持不变,即使在他走进坟墓之后。

据《福布斯》(Forbes)目前估计,巴菲特的净资产为780亿美元,其中99%都是伯克希尔的股票。他的遗嘱明确指示他的遗产执行人不得为分散投资而出售任何遗产。他甚至免除了他们将财产集中在单一投资上的责任。

在接下来的12到15年里,这些股份将被出售,收益将分配给慈善基金会。巴菲特说,在漫长的分配期间,这些慈善资产存在一些风险。但他说,他的指令也很有可能为社会提供更多的资源。

巴菲特说,如果还有人担心伯克希尔的未来,他们可以随时卖出股票。有些人无疑有。

“每个拥有股票的人都知道我的年龄,”他说。

得梅因的布莱恩·冈戈尔(Brian Gongol)不在出售名单之列。这位股东兼巴菲特专家表示,这位创始人在伯克希尔留下了持久的印记。

“他就是公司DNA的一部分,”他说。

2005年4月30日星期六,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董事长沃伦·巴菲特在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奎斯特中心的“鲜果布衣”(Fruit of the Loom)展台上弹奏尤克里里琴,当时他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年度股东大会前参观展品。

美联社

总部位于纽约的一家投资公司的负责人保罗·隆齐斯(Paul Lountzis)也继续对巴菲特和他所建立的事业充满信心,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持有的股票占其客户股票持有量的四分之一左右。巴菲特投资的企业都很稳健,应该会继续“前进”。

“在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你会接受他不可替代的事实,”隆齐斯说。“再也不会有像他这样的人了。”

巴菲特不仅认为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未来是安全的,他也不担心自己的个人财富会发生什么变化。盖茨说,巴菲特感到自豪的是,总有一天它会全部回归社会。

这两位亿万富翁在2006年的友谊催生了世界上最伟大的慈善合作关系,巴菲特将他的大部分财产都捐给了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当巴菲特看到盖茨基金会在世界各地所做的工作时,他说,试图通过自己的基金会来复制这些工作是没有意义的。

巴菲特的部分财富也流向了他的孩子们建立的三个基金会和他已故的妻子苏珊·汤普森·巴菲特建立的另一个基金会。尽管巴菲特已经向五大基金会捐赠了数十亿美元的股票,但他的财富排名仍高居世界第四。

盖茨基金会致力于解决疾病、饥饿和贫困等全球问题,而苏茜的舍伍德基金会则活跃在巴菲特的家乡。巴菲特说,一切都很完美。

“他们正在为我做我的工作,这是我非常喜欢的安排,”他说。

奥马哈的无数其他基金会和慈善事业都受益于巴菲特的投资成功。即将迎来自己100岁生日的巴菲特早期投资者特鲁尔森(Truhlsen)就提供了这样一个例子。

这位长期在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中心工作的眼科专家帮助UNMC建立了耗资2000万美元的Truhlsen眼科研究所。

特鲁尔森说:“如果没有巴菲特先生,我认为就不会有Truhlsen眼科研究所。”“你在奥马哈附近看到了很多这样的事情。我对他的表现表示赞赏。这是一次伟大的旅程。”

* * *   

演员比尔·默里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首席执行官沃伦·巴菲特在Old Market的“Ted和Wally‘s”节目中吸引了众多目光。

JESSICA WADE/世界先驱报

下周日巴菲特庆祝生日时,不要指望在他的邓迪家附近看到任何烟火。苏茜说现在的计划是烤一些汉堡。她父亲的肯定会有太多的盐和蛋黄酱。

巴菲特并不倾向于把他的任何一个生日当作一件大事,即使是像这样的大整数。虽然一些朋友为他的50岁生日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派对,但自那以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派对了。

他说,这主要是因为他不想在为这样一件事准备邀请名单时,遇到麻烦和伤害感情的风险。这就是巴菲特,越简单越好。

“我不认为90岁是个大问题,”他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开玩笑说。“现在,如果我活到100岁……”

巴菲特已经研究了这方面的可能性,他知道这种可能性很大。

但奥斯伯格愿意打这个赌:不管巴菲特还能活多久,他都会是一个高效的、快乐的人。

奥斯伯格说:“他明白,这场派对迟早会结束。”“但如果是一年、两年或三年,他会充分利用他剩下的时间。他会一直很开心。”

* * *

更正:这篇报道的早期版本与沃伦•巴菲特在2012年接受治疗的癌症类型不相符。

彩蛋:30张沃伦·巴菲特多年来的照片

1956年,巴菲特家族在家中   

1956年,沃伦和苏珊·巴菲特在安德伍德大道5202号的家中。据《世界先驱报》报道,这家人“回到了奥马哈,准备去野餐”。此时苏茜是2个半月,霍华德是17个月。

世界先驱报

巴菲特,1966年  

  1966年的沃伦·巴菲特。

1966年的沃伦·巴菲特

左起:1966年5月,比尔·斯科特、沃伦·巴菲特和约翰·哈丁。

世界先驱报

男孩俱乐部副总裁巴菲特    

1969年,沃伦·巴菲特是奥马哈男孩俱乐部的副主席。在这里,委员斯宾塞·麦格鲁德将总统的小木槌交给了C·克利夫顿·纳尔逊,巴菲特在一旁观看。

世界先驱报

20世纪70年代的巴菲特    

沃伦·巴菲特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

巴菲特与布卢姆金,1983年 

 1983年9月,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罗斯·布鲁姆金(Rose Blumkin)宣布了内布拉斯加家具市场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合作。他们坐在商场的地毯部。

世界先驱报

巴菲特,1982年 

1982年,沃伦·巴菲特在他的基维特广场办公室。

世界先驱报

财富杂志封面

1988年4月,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登上《财富》(Fortune)杂志封面。

巴菲特与芒格,1989年    

1989年4月,沃伦·巴菲特和查理·芒格在伯克希尔年会后接受股东提问。

世界先驱报

巴菲特抓起一罐可乐   

1989年4月,沃伦·巴菲特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会议上查看了可口可乐

世界先驱报

巴菲特玩桥牌,1990年    

1990年,沃伦·巴菲特和迪克·丹顿在奥马哈桥工作室玩桥牌。

世界先驱报

沃伦·巴菲特和他的母亲    

1992年,当时88岁的利拉·巴菲特在公司年会前与她的儿子沃伦·巴菲特交谈。坐在中间的是查尔斯·希金斯,喜诗糖果公司的总裁。

世界先驱报

2003年,巴菲特在奥马哈皇家队的比赛中 

 2003年4月11日,在罗森布拉特体育场举行的奥马哈皇家队主场揭幕战开始前,沃伦·巴菲特投出了一个球。巴菲特的球衣在比赛前被退役。

世界先驱报

巴菲特,1992年    

1992年,沃伦·巴菲特在第一国民银行大厦喝可乐。

世界先驱报

巴菲特上电视节目    

1993年,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客串了一集《我的孩子们》(All My Children)。在这里,他有一个场景与吉尔拉森作为奥珀尔科特兰。

1993年,巴菲特在办公室    

1993年,沃伦·巴菲特在他位于Kiewit广场的伯克希尔办公室。他把自己的手和脚放在水泥上,为奥马哈社区剧场筹款。

世界先驱报

1995年,巴菲特投出第一球    

1995年4月,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在奥马哈皇家队(Omaha Royals)与布法罗队(Buffalo)的比赛中投出了第一球。

世界先驱报

巴菲特开车,1996年    

1996年,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驱车离开在假日酒店(Holiday Inn)举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会议。

世界先驱报

巴菲特1998年在德州与内布拉斯橄榄球比赛前    

1998年10月,一位摄影师为《财富》杂志拍摄了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在德州/内布拉斯加州比赛场外的照片。

世界先驱报

巴菲特和盖茨,1995    

比尔·盖茨说,沃伦·巴菲特在6岁的时候基本上坚持吃他喜欢吃的东西。他主要吃汉堡包、冰淇淋和可乐。在这里,世界上最富有的两个人在1995年访问香港的麦当劳时,即将得到一些汉堡和薯条。巴菲特的盖茨说:“沃伦总是很节俭,用优惠券支付。”

巴菲特和盖茨,2004    

2004年,在奥马哈桥牌工作室举行的桥牌锦标赛开始前,沃伦·巴菲特和比尔·盖茨为媒体打了一手桥牌。

JEFF BEIERMANN/《世界先驱报》

胜手    

在欧米茄/皇家赌场德州扑克锦标赛期间,沃伦·巴菲特在TD Ameritrade首席执行官Joe Moglia旁边赢了一手牌后收集了他的筹码,这场比赛是2006年波仙珠宝重新开业活动的一部分。

世界先驱报

2011年,巴菲特在伯克希尔的会议上    

在2011年伯克希尔会议期间,沃伦·巴菲特在伯灵顿北方圣达菲铁路展览上吃着Dilly Bar,并与记者交谈。

世界先驱报

巴菲特在他的高中母校    

华盛顿特区经济俱乐部(Economic Club of Washington,D.C.)主席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向巴菲特赠送了一件他的高中母校伍德罗·威尔逊高中(Woodrow Wilson High School)的夹克,袖子上印有巴菲特1947年毕业班的“47”字样。巴菲特的回答是:“加油,老虎!”这是威尔森高中吉祥物的名字。

优势,巴菲特    

2012年5月6日,在奥马哈的Regency Court,沃伦·巴菲特在与奥运选手邢延华(Ariel Hsing)的几轮乒乓球比赛中,挥舞着巨大的球拍。

世界先驱报

巴菲特玩牌,2016    

2016年5月1日,沃伦·巴菲特在摄政法院举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活动中玩牌。

世界先驱报

巴菲特在2017年会议上    

在2017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喝了一大口樱桃可乐,然后参加了报纸投掷活动。

世界先驱报

2013年,巴菲特在UNO    

2013年,沃伦·巴菲特在UNO’s Mammel Hall与自己的大照片合影。

世界先驱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