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与芒格:关注格雷厄姆的三个原则并独立思考

股东:我是约翰·兰金(PH),来自科罗拉多州柯林斯堡。谢谢你邀请我们参会。

在《巴菲特之道》(Warren Buffett Way)一书中,作者描述你在买普通股的时候,使用资本成长模型来评估内在价值。

我的问题是,请问你现在还用格雷厄姆在《聪明投资人》(The Intelligent Investor)中写的那个预测成长和账面价值的公式吗?在我看来,使用格雷厄姆的公式算出来的公允价值总是高于《沃伦·巴菲特的方法》中描述的和你在年报中间接提到的那种用现金流贴现值方法算出来的公允价值。

巴菲特:我们努力把我们投资证券的方法写在年报里。其实我们根本就无视账面价值。

好企业的定义是在未来很长时间中,投资回报率很高的企业。所以我们希望能持有好企业,我们要买相对于买进价格而言,投资小回报高的企业。

本•格雷厄姆(Ben Graham)就不会这么做。但是本·格雷厄姆并不是在和一大笔钱打交道。他不会为用这种方法争论,他只会说他的方法更简单。当你用少量的钱工作时,可能会更容易。

我的朋友沃尔特·施洛斯(Walter Schloss)对本会选择的那类证券做了更多的研究。但他管理的钱很少。不过他有绝对惊人的记录。这对我来说一点也不奇怪。我是说,当沃尔特离开格雷厄姆-纽曼的时候,我本以为他会做得很好。

照我们看来,格雷厄姆的主要意思其实和公式无关。他的意思包括三个方面:

1、你对股市的态度。这一点在《聪明投资人》的第8章,假如你能有书上所说的态度,那么你一开始就已经跑赢了股市中99%的人。这态度是一个极大的优势;

2、第二条是安全边际,安全边际能给予你巨大的优势,而且除了用在投资上以外,还可以用在很多地方。

3、把股票视为企业,能使你的视角与市场中大多数人截然不同。

只要拥有这三条哲学基础,那么不管你用什么估值方法都不重要。不管你使用沃尔特·施洛斯的估值方法还是我的估值方法,都是万变不离其宗。

菲利浦·凯睿的方法略有不同,不过我可以保证,他的方法中也含有这三个基石。相信我,他的业绩相当不错。

查理?

芒格:估算未来现金流的投资方法在一定程度上需要进行预测。我认为,虽然预测是需要的,但是预测弊大于利。

大部分预测是那些在某个结果上有特殊利益的人拼凑起来的。在预测过程中存在着下意识的偏见,只是表面上看起来精确而已,这种预测愚昧、不诚实、愚蠢或者你还可以用别的词来形容。

马克·吐温曾说,,“骗子把地上的一个洞叫做矿。”任何为了拿交易佣金的人,或试图给自己的某个行动找理由的执行官作出的预测都常常是谎言。

尽管大多数情况下是不自觉的谎言。若这个人自己都相信了,那就是最糟糕的预测。

应该对预测非常小心,尤其是在提供预测的人误导你能得到好处的时候。

巴菲特:我们从来不看对我们买进的证券或企业的预测。有很多预测涌向查理和我,不过我们总是让这些预测打道回府。

这是CEO们一开始就为他们想做的事情辩护的一种惯例,十有八九都是如此。

我从来没见过有CEO在并购的时候会说,“我必须终止这桩交易,因为预测靠不住。”总是会有人提出一套预测,能让签支票的那个人或者签署协议的那个人满意,从而得到交易佣金。

然后他们会把预测传阅,给银行家或董事会看,从而得到批准。完全毫无道理。

最近我就遇到一个情况,那个企业卖点中很大一部分就是预测。我要求提供预测的那些人也提供他们过去预测的命中率。(笑声)

我真是太粗鲁了。(笑声)

芒格:对他们来说,这个要求比叛教还过分。

巴菲特:相信我,这个事情证明了我的观点。预测是个笑话。这个话题就说到这里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