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与芒格:“我们搞砸了”医药股投资

节选自1998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下午场问题6,及1999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午场问题29、30。

1998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下午场问题6——医药股:“我们愚蠢地搞砸了那只股票。”

股东(在之前有提问):你在之前的几次会议上说过,“多元化是对无知的保护”。而且您还说,一个投资者一生只需要三家伟大的公司。现在,我投资了这三家公司:可口可乐、吉列和迪斯尼。

我没有问你,就直接投资了第四家公司。第四家公司,我投资了辉瑞。我只是想知道你对制药行业的看法,以及您是否觉得在这个行业里有一些很棒的公司?非常感谢。

巴菲特:医药,我们错过了。我们不知道如何挑选这个行业内的一家公司,但是我们当然应该认识到——我们确实已经认识到,却没有做任何事情——医药行业作为一个行业,代表了一个能够实现良好股本回报率的群体,在这个群体中,以指数化进行投资可能是有意义的。

有一阵子确实买了一只,但那只是小钱。我们有能力确定的是,医药行业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可能获得很高的利润。但我们没有能力在这个行业里挑选一家公司。

查理?

芒格:是的,我们愚蠢地搞砸了。(笑声)

巴菲特:我们以后还会搞砸很多事。(笑声)

1999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午场问题29——“我们搞砸了”医药股

股东:大家好,我的名字是McCall Bang。我来自佛罗里达州中部。那里阳光明媚。

巴菲特:这里的天气也没那么糟。(笑)

股东:我的问题是,去年有人问了关于制药公司和婴儿潮一代的问题。你说要把个别公司单独挑出来是很困难的。我相信芒格先生简洁地说过你们在投资医药股这件事上搞砸了。

我想知道的是,1992-1993年间医药监管政策对整个医药行业似乎造成了伤害,这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你在这个领域做出投资?

还是只是因为这个行业的不可预知性?现在的一些关于医药的政治因素,是否让你对医药行业的未来感到担忧呢?

我明白,你们会担心制药公司不得不在华盛顿花一大笔钱以保持公司的增长。我想知道你的想法,特别是你是否对未来制药公司要面临的监管感到矛盾?

巴菲特:如果我们能以低于市场估值倍数的价格买入一批领先的制药公司,我想我们马上就会这么做。正如你提到的,我们在1993年有机会做到这一点。我们没有这么做。所以,我们确实搞砸了。

因为很明显,制药行业作为一个整体,将做得很好。它有你列举的一些威胁,比如监管等等。

但是,每个行业都有一些问题。制药行业已经有足够的优势了,在我看来,你所提到的威胁不应该导致证券以低于市场的估值倍数出售,但当时它们确实发生了。

现在,情况不再是这样了。我们在现在的价格是不会买的。但是,我们认为制药公司它们作为一个群体,是很好的企业。

我确实认为很难选出优胜者。你知道,如果我真的买了它们,我会买一组领先的公司。但我不会以现在的价格买它们。

查理?

1999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午场问题30——芒格为制药公司的“巨额资金”辩护

芒格:我想说的是,制药行业为消费者带来的好处几乎超过了美国的任何其他行业。在我的一生中,人们发明了一种神奇的抗生素,它阻止了如此多的死亡和家庭悲剧。

我认为这个国家非常明智地建立了一个体系,让制药公司可以赚到几乎是天价的钱。而我认为制药行业的巨额利润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