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芒格:我们希望买下整个公司,但股票往往更便宜

我们希望买下整个公司,但股票往往更便宜

股东:巴菲特先生,芒格先生,我是来自密西西比州杰克逊市的蒂姆·麦德利。

去年,有人问你,比起部分上市公司,你更喜欢收购整个企业。

你提到你更倾向于购买私营企业,因为它的税收优势,以及你对这些私营企业中的管理者的吸引力。

今天你是否发现在私人市场上的购买行为比在公共证券市场上的购买行为要好?

巴菲特:我的答案是不。

我们很少在谈判的基础上找到可以买到的东西。我们有一定的规模要求。一个很大的限制因素是它必须是我们能够理解的。这就排除了95%的业务。

我们对大多数生意没有兴趣,但我们收到了很多关于那些我们已经说过我们感兴趣的东西的提议。

我们更喜欢把整个企业都买下来,或者买下80%或更多,这部分是出于税负考虑,坦率地说,也是因为我们更喜欢这样做。如果在这件事上我们能完全随心所欲,我们会整体并购。

和议价市场相反,在股市中,我们总是能够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公司的一小部分,这是因为股市在给企业定价方面的有效程度远低于议价市场。

在议价买进中,你不会买到任何便宜货,也不应该指望能买到便宜货。

如果你指望这些管理层将来为你管理企业,想从这些足够聪明的人以合理定价买入他们的企业。如果他们能正确地为自己的企业定价,你就甭想买到便宜货。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虽然整体并购企业有税负上的优势,而且我们也偏爱这种方式,但是有一个事实可以抵消这两个理由——你永远不可能有机会整体并购可口可乐或吉列这种企业,这种好企业不可能(从议价市场中)以便宜的价格买到。

不过有时候我们能在股市中找到机会以合理的价格买入好企业的股票,有时候甚至有机会以愚蠢的价格买进好企业的股票。

这就是我们大量投资有价证券的原因。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希望我们全资控股的企业数量是现在的三倍。

从长期看,虽然我们隔段时间就能找到机会买进符合我们投资标准的企业,但是将我们全资拥有的企业数量翻三倍不太可能。当市场价格合适的时候,我们就会增持已有的股票,或者买进一两只新的股票。通常就是这样。

查理,你觉得呢?

芒格:我认为这完全正确。你可以停下来想一想,在整体并购企业时,普通的企业并购者的心态是拿别人的钱买东西,我们的心态是拿我们自己的钱买东西。

还有一种整体并购企业的并购者,他们天生有很强的抬高价格的能力。我说的是杠杆并购基金等机构,根据这些基金和它们的投资者之间的分成协议,这些基金趋向于并购价格越高越好而不是越便宜越好。

因此,当我们试图收购100%的企业时,我们面临着强大的竞争。

巴菲特:所以,这些基金在并购时,会对企业前景持某种乐观的态度。管理的企业规模越大,经理人的收入也会越高。当然,若企业规模更大且利润更高,经理人的收入也会更高,不过呢,只要规模更大,无须利润更高,就足以让经理人腰包更鼓。

在这方面,我们的个人收入公式和绝大多数经理人不一样,规模变大未必能使腰包更鼓,我想,大多数经理人还是喜欢自己的王国越大越好。

如果并购的时候能够用别人的钱付账,并购就会非常诱人。

假设你是一个棒球迷,让你买下你家乡的棒球队,你愿意出多少钱?比如说扬基队。

假如你可以开一张用别人的账户付账的支票,你的出价就会比你用自己的银行账户付账时更高。(笑声)

所以美国企业界存在着动物精神,这些人就是在我们在整体并购时面对的竞争对手。因此,我们整体并购企业时,竞争非常激烈。

买证券的时候,大多数经理人根本就不操心,这个现象非常有趣。他们会委派一个人去管理证券投资组合,其实证券投资组合就是企业的投资组合。

我说:“你为什么不亲自挑选一个投资组合呢?”他们会说,“不,这太难了。”

如果有人向他出售他自己从未听说过的企业,并告诉他一些数字和预测,他就以为彻底了解这个企业了。

这真叫我看不懂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