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芒格:谨防“潮流”和“权威观点”

股东:我叫唐纳德·斯通。

我来自康涅狄格州的河畔。我61岁了,这是我第二次参加股东大会。我很荣幸来到这里。

我第一次参加股东大会是一周半前的可口可乐股东大会,那里只有200人。我试着找出这是为什么。(笑声)

我想这其中的规律,可能是出席会议的人数与股票的价格成正比吧。

巴菲特:哇,那我们更不能拆分股票了。(笑声)

股东:11月24日的《福布斯》上有篇文章,题目是《美国最出色的财富创造者》,文章中写了市场增加值和经济增加值的概念。我很高兴地看到可口可乐公司排到第二名,仅次于通用电气,而且可口可乐以排在第九位的百事可乐的三分之一的资本,取得了两倍于百事可乐的业绩。

伯克希尔有没有使用市场增加值和经济增加值的概念,或者其他由其变化出来的概念来分析企业呢?

我真的很想先听听查理·芒格的观点。(笑声)

巴菲特:我也是。(笑声)查理?

芒格:沃伦应该没有像商学院教的那样使用经济增加值概念,除非他瞒着我。很显然,这个概念有一定的好处,但是我反对使用完全形式上的方法。沃伦,你有没有偷偷使用这种方法呢?

巴菲特:没有。(笑声)

他们和我们都在寻找同样的东西。不过,

一,我认为他们的方法有缺陷。虽然我认为他们的方法一般也能得出正确的答案,某种程度上正确答案是被逼出来的。

但我真的不认为你需要那种方法。我的意思是,我认为要知道把钱放在哪里是有意义的,这事儿并不复杂。当然,做这件事你可能会犯错误。但我不认为投资会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推销某种流行的概念的时候,那些人喜欢把东西弄得过于复杂,这样你就只能去咨询权威。

假如宗教的一切就是摩西十诫,那么那些宗教权威的日子就难过了(笑声),因为摩西十诫不够复杂。

我认为一些(其实很多)管理咨询师和书籍都是故意把问题复杂化。

芒格:不过这种理论比资本资产定价模型的愚蠢程度要小一些。至少学术界在进步。(笑声)

巴菲特: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在用资本资产定价模型。他们总是能够让一些愚蠢的东西流行起来。在管理层和投资者中都有这样的现象。房地产已经流行了,国际投资也流行了。

你可以去读《养老金基金和投资》(Pesions & Investment),这是一本很好的杂志。你可以看到出现过多少流行,流行出现后,他们就会对这些流行开研讨会,然后投资银行家们创造金融产品来满足需求。

很显然,听顾客的(是个好主意),再没有什么比这更有道理了。不过很难写一本300页厚的书,只告诉读者,”听顾客的意见。”(笑声)

这也是我喜欢格雷厄姆的著作的原因之一,格雷厄姆书里的每一句话都有道理。他不搞华而不实的东西,也不试图把自己的想法复杂化。

我用不着去阅读1994年11月的《福布斯》也照样知道可口可乐增加了很多价值。(笑声)

我知道可口可乐给伯克希尔增加了大约40亿美元的价值。对我来说,知道这个就足够了。(笑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