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投机不是投资

股东:谢谢你,先生。我问题的是:鉴于你对黄金的假设,如果你考虑到美元对黄金的价值大幅下降,假设下降40%或更多。考虑到1929至1948年和64年至81年这两个时期黄金与美元贬值的正相关关系,而与你所研究的另外两个领域的负相关,你是否愿意调整你对未来十年普通股的7%的预期年回报率?

同时,你能不能评论一下你对其他所有主要资产类别的预期回报率,比如债券,房地产?你认为哪一个能为投资者提供最好的价值?非常感谢。

巴菲特:好吧,除非在特殊情况下,我的预期利率——我对债券的预期收益率就是债券在给定时间产生的。我不认为我比债券市场更聪明。

现在,你可以说,当这些利率上下波动时,这是否意味着我的折现标准在上下波动?答案非常接近于“是”。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债券的正确利率是多少。我想如果有——

我对经济前景与投资回报之间的相关性非常谨慎。我的意思是,我花了几年的时间在这类事情上——我尝试将股票价格与世界上的一切联系起来。

但最终,一家企业或任何经济资产在其生命周期内,都将以现金的形式产生价值。

如果你拥有油田,拥有农场,拥有公寓——比如说有了油田,关键就是你能从油田中得到什么。

但不管它是什么,它都值得产出石油的折现价值。然后你必须对未来即将产出的石油的数量和价格作出估计。

在农场,你可以对作物产量、成本和价格进行估算。

而公寓,你要对租金和运营费用做出估计,以及它能持续多久,以及人们何时会建造其他新的公寓,未来哪种公寓会让潜在的租户会觉得更好,等等。

但所有的投资都是为了将来收回更多的钱。现在,有两种方法来把钱拿回来。一种是从资产本身会产生什么考虑,这是投资。

另外一种是其他人以后会付你多少钱,而不考虑资产的产出,我称之为投机。

所以,如果你关注的是资产本身,你就不会关心报价,因为资产会为你产生资金。这就是整个社会所有人将从投资该资产中获得的东西。

然后还有另一种看待它的方式,那就是认为明天有人会为它付钱给你,即使它毫无价值。这只是一种赌博。当然,社会整体最终也不会从中得到任何好处,但一个群体的收益是从另一个群体的损失中获取的。

当然,在几年前的泡沫中,这种方式运行到了极致。当时人们买入的所有这些东西都不会产生任何回报,但是在短期内发生了大量的财富转移。

作为投资,你知道,它们是一场灾难。而作为财富转移的手段,它们对某些人来说是极好的。对于处在财富转移另一端的其他人来说,它们就是灾难。

我们不关心某样东西是否有报价,因为我们不会带着把它卖给别人的想法去买它。我们看的是业务本身会产生什么。

我们在1972年买了喜施糖果。它的成功是因为它随后产生的巨额现金。

而这不是基于我每天给经纪行的人打电话说,“我的喜施糖果的股票价格多少?”

这就是我们处理任何投资的思维方式。

在利率预测上,我的记录不是很好。几年前,我买了一些房地产投资信托,因为我认为它们被低估了。为什么我认为它们被低估了?

因为我认为,就这些公司拥有的资产而言,它们可以生产11%或12%回报。而我认为11%或12%的回报率是有吸引力的。

现在REITs的售价更高了,你知道,它们就不像以前那么有吸引力了。

但你只要看看每一种资产类别、每一家企业、每一个农场、每一个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无论它是什么,然后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可能会产生什么?”这就是它的价值所在。

它可能会在不同的时间以非常不同的价格出售,但这只是意味着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利润,这不是我们的游戏。

查理?

芒格:是的,普通股的价格难以预测的原因是,一个流动性很强的普通股市场时不时会在市场的各个领域或整个市场中制造出一个庞氏骗局。

换句话说,你有一个自动的过程——人们被吸进去,其他人进来,因为它上个月或去年的回报不错。它可以一直到一个完全荒谬的估值水平,并且这个估值水平可以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试图预测这类事情,有点像庞氏骗局。如果你愿意的话,如果你花费精力在普通股的估值中,从本质上来说,这将是非常非常难预测的。但正是这一点使得做空股票变得非常危险,即便是在股价被严重高估的情况下。

很难知道除了已经存在的估值过高之外,它们还会被高估到什么程度。我不认为你会通过观察黄金价格或任何其他相关性来预测市场中的庞氏骗局效应。

巴菲特:查理和我,我们可能已经就至少100家公司达成了一致,我们认为这些公司是骗子,你知道,它们的价格就是泡沫。

不过如果多年来我们一直做空这些股票,我们现在可能已经破产了。我们在做空这一点上正确的概率,可能只有百分之一。真的,很难预测查理所说的庞氏骗局会走多远。

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骗局,因为它并不是由一个人所炮制的。这是一种自然现象,似乎得到了销售人员、投资银行家和风险资本家等人的悉心培育。但他们不会坐在一个房间里解决问题。

它只是以某种方式利用了人类的天性,它创造了自己的动力,然后最终它破裂了。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破裂,这就是为什么你不能做空,至少我们没有发现做空这些东西是有意义的。

但它们是可识别的。你知道你面对的是这些疯狂的事情,但你不知道它们能到多高,或者什么时候会结束。

而那些认为自己能做到的人,有时也会在里面参与游戏。有一些人认为可以利用它获得好处,关于这点也是毫无疑问的。

你不一定要有200的智商才能看到这样的一段时期,才能想出如何将大笔财富从别人手中转移到你手中。你只需要知道,最近几年,这是一种大规模的现象。这不是资本主义令人钦佩的一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