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疯狂的人们会在一段时间内自己创造真相”

股东:你好,先生。我叫丹·希恩。我来自加拿大多伦多。

首先,我想感谢你们让我度过这个周末。对我来说,这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越来越难找到一个关于股市的理性讨论。我想本周末的交流对我们绝大多数人来说如沐春风。

我经常提到的一个人是本杰明·格雷厄姆。现在我所担忧的是他所提到的1929年及上世纪30年代早期的情景,在那种环境下安全边际不复存在。

我想知道你们认为未来几年市场将会如何演变,以及你们对目前所作的投资决定有多大程度的忧虑?

巴菲特:我们通常认为,在市场上可以看到任何事情。随着时间的推进,你在市场上会看到历史上发生的一切。

过去我们看到不少一文不值的公司,在市场上以几十亿美元的价格交易。有时,我们也看到不少由有才能的人管理的公司以其内在价值的20%或25%的折扣在市场上交易。

所以,我们已经在市场上看到过,今后也将继续会看到所发生的一切。随着时间的推进,市场会不断出现荒唐的事情。这就是市场的本质。

诀窍在于,有时你必须利用市场上出现的某些荒唐事件,且你不能被某些荒唐事件所吞噬。

因为疯狂的人们会在一段时间内自己创造真相,而你必须明白,这种真相会让人们感到愉快——这也是它们发生的原因。如果你在市场上呆了足够长的时间,你会看到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在目前的市场中,我们看不到有价值大幅低估的情况。也许这种投机狂热只发生在市场的某个特定领域,但我们并没有在其他领域看到一些难以置信的低估。

市场发生的一切可能会导致今后几年出现价值低估——或者可能不会,坦率地说我也不知道。

目前市场上有大量的资金追逐于其中,以至于即使出现价值低估的公司,可能也会被以收购的方式将其价格迅速矫正。

我们偏好寻找以其内在价值的一半折扣交易的企业。但目前找不到。不过,我们倒是看到许多公司以高得离谱的估值水平在交易。

过去我们也经历过这样的时期——我们感觉几乎所有的公司都以极其低估的价格被抛售。而目前市场走向另一个极端,绝大部分时间里,市场会处于这两个极端的中间区域。然而,市场会不时地趋向某个极端。

如果我们能找到许多大小适中、以其内在价值一半价格交易的公司,我们会喜不自禁。但我们现在找不到这样的机会。

对吧,查理?

芒格:我认为目前市场处于一个非同寻常的时期。很难想象,居民住宅和股票价格在短时期内增长如此之快,市场上充斥着大量的热钱。很难想象历史上还有这样的时期。

巴菲特:更令人惊奇的是……不少企业在市场上能以几十亿美元的价格交易(我们今年看到不少这类企业),而企业本身可能无法从外面借到1亿美元的资金。

由于这些企业是公开上市的,所以它们的所有者可凭借其薄薄的纸面票据(股票)从市场上融到几十亿美元——因为这类企业拥有很高的估值。

如果是私人企业,这类企业可能筹不到其目前融资额的5%。

这类情形过去也出现过,但目前的程度达到了历史上的极端——可能包括上世纪20年代末。目前市场与那时相比并非完全相同,但极端程度是一致的。

查理?

芒格:我想,目前可能是现代资本主义体系下曾经出现过的最极端的情形。在我一生中,我认为上世纪30年代出现了英语国家600年来最严重的萧条。

现在我们看到了现代资本主义所能创造的另一面。这与上世纪30年代一样极端,只是不同的方向——失业率为零、投机盛行等等。这也是个令人惊奇的时期。

巴菲特:预测未来的结局并不容易。

然而这倒提醒我们一定要回避某些东西。这并不意味着投资机会——毫无疑问,在去年,那种把股东的无知转化为货币的能力到了史无前例的地步。

你同意这点吗,查理? (他点了点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