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谈如何计算内在价值

计算内在价值

股东:谢谢你!我是肖恩·巴里,来自加拿大的雷吉娜。

巴菲特先生,你说过我们在座的大多数人都可以通过年度报告获得很多你和查理获得的信息。然而,你们两人也都表示,GAAP规则在很多时候还有一些不足之处。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查理是如何得出你最终决定投资的企业的经济价值,或内在价值的?和一些中间的过程吗?谢谢你!

巴菲特:在1992年的年度报告中,我们讨论了很多这方面的问题。

任何资产的内在价值,本质上,是所有未来现金流入或流出以适当的利率进行折现的现值。

查理和我认为,我们根本不知道未来的现金流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如果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未来的现金流会是什么样子,我们现在也不会知道它的内在价值是多少。

所以,如果你认为你知道今天的股票应该是多少钱,但却不清楚未来20年的现金流会是怎么样,我想这就是他们所说的认知失调吧(笑声)。

因此,我们正在寻找一种非常非常高得确定性——我们可以在一段时间内看到这些现金流,然后再将其贴现。

我们更关心的是这些现金流的确定性,而不是一个我们对未来现金流没有很大信心、却看起来绝对估值最便宜的公司。

这就是内在价值的本质。

就内在价值而言,任何会计报告中的数字本身都毫无意义。它们只是指导方针,告诉你如何获得内在价值。

但是这什么也没告诉你,财务报表中没有答案。里面有一些指导方针可以帮助你找到答案。但为了找到答案,你必须了解一些商业知识。

你不必去了解很多关于数学的东西。我的意思是,数学并不复杂。但你必须对生意本质有所了解。

如果你想买一套公寓,或农场,或任何你可能感兴趣的小企业,你也会这么做。

你要试着弄清楚这生意目前正在做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可能会得到什么、你对得到这个结果会有多确定,以及将这门生意与其他选择的比较……这就是我们做的,不过我们基本上只做规模较大的生意。

会计数字对我们很有帮助,在某种意义上,它通常指导我们应该思考什么。

当然,如果我们发现人们在公认会计准则下尽可能乐观地解读数据,我们会非常担心那些看似篡改数据的人。要知道有很多人这样做。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