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格:不赚最后一美元,不会得到更少,而会更多

何为成功?取决于他想要什么?

傅喻:查理,很开心您在奥马哈接受《喻见》的专访。

芒格:我也很高兴,你知道奥马哈是我的家乡,我在这里长大的。

傅喻:这些天您都在忙些什么?

芒格:忙伯克希尔的事,也有我自己的事。我快95岁了,但也忙得不亦乐乎。

傅喻:最近有什么新书推荐给我们吗?

芒格:我读新书,也读旧书。我正在读《自由落体: 自由市场以及全球经济的沉没》,是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写的。我为什么要拿起一本2009年的书来读呢,因为斯蒂格利茨是一个聪明的人,我原本想把它作为睡前读物,我从他那里学习了好些东西。

傅喻:来这里之前,我又读了一遍您写的《穷查理宝典》,比第一次阅读更受益。这本书在中国很受欢迎。

芒格:这本书在中国卖得比美国好。当然啦,中国人比美国人多。

傅喻:我知道很多人是真的喜欢。说到书,市面上关于成功学的书和讲座很多,名利通常被视作成功的衡量标准,在您眼里成功是怎么样的?

芒格:每个人的成功都取决于他想要什么,中国人和美国人都希望成功。人们希望照顾自己的家人、成为值得尊敬的人。此外,他们也希望成为聪明和正派的人。在中国,这可以追朔到儒家文化。我也是为数不多的、两次通读过孔子著作的西方人之一。我喜欢孔子,他不想仅仅为了赚钱(而生活),他想知道这个世界是如何运作的,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他是一个文明、谦虚、善良的人。

傅喻:您可以说是很成功的人,有什么成就让您感到尤其骄傲?

芒格:我为伯克希尔公司这么长时间的表现感到自豪,伯克希尔表现得如此可信,没有丑闻,这非常重要。我们经历过经济衰退、战争等各种事情,但我们一往无前。

其中一个秘密是,一个名叫吉普林的英国诗人曾说过,当你失去所有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头脑清醒,如此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这是我的想法,也是巴菲特的想法。

如果你对知识、性格和习惯有着坚定的秉持,当其他人发疯时,你不会。在任何一个现代化的时期,所有的银行家可能会疯狂,投资银行家可能会疯狂,学生活动家可能会疯狂,如果你能保持头脑清醒,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当然,这种思想也可以追溯到孔子。

苹果公司变了还是伯克希尔变了?

傅喻:五年前您曾表示,苹果公司并不符合伯克希尔的投资标准。然而从2017年开始,伯克希尔一直在大幅增持苹果股票,成了苹果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芒格:是的,以前我们从来没有投资过高科技产品,但现在有一个例外。

傅喻:我想知道,是苹果公司变了,还是伯克希尔变了?

芒格:这些公司的股票价格越来越高,但与其他类似的股票相比,苹果股票的价格并不那么昂贵。而且它越来越具有延展性,就像某类电子消费品。沃伦说过,相比计算机软件,他更理解电子消费品,他认为苹果更多的是电子消费产品,无论怎么说,苹果很强。

傅喻:伯克希尔是不得不、还是主动拥抱数字商业时代?

芒格:在Geico(注:伯克希尔持有的一家保险公司),我们总是把互联网视作消费者,尽管我们从未投资过互联网公司,这家公司通过互联网赚了数十亿美元,我们更多的是通过使用互联网来获得优势。

好市多(Costco,美国最大的连锁会员制仓储量贩店)使用互联网就更多。我们一直使用互联网,但从来没有投资过它,因为我们觉得没有优势,沃伦和我都不是高科技类型的投资者。

傅喻:伯克希尔的资产负债情况看上去很强劲,你们有超过1000亿美元的现金,是很难找到估值合理的好公司,还是为了流动性安全?

芒格:我们持有这些现金,只是因为找不到其他价格更有吸引力的东西,所以就逐渐累积起来了。我们不会努力追求这些现金的高收益,只把它们当作短期项目的宝藏。

傅喻:能不能用您的阐释,让普通人理解什么是价值投资?

芒格:价值投资是获得比你付出更多的东西。因此,每一笔聪明的投资都是一项价值投资,因为它的内在价值超过了你支付的价格。

有些人只会在破产公司寻找有价值的投资,他们想要重组它们或其他东西,其他人在小公司寻找价值,但对有的人来说,公司太小甚至不愿意看一眼。

随着时间推移,伯克希尔越来越多地寻找那些价值超过其销售价值的公司,这些公司在未来将会非常出色。

傅喻:您曾经说过,投资者的首要任务是控制风险,为达到这个目的,需要遵循什么原则?

芒格:沃伦和我花了一生的时间去做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我们遇到了一些很好或不好的经历,我们也一直在学到一些东西。其中很重要的就是迅速说“不”,有一大类我们不想花精力的事儿,也有我们非常专心学习的东西,比如苹果。

为什么看好中国经济?

傅喻:您对中国经济发展一直很乐观,为什么看好中国的发展前景?

芒格:因为中国醒目的表现。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那样,经济发展如此迅速,世界历史上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这可不是从富裕国家借钱发展,而是在收入很低的时候,就把大部分积攒下来,即使很穷,也会精明投资,努力工作,一步步从技能提升到经济跃升。我很欣赏这一切,这是严于律己、智慧和慷慨。可以想象,如果你现在是中国公民,生活会有多好。

傅喻:伯克希尔九年前就投资了中国企业比亚迪,但从那以后,伯克希尔并没有对中国公司进行更多投资,这是什么原因?

芒格:我们也只是在欧洲买了一家公司,我们并不是在什么地方都买公司,其实是很少的。伯克希尔很庞大,但是如果你计算公司的主要并购,50年下来平均每两年才会有一次大并购,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这需要时间。而且我们看不到更多中国人想卖掉公司。他们在建立自己公司,非常有雄心,他们可能最不想做的就是卖掉自己的公司。

傅喻:是吗?其实有不少中国公司乐见伯克希尔哈撒韦对他们进行投资,看看有多少中国人来参加你们的股东大会,最近几年越来越多,他们非常感兴趣。

芒格:那倒是,很多中国公司希望我们成为少数股权投资者,我们也愿意。那是很可能发生的。

傅喻:今天中国是一个竞争激励的社会,年轻人大多扛着巨大压力,您对中国年轻人有什么建议?

芒格:我的建议是保持竞争力,尽力而为。美国人开玩笑时,把中国的母亲称为“虎妈”,因为她们压迫着小孩子弹钢琴,并且得到所有“A”成绩。

如果我是中国人,我不会停止这样做,这是中国文化的一种力量,你不会想象一些西雅图人可以这样做。躺在沙滩上的,不太会像是中国人。我不认为那很理想,一辈子都躺在沙滩上有什么好处?我喜欢中国人的竞争力,行之有效,要不然你们怎么样让一群贫困人口脱贫,没有勤劳和自我奉献,没有强大的竞争力,中国不会变得繁荣。

善于从其他人的麻烦中学习

傅喻:您一直在努力工作,经历坎坷。从杂货店的小伙计到您现在的成就,这些经历怎样塑造了您?

芒格:如果你活了很长时间,就像任何一个94岁的男人一样,已经看到了沮丧、战争、恐慌和麻烦,你要学会未雨绸缪,化危机为转机。而其他人在这种时候却感到恐惧或无所适从。

保持长时间记忆是很有帮助的,如果你没有真正的经历或记忆,就应该找到一个替代方式,比如从别人的经验中学习,从别人的麻烦中学习,比从自己的麻烦中学习要便宜得多。

傅喻:这是不是您非常谨慎的原因,包括面对投资机会的时候?

芒格:不是的,这是我大量阅读的原因。因为我想尽可能从其他人的麻烦中学习,而不是从我自己的麻烦中学习。

傅喻:有什么事是您后悔没去做的?

芒格:我们当然有遗憾。我曾经做过一个决策,但是我真希望当时没那样做。如果我当时做了正确的选择,今天的情形会更好。那已经不重要了,只是我一直记得那个愚蠢的错误。我原本应该投资那项业务,虽然没有损失资金,但是错过一次绝佳投资机会,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是一家石油公司。如果我没有犯错就会变得更富有,我在年轻时告吹了这样一个大好机会,但每个人都是这样的,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傅喻:您的遗憾是不是也包括几年前错过了亚马逊

芒格:亚马逊非常独特,在美国没有其他人会像贝索斯一样,他真的很奇特,非常有才华,非常大胆,并且很努力。因为他非常奇特,所以我当然会错过这样的事情。我们是平凡的人。

傅喻:您曾公开批评比特币的投机本质,认为“看起来很愚蠢”。也有人认为比特币有合理之处。任何全新事物在开始时都可能被认为是不合理的。比特币有那么糟糕吗,完全没有意义?

芒格:有些新事物真的是非常愚蠢的投机,比如比特币,将会有一个非常糟糕的结局。仅仅因为人们赌博才这样做,这并不意味着比特币对他们或对国家有好处。某些人总是善于抓住疯狂的投机。

我非常敬佩中国现在的领导者,他处理得非常好。

不赚最后一美元:不会得到更少,而会得到更多

傅喻:您用实际行动让人们看到了一种绝佳人生价值,包括您多年来为社会所做的慈善捐赠。对于普通人来说,在取得成就或者影响力之前,他们需要怎样做才能使社会受益?

芒格:我举一个例子。约翰D.洛克菲勒是有史以来最富有的美国人。他做慈善的历史悠久,他做的一些慈善事业是美国历史上最有效的。他完全改变了整个医学院校,他当时投资5000万美元就使得美国医学现代化,他是一个神话般的慈善捐助人。

他创造了像洛克菲勒基金会和各种非常重要的组织。但真正有趣的是,当洛克菲勒每周只赚5美元的时候,就会把20美分送给慈善机构,他在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做慈善这件事,并一直坚持这样做。

所以当他拥有巨大资源时,他做了更多。但他还是穷人时,每个星期或每个月就会捐出大笔资金,所以你应该从贫穷的时候开始。

傅喻:要成为别人的朋友,必须具备的重要素质是什么?

芒格:很简单,如果你想被别人信任并成为朋友,那么在打交道时,就要有可靠和友善的态度。你也可以采取不同的方法,比如非常敌对,通过观察角色,为自己尽可能多地获得利益,就好像你试图击败一个人,或者说像下围棋一样。

或者可以试着找出一些方法,让你们俩一起领先,建立双赢关系,这在一生中是最有成效的。这是中国可以从美国学到的一些东西。

中国人非常有才华,勤劳努力,积极进取,他们倾向于在游戏规则之上争取一切,这是骨子里的文化,就像下围棋一样。

你应该让供应商和顾客更加爱你,你应当对获得最后一美元不感兴趣。如果你这样做,不会得到更少,而会得到更多。

傅喻:关于企业社会责任,企业是社会的基本构成,除了赚钱,还应该怎么样实现价值,服务社会?

芒格:公司让社会受益的最佳方式,就是通过你的工作来实现。试想一下,当你的亲人在飞机上,飞机发动机不会失效是多么重要,你在超市购买的东西,要确保它们不会伤害你。

我认为,一家经营良好的公司比一家慈善基金会更好,因为前者更重要。一家公司的首要职责就是使其产品和服务更加卓越,这是一件高尚的事情。这也会让你变得更加富有,你也有责任将财富交给社会,这是一个非常纯粹的社会精神。

这样做对你能有多大不同呢,你不能只把钱花在自己身上。我曾经有一个说法,人们会说老查理最后留下了多少钱,我打赌他们会说:“他把全部都留下了。”

傅喻:我很感动,谢谢查理!这真是一次愉悦又受益匪浅的谈话,期待下次!

芒格:好,我也很高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