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投资的两大基石

本文来自于之前给同事文章的留言及这段时间的一些碎片化思考,成文记录如下。

“在风暴肆虐的市场中,价值投资纪律变得至关重要,因为它帮助你在两眼一抹黑的时刻,找到你的方向。”

“在牛市中,任何人使用任何投资策略,或者甚至根本没有策略,都能获得很好的回报,常常能跑赢价值投资者。只有在熊市中,价值投资的纪律才变得特别重要,因为在所有的投资策略中,只有价值投资才能让投资者获得充分上涨潜力的同时承担非常有限的下跌风险。

市场下跌的时候,趋势投资者找不到趋势在哪里,成长股投资者因为经济放缓而心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技术分析师看着自己的图一筹莫展。但是价值投资的纪律可以告诉你,,应该分析什么,将价格和价值相比较,然后知道怎么做——买进折扣很大的东西,然后在价格接近价值时出售。而且因为你不知道市场将会怎样,所以价值投资的纪律就变得很重要,这是因为价值投资是唯一能够在整个市场周期都能持续获得良好投资业绩的方法。”

——————以上来自于卡拉曼1997年致股东信——————

价值投资的原理说到底就是两大基石或者称为两大公理:1)买股票就是买企业;2)未来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以上两点为价值投资理论最根本、最不可否认的根本,因此,称之为基石/公理。

基于第一点出发,引申出要买好企业、更要以好价格买入好企业

作为投资者,要时刻牢记,我们是企业分析师,而不是价格分析师。市场先生乱出价的事,过去有、现在有、未来也还会有;市场先生可以不理智,但我们需要理智。

当一家公司你都不愿意和他做合伙人的时候(有可能是企业基本面的因素,也可能是企业很好但价格不合适,这种情况你会时常碰到),你又怎么会有信心呢?又怎么能睡得安稳呢?

至于谈到“好价格”,其实很多时候,分析企业根本不需要精确的计算,只要能够清晰明白的回答“值还是不值”就可以。之前的文章也提到过,在投资路上,投资者很容易陷入一个误区——猜季度业绩。可投资讲究做容易的题,猜季度业绩属于难题(最后看考试成绩,那我肯定选择做小学数学题而非微积分)。那遇到某季度所谓的业绩不达预期怎么办?好企业存在优秀的管理层和千千万万的员工来重塑企业竞争力,投资者需要做的是事前筛选和事后信任

买入股票前,就要用极高的标准去进行筛选,只选择具有竞争力的伟大公司。买入股票后,很可能某个季度公司业绩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表现不佳,比如08年的伊利、12年的茅台、15年的格力……但投资者要做的并不是简单的卖出股票并完全否定企业,而是需要重新评估当初的买入理由是否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行业是否还有发展空间?企业是否仍有竞争力?……伟大公司,往往具有自我纠错的能力,暂时遇到困难并不可怕

基于第二点出发,可以推论企业经营的不确定性、宏观/市场波动的不确定性,由此我们在给企业出价的时候,需要给这种不确定性一定折扣,从而引出了“安全边际”的概念,再进而引申出现金及仓位管理的原则和战术。基本原则不是太难,“与其把鸡蛋分散在无数个篮子中,还不如把鸡蛋放在一个/几个扎实的篮子里看好”。这又涉及到集中与分散,感兴趣可以看看我的另外一篇短文(【一朵喵说】集中还是分散?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分析企业时,我们应该更倾向于分析那些确定的、不变的因素。这些不变因素往往是长期的、普遍存在的、可以合理预测的、客观并符合商业规律的、“三观”正确的……;而非纠结于那些可变因素——可变因素往往是短期的、重复的、特殊的、难以预测的、模糊似是而非并不清楚的……。

人一辈子,精力很有限,投资也是一样,更多时候,我们是要去“数月亮”,而不是“数星星”遇到真正的好机会,要敢于重拳出击。至于想通过准确抓取市场每一次波动or规避股价下跌的所谓“精准择时”,巴菲特芒格卡拉曼彼得林奇们都没做到,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这么“不自量力”呢?

未来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事物也不是完全按照线性发展。接受世界的不完美,比如价值投资过程中向下的波动(前提是在做价值投资),这是一件很聪明的举动。

价值投资如同马拉松长跑,那聪明的你,能坚持到最后吗?[笑]

你认为的价值投资,是怎么样的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