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精准估值是聪明,能选对方向是智慧,智慧总会笑到最后

作者:李春根

从紧的国内货币政策、居高不下的CPI、美国次贷风波、国际股市普遍下跌、大雪灾……一连串的事件,使国内股市寒流阵阵。现在正是股民、基金经理甚至经济学家们感到非常困惑、看多看空分岐甚为激烈的时候,也是投资者的阵容大争论和大分化的时候。

   是现金为王,还是持股坚守?即使是价值投资者,这也是他们目前心里嘀咕的首要问题。带着这个问题,记者对因撰写《如何在中国做价值投资》和《做好股收藏家》等文章而在国内投资界产生较大影响的资深价值投资家李剑先生进行了专访。

   记者:李先生,您和但斌等几位投资家都是长期投资者,在目前股市很不景气的情况下,比如说您,还是要坚持握住手中的好股票吗?

   李剑:当然,为什么不呢?股市起伏很正常,否则也就不成其为股市了。但有两点我们应该明确,一是中国的未来一定更为光明,中国经济的未来也一定会发展得更好;大国崛起,从葡萄牙开始不断转换,种种事实表明,也该轮到中国了。这是个大前提、大基础.二是我们手中握有的是极为优秀的公司股票,这些公司具有持续的竞争优势,而且周期性不太明显,它们良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

   顺便强调一下,长期持有没问题,但要和优秀公司相配套,就象红花必须紧随绿叶、美女必须相伴英雄才能产生强烈美感一样。如果一个人想要坚定持有,买的却不是顶尖的股票甚至是一些垃圾股,那就会给人一种感觉,他的上身穿的是西装,下身穿的是短裤。

   记者:很多人认为,上证指数在雪灾前估值太高。把股票卖掉,等过一段时间股票估值更为合理的时候再买回来,不是做得更好吗?

    李剑:我以前说过,我对顶和底从不研究,对高和低的判断也缺乏信心。事实上谁也不知道上证指数会涨到6120点才回落,也不知道下一步什么点位见底,更不会提前知道雪灾和次贷风波。说到市场估值,特别是做波段,我觉得这常常是一个大的迷局,很容易使人甚至一些优秀的投资者失去正确的方向。要么提早出局,要么无法买回。连续三年,不断有朋友提醒我说贵州茅台、张裕、云南白药、盐湖钾肥、港交所等股票的价格太高了,可以先把它们卖掉,再去等到估值合理时买回来,可是情况怎么样呢,真要那样做只有吃后悔药!这些问题一是很难看准,二是估值高和下跌没有必然的联系。我坚定地认为卖出好股票不是一个应该考虑的问题。特别是那种符合我从企业产品角度严格选股的四个标准,即”一、产品独一无二;二、产品供不应求;三、产品量价齐升;四、产品永不过时。”(朋友戏称为”李剑产品标准”)的优秀公司股票。

    记者:”赤子之心”基金的经理赵丹阳去年年底清盘旗下系列基金的举动,现在被许多人认为很有先见之明。对比您和但斌基本不动的做法,哪种更好些呢?

    李剑:对于赵丹阳先生,我是非常欣赏的,我认为他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前后如一的人。2005年年中市场一片低迷时他大胆地预言:一轮波澜壮阔的大牛市即将在中国诞生,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精彩的。2007年初他认为市场在3000点时已经估值过高,不符合他的价值投资理念,过早卖出,然后在2007年底5000点以上时和年初保持一致,果断解散基金。也让人感到震动。不过,他的做法难度太高,一是股市不确定性太多,能不能卖到最好已经是个问题,能不能跌回到3000点以下让赵丹阳先生再回来又是个问题,二是即使跌回到3000点以下,一流公司的股票不一定就会象大盘一样有同样的跌幅,这就会让赵先生失去他以前精心选择的好股。比如这次已经从6120点跌到4200点,那些特别好的公司股票就没下跌,有些还创了新高。

    但斌先生比较浪漫,倡导乐观投资、长期投资。我也一样,认为股市没有征服不了的高峰,任何一次下跌形成的窟窿,最终都将被人类不断创造的滚滚财富所填平,因此不想在做波段上费脑筋。就我个人而言,还要笨一些,我不太擅长也不会对股市作预测,我只会看上市公司本身是否强势。

   我的看法可能没有什么说服力,但证券史上有个很有名的事例,说明估值过细给人带来的迷失。美国有个德州仪器公司,当年刚上市不久,投资大师费雪用他的基金购买了大量德州仪器的股票。买进之后在不长的时间内,这个股票的价格涨了好几倍,于是费雪的客户们开始要求卖掉这些股票,理由就是估值太高了。费雪在压力下终于将股票卖掉。卖掉之后,股价仍在上涨。3年之后,美国发生了大股灾,德州仪器的股票价格掉了80%,但就这样,还是远高于费雪当初卖出的价格。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时至今日,德州仪器的股票至少涨了几百倍或更多。但是费雪的一些客户却没有能够分享到这个增长。

   由此可见,严格选股比精确估值要重要的多!在短时间内从股市赚到一、二倍的钱,当然不错,但比起几十倍,上百倍的涨幅来,我们更应该长期稳定地获取回报,要做持续发光的”恒星”,不做小赚一点就被震荡出局的股市”流星”。

    记者:好象巴菲特也有过成功逃顶和抄底的经历。

    李剑:是的。1969年巴菲特解散了合伙人基金,休息了几年,刚好躲过一场大股灾。1973年,巴菲特在股市低迷时进入股市,又等于是抄了一个底。另外,巴菲特还在2003年和2007年分别买进和卖出过中石油。但我要强调的是,这种做法,决不是巴菲特的代表性做法。巴菲特年轻时还研究过K线图呢!那能代表他吗?1987年和2001年以及9.11还有过几次股灾,巴菲特都是纹丝不动。巴菲特的过人之处,在于他清楚这种做法有着巨大的不确定性。所以巴菲特在多次场合都提到:预测高低是神做的事情而不是人做的事情。更说过:他最喜欢的持股方式是永远。他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在以后的岁月里,他只是简单地将优秀公司的股票长期持有,无论风吹浪打都不动摇。数十年之后,成为全世界最成功的投资大师。试想,如果巴菲特整天都在想着股票是估值高了还是低了,整天都在想如何逃顶,如何抄底,整天想着做波段,还能有现在让世人景仰的”股神”巴菲特吗!我认为巴菲特就是股市上最为耀眼的巨大”恒星”。

    记者:为什么同样是价值投资者,相互之间也存在很大差别呢?

    李剑:是的,同样是学巴菲特,但各人的理解不同,因而做法不同。但无论有多少种差别,最终原因还是眼光不同。是把目光紧紧盯住价格,还是紧紧盯住好的公司;更重要的是,是把眼光收缩,还是把眼光放远。清代著名商人胡雪岩常说:”如果你有一县的眼光,你就能做一县的生意;如果你有一省的眼光,你就能做一省的生意;如果你有一国的眼光,你就能做天下的生意。”我喜欢把他的话改为投资语言:”如果你有一年的眼光,你就能赚取一年的金钱;如果你有十年的眼光,你就能赚取十年的金钱;如果你有百年的眼光,你就能轻松获得一辈子的巨大回报!”

    记者:股市现在这样动荡起伏,你真的心里从来没有过慌乱吗?

    李剑:我诚恳地告诉您,面对眼前股市这点风浪,我很轻松。大多数人经常想的是估值,而不太愿意寻找或拥有伟大或优秀的企业,这是最容易犯的”高级”错误。而且根据我的观察,这些年股民中越是喜欢精确估值的朋友,越是不敢持有象贵州茅台、香港交易所、万事达卡这样极其强势的股票。价值投资者的本质是投资目标公司的实体,只要公司的基本面不变,特别是公司的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不变,”万千宠爱在一身”的众多优点不变,我就实在找不到慌乱的理由。同时我主张轻松快乐地投资,而不是每天紧张兮兮地盯着电脑盘算。明天,我和朋友相约乘船出海,大海的波涛比眼前股市这点风浪有趣多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