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是马云一个人的福报

我可以996,但不一定要在公司。

我始终认为,论说漂亮话,马云老师数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同样是说996,别的公司弄得天怒人怨,尤其大强子,搞到全网声讨,人马老师说话就是听着那么顺耳。

996是马云一个人的福报


马老师从来不跟你谈996的本质是什么,996应该不应该,不给加班费996应该不应该,他谈什么呢?谈996是一种幸福,是一种福报,要讲成就感,要讲有意义。讲马老师自己也996,不仅996,还12×12。

「不要说996,到今天为止,我肯定是12×12以上。这世界上996的人很多,每天工作12小时、13小时的人很多,比我们辛苦、比我们努力、比我们聪明的人很多,并不是所有做996的人都有这个机会真正做一些有价值、有意义并且还能够有成就感的事。」

996是马云一个人的福报


但是漂亮话始终是漂亮话,鸡汤虽好,可不要贪杯哦。

马老师的话,在于他完美的偷换了两个概念,努力=996,996=有价值,至于「你爸妈发现这个孩子变了,你老婆发现我老公怎么变得有理想了、变得有想法了、变得开始专注工作了」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还有「有一天可以建立一个自己的公益基金,可以做一些愿意做的事情」,纯粹是画饼充饥。

996是马云一个人的福报


看看这两个等号,正常有智商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两个等号画得是很草率的,至于后面的画饼,更是天花乱坠,今天996的人,都能成为马云吗?都能建立自己的公益基金吗?

1

首富的12×12,不等于你的996

马老师说他自己12×12,我是相信的,任何一个首富,都没有一分钟是闲着的,网上公布过王健林的时间表,从早上4点,到晚上19点,都没有闲着,甚至到了办公室,还要工作。但是这并不能说明,马老师们的12×12,跟普通劳动者的996是一样的。

我在《拖延不是症》里说了,世界上最轻松的工作,一个是发号施令,一个是无脑的机械体力劳动。承认一点吧,人本能排斥没有任何创造性和成就感的东西。首富们的工作,大部分时间在发号施令,在告诉别人怎么工作,首富们能够看到,各种报告报表呈现的工作效果,而大部分人的工作,对自己的人生毫无意义,除了那点薪水。

发号施令这件事是有快感的,有句话说得对,权力是最好的春药,我们见过90岁的政治家,上百岁的企业家,我请问,谁看见过90岁的业务员,90岁的设计师,90岁的工程师,大部分的工作,无非是查资料,排列组合一堆毫无意义的数字,粘发票、算账,写无穷无尽的报告,回复无聊透顶的邮件,做那些煞笔的ppt,还要浪费自己的业余时间去学习这些业务,而大多数人的工作,是做不完的,而且很多人也很清楚,他随时可以被替代,无论再怎么努力,前途都是一片渺茫。

996是马云一个人的福报

老板们呢?老板们有专门财务给自己处理财务,有行政给自己安排行程,专门的秘书为自己准备稿件,他做的无非是控制这些人而已,就算到了下班时间,当你还要通勤1-2个小时的,老板的司机拉着他回家的时候,你只能吭哧吭哧挤地铁。

这就是为什么?同样是一天只睡4个小时,你已经疲惫不堪,而老板们还神采奕奕的原因,不是他们更自律,而是他们凝结了更多的「社会必要劳动」,马克思说的,通俗点说,他的神采奕奕全是钱在闪光。作为资本家,他只是人格化的资本。他的灵魂就是资本的灵魂。

996是马云一个人的福报

2

年轻人的梦想不是996

马老师不喜欢谈钱,其实我们也不喜欢谈钱,因为谈钱是一件非常俗而且非常短视的事。

996是马云一个人的福报

爱谈财务自由的罗伯特清崎有句话,「穷爸爸教我怎样去写一份出色的简历以便找到一份好工作;富爸爸则教我写下雄心勃勃的事业规划和财务计划,进而创造创业的机会。」

马爸爸告诉我们,工作得自由,但是实际上,工作不可能得到自由,罗伯特清崎还有一句话,我付你钱的那一刻,你思考的角度就局限在打工者了,这就是陷阱。每一个老板都想让员工加班,最好还是不要加班费的加班,但是,站在员工的立场,靠打工可以打出一个「财务自由」吗?

996是马云一个人的福报

实际上,越是在加班多,越是努力工作的人,就越被束缚在工作上,因为即使老板足额付给你的加班费,你的薪水增长也是线性的。马云之前是英语老师,他如果认真996,每天加班累到倒头就睡,那么他有没有时间去创立阿里巴巴,他有没有可能成为首富呢?

996是马云一个人的福报

答案不言自明。所以,打着年轻人要有梦想「年轻人就要拼搏」,不996就是不拼搏,不996就是没有理想,这就是一种耍流氓。年轻人的梦想不是996,那是首富们的梦想。

我可以努力,但我不一定必须在公司,那些让工作成为你人生中的全部,让公司的目标成为你的目标,让老板的愿景成为你的理想,就是在道德绑架,你在这种绑架中得到的只能是随时崩溃。

996是马云一个人的福报


前不久,一个杭州的小伙子因为骑电动车逆行而被交警拦下,在深夜里,忽然崩溃痛哭,这就是大多数「996」的年轻人的生活。

996是年轻人的无奈,不是年轻人的梦想。

「我受过高等教育的爸爸总是鼓励我去一家大公司找个好工作。他的价值观是:「顺着公司的梯子,一步步往上爬」。他不知道,仅仅依赖雇主的工资,就永远只能是一头乖乖待挤的奶牛。」

罗伯特清崎早都说过这种打工结局,

「起床,上班,付账,再起床,再上班,再付账……他们的生活就是在无穷尽地为这两种感觉而奔忙:恐惧和贪婪。他们不去分辨真相,不去思考,只是对感受做出反应。他们感到恐惧,于是去工作,希望钱能消除恐惧,但钱不可能消除恐惧。他们声称对钱没兴趣,可他们每天工作8小时并不停地抱怨工作无聊。如果他们对钱没兴趣,又何必干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呢?这种人比敛财的人病的更重。」

但罗伯特清崎还是见识少,他只知道8小时工作制,不知道996。

3

我可以996,但不是在公司

马云老师非常鸡贼的包装了一个选择题,试图让我们接受,要么失业,要么加入一家没有希望的公司,要么就得接受 996。

他敢这么说,

所以今天中国 BAT 这些公司能够 996,我认为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

why?无论你包装得多么好听,这就是违反《劳动法》啊,无论你包装得多么好听,这就是剥削啊。

996是马云一个人的福报

年轻人当然可以努力啊,当然也可以奋斗,但是无论是努力还是奋斗,都应该有结果的,无非就是三样东西,1、学东西,2、高薪,3、有上升空间。

996是马云一个人的福报


无论是首富还是年轻人一定要搞清楚一点,即使996,也是为了自己能学习更多的东西,为了更好的未来,前提是「自己」,不是「公司」,我们工作的实质,是为自己的能力和履历打工,不是为老板,不是为公司。

一个人有多大发展,不是取决于他干了多少重复的劳动,而更多的可能是自己学习了多少新东西。

马云老师全篇演讲只有一句话说得对:

阿里早年也加班,但是我们加什么班?加学习的班,我们8小时工作以后,最主要晚上是复盘、学习。我们今天做错了什么、什么事情应该修复,我们应该互相怎么学习。我们8小时以外的两个小时、三个小时是学习、提升,而不是去加班。

人应该加班,但应该加学习的班,现代工业的一个结果,就是把人高度异化,就是把人异化成一个工具,但我们一定要拒绝这种工具化,而成为一个完善的人。这就需要我们有更多的业余时间,而不是超负荷工作。

我在《从流浪大师沈巍到刘慈欣的真相,体制内才能培养你离开体制的能力》这篇提到了三个人,一个是刘慈欣、一个是爱因斯坦、一个是沈巍,无论哪一个人,都是在拥有了大量自由时间以后,才拥有了独立的发展。刘慈欣上班摸鱼写了《三体》、爱因斯坦上班摸鱼发现了相对论,你可以说,上班摸鱼、业余时间搞创作的那么多,成为刘慈欣爱因斯坦的有几个,但是,也请你想想,上班996的,成了马云的有几个?

马老师确实说的没错,「996是修来的福报」。马老师深谙因果报应的佛理,不修,哪里来的福报?你们这些程序员不修,哪来我们马老师一个人的福报?正所谓,「你不修,我不修,阿里巴巴咋出头?你不报,我不报,马云老师没福报」。马老师话说得没错,你们这些程序员别想错了。

996是马云一个人的福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