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的诊断、治疗和科普

如果我们心情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处于极其低落的状态,每天烦躁不安,并且行动迟缓和极其容易疲劳,那么很多人都会怀疑自己是否得了抑郁症?但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很多抑郁症患者也有躁狂症,因此应该诊断为“双向情感障碍”,而非单纯的抑郁。
双向情感障碍的百科解释:双相情感障碍一般指双相障碍
精神运动性激越的百科解释(点击词条本身)
首先要了解什么是抑郁症:
文章:抑郁症(Depression)简述
“据世界卫生组织相关统计,抑郁症现在已是世界第四大疾患,并预计于2020,抑郁症将成为仅次于冠心病的第二大疾病。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和哈佛大学的一项联合研究表明,在中国,抑郁症已经成为中国疾病负担的第二大病病,其发病率约为6%,目前已确诊的抑郁症患者为3000万人左右。调查结果显示,这3000万抑郁症患者只有不到10%得到专业的救助和治疗,同时,还有相当多的患者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患有抑郁症,更没有进行过诊治。而在抑郁症患者男女比例中,女性患者所占人数比例较大,这与女性在不同时期的激素水平的剧烈变化和她们敏感、情绪不稳的性格特点相关。”
评论:没想到抑郁症如此之普遍!
现在三种最常见的抑郁症治疗方法是心理治疗、药物治疗和电痉挛疗法。还有其它治疗方法,如通过体育锻炼,服用非处方药(如贯叶连翘)等。对于轻度抑郁症患者,首选应是体育锻炼和贯叶连翘?
抑郁症(Depression (mood)):https://en.wikipedia.org/wiki/Depression_%28mood%29
“In the United States, it has been estimated that two thirds of people with depression do not actively try to receive treatment.”
评论:抑郁症患者应该比实际报告的要多些,因为人们倾向于隐瞒病情、害怕被人称为“神经病”。
重度抑郁症(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jor_depressive_disorder
抑郁症:谁偷走了你的快乐?http://www.guokr.com/article/439016/?_block=article_interested&_pos=1&rkey=e82f
“2014年8月11日下午,美国喜剧大师罗宾•威廉姆斯在家中被发现停止了呼吸,警方认为是自杀。很多人直到听到这个噩耗的时候才发现,这位被美国媒体誉为“为美国带来快乐的第一人”和“触动了人类灵魂的每一个元素”的天才演员,却自述曾和抑郁苦苦搏斗了十几年,还饱受毒品和酗酒困扰。”
评论:表面看着快乐的人不一定真的快乐啊!
文章:你的抑郁需要“休假式治疗”吗?http://www.guokr.com/article/95417/?_block=article_interested&_pos=0&rkey=9187
评论:此文解释了什么是抑郁症和双向情感障碍。
如何诊断抑郁症,可以通过以下两个网站进行自评。目前还没有公认的较好的临床学上的好方法诊断抑郁症,主要还是通过一些自评量表进行判断。
症状自评量表(SCL-90)
http://www.psy.com.cn/lb/html/2.htm
抑郁自评量表测试(SDS)
http://www.jpkc.sdu.edu.cn/yxjc/jn/9/ceshi/sds.htm
注:其中SCL-90的敏感性较好,做了SCL-90自评量表,基本上可以不参考SDS的了。
抑郁症治疗的新进展:
环球科学:寻找抑郁症的终结者:http://neuro.dxy.cn/article/21792?keywords=%20%E6%8A%91%E9%83%81%E7%97%87
“在“经验之谈”(ExperienceProject)网站上,一位网名叫做“蓝莓章鱼”的年轻女性讲述了自己使用抗抑郁药的经历。她服用抗抑郁药已经 3 年多,主要是为了抑制焦虑和恐慌。她最初服用的是帕罗西汀(Paxil),这是一种很常用的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elective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 SSRIs)。可是,一年后她不得不停止使用,因为这种药的副作用使她毫无性欲。于是,她换用另一种抗焦虑药物:赞安诺(Xanax),这虽然使她恢复了性欲,却对她的症状毫无帮助。之后,她又重新服用帕罗西汀,然后尝试了西酞普兰(Lexapro,另一种 SSRIs 药物),以及一种 5-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erotonin and norepinephrine reuptake inhibitor, SNRIs)——去甲文拉法辛(Pristiq)。在网站上发帖时,她正在服用左洛复(Zoloft,另一种 SSRIs 药物)以及安非他酮(Wellbutrin,与 SNRIs 很相似,可以同时影响多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的活性)。服用安非他酮是为了“中和”左洛复的副作用——性欲减退。”
评论:是药三分毒!

文章:诊断抑郁症,可能需要查个血:http://www.guokr.com/article/439183/?_block=article_interested&_pos=3&rkey=e82f
评论:诊断抑郁症真的有那么麻烦吗?还要验血验尿了?
抑郁症并非一无是处!
文章:天才和疯子,真的只有一线之隔吗?http://www.guokr.com/article/440456/?_block=article_interested&_pos=2&rkey=9187
文章:抑郁好,多思考:http://www.guokr.com/article/32460/
“为什么会抑郁?第一眼看来,答案很简单,心灵和肉体一样会出现故障。故障一旦发生,也许是某个错误基因引发了快乐化学物质的减少,我们会陷入一种情感昏迷,且需要治疗。但这种解释掩盖了有关抑郁症的一个矛盾现象,精神疾病为何如此常见?每年有7%的人会被这种恐怖心理障碍折磨,威廉•斯泰伦(William Styron)将其描述为“恐惧的灰色细雨,黑暗的风暴”。痛苦缠身的我们会无心做任何事情。我们不吃饭,或者暴食,性爱也不再有吸引力,睡眠会变成令人沮丧的事情。我们会常常疲惫,即使做的事情越来越少。我们会想很多有关死亡的问题。”
亚里士多德:“所有杰出的哲学家、诗人、艺术家和政治家,哪怕是苏格拉底和柏拉图,都有着忧郁气质,实际上有些还患有忧郁症。”
评论:对于一个并不想成为伟大的哲学家、诗人和艺术家和政治家的普通人,宁愿不要忧郁气质,也不要忧郁症!忧郁症真的很痛苦。
文章:抑郁之于创造,是诅咒还是馈赠?http://www.guokr.com/article/122640/
“历史上诸多才华横溢的创造者,仿佛受到某种诅咒,常常和抑郁等负面情绪如影随形。他们落落寡合,离群索居;他们忧郁,酗酒,滥用毒品。”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凯•贾米森(Kay R. Jamison)就认为,是双相情感障碍,而不是单纯的抑郁,能够诱发高创造力。(她本人也是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她将包括梵高、拜伦在内的众多艺术家生平的情绪状态与他们的创作产量对比,发现当情绪转变时,例如从抑郁转为正常,或是从正常转入躁狂阶段,常是创造力最旺盛的时期。”
“一些实验室研究同样证实积极情绪比消极情绪更能促进创造力。”
评论:我觉得双向情感障碍而不是单纯的抑郁更能诱发创造力!
总结:患上抑郁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能科学诊断和治疗,只要树立坚强必胜的信念治愈抑郁症并不困难。目前貌似没有任何一种非常有效的治疗抑郁症的药物,市场上流行的药物要么疗效不确定、要么副作用大,给患者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如果不能通过体育锻炼和心理治疗的方式抗抑郁,还是求助于药物治疗吧,但一定要树立治愈的信心。信心比黄金还重要!美国精神健康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的研究表明,对于非重度抑郁患者而言,耗时和昂贵的心理疗法和服用抗抑郁药是没有必要的,因为非重度抑郁通常会自行恢复。对于一个重度抑郁症换证,持续4个月恢复。也有研究表明40%的患者在3个月内恢复,60%的患者在6个月恢复,而80%的则在一年内恢复。而对于重度抑郁患者,情况则不会那么乐观,一般需要吃抗抑郁药,如百适可、来士普和泰奇等抗抑郁药。药效通常需要2-4周起效,起效后还需要继续服用6-12个月巩固疗效,这是因为NIH的研究发现仅继续服用4个月后抑郁反弹率较高,影响治疗效果。
或者,抑郁是人精神活动的一部分,压根无需治疗。我不太清楚人抑郁恢复正常后是否对客观世界有更加清醒的认识,有理论认为抑郁可以提高人们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甚至与创造力有关,这种把抑郁症浪漫化的倾向不知是否有科学根据。如果抑郁是人类精神活动的正常部分,“顺其自然”貌似也是不错的选择!“最难过的情绪也有重要的用途”,凡事都是两面的,内心的平静和渐进式调整才能完成自我情绪的救赎。从达尔文的例子或一些心理学家的观点来看,工作和写作是一种提高自然解决问题能力的思考,貌似是治疗抑郁的良好药方,就像饥饿是最好的调味品一样。

SOS:2013年有篇PNAS文章谈到“被动失眠”可以快速有效地治愈重度抑郁症的机理,不知有没有神经生理学专家解读一下这篇文章(Sleep deprivation increases dorsal nexus connectivity to thedorso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 in humans),多谢了!
PNAS 文章意义: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is a significant contributor to the global burden ofdisease, affecting 350 million people according to an estimatio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Today, no valid biomarkers of depression, which could predict the efficacy of a certain treatment in a certain groupof patients, exist. Sleep deprivation is an effective and rapid-actingantidepressive treatment. However, the biomechanism of this effect is largely unknown. This study shows the effects of sleep deprivation on human brain functional connectivity alterations via the dorsal nexus, an area which is crucial in majordepressive disorder. Here, we offer a neurobiological explanation for the known antidepressive action of sleep deprivation.

推荐阅读的科普:
Major DepressiveDisorder:http://www.mentalhealth.com/rx/p23-md01.html
抑郁怎么办:http://www.guokr.com/blog/485940/
抑郁症的好处(成功人士患抑郁症的可能是一般大众的八倍?):http://site.douban.com/156230/widget/notes/13173486/note/270273810/
六招自疗抑郁症:http://www.guokr.com/blog/461696/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