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三巨头财报全面PK:买家逼近阿里,拼多多为何股价大跌?

国内电商三巨头京东、阿里巴巴、拼多多上周先后公布二季度财报。

随着本季度国内全面复工,经营活动已基本回到正轨,作为中国经济重要的晴雨表,此次中国电商三巨头在营收、GMV、用户增长等方面均交出了不错数字。阿里巴巴方面表示,“我们的中国核心商业业务已全面恢复到了疫情前的水平。”

本次财报季中,三巨头各有斩获:阿里巴巴仍是变现之王,在营收1537.5亿元的同时录得净利润475.9亿元;自营为主的京东已连续6个季度实现盈利,且本季度营收增速创新高,首次突破2000亿元;拼多多也没有停止狂奔的脚步,本季度新增年活跃用户5510万,这甚至成为了拼多多上市以来交出的最高数字。

对电商平台来说,此次疫情期间,用户从线下向线上消费转移。数据显示,疫情发生后国内电商渗透率达到25%,到年底甚至可能会突破30%,这是三大电商平台营收均超预期的重要原因。

但值得关注的是,虽然电商行业已走出疫情阴影,但疫情依然可能会给三巨头带来不可预知的深远影响。

对于阿里巴巴来说,尽管疫情期间电商教育用户使用习惯成本降低,但用户增长速度依然缓慢。这证明电商基本盘已经很难带来更多增量,以云计算、菜鸟、盒马等为代表的新兴业态将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扮演阿里巴巴先锋军的角色,但新业态何时结束亏损规模化盈利值得关注。

618期间,京东依靠赴港二次上市,募集了大量资金,这部分资金或将在京东近期收购、投资中扮演重要角色。另外依赖自建物流体系,在疫情期间京东配送成为品质保障,对消费者的影响或许将在未来慢慢释放。

财报公布后,拼多多却股价暴跌。具体来看,尽管财报数据整体乐观,投资机构也不断增持,但年活跃用户数已近上限的同时,拼多多仍未能大幅提升人均年消费金额。在通过补贴获取用户的同时,拼多多需要进一步提升用户忠诚度。与阿里京东相比,后来者拼多多显然还有太多的功课要补。

市值疯涨季

今年第一季度,疫情突发,去年还风光无限的三巨头交出了一份惨淡财报:阿里巴巴净利润从去年同期258亿元缩水至32亿元,京东净利润仅有去年同期的七分之一,拼多多则交出了史上最高的季度亏损。

但公布当季财报时,疫情影响已逐渐消除,财报的惨淡数字并没有打消投资者信心。刚刚过去的一个季度中,三家电商平台在股价方面均有大幅攀升。

值得关注的是蚂蚁集团、京东数科京东健康或即将上市,相关股价可能会继续迎来波动。

本季度财报公布后,拼多多股价受挫,目前总市值已被京东反超。不过机构依然看好拼多多表现,彭博等25位分析师给予拼多多“买入”评级,12位分析师建议持有。软银、淡马锡控股、加拿大退休金计划投资委员会等国际主权基金今年首次买入拼多多,先锋基金、文艺复兴科技基金、贝莱德、高瓴资本也纷纷增持。

阿里巴巴5月22日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当日收盘价199.70美元,跌5.87%;发布第二季度财报前日,收盘价为260.59美元,季度涨幅30.49%;发布财报当日收盘价257.97美元,跌1.01%;目前总市值为7131亿美元。

京东5月15日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当日收盘价50.85美元,涨3.86%;发布第二季度财报前日,收盘价为62.06美元,季度涨幅22.05%;发布财报当日收盘价66.98美元,涨7.93%;目前总市值为1109亿美元。

拼多多5月22日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当日收盘价68.70美元,涨14.50%;发布第二季度财报前日,收盘价为97.13美元,季度涨幅41.38%;发布财报当日收盘价84美元,跌13.52%;目前总市值为1006亿美元。

利润为王 营销更慎

营收层面,京东依然位居第一。因为三家零售业态有所不同,京东核心收入来自自营商品销售,而阿里巴巴和拼多多则为平台模式(以广告和服务佣金为主)。

京东本季度实现营收2011亿元,同比增长33.8%,这一增速创下京东近10个季度以来新高;

阿里巴巴本季度实现营收1537.5亿元,其中中国零售商业业务收入1013亿元,同比增长34%,占总营收比例为66%;

拼多多本季度取得营收121.93亿元,同比增长67%。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本季度有电商传统促销日618,但在成本方面三家相对比较谨慎。

京东本季度整体经营费用率为11.8%,较去年同期13.2%和上一季度13.8%有所降低,其中履约费用率从上一季度的7.1%下降至5.9%;阿里巴巴本季度经营费用率为20.5%,低于去年同期23.9%和上一季度26.8%;拼多多本季度营销费用同比增长49%,低于总营收增速,营销费率为74.7%,大幅低于上一季度的111.6%。

得益于此,三家电商平台在利润方面均表现优异:

在走出2018年低谷后,京东已连续第6个季度盈利。按照非通用会计准则,京东净利润达到了人民币59亿元,同比上涨66.1%。毛利达到286亿元,经营利润达到50亿元,均为历史新高。

完善的产业链条、行业控制力以及投资让阿里巴巴拥有更强的盈利能力。本季度阿里巴巴净利润达到476亿元,同比增长124%,其中利息收入和投资净收益就达到221.37亿元。

持续亏损的拼多多本季亏损大幅收窄,非通用会计准则下,拼多多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7724万元,去年同期亏损为4.11亿元。

拼多多用户增速不减

狂奔了四年后,拼多多与阿里巴巴在用户数量方面已仅有一个身位的差距,而且拼多多仍在加速中。

拼多多本季度活跃买家增长数量已经超过阿里巴巴、京东总和,增加了5510万后,拼多多此数字达到6.83亿;京东本季度年活跃买家增长3000万至4.174亿;阿里巴巴本季度年活跃买家增加1600万至7.42亿。

针对此项数据,拼多多甚至特意标明,“该项数据仅统计拼多多App入口月活用户,未包括通过社交网络和其他接入口访问拼多多平台的用户。”

这是拼多多上市以来最大的单季增长数字,如果拼多多能够继续维系这一数据,今年年底,拼多多大概率将在年活跃买家方面反超阿里巴巴。

体现用户粘性的月活跃用户方面,拼多多增速甚至更快。本季度,拼多多平均月活用户数达5.688亿,较去年同期的3.66亿增长55%,较一季度单季净增8140万。

拼多多CEO陈磊在分析师会议上强调,拼购的模式依然非常有效,“(这是)拼多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可以积累7亿用户的原因。”

与拼多多相比,京东吸引用户利器为完善的自建物流体系。上季度财报中,京东方面表示由于疫情期间,京东物流在社会责任方面有突出的贡献,相信疫情结束之后,更多的消费者会非常认可京东物流提供的服务。这部分势能持续释放,本季度京东年度活跃用户数同比增长30%,仍处提速中。

值得关注的是,拼多多在用户数激增的同时,GMV并未保持同样增速。财报显示,截至6月30日前12个月,拼多多GMV达到12687亿元,同比增长79%。此数字远低于拼多多一季度108%的增速,也仅有去年同期171%的一半。如果考虑拼多多披露口径并非单季度GMV,拼多多本季度GMV的增速下滑或许更为严重。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拼多多平均单客年消费额仅为1857元,同比增长27%,环比增速为7.8%,放缓明显。

线下与直播新战场

近年来,电商平台们均在传统业务外布局新战场。

线下领域,阿里巴巴正和京东争抢传统市场。本季度财报显示,盒马GMV的线上渗透率超过60%,在全国的自营盒马鲜生门店达到214家,主要位于一、二线城市中。此外,本季度天猫超市与高鑫零售的合作进一上步提升,阿里为高鑫零售的赋能贡献的收入达到了15%。

今年3月,支付宝从金融支付平台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同时将首页进行改版,推出生活服务专区。本季度财报披露,截至6月30日,饿了么餐饮外卖的新增消费者中有45%来自支付宝,相比上一季度的40%继续增加。

甚至菜鸟也在配合阿里巴巴集团大方向对本地服务进行布局。菜鸟驿站在本季度进行战略性升级,从单一的包裹服务,向团购、洗衣、回收等数字化社区服务中心进化。

京东本季度财报显示,生活必需的快消品类、家电品类成为此次京东财报的突出项目,两项业务增长均高于京东整体增速,这意味着京东必须继续布局同城零售。

今年第二季度京东自江苏五星电器有限公司收购江苏五星54%的股权,对价10.3亿元并承担卖方所欠江苏五星的债务人民币4亿元,江苏五星成为京东全资子公司;5月,京东宣布与国美完成了1亿美元可转债认购,随后双方开启总计300亿元的联合采购计划;除此以外,京东还连续战略投资迪信通、联想来酷等线下3C相关企业。

本次财报公布前,京东集团更是正式完成对厦门见福连锁管理有限公司的战略投资,这是京东首次战略投资连锁便利店场景。

而近年最热门的直播领域,三巨头更是纷纷投身其中。

本季度阿里巴巴财报中,淘宝直播展现了其重要性。财报显示,来自淘宝直播的GMV持续同比增长超过100%。

阿里巴巴还首次在财报中公布了带货主播的成绩——过去一年,淘宝直播上诞生了177位带货超过1亿元的主播。

京东并未在财报中公布关于直播的更多数字,但京东零售集团CEO徐雷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直播作为新兴的营销方式,在第二季度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与上述两家乃至更多电商平台相比,拼多多尽管在直播方面也有亮眼表现,但管理层仅把直播看作整体战略的一部分。

在财报电话会议中,拼多多战略副总裁David Liu称直播不是一个单独的市场工具,“拼多多并不直接为直播提供专门的渠道,直播只是卖家为消费者所提供的整个购物体验中的一个部分。”陈磊则表示,直播是消费者今年展现的一个需求,“我们试图去抓住消费者的不同需求,我相信直播是其中的一个,而不是全部。”

技术侧重各自不同

电商巨头身上,微妙的矛盾感正在展现:一方面下沉市场争夺愈演愈烈,价格战无休无止;另一方面,所有巨头们都试图在身上打上更多“技术流”标签。

无论如何,技术投资永不过时。

对于三巨头甚至整个电商领域,阿里巴巴仍是技术层面的领先者。依托阿里云达摩院,阿里巴巴已经构建了从底层数字技术到产业数字技术再到上层数字应用的全栈技术能力,同时得益于拥有海量消费者和用户的应用场景,这些技术能力能够很快得到实践应用。

京东正在奋力追赶,并在一些领域展现出不逊于阿里巴巴的能力。京东集团香港上市时,曾宣布所募集资金将用于投资以供应链为基础的关键技术创新。本季度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京东集团技术研发投入达到75.4亿元。基于仓配一体化供应链的建设,京东物流在订单量增至新高的618全球年中购物节期间,在全国范围内确保京东自营平台91%的包裹实现当日达或次日达。

拼多多则将主要注意力放在农产品及农副产品方面。根据财报显示,拼多多尝试通过新模式、新技术的应用,来提升农产品的流通效率。2020年第二季度,拼多多研发费用进一步攀升至16.62亿元,同比增长107%,平台研发费用占收入比重为13.6%,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拼多多表示,该项费用主要投资于人才、算法、系统等“无形资产”。其中就包括持续深入探索,通过新模式、新技术的应用与落地,推动农业、制造业实现高质量发展。

新兴业务

稳固电商基本盘同时,阿里巴巴、京东两家老牌电商公司正试图开拓更多业务边界。

本季度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阿里巴巴新兴业务的代表阿里云总计实现245.62亿元营收(其中本季度123.45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55.13亿元呈显著增长。与2016年上半年的营收23.09亿元相比,增长超过10倍。阿里云营收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公共云及混合云业务,并反映来自每位客户的平均收入增长。

另外,菜鸟物流服务的收入为77亿元,同比增长54%;阿里文娱集团所属的数字媒体与娱乐业务,在报告期内实现收入69.9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

不过新兴业务仍处于亏损中,云计算业务营收为77.87亿元人民币,去年同期为人民币46.98亿元,同比增长66%,调整后EBITDA为亏损人民币3.58亿元;数字媒体娱乐业务营收为人民币63.12亿元,同比增长6%,调整后EBITDA为亏损人民币22.33亿元;其他创新业务营收人民币12.81亿元,同比增长21%。调整后EBITDA为亏损人民币19.65亿元。

京东近年来则在服务产业布局保持增长:本季度,京东服务收入占比为11.4%,连续5个季度高于11%。其中京东广告、物流收入分别达到334亿元和218亿元,同比增长41.5%和41.6%。

同时,京东手上还有京东物流、京东健康、京东数科。

以京东物流为例,根据本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京东物流运营超过750个仓库,包含京东物流管理的云仓面积在内,仓储总面积约1800万平方米。第二季度,京东物流位于廊坊经开区的“亚洲一号”智能物流中心正式启用,目前,京东拥有28座“亚洲一号”以及超过70座不同层级的无人仓,形成了目前亚洲规模最大的智能仓群。

拼多多在新兴业务方面尝试不多。不过值得关注的是,拼多多正通过与其他企业联动撬动新兴业务布局。此前有消息称拼多多或会投资一家物流公司,但最终拼多多与国美零售达成战略合作,国美旗下安迅物流、国美管家两大服务平台,同时成为拼多多物流和家电后服务提供商。

未来:国际形势、下沉市场、农业

阿里巴巴集团发布财报当晚举行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表示,除疫情外,中美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也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张勇说:“我们相信国际贸易和合作仍会继续,也相信阿里‘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使命和实践既符合中国的利益,也符合美国的利益。”

张勇介绍说,阿里巴巴在美国的业务重点是帮助美国品牌、零售商、中小商家及农场主,将商品销往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主要市场。针对近期美国政府对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政策变化,张勇说:“我们正密切关注美国政府对中国企业的政策变化,跟踪评估这些变化对阿里可能产生的影响,并相应采取新的合规措施。”

针对三巨头之间的竞争,张勇坚称阿里巴巴旗下的零售业能够满足不同消费者在不同的时刻对不同品类的要求,“我们相信,阿里巴巴的平台仍然是中国消费者首选的消费平台。”

尽管京东年活跃用户没有拼多多增长迅速,但相比阿里巴巴仍表现优异,这主要得益于京东在下沉市场的活跃表现。

在京东财报电话会议中,徐雷表示:”上半年新用户的增长还是比较明显的,尤其是京喜和极速版拉新的效果非常不错,从品类上来讲,生鲜以及居家消费这些品类对拉新的效果帮助非常大,非中心化的场景拉新效果也不错。”

另外,京东近年来在广告、服务方面持续布局。徐雷对此表示,需要的是良性可持续发展,“二季度的广告活跃度相比一季度有了明显的回升,广告收入环比也有了明显的增长。”京东集团CFO 许冉则表示:“二季度的广告营收增速比产品营收增速快很多,其中一个因素是来自第三方商家的佣金。”

拼多多则将主要注意力放在农产品领域,数据显示去年拼多多平台上农产品和农副产品成交额超过了1364亿元,成为中国最大农产品上行平台,同比增速保持在100%以上。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平台的涉农活跃商家数量是58.6万家。

在财报电话会议上,陈磊表示,继续将提升农产品上行效率作为核心战略。陈磊表示,农业是一个触及人群最广的行业,未来,拼多多将进一步投资于农业价值链各个环节的技术和业务,加速农业产品的网上零售渗透率。

针对拼多多本季度GMV的问题,陈磊则回应称考虑到疫情的影响,“我们非常满意。”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