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川输给了谁?

搜狐创始人张朝阳曾在2016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说,要用3年时间让搜狐重回互联网中心。如今4年过去了,张朝阳的那个目标已经不再提起,不过搜狐公司今年的确有一个不错的突破:他们就要全年盈利了。

在12月19日举办的搜狐World大会上,老张十分骄傲地宣布了这个消息。

他还总结了搜狐今年全年盈利的4个因素:

第一、公司经营成本控制的不错;

第二、搜狐的品牌广告收入稳定甚至出现了增长;

第三、视频网剧的付费收入有增长;

第四、游戏业务有很大的惊喜。

“整个(因素)加起来,让搜狐在宏观经济疲软的情况下,搜狐是盈利的,我们是赚钱的”,张朝阳说。

他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这个不算搜狗。”

就这样,搜狗成了搜狐实现全年盈利的第五个因素,让人想起了《让子弹飞》结尾姜文对周润发说的那句台词:“没有你,对我很重要”。王小川输给了谁?

(《让子弹飞》剧照)

一、2020年,搜狗进入“至暗时刻”

搜狗,一度是搜狐财报体系里的“实力担当”,这家公司连续多年盈利,对于长期处于亏损阶段的搜狐来说,犹如久旱甘霖一般珍贵。但今年搜狗却突然进入了“至暗时刻”。

今年第一季度,搜狐在非通用会计准则下的净亏损为1800万美元,同时搜狐方面表示如果去除搜狗亏损带来的影响,搜狐公司的净亏损甚至可以缩窄至800万美元。也就是说搜狗第一季度给搜狐就带来了1000万美元的亏损。王小川输给了谁?

(2017年搜狗上市时,王小川和张朝阳的合影)

从历史公开数据看,搜狗在2020年之前的5年里,其实一直处于盈利状态:

2015年,搜狗全年营收5.92亿美元,净利润超过1亿美元。

同年,搜狐的全年营收为19亿美元,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搜狐净亏损为400万美元。

5年前,搜狗的营收还只占搜狐营收的不到三分之一。

2016年,搜狗全年营收为6.60亿美元,净利润达6.4亿元人民币,约合9300万美元。

同年,搜狐的全年总营收为16.5亿美元,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搜狐净亏损为2.19亿美元。

2017年,搜狗全年总营收9.084亿美元,净利润1.059亿美元。

搜狐全年收入18.6亿美元,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亏损为3.1亿美元。

2018年,搜狗全年营收11.2亿美元,净利润1.13亿美元。

同年,搜狐全年总收入为18.8亿美元,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亏损2.37亿美元。

2019年,搜狗营收11.7亿美元,按当时的汇率计算,首次超过80亿元人民币,创下新高。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也有1.05亿美元。

同年,搜狐全年总收入为18.5亿美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为9300万美元(2019年第四季度,归于搜狐公司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为700万美元,搜狐实现了单季度盈利)。

王小川输给了谁?

(搜狗与搜狐的营收、净利润对比)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2017年搜狗的营收已经快到搜狐营收的一半,2018年更是超过了一半。在搜狐亏损最严重的2016年到2019年,搜狗是搜狐财报中最稳定的营收来源,并且是盈利的。

直到2020年,搜狗公司前三季度的净亏损分别为3110万美元、550万美元和3770万美元,合计净亏损7430万美元。搜狗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从一家年盈利稳定在1亿美元左右的公司,直接变成了一家亏损的公司。

在搜狐实现逆风盈利的进程中,搜狗反而成了拖后腿的业务。

在搜狗亏损的大背景下,今年7月27日,腾讯向搜狗发出了私有化要约,2个月后9月29日,双方达成关于搜狗私有化的最终协议,预计到2020年第四季度末,搜狗将正式从纽交所退市。

再过一周左右2020年就结束了,留给搜狗交易的时间不多了。

二、搜狗的困境源自何方?

搜狗在2020年突如其来的连续亏损,首先要归咎于行业大势。

2020年初发生疫情后,广告主对搜索广告的投放量进行了缩减,这让整个广告市场都变得十分低迷。

其次是随着移动端信息流广告的快速崛起,搜索广告模式也受到一定冲击。

百度在2016年就推出了信息流产品百家号,而搜狗的自媒体平台是在2018年才推出的,整整晚了2年时间。再加上今日头条、抖音快手等平台在广告市场的崛起,搜狗在广告业务上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王小川输给了谁?

(2017年艾瑞咨询就预测信息流广告增长,搜索广告下降)

而且搜狗的营收结构偏偏是非常倚重搜索广告,据Morketing的统计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国内20大互联网公司广告营收情况中,搜狗是唯一一家公司广告收入占比超过90%的公司,比重高达92.37%。

同时搜狗的流量购买成本也逐渐升高,导致经营亏损加大,这也是搜狗出现亏损的因素之一。

最后是搜狗的智能硬件和AI业务线还没有强大到成为支柱业务,尽管未来发展空间巨大,但如今时间不等人,至少在财报业绩上,会让人略感无助。

腾讯能在搜狗“青黄不接”的时候主动伸出并购之手,对于搜狗及其股东搜狐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卖身契机。当然,腾讯本来就是搜狗的第一大股东,不帮它帮谁?

在搜狗退市成为腾讯的全资子公司之后,腾讯如何挖掘搜狗的技术优势,解决搜狗的发展困境,也是一个值得长期跟踪的看点。

三、王小川,正在输给同龄人?

作为搜狗的CEO,清华大学毕业的王小川,其实已经非常优秀了。

1998年大三时就拿着税后6000元的月薪去帮陈一舟开发ChinaRen了,25岁又受张朝阳之命组建搜狐研发部门开发搜索引擎,2005年,27岁他就已经当上了搜狐公司的副总裁,在许多人眼里,他就是一个技术天才。

他比同龄人更早成名,2005年时,他的高中同桌陈睿刚升任金山毒霸的技术总监;他的清华学弟王兴和王慧文还在尝试各种社交创业,直到年底才开发出校内网;曾和他一起参加过国际信息奥林匹克竞赛的队友陈磊还在国外求学和实习。

2010年和2013年,王小川为了不让搜狗被360收购,先后与马云和马化腾搭上联系,最终让搜狗保持了独立,能搬动互联网两大巨头来轮流为自己撑腰,在当时也没谁了。王小川输给了谁?

(2013年腾讯入股搜狗)

但截至目前来看,王小川似乎正在或已经被同龄人赶超。

陈睿目前是B站的董事长,他带领一家小众的二次元公司成功上市后,如今公司市值已经是305亿美元,当年站在搜狗背后的阿里和腾讯,如今也都是B站的投资方;

有意思的是在搜狗和B站先后上市时,王小川和陈睿还互相买了对方公司的“亲友股”,搜狗2017年上市时,发行价是13美元,如今是8.4美元;B站2018年上市时发行价是11.5美元,如今是87.6美元。这么算来,王小川让陈睿小赔了一点,而陈睿则让王小川大赚了一笔。

股价差距的背后就是两家公司现在发展状况的真实写照。

刚刚退休的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也与王小川同岁,老王的个人身价已经高达120亿元,美团的市值也已经高达1.64万亿港元,约合2115亿美元;

而陈磊,就是曾经在国外参赛时,站在王小川旁边的队友,如今已经是拼多多的CEO,拼多多的市值如今是1785亿美元。王小川输给了谁?

(左二为王小川,左三是陈磊)

或许有人会说单以公司市值论英雄太片面了,但不可否认的是王小川治下的搜狗,发展速度和前景确实不如现在的B站、美团和拼多多。

或许王小川并没有输给同龄人,只是他在时代的潮流中,做了一个机会成本很高的选择,选择了搜狗,选择了坚守。这也会让人有点感慨:男怕入错行。

毕竟,以王小川超强的技术实力以及在北京五道口坚守20多年的坚韧程度,他如果当初选择了其他行业或公司,是否有可能获得比现在更大的成功?

可惜人生没有如果。

不过42岁的王小川,正面临人生中又一次重大的抉择,当搜狗退市成为腾讯的子公司后,他是选择从公司“荣退”,以后伺机做点其他的事情,还是继续留在腾讯做打工人?

王小川说自己以前非常理性,并且认为“理性比感性更高级”,他做搜索、做浏览器和输入法,PC时代的三级火箭都是工具逻辑,也不需要掺杂太多感性。但最近几年陈睿明显感觉王小川变得更人文,更感性一些了。

如今王小川憧憬的是“能做出一些既能够刺激到人们的情绪,同时也是有用的东西”,未来作为腾讯子公司的搜狗,能承载王小川下一个10年的创业追求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