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和林:反垄断非打压平台经济,切莫误读了反垄断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12月16日至18日在北京举行。会议确定明年要抓好八大重点任务,其中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成为其中一条,会议提出,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国家支持平台企业创新发展、增强国际竞争力,支持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同时要依法规范发展,健全数字规则。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收集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

  经济学的理论表明垄断会导致资源配置低效,价格升高的同时社会供给短缺,同时,垄断还造成进入市场的门槛提高,垄断厂商利用其优势地位阻碍其他厂商进入,削弱了市场竞争机制,抑制了市场创新热情。不过,从数字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垄断的出现是种必然,并且与传统垄断影响有较大不同,互联网企业的垄断是一种基于技术和资本的垄断,一方面,头部互联网企业有着足够的技术储备和科研人才,科技创新能力强,无形中修筑起了企业护城河,另一方面,强大的资本实力能够让头部企业可以通过资本运作直接获取潜在竞争者的技术,比如通过收购或控股。因此,现代企业的垄断实际上并没有阻碍技术的进步,同时因为技术在构成垄断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垄断无形中甚至刺激了社会创新活力,并且,数字化的垄断也并没有致使资源配置低效。

  那么是否反垄断就是多余的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即使垄断没有降低市场技术创新的活力,降低资源配置效率,但其会导致社会福利分配的严重失衡,以“大数据杀熟”为例,正常来讲,大数据的能够有效赋能消费,既让消费者享受到了科技带来的便利,同时也让生产者赚取更多的收益,但如果遇到大数据杀熟,新创造的社会剩余中本该由消费者获取的那一部分被平台掠夺而去,相当于科技创新带来的社会福利增长最终都被平台享受了。

  垄断还可能掠夺生产者的社会福利,比如平台二选一,平台本来能够方便商家进行线上交易,但“二选一”的规则让很多商家少了曝光的机会,平台的刻意导流也是如此,被导流的商家所卖产品得不到曝光,导致同类商品因店铺不同点击率有明显的区别,这些都是垄断下平台利用优势地位对社会福利的一种掠夺。如果这些不规范的行为不能被有效识别、监管以及纠正那么将对社会产生负面的影响。

  因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列入明年的重点工作是规范市场运行的及时雨,是中小企业发展的强心剂,同时,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列入明年的重点工作也并不令人意外,因为这项工作本身已经在开展,比如,11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就《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就在前些天,更是有大型互联网企业涉嫌反垄断被罚款的事件发生,国家对于互联网企业的垄断行为动作只会越来越大,监管只会越来越严。

  不过,需要明确的是,反垄断并不是一种打压互联网企业和平台经济发展的行为,国家总体还是支持数字经济发展的,包括数字基建等,更多是在规范发展的过程中,保持市场竞争,实现传统经济与数字经济的融合和平衡,保证数字经济时代的创新福利能够全社会共享,监管的价值在于帮助完善现有体制、机制,守护创新和发展活力。应该认识到,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新的商业模式和产业形态,对于社会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疫情期间,正是这些“新东西”撑起了我国的消费市场,保证了国家在疫情时期没有出现严重消费萎缩,因此,对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反垄断工作的部署不应简单理解为打压,而应看做是互联网企业进一步规范发展的新起点

  实际上,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一些新的趋势也渐渐开始显现,巨头的快速发展带来进步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些问题,因此,反垄断其实是我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产生的需求。特别的,反垄断通过重新平衡社会福利的分配可以强化市场消费信心,激发中小企业活力,助力实现我国高质量发展的目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