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控时间,而非为时间所掌控”

只要创造出好的产品,其他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红杉资本的“七问之谈”(Seven Questions WITH)通过7个简单的问题,探寻创业路上的成功密码。被访者均为红杉资本投资人及成员企业创始人、CEO,在他们的奋斗道路上,收获了哪些经验?最重要的改变是什么?关于创业的诸多问题,你或许能在这里找到自己的答案。

本期嘉宾是Paul Fletcher-Hill,红杉资本成员企业Veil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Veil是一个由用户需求驱动的交易平台。丰富的创业经历让他养成了迭代式的思考和行为模式——解决问题时将问题分解成几个小的部分,开发产品时快速推出后再进行一系列小的升级。因为只有在行动推进下,事情才会趋于完美,而不是等到完美方案诞生再去做。同时,他告诫创业者,要把精力放在成功的真实指标上,“只要创造出好的产品,其他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在本文中,他将与我们分享以下问题:

▨ 你会给首次创业者哪些建议?

▨ 你从过去的经历中学到了什么?

▨ 哪些改变对你产生了很大影响?

▨ 你最近在读哪些书?

▨ 你怎么看待自己犯的错误?

▨ 你是怎么进行时间管理的?

▨ 哪些事情你还不太擅长但希望加强?

要清楚地了解获得成功的真实指标和滞后指标之间的区别,这里所说的滞后指标包括融资、企业宣传、宽敞的办公空间等。人们很容易把二者搞混,尤其像我一样的年轻创始人,看到别的公司成功的样子,就会开始效仿。

实际上,当你创造出好的产品,滞后指标所涉及的部分都会水到渠成。而对于企业家而言,首先关注的应该是成功的真实指标,也就是产品-市场匹配、用户和收入。如果真实指标未完成,滞后指标也很难让你的公司变得更好。

如果让我再给一条建议,那就是,找到互相尊重、相处愉快且共事效率很高的人。很幸运的是,我和我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就属于这种情况,我们一起创办了很多家公司,一起共事,也住在一起。大家相互非常尊重,极少产生摩擦,所以我们才能在Veil获得成功。

迭代式的思考和行动。人们经常想一下子解决问题,但更好的方法是,将一个问题分解成几个小的部分。比如,对于产品开发来说,你可以进行一系列小的升级,保留各种选项,并随时搜集数据,而不是等上六个月才发布产品。

我和我的联合创始人在开创Veil的时候有意采用迭代式的做法。我们受到加密社区(crypto community)的启发,知道自己想创办一个这方面的公司,但我们并不清楚到底想做成什么样子,所以一开始,我们有意有所保留,我们创建了一个开发工作室,重点关注短期项目,而不是一下子锁定一个我们可能当下无法实现的想法。这样持续了不到一个月,我们收集了有关这个领域所需的信息,并很快知道了我们希望把Veil做成什么样子。

找时间独处。独处多么难得——如果不注意的话,我可能整整一星期也没有一点独处的时间。所以我会创造机会,即便只是在车里的短短几分钟或者在咖啡店的一两个小时,这给了我更多思考的空间。

另外,我开始对情况相同的工作事项进行合并。在Veil创办早期,我参与了很多不同的业务工作,从产品设计到技术支持,再到法律合规。很多人将会议合并进行,但我发现,最好能更进一步,将自己的精神状态也进行合并。将时间进行分块管理以便集中精力于具体问题上,可以节省很多因情形转换而引发的情绪成本。我认为自己和以前一样有时间去帮助身边的人,但我不会在任何时候被带到某个方向去。掌控时间,而非为时间所掌控。

现在我在同时读迈克尔·奥维茨(Michael Ovitz)的《谁是迈克尔·奥维茨?》(Who is Michael Ovitz?)、梅多斯·米德斯(Donella Meadows)的《系统之美》(Thinking in Systems)和布莱恩·史蒂文森(Bryan Stevenson)的《正义的慈悲》(Just Mercy),每本书我都只读了几个章节。

最近我读完了埃里克·A.波斯纳(Eric A. Posner)的《激进市场》(Radical Markets),这本书鼓励你跳出限定,用现代市场和技术手段替代传统体系,来解决市场问题。

也有几本书我会反复阅读,包括乔治·帕克(George Packer)的《下沉年代》(The Unwinding),写的是过去50年间的收入不平等现象和美国梦的衰退。我也很喜欢瑞·达利欧(Ray Dalio)的《原则》(Principles),这本书对我具有很大参考意义,尤其在追求真理而非强调正确的问题上。

我上大学时,我觉得自己往往过分注重优化完善。不把作品做到极致我是不会发布的。这意味着我的作品质量很好,但也意味着我的产量比较低——或者学习效率比较低。而作为一名创始人,尤其在经营我们原来的公司PatientBank时,我觉得自己又转变得有点过了头,我省去了所有看似多余的东西,同时也就错过了那些能够帮助我们创建团队和品牌的小机缘。而现在,我觉得自己又回到了一个更好的中间点,我们会进行迭代,但同时也给个性预留了空间。

我觉得,现在我对于犯错误基本上也不那么担心了。以前,我把正确看得太重了;现在,我希望当人们改变想法时能够得到更多的支持。你可能会坚持自己的观点,但如果你发现某个人所持的反对意见很有说服力,就应该对他予以认可。要坚持追求真理。

在Veil,无论做什么事,我们都要在一星期之内完成。进行长远思考固然也很重要,但在实际工作规划方面,我们总是会想一想能否在一星期内完成某件事——如果不能,该如何调整。这并不意味着每次都要压缩工作事项,经常的情况是将一个项目进行分解,可能这星期做设计和基础工作,下星期做前端和执行。实际上,这星期就有过这样的事,我们正计划开发一项新的功能,一开始我总想精简,尽量压缩到一周之内。后来我发现,“这是不可能的,咱们还是别着急了。”

我们也会每星期通过我们的Medium贴子向团队成员汇报最新进展,我喜欢这种节奏。大家可以在几天内就看到自己的反馈意见得到采纳,这有助于培养相互信任。回头看看我们在短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这么多工作,也会让人感到很开心。

我希望自己能具备更强的即兴能力。小时候我专业地学过吹奏小号,会演奏爵士乐,但我总是更擅长读乐谱。我也喜欢嘻哈,嘻哈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即兴演奏,顺畅自如,让一切自然流露。我曾经尝试过几次即兴创作,但总是卡住。我往往在说话的时候特别注意用词的选择,这有助于清晰表达观点,但这明显会对说唱造成阻碍。我希望能克服这个障碍,以创作者而不是消费者的心态欣赏音乐。

同样,我希望自己能把外语学得更好。说来有趣,我能快速掌握编程语言,但外语口语对我一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觉得,自己因无法跟不说英语的人进行直接交流而错过了很多体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