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目惊心!你买的盲盒不过是店员拆开挑选后玩剩下的!泡泡玛特承认店员拆封盲盒并二次销售

刚刚上市不久,泡泡玛特就因二次销售盲盒登上热搜。

12月23日,有抖音网友发布视频称,在泡泡玛特济南万象城店买到了被拆封的盲盒,质疑店员二次销售。24日凌晨,该网友称已得到泡泡玛特回应,确认情况属实,已开除5名涉事员工,违规的员工在店内自行拆开11个盲盒,拿走想要的几个再结账。

泡泡玛特则对外回应,此事属实,涉事员工已被全部辞退且永不录用,接下来会对门店服务流程改进,并开展对各地门店的巡视,加强监管。

“盲盒”之所以为盲盒,就是因为消费者在购买时并不知道自己买到的款式,能否集齐系列全套玩偶,能否抽到系列中少见的“隐藏款”玩偶,“盲”成为许多爱好者愿意“掏空”钱包的原因。

然而事实上,这也并非是泡泡玛特涉嫌二次出售盲盒的首例。此前就有消费者反映遇上过泡泡玛特盲盒外包装被拆开的情况,网友在北京apm、北京颐堤港等地的泡泡玛特实体店里都买到过这样的产品。很多网友分析,私拆盲盒和来收藏热卖款及隐藏款有关。

2020年12月11日,泡泡玛特正式登陆港股。上市当日,泡泡玛特开盘价77.1港元,较发行价上涨100.26%,市值达1065亿港元。根据最新市值推算,创始人王宁及其妻子杨涛持有泡泡玛特近49.8%的股权,两人身家增长超200亿,目前约500亿元。

随着这场资本盛宴拉开帷幕,其背后的投资逻辑也随之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泡泡玛特凭什么值1000亿?

IPO前,泡泡玛特背后的主要机构投资方包括华兴资本、正心谷资本、黑蚁资本、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蜂巧资本等。CareerIn(id: careerinibpevc)整理了泡泡玛特的几位核心投资人的观点,以饲读者: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投资合伙人苏凯:

第一次见王宁的时候泡泡玛特仅有5、6家门店,核心品类尚未清晰,而王宁及其团队的纯粹、质朴给其留下了最深的印象。

“在王宁身上我们看到了难得的企业家精神和无限的发展潜力,即使他今天做不成明天也能做成,我们坚信这一点。”苏凯表示,“泡泡玛特的发展是一个化学反应,而不是一个线性的变化,它有一定的不可预测性,很难用数学模型预测。投资这种公司还是要对大趋势有判断,并对创业者团队的能力有信心。”

此外,苏凯强调,不能简单的用“盲盒公司”来定义泡泡玛特,这只是当下适合的商品包装形态,其本质则是一个平台化、拥有端到端供应链的全球化IP孵化和发行网络。

在苏凯看来,某种程度上泡泡玛特已实现成为“中国的迪士尼”这一最初的愿景,“红杉中国更希望公司能够成为‘世界的泡泡玛特’,去开拓更大的潮玩文化市场空间”。

华兴资本包凡:

投资泡泡之前,消费已经是华兴投资重点关注的赛道之一。这个赛道很有意思,你会发现最终大家投的都是人——未来10-20年Z世代会是新消费的主力军,回报周期是最长的,我们想知道打动他们购买一件产品的本质逻辑是什么?这个问题摸清楚了,就能挖出来更多个”泡泡玛特”。

我们做过一个超5000人的定向问卷,反馈回来的信号很明显。首先,Z世代身上的第一个标签就是”懒”,换句话说,他们更追求”便利性”而非”成本计算”;第二个标签是”外貌协会”,更容易为精致的包装、内容买单;第三,拥抱民族品牌,因为Z世代生长的年代正是国富民强的阶段,这些孩子的民族自信心是相当强的;第四,追求小众、亚文化,这类产品是他们表达个性的一个重要渠道。这几点泡泡玛特正好都吻合。

盲盒很早之前就出现了,这只是一种营销手段而已。本质是这种玩法满足了人对美好、愉悦感的天性使然的追求,其次是一种个性表达、情感寄托,以及收藏的愿望。

泡泡玛特成功的核心绝对不是因为盲盒,而是将设计、供应链,再到最后的零售终端形成了的平台化能力。

首先是IP制作和管理流程,即如何实现流程上的工业化。一个IP转化成产品其实需要非常深厚的积累,首先你要找到最Top的艺术家,打动艺术家接受你批量生产他的作品,而且你最后的成品不仅仅是要做出来,还要做的足够好,才能聚集一帮人和你一起来干这件事;其次,在签约IP后,怎么去运营管理,如何做营销,构建自有渠道,这一部分非常重,但是也是做平台必备的基石,能力越强,平台扩张路径越稳;第三,是终端用户的运营管理能力,泡泡的会员体系正在逐步完善,这部分的能量关系着泡泡未来的想象力。

现在市面上我们能看到有很多IP制作公司,有一些做下游渠道的公司,但是能将这几件事情同步抓起来形成一个闭环的平台公司没几个,泡泡玛特的护城河现在已经足够深了。

黑蚁资本管理合伙人何愚:

“当时泡泡玛特本质仍是一个零售生意,但王宁很早就跟我讲未来一定是平台模式。”何愚回忆,“2017年我们投的时候整体数据其实也没有那么漂亮,但是如果我们只把这块新业务拿出来看,是非常有说服力的,增长比较好,从消费者的反馈和他的商业逻辑以及从数据来看,都是看的比较清楚了,我们就觉得他未来是可以做很大的。”

当然,成立于2016年的黑蚁资本在成立伊始即选择专注消费领域、通过研究驱动看项目、投项目。

在正式投资泡泡玛特前,黑蚁资本曾对迪士尼、乐高、万代等与泡泡玛特模式相仿的公司作过大量研究。

比如,万代最初是一个在二战后成长起来的玩具经销商,在日本百货行业兴起的时候,逐渐垄断了百货渠道,垄断渠道就等于垄断流量,可以认为万代是互联网普及前的“平台型企业”。走到这一步的万代自然会想在这个产业里做进一步发展,比如开发IP,拍动画,对外做版权合作等。

相比万代这个“商品经销商”,迪士尼则是“电影发行商”。随着过去几十年里美国文化的强势输出,迪士尼把控住了这一部分“文化流量”,得以建立整个产业链的影响力。

而在成为重要投资方后,何愚与王宁仍保持定期交流和沟通,黑蚁资本亦为泡泡玛特做过不少消费者调研和行业调研,包括拆解迪士尼的流媒体战略转型路径,去验证泡泡玛特的商业模式,并持续给出战略建议。

谈及泡泡玛特的竞争壁垒时,何愚表示,其将泡泡玛特定义为IP全产业链公司,而不是一个“盲盒”公司,“活跃的生态和全产业链能力都具备极高的竞争壁垒。只有有效的双边平台才能给消费者和设计师都带来价值,从互联网平台的发展历史可以看到,有效的双边平台是非常难得的,而一旦形成,就具备极高的壁垒。”

何愚进一步指出,“盲盒”模式不是泡泡玛特成功最主要的因素,盲盒只是满足精神文化消费里的一种需求,即社交需求,比如好奇心、炫耀等。“从大的消费趋势来看,精神文化消费会越来越多,在精神文化消费里有一个核心诉求就是情感陪伴需求;Molly这样的潮玩给消费者带来的情感陪伴会随着时间的延长越来越深,有一种‘自增强’效应,且公司不需要再额外做任何事情。”

正心谷资本消费合伙人叶春燕:

泡泡玛特的优势在于,它不光形成了从IP孵化、设计、生产到线上线下销售的商业闭环,同时还是一个开放链接的系统,可以说所有的顶级国内外IP都能用泡泡玛特模式生产一遍,而它将成为这些IP一种新的变现方式,这是很有想象空间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