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决定》 重要意义

序言:国人都应该认真研究《三中全会的决定》,因为它将影响每一个中国人的未来。笔者曾是职业董秘,现任私募经理。《老农眼里的决定》是个人学习心得,观点不一定对,希望对大家有启发。人生就是选择,你必须在关键时刻勇敢地做出决定。

  老农怀着激动的心情,用颤抖的双手捧着2万1千字的《决定》和1万1千字的 《说明》,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双目红肿,老泪横流。下面,就把学习心得汇报如下:

  1、大场和急所。
  下围棋的人都知道这两个术语。所谓“大场”,是指当下全盘之中效力最大的一手棋;所谓“急所”,是指效力不一定是全盘最大、但攸关生死不得不应的一手棋。在围棋的法则当中,“大场”优先于“俗手”,要求每一步棋都要发挥出最大效力;而“急所”又优先于“大场”,因生死攸关,敌攻之而必救。
  《决定》作为未来7年的执政纲领,明确指出了当前的大场和急所。首先,经济体制改革,重点是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这是大场。国家安全,这是急所。在老农看来,《决定》通篇主要阐述两方面问题,市场化改革和国家安全,为此专项成立国改委和国安委。
  观众可能会反对:几十条内容,哪儿有那么多涉及国家安全?其实,发展先进文化,就是维护国家安全。规范发展信息和网络,就是国家安全。反腐倡廉、司法改革,也是加强国家安全,改革国防军队建设,更是加强国家安全(文化和信息、网络涉及国家安全,白纸黑字写在决定里)。改革必须在安全的环境下进行,而且意识到当前的执政环境面临严重的安全挑战,涉及生死攸关。这个忧患意识,非常重要。是决定性的。
  此外,给予市场决定权,这个改革的方向,无疑切中要害。是对近年资源配置由政府主导的一次彻底纠偏,必将产生深远影响。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通过稳定环境,进一步发展生产力,从而解决当前主要矛盾,为进一步的改革创造空间。这个战略思路,清晰务实。

  2、胆子与步子。
  “胆子要大,步子要稳”这个说法引起了老农关注。先说说胆子,文中反复提到决心和勇气。在《决定》中,能够直面当前社会主要矛盾所在,并决心全面改革。这个勇气,非常人可承。很多人以为管理层没勇气向既得利益开刀,正如大家在这次反腐的开始,多数预测又是走走过场,结果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因为现在是“问题倒逼改革”,矛盾已经激化到危及执政安全,必须壮士断腕。《决定》里面开篇就点明:改革就是干革命,老大在说明中引用小平的话,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条。而革命是要流血牺牲的。是不是有点国歌里“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的味道?现在是有胆子也得改,没胆子也得改。
  再说说“步子”。到了这会儿,说实在的大伙还真怕再来个N万亿。治大国如烹小鲜,老农一直祷告,千万别再练“出手要快,出拳要重”的功夫。中国经不得起折腾。所以当看到步子要稳的说法,不觉松了一口气。当然这会不会演变成光说不练的改革呢?会不会大着胆子想了挺多招,就是迈不出步子?恐怕还需要更多的管理智慧来协调。

  3、老路和邪路。
  现在有房有车的所谓中产阶级最怕什么呢,那些忙着移民,夺路狂奔的富人最怕什么呢?无非是一怕又走回头路,黑打加红歌,再对资产阶级来次无产阶级专政。二怕以所谓民主的名义来个前苏联式的休克改革,一夜之间全民赤贫。总的来说,就是怕乱怕折腾。其实,现在一部分人的日子过得已经不错了,希望过安稳的生活。钱可以少赚点,但别给折腾没了。对资本市场最大的威胁来自于社会的无序动荡。“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这个表态,打消了不少顾虑。

  4、公有和非公有。
  前些年国进民退,再加上银行推波助澜,确实对民营经济的发展,乃至经济的全面发展拉了点手刹。接下来怎么搞,这也是个重要的立场问题。《决定》里对基本经济制度用了相当大的篇幅来论述。用辞也相当考究。公有制和非公有制经济“都是”重要基础,“必须毫不动摇”地巩固、发展/支持、鼓励。两者“同样”不可侵犯。这个特别强调一碗水端平的修辞,初听上去总有那么点别扭。仔细揣摩,余味就出来了。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本用不着渲染,而把非公有制经济放到一起大加肯定,就好像宣布把私生子赋予家中长子同样的地位一样,相对地位肯定是大为提高了。再加上后面对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表态。看来对公有和非公有的立场是:支持绝对的国进民进,允许相对的国退民进。

  5、次序和重点。
  据说对这个《决定》,老大每个字都是推敲过的。所以老农特别注意行文的次序。比如:“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请注意,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这个排序。再比如:“加快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先进文化、和谐社会、生态文明。”对着读起来是不是很有意思?四个单词,法家、道家、儒家的排序会不一样,美国、俄国和中国的选择也不一样。此处不便细解,反正老农是心下赞同。
  再看看这五个要点对应的改革重点。发展市场经济重点在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民主政治中最大的亮点是依法治国。先进文化的核心是围绕社会主义价值体系,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和谐社会重点在于分配公平。树立生态文明的重点在制度建设。《决定》直面主要矛盾,直指问题的中心,可谓强悍,清醒,务实。

  6、司法与军队。
  不让胡吃海喝整茅台谁的震动最大?是军队。《决定》里对管理体制改动最大的是哪个系统?是司法。军队和司法,国之重器。一对外,一对内。若军纪松弛而司法不公,则国之基础必为之动摇,外敌内鬼必虎视眈眈蠢蠢欲动。这些年,军队和司法系统一方面封闭保守而缺乏竞争和制约。另一方面又受到商业大潮的利诱。其战斗力与飞速发展的国民经济已经不匹配。从中国国家男足的溃败表现看,老农担心现在的军队和司法之相对战力远低于预期。从昔日秦国变法之经验来看,在外界环境恶劣的情况下搞改革,首先必须强军而正法。从行棋次序上看,应集中力量先从司法与军队的改制改编入手,以强力扭转司法与军队的不利局面。从而为进一步的改革奠定基础。本届领导对此有着清醒的认知、独特的禀赋和能力,实乃国之万幸。

  7、困惑和遗憾。
  必须说《决定》是一篇思虑严谨的战略巨著。对社会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给出了详实的解决方案。不过老农还是提点小困惑。比如:到底什么是社会主义价值观?由“独生子女政策+户籍政策+僵化封闭的教育体系与科举制度+毫无节操的逐利重商文化”已经塑造出一个性格畸形的社会。中国不再是物质非常匮乏的国度,问题更多在于精神空虚,信仰缺失。
  可喜的是,《决定》对独生子女政策、户籍政策、教育体系和文化已作出局部却相当勇敢的改革尝试。但价值观这个重中之重的问题,在《决定》中还缺乏具体指向。一个13亿人的大国若想崛起,没有清晰而坚定的信仰,单靠经济和法治,还远远不够。或许是俺领悟能力太差,或许现在还不是能够拿出所有答案的时候,我们需要等待水到渠成。
  此外,老农对教育体制的改革开放力度稍示遗憾。现在中国的教育系统严重落后而且腐朽,已经完全不能与时代相适应。能够改变现状的唯有最大限度的开放。不只是改革考试制度,现在问题是根本没几个学校值得上。每年培养700万所谓大学生,其实多数学无所成,不少连工作都找不着。中国低效的教育体系所造成的巨大浪费,已成为阻碍国家进步的绊脚石。应该最大限度积极鼓励、大力支持社会各界力量参与教育事业,让市场充分竞争,让人民自由选择。光在一段话的末尾不动声色地写上“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也许是不够的。我们对开放教育的决心似乎尚不及鼓励社会办医(鼓励社会办医是单起一段)。好在《决定》已经为教育改革开了口子,随着事态的发展,希望问题可以迎刃而解。

  8、股市与《决定》。
  各位看官此时可能已悲愤交加:“老农你啰啰嗦嗦这许久,还不赶快说正题!”好吧,言归正传。决定一个市场牛熊的主要因素在于:政治、经济、货币、估值、情绪。
  先说政治。《决定》所传递的政治信号显然是成熟而有担当的,体现出政策制定者的决心和出众的能力。这使股市的长期风险偏好有所提高。我们其实只需要回答一个问题:如果,《决定》所计划的所有事情在2020年都实现了,A股会是什么样子?我想也许超过三分之一的人会看到一万点。所以从这点来说,股市拿到了一个7年期的看涨期权。理论上,《决定》对股市是长期的重大利好。那为什么市场不立刻暴涨呢?首先是《决定》来的晚了点。要是放在十年前出,估计现在股市已经创新高了。如今的中国,方方面面被拖到了十字路口,优先要做的,是亡羊补牢,而不是给羊喂草。因此政体的重塑需要时间,经济的转型更需要代价。人们对此政令能否得到全面的执行,也心存疑惑。所以这个期权的价值,被打了不少折扣,一时半会儿,体现不出来。
  再说经济。欧美经济已经在慢慢爬出低谷,而中国经济似乎还在悬崖边上。经济危机本是用来去泡沫的,结果我们用四万亿逆袭,把泡沫给反向吹大了。资产泡沫提高了出口的成本,投资也到了尽头,消费被地产等压得抬不起头,经济四面楚歌。此时要么刺破地产泡沫,来硬着陆;要么护住泡沫,用改革对冲风险,用效率的提高来托住经济。《决定》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市场化纠偏。释放制度红利,激发来自民众的生产活力,通过进一步开放市场,改革国企、合理配置资源、从而提高生产效率。这个思路,基本是时间换空间。有没有效果,有多大效果,能不能扛住资产泡沫的风险。需要看执行力,需要时间验证。
  三说流动性。《决定》中市场化的改革思路,以及宏观调控需更加科学的表述,等于封杀了政府继续无序扩大投资的路。当然如果完全按市场的趋势走,中国恐怕要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挑战。所以政府无形的手还是要适度干预。这样,流动性不会乐观,也不必太悲观。总体是偏紧。中国股市,钱如果紧张的话,后果是比较严重地。
  第四呢,我们看看《决定》对各行业估值的影响。一纸反腐令,便让茅台从天上人间一头栽进村口的泥塘。《决定》毫无疑问将彻底改变很多行业的命运。一个研究思路是政府将增加哪些领域的投资,以及开放哪些原本封闭的市场。老农关注以下几个方面。
  (1)国家安全。这是典型的政府投资增量。军工没得说,各型装备在加快生产。此外,网络与信息安全、铁路建设、文化安全故事也很大。
  (2)国企改革。“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这是对深化国企改革的一次大踏步的前进。不少国企家底殷实,握着有价值的品牌、渠道、资源。可就是因为体制的原因不好好干。现在鼓励混合所有制经营,这对二级市场里估值一直偏低的国企股有较大的估值提振作用。
  (3)赋予农民更多财权。和谐社会的关键是分配问题。中国社会财富最大的分配不公来自于农村与城镇的剪刀差。近年城镇房地产泡沫更是加剧了这种失衡。彻底扭转这一局面可一箭三雕。一是平息日趋尖锐的社会矛盾;二是将城市富余资金引向农村,缓和城市资产泡沫的压力;三是激活农村消费,消化城市多余的产能和二三线城市房地产存货。也难怪城镇化和城乡一体化始终是施政的重点。这里面以后机会就多了。土地流转概念、化肥、农机只是第一波。大伙不妨往深处想想,农民兄弟有钱了以后,会干什么。
  (4)金融改革。房地产+影子银行已经构筑起中国金融堰塞湖。这个堰塞湖一旦溃坝,比三峡遭到袭击的经济后果还严重。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金融改革也是国家安全概念。因为太大了,所以单独拿出来讨论。怎么改呢?首先是要遏制堰塞湖危险的继续增加。那么房地产真是短期不能再涨了,银行也得从地产脱身,并且把放高利贷赚的钱吐点出来。由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先得解决利率市场化的问题。于是银行就得割肉了。好在当下银行股的估值里涵盖了部分预期。是不是完全覆盖了呢,又或是市场过度反应对银行的悲观预期呢?老农搞不懂,最好等等看。可是银行和地产几乎决定了上证与深成的指数走势。所以指数从估值上缺乏急于上涨的理由。接下来就该把堰塞湖里的水找俩泄洪区给放出去。一个是农村,一个是股市债市。这下子股市老滑头们开心了,新三板、IPO,那得有多少可炒的东西啊。保险和券商也不错嘛,公募教父范勇宏空降人寿,会不会是保险大发展,多元化投资大发展的信号呢?
  (5)生态文明。不知道为什么,老农由此想到了“风控”。投资人考察私募的时候,喜欢问:你们的风控制度是什么。怎么止损?其实,风控分为主动风控和被动风控两部分。真到启用止损的强制风控,就好像球已经攻到了门前,面对守门员了。上医医未病,好的风控应该首先运用系统选股、估值比较、研究精度、交易累进和组合分仓来控制风险。说到节能环保也是这样。大家把环保公司炒到那么高有什么意思呢?一块口香糖吐到地上,要擦掉成本是很高的。工作得做到前头,不让随便乱吐。这才是重点。《决定》已经明确,往后高污染行业日子肯定越来越难过,资源税将覆盖更多领域。这对不少资源浪费高污染的企业可不是好消息。
  (6)自贸区。《决定》说,“在推进现有试点基础上,选择若干具备条件地方发展自由贸易园(港)区。”若干,这两字大家可以放飞想象了么?
  (7)管理信息化。这么大个国家,突然加强全面管理,那得用多少人啊。政府编制还在精简。怎么办呢,上信息化手段呗。刚好与国家信息安全的方向吻合。接下来,可能有些管理软件企业和系统集成商要沾光了。
  (8)教育医疗。这个不用说了。除了社会参与办学办医院。互联网的发展可能会借《决定》的春风,猛烈地冲击这两个新开放的市场。
  最后,谈谈市场情绪。2013年和十年前,也就是2003年的情况有点类似。都是熊市里起了结构化行情。当年的五朵金花,涨的不必如今的华谊兄弟差。2003年上半年,长安汽车炒到顶,然后调整到年底。这时候赚了钱和没赚到钱的人心里都挺痒痒的。老农那时候在招商地产当董秘,借着热乎气儿向公募们推销了一下招地。结果年底股价还真被翻了一番。指数也从千三攻到千七。现在情况也有点类似。中期看,指数压力有点大。长期看蔚为壮观的大牛市正在走来。短期看人们有看多的情绪,有可以做多的板块。如果政策面或者资金面给点配合的话,不排除复制2003年底至2004年初的走势。
  综上所述,老农当然是信心满满,长期坚决看多。明年的机会一大把。但是市场还没有到吹响全面长期牛市冲锋号的时候。结构化行情将依旧是市场的主旋律。投资人要相信政府,相信党,相信我们处在伟大复兴的历史起点。在政策强力推动的要点上,泼辣攻击。在仓位与持股心态上,积极防守。人生总是在选择,成功的关键是在好牌上下了重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