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是金钱之源,商业环境倒逼郭敬明、于正道歉

郭敬明、于正之流也该为侵权道歉,但道歉的目的恐怕早就不是为了弥合创伤。

2020年31日的零点零分,郭敬明在微博上向庄羽正式道歉,缘由是自己的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后者的作品《圈里圈外》。

郭敬明选择了今年的最后一天做一个“迟到太久的道歉”,正式承认了15年前的抄袭事件,向庄羽和大众道歉,并表示会将《梦里花落知多少》出版后所获的全部版税算清后赔偿给庄羽,若庄羽不愿接受,则会将这笔钱捐给公益慈善机构。12月31日8点多,庄羽发声接受郭敬明的道歉,并提议成立一个反剽窃基金,帮助原创作者维权,目前郭敬明响应了这个提议。

图源:微博截图

12月31日上午,于正也就《宫锁连城》抄袭《梅花烙》一事向琼瑶道歉,但这份道歉同样晚到了6年。

12月21日,编剧宋方金、于飞等在微博发布影视从业者联名公开信,包括琼瑶等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等影视从业者联合签署,向行业和社会呼吁:“抄袭剽窃者不应成为榜样!”文中公开点评了郭敬明和于正,认为二人在综艺节目中进行话题炒作,博取点击率和收视率,同时呼吁尊重原创,不能给抄袭剽窃者提供舞台。

为什么原创那么重要,但郭敬明时隔15年、于正时隔6年才向原作者和大众道歉?

原创代表版权,代表了IP及其背后的巨大商业利益。商业巨头迪士尼凭借其IP孵化在2018财年创造了594亿美元的营收,其中16.8%来自影视娱乐,34.15%来自乐园及度假区。

举个例子,漫威所构建的超级英雄IP,漫画塑造出的经典人物各自成线,衍生出新的故事,迪士尼收购之后,借助资本、渠道和强大的影视制作能力,从影视到衍生商品,漫威宇宙系列赚得钵满盆满。

目前,迪士尼一直在游说国会延长版权保护期,其中部分原因是要保护自家吉祥物米老鼠,如果《版权期限延长法案》没有通过,米奇就会进入公共领域,全球各公司皆可使用。

对比国外的IP市场化,国内早期并不具备这样的的商业模式和商业环境,所以版权的价值一直被低估。

2003年郭敬明的连载长篇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发行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售出60万册,但与庄羽作品《圈里圈外》在故事情节、人物特征、语言方面有大量相似,同年年底庄羽将郭敬明及其出版社、销售商一起告上法庭。最终北京市高院于2006年5月终判认定郭敬明侵权,让郭方赔偿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并停止销售《梦里花落知多少》、公开道歉等,限期15日执行。但当年,郭敬明仅将判决书直接刊登在报纸上,未正式道歉。

说到底,郭敬明当年不道歉,是因为作家名声很重要,但如今郭敬明选择道歉,是因为商业导演的市场需要。

“我是不会去看郭敬明电影的,我也不会去买他的书,一个剽窃者能有什么好作品!”北京某高校影视专业的学生冉冉气愤地抗议。郭敬明选择元旦假期前发表道歉声明,一方面是用谦卑态度回应影视从业者的的抵制,减小负面影响,另一方面,圣诞档期上映的大IP电影《晴雅集》目前仍在宣发最佳时期,利用自身流量为电影营销。该电影目前豆瓣评分5.1,票房已破3亿。

《晴雅集》源自新经典销量超过600万册的系列图书《阴阳师》,由郭敬明100%持股的最世文化和新经典影业联合其他影视公司出品,新经典影业也是由新经典公司文化有限公司100%持股。

新经典于12月3日发布回购公告,认为该投资项目将有望增厚业绩,并拉动周边图书销售,预计公司2020/2021/2022 年归属净利润分别为2.58/3.15/3.60 亿元,对应PE 为24/20/17 倍,拟以自有资金不高于人民币2 亿元回购公司股票,回购价格不超过55 元/股,用于实施股权激励计划。新经典内部员工也认为《晴雅集》会助力公司估值增长。

IP除了推动影视图书的销售,在直播领域的流量也不容小觑,薇娅在12月22日晚“生活节&晴雅集大阵容”的直播中,借助《晴雅集》的强大阵容以3.98亿的单场总销售额远远甩开排名第二的李佳琦。“双11”期间,200个以上的商家围绕在淘宝直播中做了大型的IP事件以及活动,所有IP中涉及和覆盖的新品超过2万个,场均每个新品的销量占比全部销量超过20%。

图源:生活节&晴雅集大阵容微博海报

另一方面,年轻人青睐的游戏市场中网文IP也占据重要角色。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 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规模达1660.3亿元,预计2020年移动游戏行业市场规模将超过1800亿元;同时伽马数据的《2018-2019年移动游戏IP潜在价值评估报告》显示, 2019文学IP改编移动游戏市场增长率达到52.4%,市场规模也超过了动漫IP。

目前IP的火热程度,暴露出的是已经初具型态的商业模式,出版商和数字出版平台签约作者,拿到版权;大公司利用资本投资或者占股占有大量IP版权数字出版公司,借用自身流量孵化出IP,利用IP打造影视游戏,衍生文创及其场馆。

在文化创意产业,版权是内容产品的来源,也是文化产业链的起点。文化出海更离不开IP全球化。从线上到线下,低成本的IP带来的商业价值却是无限的,哪家公司不想成为下一个迪士尼呢?日前热议的游族集团,用仅 10万的价格就买到了史诗科幻作品《三体》的版权,并成立三体宇宙,计划与奈飞联合开发制作《三体》系列英文剧集。

从商业环境来说,文学版权竞争态势明显,据《北京文化产业发展白皮书(2020)》,2019年引进出版物版权9216 件,版权(著作权)登记9300万件。业内人士透露,果麦目前正在抢夺知名作者资源。

嗅觉敏感的互联网资本当然不会落后于风口的竞争。字节跳动对网文IP的布局始于2018年,但目前,字节跳动还在寻找合适的变现甚至联动模式,收购也仅停留于圈地阶段,没有进一步动作。

比起字节跳动的迟到入局,擅长内容输出的腾讯更早意识到IP的价值。

阅文集团作为腾讯的子公司,旗下拥有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潇湘书院、红袖添香等8个主要网络原创文学内容平台,且全平台网文作家超810万。此前,部分作家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与阅文集团签订的《版权授权协议》,引发了关于如何保护网络文学著作权,以及如何平衡协调互联网平台与网络文学作家之间共建生态的讨论。

说到底,如今版权作为资本吸金利器,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原创作者们联合起来维权是理所当然的,郭敬明、于正之流也该为侵权道歉,但道歉的目的恐怕早就不是为了弥合创伤。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