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索罗斯的反身性

这段时间,有篇文章谈索罗斯的反身性,引得大家驻足讨论。
        自己之前一直读索罗斯的著作,从《金融炼金术》一直到近来的《索罗斯的救赎》。
        坦白来说,索罗斯提到的反身性自己不是太明白。他讲的一直都是哲学概念:人类认知的有限性会导致认知错误,以及认知错误和事实错误之间产生的加速扭曲和最终毁灭。
        但在他提到的几个循环——比如信贷循环、并购循环和货币循环中,这种反身性的描述并不显著,代之的反而是更浅显易懂的“加速和毁灭机制”。
        考虑到索罗斯的多重身份:投资家、哲学家、社会活动家。我们这群投资人在学习他的思想时,并不需要太过关注他的哲学家身份。哲学总是整那些虚虚实实的东西,大家看得懂吗?反正我是不太懂。不过这不影响大家对他金融思想的学习。

        索罗斯的反身性,在我看来,其实就是一个问题:拐点是否会出现?
        比如当下,大家研判2100点是否是大底,大底之后是否就是上涨,还是底部一直徘徊?
        相信价值投资的都认为现在是大底,毕竟这种低估值状态在过去30年的中国股市中,都是大涨之前的演绎。

        但在趋势投资人眼中,却并不一定。在索罗斯眼中,肯定也不是如此。为何?
        我先举个例子,大家来品品其中的道理。
        大家知道现在航运业低迷,波罗的海指数好像很低。但这是不是意味着航运业之后就是春天呢?
        假设现在的航运需求是60,而目前的航运运力是100;由于供大于求,所以航运价格低迷很容易理解,比如从80000/天降至目前10000/天。
         如果要改变这个情况,一方面要靠需求上升,而这一点大家都很难判断。
       另一方面就是缩减航运运力,比如拆船,缩减新船订单——这就取决于船东的态度了。
        如果船东认为航运冬天自己熬不过去,那就赶紧拆船,大家都拆船,比如航运运力降至80,那运价肯定就上涨了。
        但如果船东认为自己能熬过冬天,都不拆船,或者其中某些企业认为还应该加大船舶投资(比如中国的某些国企),将运力提高到110,。那运价现在不仅不是底,未来肯定还有18层地狱,比如从10000/天跌至5000/天。
       所以这种底的判断不再取决于运价是否低,船舶价格是否跌破成本价,而是取决于船东的认识。
        你看,这种思维就和价值投资的思维不同——不再依附于客观事实,而是依据船东的主观想法。

        对于反身性,你理解了吗,我的朋友?

        附语:价值投资有人将其称为逆向投资,这种说法并不正确。逆向投资的前提是趋势会反转,而对于一个僵化体制来说,是很难反转的。比如市场经济就有很好的弹性,自我恢复能力极强,盛极而衰、衰极而盛这种循环会周而复始,所以逆向投资会大行其道;而对于僵化体制,比如苏联来说则可能是一路下滑至崩溃,从10降至1,之后再到0。国内目前的危机就类似于后者,所以很多人认为这次不仅不是大底,还可能会有新低。从内心角度来讲,我希望天佑中华,希望我们有更多的弹性和恢复能力。但目前的体制确实很难做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