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才能知马力——也谈长期投资

也许是因为巴老的一句”如果你不愿意拥有一家股票10年,那就不要考虑拥有它10分钟”太过振聋发聩,于是国内的很多投资信徒们就掐头去尾地直接翻译成了“要找一家可以持有10年的好公司并持有10年“。这一翻不要紧,其结果就是在招行从40元到10元的过程中有无数次的逃生机会被放弃,在光伏产业萎靡至今的过程中还有人在坚守,在白酒企业产能轮番调增且空头信息不断的局面下还有人在执着地唱多。当长期投资被做成了一种类似追求企业基业常青的创始人精神时,不禁要让人问一句:投资股票对比投身实业的优势在哪里?
        对此,我的观点是投资股票可以让投资者尽可能多地享受被投资企业的繁荣期,同时不断避开那些转入萧条或是业绩下滑的夕阳产业。也许从品行的角度来看,这种投资模式看起来的确像是没有立场的墙头草,但这恰恰就是股票投资对比实业经营的一大优势,这就类似于在赛马比赛中不断更换自己的坐骑,始终让自己能够驾驭着最快的赛马前进。相反,如果投资者坚持要与被投资企业休戚相关、荣辱与共的话,那么他实际上是放弃了自己最大的优势而将自己的利益与实业公司捆绑到了一起(于是也就诞生了国内投资圈内某位不断为所投资企业呐喊助威的知名投资者

[哈哈]

)。然而对比实业家可以随意列支公司费用的自由,投资者实际上只是无限放大了自己只能享受企业扣除税费后利润的劣势。由此可见,这种无视行业周期、将投资周期延伸到无限长远的投资方式其实是一种很低效的投资理念。
        说到这里,也许又有投资者要举出巴老长期投资的成功案列来予以驳斥,但我觉得巴老的长期投资并不是国内投资达人们狭义界定地买入并持有,而是买入、判断并持有。如果说巴老在买入可口可乐之前就已经预测到自己将持有这只公司的股票长达二十年之久,那多半是扯淡,个人觉得真正让巴菲特选择长期持有公司股票的原因是两个:一是被动证明,即公司用出色的业绩表现证明自己值得继续被持有;二是主动参与,即巴菲特通过进入公司的董事会,将投资者和实业经营者的两个角色合二为一,从而提升了投资的确定性。而这两点也顺便解释了史玉柱投资民生取得巨大成功的真正原因,从表象上看也许他的成功在于以极低的价格买入并长期持有,但从本质上看,当企业的重要经营事项上报董事会时,他实际上也有了参与企业重大决策的权力,所以可以放心大胆地长期持有企业。
        然而对于普通投资者而言,鉴于无法真正参与企业的战略制定过程,所以把握好第一点也就成了做好长期投资的关键所在。这就要求投资者首先抛弃”只做长期投资“这一先入为主的态度,以分享成果的猎食者态度介入投资对象,而只有当被投资企业以自己的业绩表现、发展态势和管理者水平证明其为合适标的之时才可以转为继续持有。而在决定持有后,上述过程将在每次公司公布重大事项或是公布财务报表时不断重复,直至你判断企业出现问题后进行卖出操作为止。其实这一过程其实也解释了巴老近期抛弃强生的原因,当强生不断应对着各种召回和诉讼之时,巴老并没有将自己禁锢在长期投资的理念无法自拔,也不曾像国内某些股票的拥趸那样拼命为企业摇旗助威,而是明确指出企业存在的问题后选择了大幅减持。
        当然在对“必须要长期投资”的教条主义进行否定的同时,其实也引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在投资之初需要判断企业未来十年的走向吗?我个人的建议是不需要。所谓认真研究上市公司后选择买入一个股票并持有超过十年获利的难度可谓难于登天,十年后清洁能源的发展也许能把中石油逼成一个ST也说不定,在如此之多不确定因素的左右下,所谓运用”护城河“理念、选择低估值企业和挖据高ROE公司等方法来找寻一个可以放心持有十年以上的股票无异于刻舟求剑。当然在这里并不是想要废止这些被投资界所公认的指标,正如投资者有能力圈一样,这些指标也有着各自的使用范围和有效期,它们可以为投资者选股带来一定的帮助,但并不能视作对企业的无限质保,对于那些超出有效期的投资,还需要投资者自己来进行甄别。
        最后总结一下全篇的宗旨,投资不要试图“投资一个可以放心持有十年的股票”,而应该做到“找寻一个好的公司并有条件地长期持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