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lapalooza效应与投资

芒格在一次关于思维方式的非正式演讲中,提到一个Lollapalooza效应,我的理解是在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形成的“叠加”放大效应,之所以用“叠加”是因为这些影响因素是“乘积关系”,而非”加法”的关系。我感觉芒格可能想表达的是人的思维往往是线性的,但Lollapalooza效应可能形成类似于“复利”的指数型效应。
        是否有点太搞,我举一个例子吧:
         2010年中国的人均医疗支出为221美金,为了推算出2015,2020年中国的人均医疗支出,需要考虑后面这些影响因素的叠加效应:
         1、从2010年开始的未来40年内,中国60岁以上的人口比例从不到11%上升到31%,而统计数据显示60岁以上人的人均医药费用的支出是60岁以下人的4倍,所以真正对医疗费用影响巨大的是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从某种意义上所中国医疗费用的人口红利刚刚开始。
         2、国际经验显示人均GDP突破5000美金后,人均健康医疗支出比例将显著上升。2011年中国人均GDP为5432美金,特别需要注意的细节是由于中国的财富增长主要集中在最近的20年,为了60岁以上的人富裕程度将远远超过现在的60岁的人
        3、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多年来形成的环境污染,食品健康问题、工作压力巨大等等负面因素的最大受害对象是人的身体……

          写完后,发现这个例子好像也不是最贴切,

[难过]

不过我希望基本解释了芒格Lollapalooza效应。朋友们有更好的例子吗?
          【一张图让你看懂中国人口百年变化(1950-2050)】

         后文是《杰出投资者文摘》对Lollapalooza效应的注解,比我上面的说的清楚:
        好上加好效应(lollapalooza effect)
        当然,芒格对那些相互巩固并强化的因素发明了一个术语,那就是“好上加好效应”。
         ——亨利•爱默生,《杰出投资者文摘》编辑
         “需要记住的最重要的一个想法是,在这100个模型种经常会出现尤其巨大的力量,当几个模型结合在一起,你就得到了好上加好效应,即两股、三股或四股力量同时朝着一个方向发力。通常情况下这并不是简单力量相加,就像是物理学中的临界物质,如果这些物质达到一定的临界点,你就能引发一次核爆炸——如果不能达到这个临界点,你什么也得不。有些时候这些力量就像数字一样简单相加,有时则会在断裂点或者临界点的基础上进行累加。
         更普遍的情况是,来自于这100种模型的力量在一定程度上是矛盾的,会相互制衡。但如果你没有从力量制衡的角度思考问题,或者没有意识到你是在同这些互相制衡的力量打交道,你就是笨蛋。很明显,你进行认真的思考之后,会给其他人带来危险。你必须意识到这些力量是如何结合在一起,必须领会生物学家朱利安•赫胥黎有关‘生活仅仅是一个接一个的关联性’的想法中所彰显的真理。因此,比你必须拥有这些模型,必须看到这种关联性以及有这些关联性所产生的效应。”
         ——《杰出投资者文摘》,1997年12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