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核心观点:

我国生物育种技术推广进入实质性的新阶段

我国传统种业,受到供给侧改革、市场竞争激烈的影响,市场规模增 速略有下滑,导致大多数企业盈利能力下降。但是,随着生物育种作物品 种安全证书的发放增加,抗虫转基因玉米和转基因大豆为我国历史上首次 获批安全证书。于 2020 年 12 月份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重点提出 2021 年要“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回顾党的十八大以来,还是首次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层面提到解决种子问题,我国种业发展已经进入实质性 的新阶段。在生物育种政策春风的吹动下,国内的上市公司有望打开业绩 天花板,从行业集中度和利润率两个角度提高盈利能力。

玉米种子上行周期已经开始,相关转基因产品市场规模最高 467 亿元

玉米是我国种植规模最大的农作物。在供给端,玉米播种面积下滑的 同时库存加速去化,草地贪夜蛾对玉米减产的威胁仍然存在;从需求端来 看,截止 2020 年 11 月末,全国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均已恢复至常 年水平的 90%以上。存栏量的上升会带动饲料需求增加,从而传导至对 上游玉米的需求。玉米种子的上行周期已经开始,龙头种企有望进入量价 齐升的阶段。根据测算,转基因玉米种子在我国实现商业化以后,预计可 达到 150 亿元—467 亿元的市场规模。

行业“马太效应”明显,仍有较大估值回归空间

生物育种技术进行商业化推广以后,受到研发开支大、技术门槛 高等因素,小公司会逐渐被市场淘汰,“马太效应”下市场份额会进 一步向龙头企业集中。在我国生物育种政策春风下,种子行业将迎来 质的飞跃。截止 2020 年 12 月末,行业 PE-TTM 仍处于历史低位,在行 业整体估值提升的预期下,拥有较大估值回归空间。

相关受益于生物 育种市场开放的国内外上市公司有:大北农、隆平高科、登海种业, 及奥瑞金种业。

风险提示:我国生物育种相关政策的推进不及预期。

1. 我国传统种业发展稳健

农业属于第一产业,是以土地资源为生产对象的部门,在我国经济中发挥着关键作用。根 据国家统计局定义,农业指种植业,即庄稼种植,包括粮食作物、经济作物等生产活动,而种 业是农业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1.1. 种业相当于产业链中的“芯片”

目前,全球种业已经形成育种、制种、销售三大环节为主的较为成熟的产业链。其中,育 种是农业生产活动产业链中上游的关键环节,相当于种植业中的“芯片”。农业生产流程一般包 括农田基本建设,土壤耕作,播种及栽植,田间管理,收割及农田运输。在上游端,种子的培 育成为上游端最重要的一环。除此之外,肥料、农药,以及现代化农业中的农业机械也是上游 的组成部分。上游的这些农资原料占去了农户生产农作物约 40%的成本。以玉米为例,据农业 农村网数据显示,全国 2018 年玉米种植的平均种子费用为 55.72 元/亩,占据玉米种植总成 本的 5.33%。上游端其他的化肥费、农药费和机械作业费分别占据种植总成本的 13.16%、1.64% 和 11.22%。农业生产活动产业链的中游端涉及了各种农作物的种植和生产;下游方面主要是农 产品收割完成的后续应用,例如食品,工业加工,畜禽饲料等用途。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1.2. 我国种业发展步入深化改革期

我国种业发展历程经历了 4 个阶段。以 2000 年颁布的《种子法》为标志,我国种业逐步由 政府主导型的全封闭发展模式进入产业化、市场化阶段。

1、1949-1977 年:“四自一辅”阶段。实行“依靠农业生产合作社自繁、自选、自留、自 用,辅之以调剂”的方针,在全国建立起以县良种场为核心、公社良种场为桥梁、生产队种子 田为基础的三级良种繁育推广体系。

2、1978-2000 年:“四化一供”阶段。实行“品种布局区域化、种子生产专业化、加工机械化、以县为单位统一供种”的方针,以大规模建设各类原(良)种场和种子繁育生产基地为 核心。

3、2001-2009 年:市场化改革阶段。重要里程碑是《种子法》和《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 实施,我国种业生产开始进入以新品种培育为核心的市场化竞争时期,民营企业逐步增多成为 市场主体。

4、2010 年-现在:深化改革阶段。农业部把 2010 年定为种子执法年,确立农作物种业是 国家战略性、基础性的核心产业的地位,明确了深化种业体制改革的政策措施,提出了推进现 代种业发展、建设种业强国的目标,各项政策陆续出台,加快行业整顿整合。

1.3. 行业特点突出

1.3.1. 我国种子的品种审定制度

在我国种业发展的同时,得益于品种审定制度,越来越多安全健康的农作物品种出现在市 场上。我国种子的审定制度起源于 1982 年,当时一个品种要通过 3 年的区试和 2 年的生产实验 才能通过审定。到 1995 年,政府引进滚动式的审定机制,每年新品种审定通过的同时都有品种 被淘汰。2000 年,《种子法》在我国颁布实施后,民营种企数量激增,待审品种数量快速增长, 导致审定过程进展缓慢。

审定制度的拐点发生在 2016 年,新版《主要农作物品种审定办法》颁布实施后,放开了品 种审定渠道的多样化,一共有统一试验、绿色通道、良种通关、联合体,以及特殊用途品种试 验 5 条渠道。自此以后,我国每年种子审定数量呈井喷式增长。以水稻种子为例,1995 年的品 种审定数量仅有 49 种;从 2005 年至 2016 年,审定数量保持在 500 种-650 种;2017 年,审 定品种数量跃升到 775 种。

1.3.2. 种业具有壁垒高,投产周期长的特点

种子行业是农业生产产业链里重要的上游,该行业拥有较高的进入壁垒,属于产业链中技 术含量最高的环节。全球范围来看,种业都属于前期科研投入大、投入产出周期长,历史数据 显示新品种从研制、获取专利、审批、试验到推广至少需要 5 年以上的时间。

我国从 1997 年开始实施植物新品种保护制度,颁布了《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对个人、 企业育成的新品种进行知识产权保护。条例规定未经品种权人许可,不得以商业为目的生产或者销售授权品种。为了规范行业经营环境,新进入者必须取得行政主管部门颁发的农作物种子 生产经营许可证,才能从事种子相关的生产经营活动。整体来看,品种选育周期长、前期研发 费用投入规模高,以及行业相关经营许可证的发放等原因,形成了种子行业较高的进入壁垒。

2. 我国种业市场规模迎来拐点

在 2016 年以前,我国种子行业整体市场规模以 3%左右的年复合增长率缓慢增长。2016 以 后,我国主粮种子库存过剩,国家提出了以“调面积、减价格和减库存”为主的供给侧改革, 种子行业市场开始承压。目前,我国主要农作物自主选育品种种植面积(我国种子自主率)占 比达到 95%,其中,小麦、水稻都是自主选育品种;蔬菜品种中,进口种子的份额已经从 5 年 前的 20%下降到现在的 13%。近些年来,我国种子市场整体规模停滞在 1200 亿元左右。2018 年, 我国种业市场规模为 1174 亿元,其中 7 种重要农作物种子(玉米、水稻、小麦、大豆、马铃 薯、棉花、油菜)市值合计为 836.85 亿元;2019 年行业整体市场规模迎来拐点,结束 2017、 2018 年的下滑,同比略微增长,达到 1192 亿元。2020 年,我国种子行业在玉米种子需求扩大 的带动下,市场规模有望保持缓慢增长。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2018 年,三大主粮种子占据我国商品种子市场的半壁江山,其中玉米种子市值规模最大, 达 277.77 亿元,小麦商品种子市值第二为 170.69亿元,第三为杂交稻种子市值为 140.43 亿元; 分别占比 23.66%、14.54%和 11.96%。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2.1. 玉米是我国种植规模最大的主粮作物

我国玉米的主产区分布在东三省,其次是内蒙古和中原地区(山东、河北、河南省),这些 地区的种植面积占据全国约 67%。其中,黑龙江省是玉米第一生产基地,拥有约 8794 万亩的 种植面积,吉林省和辽宁省分别拥有 6246 和 4038 万亩玉米种植面积;内蒙古自治区为 5575 万亩、中原地区约 17314 万亩玉米种植地。我国玉米进口依赖度低。2019 年,我国的玉米进 口量为 510 万吨,较 2018 年增加 62 万吨,同比增幅为 13.76%,仅占消费量的 1.73%。根据发 改委信息,2020 年的玉米进口配额为 720 万吨,维持在近 5 年的水平不变。

玉米种子市场是我国主粮作物中规模最大的,2018 年达到了 277.77 亿元。受玉米种植面 积调减影响,自 2016 年开始玉米制种面积持续下降,同时我国玉米的消费量每年都在增加, 导致玉米库存量近年一直在下降。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玉米种子费下游占比最大的是用于畜禽饲料,占比约 55%,其次是用于工业加工(35%)和 口粮(3%)。2019 年,我国玉米总消费量为 294.06 百万吨,同比下降 9.46 百万吨,降幅为 3%。 其中,饲料、工业加工、食用的消费量分别是 161.78 百万吨、102.42 百万吨和 8.88 百万吨。 2019 年,我国玉米总消费量同比下降 3%主要是受到非洲猪瘟的影响,畜禽饲料需求量下滑导致。

根据统计数据,2020 年初以来,玉米价格明显回升。截至目前,全国玉米均价已经涨 至近 6 年内历史新高,较年初暴涨 700 元/吨,较 2017 年历史低点上涨超 1000 元/ 吨,尚未突破 2014 年 9 月份的超高价水平。过去 10 年里,历史玉米均价在 2.3 元/公斤 左右,且玉米价格具有均值复归的特征。

国内饲料用玉米在下游消费端占比最高,约 55%。受到猪肉周期性的影响,非洲猪瘟事件 过去后,近两年我国生猪出栏量大幅增加。2020 年下半年,国内饲料需求迎来回升,玉米作为 猪饲料的主要原料价格跟涨,相关种企玉米种子销售收入迎来量价齐升的局面。据饲料行业信息网报道,2020 年 12 月份饲料再次迎来涨价潮。就在日前,来自黑龙江日报的最新报道显示, 由于玉米深加工的快速发展,目前齐齐哈尔玉米收购价格从 2016 年的每斤 0.6 元攀升到如今的 1.15 元,当地产的玉米已经不再外运,就地加工转化率达 80%。12 月初,正大、通威、大北农、 海大等饲料企业就已经大范围上调价格,涨幅在 50-75 元/吨左右。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中国海关总署 12 月 23 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 年 11 月份中国玉米进口 量为 123 万吨,同比增 1142.2%;1 至 11 月份的进口量为 904 万吨,同比提高 122.7%。 创历史新高,离此前市场预计的“中国今年玉米进口量将达 1000 万吨”仅一步之遥。

就玉米行业内种企而言,我国玉米种子行业集中度相对水稻和小麦种子的行业集中度稍高 一点,2018 年推广前 5 的品种为郑单 958(万向德农)、先玉 335(登海种业、敦煌种业)、京 科 968、登海 605、德美亚 1 号(北大荒)、伟科 702(河南金苑种业),行业 CR5 市场集中度为 20.2%。从公司角度来看,2018 年,国内玉米商品种子销售收入前 10 名的企业分别是:北大荒 垦丰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辽宁 东亚种业有限公司、吉林省鸿翔种业有限公司、中国种子集团有限公司、德农种业股份公司、 河南秋乐种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河南金苑种业有限公司,和莱州市金海种业有限公司。

2.2. 水稻

水稻无论在产量还是播种面积上都是我国排名第二的粮食作物。其主要产区分布在我国秦 岭、淮河以南地区,成都平原、长江中下游平原、珠江流域的河谷平原和三角洲地带;其中, 湖南省、江西省和黑龙江省的水稻种植面积均超过5,000 万亩,占据全国水稻种植面积的38%。 在城市上看,常德市、哈尔滨市和衡阳市拥有全国最大的稻谷种植基地面积,分别为 830 万亩、 813 万亩和 729 万亩。

同玉米一样,我国水稻消费量基本上可以实现自给自足。我国政府对稻米的进口配额为 532 万吨,这个配额自 2004 年以来没有发生过变化。2019 年,中国进口稻谷和大米的数量为 255 万吨,较上年同期下降 53 万吨,同比下降 17.21%,仅占国内消费量的 1.27%。

从下游的消费端来看,稻谷的应用主要体现在食用口粮、工业加工、饲料用途和种子用途, 其中食用口粮,即大米,占据 81%的稻谷需求量。国内的稻谷消费量自 2014 年起保持较为稳 定的水平。2019 年的稻谷和大米消费量为 199.94 百万吨,较 2018 年增加 44.5 万吨,同比增速为 0.22%。

目前,我国稻谷库存处于历史较高位置,去库存压力较大。2011 年,稻谷的库存处于近 20 年的低位,仅有 30.44 百万吨。2012 年开始,农户受国家持续上调的最低收购价格的刺激 下,产量逐年缓慢增长,而消费量在 2012、2013 连续两年大幅下滑 11.23 百万吨,同时中国 从稻谷大米的净出口国变成净进口国,导致我国稻谷库存自 2014 年起逐年堆积。2019 年的稻 谷期末库存为 172.83 百 万吨,是 2011 年的低位的 5.68 倍,库消比高达 85.05%。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2020 年 1 月份以来,受非洲蝗灾影响,国际稻谷价格逐渐攀升。但国内稻谷供过于求和库 存高企的基本面不改,所以我国稻谷价格上涨空间不大。2020 年上半年,国内稻米价格跟随国 际价格趋势上涨,6 月份价格开始回落并稳定在 4000 元/吨上下。

我国水稻设有最低收购价格制度。2004 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深化粮食流通体制 改革的意见》中提到在粮食主产区实行最低收购价格,自此水稻开始设有最低收购价格。发改 委在每年春播之前公布最低收购价,等待收成后,中储粮等国有企业负责向农民收粮,其价格 不低于最低收购价。由于最低收购价的托市作用,自 2008 年到 2015 年期间,国内稻谷的最低 收购价格逐年上涨。早籼稻的价格从 0.7 元/斤上涨到 1.35 元/斤,年均复合涨幅为 8.56%;中 晚籼稻的价格从 0.72 元/斤上涨到 1.38 元/斤,年均复合涨幅为 8.47%;粳稻的价格从 0.75 元 /斤上涨到 1.55 元/斤,年均复合涨幅为 9.50%。同时,农户的利益得到了国家的保障,种粮积 极性大大提升,从而导致现在水稻库存高企和国内外农产品价格倒挂的问题。2015 年开始,国 家实施农业供给侧改革,下调了早籼稻的价格;2016 年,分别下调了中晚籼稻和粳稻的最低收 购价格。

2.3. 小麦

小麦是我国第三大主粮作物。根据播种时间的不同,我国的小麦可分为春小麦和冬小麦。 其中,春小麦是指春节过后播种的,8、9 月份收获的。冬小麦是指在 9、10 月份播种,次年 4、 5 月份收获的。我国境内的小麦以冬小麦为主。在我国小麦有三大主产区,主要分布在秦岭、 淮河以北,长城以南,这里冬小麦产量约占全国小麦总产量的 56%左右。在城市的分布上,河 南省的驻马店、周口市和南阳市拥有全国最大的小麦播种面积。就播种面积而言,近 20 年来, 我国小麦的播种面积保持较为稳定,自 2017 年以来,播种面积有略微下降的趋势。据国家统计 局数据显示,国内 2019 年的小麦播种面积为 23,848.65 千公顷,较 2018 年减少 417.35 千公顷, 同比减幅为 1.72%。但是 2019 年的小麦产量为 13,140 万吨,较 2018 年上涨 0.97 万吨,同比 涨幅为 8%。另外,我国小麦进口依赖度很低。自 2004 年起,我国对进口小麦实施的关税配额 为 963.6 万吨。2019 年,我国进口小麦 348 万吨,较 2018 年增加 38 万吨,同比增速 12.26%; 进口量占据配额的 36.11%,仅占国内消费量的 3.13%。

同水稻一样,我国自 2006 年开始设定小麦的最低收购价格制度。2006 年,国家对白小麦, 红小麦和混合麦的最低收购价格分别为 1440 元/吨,1380 元/吨和 1380 元/吨。2014 年前,国 家持续 6 年上调最低收购价格,平均每年白小麦,红小麦和混合麦的最低收购价格分别上涨 180 元/吨,123 元/吨和 123 元/吨。从 2015 年起到 2017 年期间,因国家进行农业供给结构性改革, 最低收购价格维持在 2014 年的同等水平。但是,随着玉米和水稻最低收购价格的下降步伐,国 家在 2018 年首次下调小麦的最低收购价格。

小麦在下游的消费端主要体现在深加工制粉消费、饲料消费、工业消费和种植消费,分别 占比约 75%、12%、8%和 5%。小麦的深加工的产品主要集中在面粉,每年用于面粉加工的小麦占 小麦产量的 70%-80%。我国小麦年消费量总体缓慢攀升。2019 年国内小麦消费总计 126 百万吨, 同比上升 0.8%。从库存上来看,自 2013 年起,我国的小麦库存逐年增加:从 2012 年 53.96 百万吨到 2020 年的 161.18 百万吨,增加了 107.22 百万吨,年均复合增速约 14.66%。在库消 比上看,2019 年小麦的库消比达到 91.14%,较 2012 年增长了 69.52%。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过去 5 年来,国内小麦价格以 2400 元/吨为均值,在 2200—2600 元/吨之间上下震荡。由 于我国小麦库存到达历史高位,预计未来价格继续上升空间不大。

3. 行业竞争格局特点

3.1. 国际种业集中度高,龙头公司强者恒强

21 世纪以来,受益于生物育种技术的发展全球种子市场迅速增长。据统计,全球种子市场 规模从 2005 年的 197.52 亿美元增长到 2018 年的 597.1 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 8.88%,主 要成长空间来源于蔬菜种子的快速增长。其中,美国长期占据全球第一大种子市场的位置,占 比达到 35%以上;其次,自 2016 年开始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种子市场,占比约 23%。当前, 全球种业市场呈现由中、美构成的双寡头局面。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发达国家的种子行业已发展成集科研、生产、加工、销售、技术服务于一体的产业体系, 少数几家大型种子集团垄断了世界种子行业的大部分市场。根据 Phillips McDougall/IHSMarkit 数据显示,从全球范围来看,种子行业集中度较高。国际种企巨头仅 10 家左右,占据 了超过 50%的市场份额,年销售收入大于 5 亿美元,利润率基本维持在 10-15%之间。

二线种企数量较多,约 40 家左右,销售收入在 1-5 亿美元之间,利润率基本维持在 10% 左右。位于第三梯队的种企数量最多,年收入小于 1 亿美元,利润率约 5%左右。行业整体呈现 “马太效应”,强者恒强的局面。

3.2. 国内种企发展迅速

国内公司来看,隆平高科 2018 年销售收入为 5.41 亿美元,全球排名第九,成为中国唯一 一家跻身全球一线的种企。二线企业中国较多,收入规模差距较小,北大荒垦丰、江苏大华、 荃银高科、中种集团及登海种业入围二线,2018 年北大荒垦丰的销售收入超过 2 亿美元,世界 排名前 20。

根据农业部数据显示,我国 2010 年的种业企业数量为 8700 家,2016 年缩减至 4316 家。 不过,种企的数量从 2017 年开始反弹,截至 2018 年底,我国持证种企数量为 5663 家。在农作 物种类上看,国内经营玉米的种企数量占比最大,占比 27.87%,数量为 1578 家;其次是小麦, 种企数量为 1191 家,占据 21.03%。经营水稻的种企包括杂交和常规水稻,合计 1041 家,占比 为 18.38%。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我国种子行业市场集中度始终处于相对较低水平,行业 CR9 仅为 5.18%。现在我国只有水稻种子的 CR10 超过了 30%。截至 2019 年底,我国种业上市公司为 55 家,其中 A 股上市企业为 8 家,海外上市企业仅有奥瑞金一家,其余有众多新三板挂牌企业。 其中,隆平高科、荃银高科、登海种业的种子销售额位居行业前三位,种子营收合计为 48.20 亿元,CR3 仅为 3.65%。相较于发达国家,我国种业仍处于初级阶段。在国内市场规模增速承压的前提下主要是存量市场的竞争,看好行业龙头公司进一步整合资源,扩大市场份额。

分品类来看,水稻方面,隆平高科、荃银高科、大北农为行业龙头,市场占有率分别为 10.57%/3.08%/1.42%,CR3 为 15.07%;玉米方面,登海种业、隆平高科、万向德农为行业 龙头,市场占有率分别为 1.92%/1.71%/0.73%,CR3 为 4.36%;小麦方面,农发种业、荃银 高科、万向德农为行业龙头,市场占有率分别为 1.66%/0.30%/0.28%,CR3 为 2.24%。

3.3. 行业相关政策:对于生物育种技术谨慎推广,加强研发

近年来,我国政府推出多项关于种子行业的政策,目的是推动种业生物科技技术的发展, 完善种业市场的监管体系,同时打击非法转基因等违法行为。从政府陆续出台的相关政策可以 看出,政府对于转基因种子研发企业持支持和保护的态度,生物育种技术是我国种业未来重要 的发展趋势。

于 2020年 12月份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适逢“十三五”收官、“十四五”开局的关键节点, 放眼新冠肺炎疫情加剧全球经济衰退的特殊背景,其重要性不言而喻。面对“十四五”开局, 这次会议围绕构建新发展格局,部署了 2021 年的 8 项重点任务。其中,“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 题”引人注目。回顾党的十八大以来,还是首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层面提到解决种子问题。

会议中指出:“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保障粮食安全,关键在于落实藏粮于地、藏粮于技 战略。要加强种质资源保护和利用,加强种子库建设。要尊重科学、严格监管,有序推进生物 育种产业化应用。要开展种源‘卡脖子’技术攻关,立志打一场种业翻身仗。要牢牢守住 18 亿亩耕地红线,坚决遏制耕地‘非农化’、防止‘非粮化’,规范耕地占补平衡。要建设国家粮 食安全产业带,加强高标准农田建设,加强农田水利建设,实施国家黑土地保护工程。要提高 粮食和重要农副产品供给保障能力。要加强农业面源污染治理。”

除此之外,2020 年 12 月 17 日,农业农村部在京召开全国种业创新工作推进会会议中强调, “十四五”时期,要把种业作为农业科技攻关及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点任务,统筹当前与长远、 发展与安全、国内与国际,做强优势,补上短板,突破瓶颈,加强种质资源保护利用,强化种 业科技支撑,支持企业做大做强。农业农村部还在《2021 年农田建设任务的通知》中提出,为 适应确保国计民生要求,以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为底线,2021 年,全国计划新建高标准农田 1 亿 亩,加快补齐农田基础设施短板,提升粮食产能。

我国占全球约 7%的耕地面积,需要养活全球 20%的人口。粮食对于我国人民来说是头等大事,我国政府多次强调严守 18 亿亩耕地红线,耕地面积绝不能减少。叠加疫情的影响,海外环 境和经济形势复杂严峻,国际粮食危机风险较大,此时,我国更加要重视粮食的生产问题,保 障优质种源的供应。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种业有着巨大的进步与改变。目前,在水稻和小麦 的种源方面我国已经可以实现自给自足,且在全球范围内有一定竞争力;玉米和大豆受育种和 栽培等因素限制,国内单产水平与世界水平仍有较大差距,大部分大豆依靠进口;国内少数蔬 菜和水果的种源同样无法实现自主化,也需要进口。在此环境背景下,未来我国继续加大种业 研发创新和加快生物育种技术的商业化推广是大势所趋。

4. 生物育种技术是未来重点发展趋势

4.1. 转基因种子简介

通过基因来改造作物的技术开始于 20 世纪 70 年代。1983 年,世界上第一例转基因植物在 美国培育成功,是一种含有抗生素药类抗体的烟草。又过了 10 年,世界上第一种市场化的基因 食物—一种可以延迟成熟的转基因西红柿才在美国出现。

学术上来讲,转基因种子就是利用现代分子生物技术,把种属关系十分遥远且有用植物的 基因导入需要改良的种子遗传物质中,使其培育出的后代体现出人们所追求的具有稳定遗传性 状的种子,也就是使新的受体生物获得新的性状。

以转基因玉米为例,从外观上来看的话,转抗虫基因的玉米颗粒大,有光泽,大小均匀, 整齐好看,无虫眼。目前的转基因玉米转入的是 bt 蛋白基因,该基因转入玉米后可使玉米表达 bt 蛋白,产生抗虫效果。该蛋白基因不会改变玉米外观等特征,所以转基因玉米和普通玉米在 外观上是一样的,肉眼分辨不出来,只能通过实验或者分子层面的分解进行区分。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根据调查显示,各国政府规定含有转基因物质的食品在外包装上会标注转基因字样,并且 在市场上出售的价格相对便宜;但是对于农民来说,转基因作物种子相对于传统种子卖的更贵、 利润率更高。转基因种子通过基因改良后普遍具有抗虫性、耐药性,成活度更高,可以大规模 种植,为农民节省大量的农药、人力成本。

据 USSEC 发布的数据显示,1996-2014 年转基因玉米相关种植区域的增产效果为 11.7%,棉花达到了 17%,大豆为 12.8%,转基因种子给农民带来的收入增加显著高于成本。据 USSEC 估计, 2014 年世界转基因种子给农民带来的成本增加为 68.61 亿美元,但收入增加了 246.07 亿美元, 成本增加占收入增加的幅度仅为 28%左右。因此,伴随生物育种技术的不断发展、转基因食品 安全性不断改善、社会大众对转基因食品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的情况下,转基因种子带来的的 增产、收缩成本等优势有望让农民、种企、以及消费者同时收益。

4.2. 全球范围转基因作物种植规模持续攀升,各国态度褒贬不一

1994 年,孟山都生产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被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批准,较早成 为商业化大规模推广的生产转基因作物之一。1996 年以后,全球生产转基因作物的国家快速增 长。2018 年生产转基因作物的国家为 26 个,全球转基因作物播种面积达到 28.76 亿亩。其中, 美国、巴西、阿根廷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占据全球的前三位,其种植面积占全球比例分别达到 了 39.1%、26.8%、和 12.5%。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从农作物的品种结构来看,大豆、玉米、棉花、油菜是全球主要的转基因种植品种。2018 年末,转基因大豆、玉米、棉花的种植面积分别达到 14.39 亿亩、8.84 亿亩以及 3.74 亿亩, 占全球总播种面积的比例分别达到 80.12%、30.33%和 83.67%。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在国际社会上,各国对转基因食品态度褒贬不一。其中,北美对转基因作物的接受程度最 高,美国是全球种植转基因作物第一大国。2018 年美国转基因作物种植达到 11.25 亿亩,占 全球转基因播种面积的比重达到 39.12%。加拿大和美国一样不需对转基因食品进行任何标识。 北美民众早已通过超市、饭店等途径消费大量转基因食品。其次是巴西、日本、俄罗斯,在日 本食品中转基因含量超过 5%时就要强制标识,俄罗斯是 9%,巴西只要转基因成分是辅料还可以 不标识。欧洲仍有接近 80%的民众认为转基因食品不安全。截止到目前,转基因大豆和玉米是 世界上种植最广泛的转基因作物品种,棉花是种植最广泛的转基因经济作物,在转基因小麦和 水稻的推广方面各国的态度都比较保守。

4.3. 我国生物育种行业迎来政策春风

具体到中国,“积极研究,谨慎推广”这八字方针一直是我国官方定调的生物育种政策路 线,在推进商业化的进程上也是实施“非粮—饲用—食用”的线路。目前,在转基因作物方面, 我国仅批准了转基因棉花和番木瓜的商业化种植。其中,棉花用于纺织服装,在我国商业化种 植的渗透率达到 93%以上;而真正用于直接食用的转基因作物仅有转基因番木瓜。

为了保障市场上转基因种子的品质与安全性,2001 年,国务院颁布了《转基因生物安全管 理条例》,农业部随后跟进实施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办法》、《农业转基因生物进口安全 管理办法》、《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和《农业转基因生物加工审批办法》。依据《农业 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的规定,农业转基因生物的安全评价工作由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 全委员会负责。2016 年,第五届农业转基因安委会正式成立,由 75 名专家委员组成,其中有 14 名院士。安委会对实验研究、中间实验、环境释放、生产性试验、申报安全证书五个环节全 面负责。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我国拥有世界上约 7%的耕地,要满足全球 20%的人口口粮;同时我国又时常面对各 类自然灾害、瘟疫等事件的发生,要做到确保谷物自给,口粮绝对安全,我国必须突破耕地、 水、热等资源约束,依靠科技创新增加粮食供给。推进转基因技术的研究与应用是未来社会发 展的大势所趋,既是着眼于未来国际竞争和产业分工的必然选择,也是解决我国粮食安全、生 态安全、农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

近年来我国也不断加大转基因种子的研发投入。2019 年 12 月 30 日,农业农村部公布《关 于慈 KJH83 等 192 个转基因植物品种命名的公示》,其中包括两种转基因玉米,一种转基因大豆 和 189 种转基因棉花。两种拟获批生物安全证书的转基因玉米分别为北京大北农生物技术有限 公司的转基因抗草甘膦抗虫玉米 DBN9936(转 EPSPS 和 Bt Cry1Ab 基因)、杭州瑞丰生物科技有 限公司(隆平高科参股)和浙江大学(与荃银高科合作研发)的转基因抗草甘膦抗虫玉米双抗 12-5(转 Cry1Ab/Cry2Aj、G10evo(EPSPS)基因)。2020 年 1 月 20 日,以上三个品种均获得农业 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生产应用)。

2020 年 6 月 23 日,农业农村部科教司发布《关于邯 613 等 71 个转基因植物品种命名的公 示》,公示期为 15 个工作日。其中,包括大北农的转基因玉米品种 DBN9858 以及中国农科院作 物科学研究所的转基因大豆品种中黄 6106。近两年,随着我国发放转基因作物品种安全证书的 增加,抗虫转基因玉米和转基因大豆为历史上首次获批安全证书,标志着我国转基因种业发展 进入实质性新的阶段。十四五期间,中国有希望距离饲用转基因主粮作物的商业化种植更进一 步。

4.4. 中国转基因玉米种子潜在市场规模测算

4.4.1. 我国玉米种植面积

2008 年起,受国家玉米“临储”政策推动,我国的玉米播种面积快速增长。2008 年-2015 年期间,平均每年增加约 2610 万亩的玉米种植面积,约 4.77%的年均复合增长率。2016 年开 始,行业受到国家农业供给侧改革影响,播种面积呈现轻微下降趋势。截止 2019 年,我国的 玉米的播种面积约为 61,920 万亩(等于 41,280,000 公顷),较 2015 年的面积峰值下降 5197 万亩,每年平均下降 1.60%。自 2015 年起,玉米的年产量保持相对平稳的水平。2019 年,我 国玉米产量为 26,077 万吨。

4.4.2. 转基因种子渗透率

对比美国自 1996 年开始转基因商业化种植,其玉米和大豆 1996 年转基因平均渗透率达到 了 5.9%,此后两年分别为 14.3%和 35.7%,七年后的 2003 年达到了 62%,2019 年达到了 93%。 预计我国转基因玉米实现商业化种植以后,最终渗透率可达到约 80%。

4.4.3. 单位面积用种费用

据美国 USDA 数据,2018 年,美国每公顷玉米种子用量为 18.7 公斤,按照 2018 年美元: 人民币平均汇率计算,每公顷玉米种子费用为 1573 元/公顷。根据经济学上的“一价定律”原 则,假设我国转基因种子商业化以后的价格可达到美国相同品种转基因种子的价格,则最终我 国玉米种子费用可达到约 1573 元/公顷。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我国作为世界上玉米产量及消费量第二大国,根据测算,假设按照工业玉米占比的 30%播 种面积来计算,未来国内转基因玉米种子的市场空间达可达 155.84 亿元人民币;若按照工业用玉米加上饲料用玉米总和占比 90%的比例估算,则未来国内转基因玉米种子的市场空间达可达 467.52 亿元人民币。

生物育种技术实施商业化以后,随着种子价值的抬升以及行业竞争格局的持续优化,我国 种企的盈利能力将进一步提升。以全球转基因种企龙头孟山都为例,公司种子业务利润率极高, 其转基因玉米种子毛利率长年维持在 60%以上,转基因大豆种子毛利率约 80%。假设我国未来转 基因玉米种子的净利率能够达到 30%的水平(除去三费),则我国转基因玉米种子的利润空间最 大将达到 140 亿元。若未来头部企业在玉米种子领域的行业市占率能够达到 30%,则将会拥有 每年 42 亿元的潜在净利润。

5. 国际种业巨头的成功之路

5.1. 头部企业不断占领市场份额,充分发挥规模优势

从 20 世纪 90 年代开始,全球种业由政府主导时期逐渐过渡到寡头垄断、全球化经营阶段。 全球种子产业已经由传统的种植业演变成了技术密集型、资本密集型、人才密集型、市场垄断 型、经营全球化的高新技术产业。西方发达国家种子公司的发展过程,本质上就是一场通过资 本经营、企业间相互兼并和不断优化重组的过程。世界种业发展出现集中化、多元化、国际化 的趋势。越来越多的小型种子公司退出历史舞台,头部企业进一步占领市场份额、实现规模经 济,行业集中度不断提升。

当前,国际上许多种子公司都是集研究、开发、生产、加工、销售等环节于一体的大型企 业,而且公司经营活动与业务范围也更加多元化。为增强市场竞争力,大型种子公司在种子经 营上都采用以一种或几种作物种子为主、兼营其他多种作物种子的经营模式。种企通过各种收 购、兼并行为加快了资本、科技、人才等现代生产要素在种子行业与其他产业之间流动和相互 融合的速度,也提高了种子公司整体的融资能力和市场竞争力。

从全球范围来看,种子行业集中度较高,并且在不断提升。国际种企巨头仅 10 家左右,占 据了超过 50%的市场份额,年销售收入大于 5 亿美元,利润率基本维持在 10%-15%之间。在 2017 年 6 月中国化工成功收购先正达、2017 年 8 月陶氏与杜邦合并完成、2018 年 6 月 7 日 拜耳成功实现对孟山都的收购后,世界种业形成了以拜耳、陶氏杜邦、中化+先正达、利马格 兰为首的四大集团,行业 CR4 约 49%。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5.2. 美国生物育种巨头孟山都的快速扩张源自于不断地并购重组

孟山都是全球领先的农用产品供应商,公司从事销售农用化学药品起家,曾在美越战争期间 同美国军方合作,因为将化学药品用于战争中而在国际上落下骂名。后来,公司转型进入转基 因种子领域,专注于主要农作物转基因种子的研发与销售。公司主要销售收入由出售玉米、大 豆、棉花等种子,以及农用化学药品构成。

1982 年,公司收购以大豆种子业务闻名的雅各布哈慈种子公司;之后的 30 多年里,孟山 都收购了 300 多家农用公司及种子公司,成为全球最大的转基因种子生产商。1996 年,孟山 都在收购了大豆和玉米的种子龙头企业 Asgrow 后,开始不断推出新的种子产品;到 2005 年 收购全球最大的蔬菜瓜果种子公司 Seminis,公司不断加强自己在种业的主导地位。2018 年, 孟山都被拜尔收购,不再保留品牌并退市。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进入生物育种赛道后,孟山都的盈利能力不断提升,其净利率从 2005 年的 4.05%增长至 2017 年的 15.53%;公司净利润从 2.55 亿美元增长到 22.6 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达 19.94%。 其中 2017 年孟山都主营业务占比较高的是玉米种子,大豆种子,农用化学药品,其他蔬菜种 子,分别占比 42.8%,25.5%,18.2%,5.6%。

在转基因领域,孟山都非常重视研发,其研发费用从 2003 年的 4.84 亿美元增长到 2017 年的 16.07 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达 8.95%。在此期间,孟山都玉米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的比 重一直维持在 9%以上,从 2003 年的 9.86%增长到 2017 年的 10.98%。

通过国际转基因巨头孟山都的发展案例来看,传统种企向转基因之路的转型,经过了不断 地收购兼并、向产业链上下游延申、进一步地扩大市场份额,同时加大研发力度,才能做大做 强,成为行业龙头种企。

6. 我国头部种企盈利能力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6.1. 我国部分上市种企简介

种业深度报告:生物育种十年磨一剑,喜迎政策春风

大北农由邵根伙博士为代表的青年学农知识分子创办于 1993 年。公司是国内规模最大的预 混合饲料企业,公司的产品主要包括畜禽饲料、兽药疫苗、种猪与作物种子、农药化肥等产品。 其中,猪饲料占公司总营收比例约 50%。公司于 2012 年开始布局转基因种子研发项目,目前, 大北农研发的抗虫转基因玉米种子已经获得国内的生物安全证书,还有更多转基因种子品种在 申报过程中。

隆平高科是以“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的名字命名的国际化种业公司,也是我国种子 行业销售收入规模最大的企业。公司业务涵盖“种业运营”和“农业服务”两大体系,种子业 务方面,公司水稻、玉米、蔬菜、食葵、谷子等核心品类全球领先。在转基因方面,隆平高科 参股的杭州瑞丰生物科技的转基因抗草甘膦抗虫玉米种子和大北农的转基因玉米种子在同一时 间获得生物安全证书。除此之外,公司是国内行业里研发支出占销售收入比例最高的企业,可 达到 13%以上。

登海种业是玉米种子行业里的龙头企业,主营业务为杂交玉米种子,占总营收比例达 88% 左右。预计玉米种子在库存下降和下游需求增加的双重驱动下已经开启上行周期,公司有望受 益,迎来业绩拐点。同时,登海种业也拥有转基因玉米研发技术。荃银高科是安徽省农业产业 化龙头企业,公司主要从事水稻、玉米、小麦等主要农作物种子的研发、繁育、及推广业务。 其中,水稻种子为公司主营业务,占比约 60%。公司于 2015 年牵头浙江大学等科研院所共同 承担了“转基因抗虫玉米‘双抗 12-5’产业化研究项目”。

奥瑞金由留美博士韩庚辰创立于 1997 年,公司主要从事杂交玉米种子的生产与销售,占总 营收比例约 80%。奥瑞金于 2005 年在美股上市,是我国唯一一家在海外上市的农业生物高新技 术企业。同时,奥瑞金也是我国种业研发的领先企业,公司的研发支出占销售收入比例常年维 持在 12%以上,公司在生物育种领域深耕十余载,并与国内外转基因种子研发机构建立长期合 作关系。2009 年,奥瑞金与农业科学院合作研发的转植酸酶基因玉米获得国家农业农村部颁发 的安全证书,是我国首家获得该安全证书的种企。目前,公司致力于抗虫和抗除草剂两个玉米 种子性状的研发,并申请相关生物安全证书。公司的双抗玉米品种参与了 2019 年农业部组织 的转基因品种研究。受益于 2020 年玉米价格上涨和双抗转基因玉米种子获批,公司有望迎来 业绩与估值拐点。奥瑞金还在 2020 年 7 月份与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签订了关于转基 因大豆研究与商业化方面的合作协议,拟合作开发抗除草剂麦草畏、耐干旱、耐盐碱等转基因 大豆品种。另外,2020 年 4 月份,奥瑞金种业与北京昌平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签订了合作框 架协议。昌平科技园先以贷款形式提供给奥瑞金 1.38 亿元现金,并根据后续协议以现金投资方 式注入北京奥瑞金,最终拟持有北京奥瑞金 51%的股权。引入昌平科技园的投资后,奥瑞金种 业的基本面将得到大幅改善,进一步优化公司的资产结构。总体来看,奥瑞金相对于国内龙头 种企目前估值较低,在我国生物育种市场的商业化开放以后,公司凭借在生物育种技术上的创 新优势和在全国主要种植区域良好的渠道关系,将给公司业绩带来较大的提升机遇。

6.2. 部分上市种企利润率、研发费用分析

大北农、隆平高科、荃银高科、登海种业,和奥瑞金种业都具有生物育种概念。五家上市 公司里大北农毛利率相对较低,原因是公司 70%左右的销售收入来自于饲料产品,公司业务构 成较其他三家公司有所不同。在种子业务占比较大的几家公司里,隆平高科和荃银高科盈利能 力最为稳定。

就研发费用来说,2019 年,奥瑞金种业研发支出占营收比例最高,达到 14%以上,公司长期维持在生物育种领域的研发投入;大北农研发费用的绝对值最大,公司在 2019 年共支出研发 费用 4.43 亿元,占营收比例为 3%。保证一定额度的研发费用,是种企在抢占转基因产品市场 份额先机时必不可少的条件。只有保证种子的安全性、不断提高产品质量,才能获得国内消费 者的信任和依赖,进一步占领市场空间。

6.3. 国内上市种企估值对比

从估值对比,横向来看,大北农受益于今年净利润爆发,导致市盈率明显低于其他三家上 市公司,2020 年预测市盈率仅 18X。纵向对比的话,目前行业历史市盈率均值为 141X,中位 数在 63X。

对比国际生物育种龙头公司,我国头部种企的盈利能力在未来仍有较大提升空间。首先, 目前国内种子的行业集中度非常低,行业 CR3 为 3.65%,CR9 仅为 5.18%;国际上,龙头种企的 CR4 约 49%。等转基因作物在我国的商业化种植逐步推广实施以后,小型种子公司受限于研发技 术和产品安全等问题将难以为继,越来越多的小公司会退出市场,行业集中度将向实力强大的龙头企业靠拢。头部公司将呈现强者恒强的局面,充分发挥自身优势,进一步实现规模经济。 其次,转基因种子的利润率大幅高于传统农作物的种子。以孟山都为例,其转基因玉米种子的 毛利率中枢一直维持在 60%左右;转基因大豆种子的毛利率一直保持在 50%以上,中枢位于 65% 左右。综上所述,在转基因政策春风的吹动下,我国龙头种企有望从行业集中度和利润率两方 面提高自身盈利能力,未来成长空间可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