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打假斗士Elisabeth Bik

2020年5 月 7 日,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秦川团队等在国际顶尖学术期刊Nature 杂志发表题为:The pathogenicity of SARS-CoV-2 in hACE2transgenic mice 的研究论文,研究使用新冠病毒(SARS-CoV-2)感染 hACE2 转基因小鼠,研究了新冠病毒的致病性,相关结果曾于 2020 年 2 月 28 日提前发布在预印本 bioRxiv 上。然而 5 月 12 日,著名国际“学术打假人”——前斯坦福大学助理研究员 Elisabeth Bik 博士在 PubPeer 和其 Twitter 上质疑该 Nature  论文学术不端,存在图片内容重叠问题。详情点击:中国团队刚上线的新冠病毒Nature论文,被质疑涉嫌图片造假、捏造数据截至本文发出前,论文作者及相关单位暂时对此事作出回应。

又是科研“P图”

2016 年,Elisabeth Bik 对 2 万多篇生物医学论文进行了人工分析,结果表明,多达 4% 的图像可能包含重复、抄袭等问题。

2019年11 月,Elisabeth Bik曾爆出国内著名专家、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院士多达64篇论文涉嫌图片造假,一时间引起广泛热议。

今年2月,Elisabeth Bik,再次曝出惊人消息:她和她的团队发现,至少超过 400 篇来自不同作者和机构的文章,似乎都是由同一个“工厂”产生的,而这些文章的作者主要来自中国的医院。

具体而言,在这所有 412 篇论文中,Elisabeth 团队发现免疫印迹实验(Western blot)条带都是非常有规律的间隔,呈哑铃状或蝌蚪状,没有任何通常的污迹。所有的条带都放置在相似的背景上,这表明是从其他来源复制粘贴的,或者是电脑生成的。

此外,令人震惊的是,所有这些论文都是在同行评审后发表的,显然没有什么编辑质量控制。

号称女版方舟子、先后质疑过曹雪涛院士、周德敏教授论文造假的“打假侦探”Elisabeth Bik,曾是一名微生物学家,2019 年 5 月正式转型为全职的图片打假人。同时,Bik 还是美国微生物学会会员,也是多家期刊的审稿人。

对于这一乱象,Elisabeth Bik 表示,作为科学界的一员,我们需要更加努力地去检测这些造假的论文,找到这些伪造的图像不应该仅仅依靠无偿志愿者的工作。

爱思唯尔(Elsevier)出版服务负责人 Catriona Fennell 表示,爱思唯尔已经越来越担心在一小部分论文中表现出的越来越严重的 “作弊产业化”的迹——在来自不同群体的不同投稿论文中,图像和文本存在着可疑的相似之处,这可能预示着论文抄袭或造假产业的规模化。

然而,长期以来,如何更快更准确地发现论文中被修改和复制的图像一直是学术期刊编辑们的头等大事。篡改原图的原因有很多,可能是故意造假,也可能仅仅是为了改善图像外观(如对比度或色彩平衡)。

Fennell 也指出,论文之间的相似性很难在同行评审中标记出来,这不仅仅是因为大多数同行评审人员不会针对这类问题仔细审查,事实上还因为许多论文可以同时在不同的期刊上进行评审——而且这种评审的过程是保密的。

2010 年,一些学术出版商同意将研究论文的文本存入一个名为 CrossCheck 的总服务站,这样期刊就可以使用软件来检查提交的论文是否存在抄袭。对此,Fennell 表示:“我们需要在图像方面进行同样的合作。

学术出版商联合打假

据 Nature 杂志网站报道,目前,世界最大的几个科学出版社正在讨论如何在投稿论文中自动标记出有过修改或复制痕迹的图像。他们合伙成立了一个新的工作小组——同时也是第一个正式的跨行业工作小组,用来讨论这个问题。目的是为相关审查软件制定标准,在评审中筛选出论文里有问题的图片。

该工作组根据全球出版商贸易协会 STM 的标准和技术委员会建立,于今年 4 月开始开会,参会者包括来自 Elsevier、Wiley、施普林格 Nature 和 Taylor

图像审查软件能解决问题吗?

在过去的几年里,一些出版商一直在试用图像检测软件。位于日本东京的 LPIXEL 和以色列的 Proofig 公司均表示,相关出版商或者出版机构可以上传研究论文到他们的云软件,仅需 1-2 分钟,他们就可以提取和分析投稿论文里图像的相似图片,以及其本身所进行过的一系列操作,包括图像的确切部分的旋转、翻转、拉伸或滤镜。

这两家公司都表示,他们在科学出版社和研究机构都有付费客户,但并不愿公开他们出版商客户的姓名。

另一家类似提供图像审查软件的公司是意大利萨莫尼的 Resis 公司。同时,纽约雪城大学 Daniel Acuna 领导的一个学术小组也在开发相似的软件,用来比较多篇不同论文的图片的相似度。Acuna 表示,目前已有机构和出版商正在试用该软件。

不过,对于大型出版商来说,需要那种能够大量审查论文的软件,并且能够直接应用到其他出版商的评审过程中,最好还能同时校对多篇论文中的大量图片——总的来说,这是一项比检查一篇论文需要更多计算量的艰巨任务。

但这一理想技术还尚未实现。阿尔伯斯伯格表示, “每个人都意识到这很重要,但从目前的技术来看,我们还不能大规模地这样做。我们快到实现了,但只是快实现了而已。”

阿尔伯斯伯格还表示,“一旦审查软件准备就绪,我相信这个合作将会顺利进行”。

Bik 则表示,她将继续在已发表的论文中寻找图像问题,如果审查软件能够在同行评审中发现手稿中的图像问题,这将是一个极好的进展。“希望我的工作能少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