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预言诗大全

乾坤万年歌

太极未判昏已过。风后女娲石上坐。三皇五帝己相承。承宗流源应不错。

而今天下一统周。礼乐文章八百秋。串去中直传天下。却是春禾换日头。

天下由来不固久。二十年间不能守。卯坐金头带直刀。削尽天下木羊首。

一土临朝更不祥。改年换国篡平床。泉中涌出光华主。兴复江山又久长。

四百年来更世界。日上一曲怀毒害。一枝流落去西川。三分社稷传两代。

四十年来又一变。相传马上同无半。两头点火上长安。委鬼山河通一占。

山河既属普无头。离乱中分数十秋。子中一朱不能保。江东复立作皇洲。

相传一百五十载。钊到兔儿平四海。天命当头六十年。肃头盖草生好歹。

都无真主管江山。一百年前扰几番。耳东入国人离乱。南隔长安北隔关。

水龙木易承天命。方得江山归一定。五六年来又不祥。此时天下又纷争。

木下男儿火年起。一扫烟尘木易已。高祖世界百馀年。虽见干戈不伤体。

子继孙承三百春。又遭离乱似瓜分。五十年来二三往。不真不假乱为君。

金猪此木为皇帝。未经十载遭更易。肖郎走出在金猴。稳稳清平传几世。

一汴二杭事不巧。却被胡人通占了。三百年来棉木终。三闾海内去潜踪。

一兀为君八十载。淮南忽见红光起。八双牛来力量大。日月同行照天下。

土猴一兀自消除。四海衣冠新彩画。三百年来事不顺。虎头带土何须问。

十八孩儿跳出来。苍生方得苏危困。相继春秋二百馀。五湖云扰又风颠。

人丁口取江南地。京国重新又一迁。两分疆界各保守。更得相安一百九。

那时走出草田来。手执金龙步玉阶。清平海内中华定。南北同归一统排。

谁知不许乾坤久。一百年来天上口。木边一兔走将来。自在为君不动手。

又为棉木定山河。四海无波二百九。王上有人鸡上火。一番更变不须说。

此时建国又一人。君正臣贤乘辅拔。平定四海息干戈。二百年来为社稷。

二百五十年中好。江南走出钊头卯。大好山河又二分。幸不全亡莫嫌小。

两人相见百忙中。治世能人一张弓。江南江北各平定。一统山河四海同。

二百年来为正主。一渡颠危猴上水。别枝花开果儿红。复取江山如旧许。

二百年来衰气运。任君保重成何济。水边田上米郎来。直入长安加整顿。

行仁行义立乾坤。 子子孙孙三十世。我今只算万年终。剥复循环理无穷。

知音君子详此数。古今存亡一贯通。

马前课

前言

俗曰:孔明马前课乃军中闲暇之时,作此以,示后人趋避之方。此十四课为马前课中之别裁,每一课指一朝,其兴衰治乱 可得诺言外。至十四课止者,两次来复之期也。殿以末济,以见此后又一元矣。其中豕后牛前一课乃反语,事实是彼有咎不知弥补确欲盖弥彰。

内容

第一课○●●●●○中下

无力回天,鞠躬尽瘁;

阴居阳拂,八千女鬼。

证曰:阳阴阴阴阴阳在卦为颐。

解曰:鞠躬尽瘁而死,蜀后主伏于魏。

第二课○●○○●○中下

火上有火,光烛中土;

称名不正,江东有虎。

证曰:阳阴阳阳阴阳在卦为离。

解曰:魏政归炎,光灭东吴。

第三课○●●●●● 下下

扰扰中原,山河无主;

二三其位,羊终马始。

证曰:阳阴阴阴阴阴在卦为剥。

解曰:始于马年终于羊。

第四课●●○●○● 中上

十八男儿,起于太原;

动则得解,日月丽天

证曰:阴阴阳阴阳阴在卦为解。

解曰:太原起兵,女主武氏。

第五课○○○●●● 下中

五十年中,其数有八:

小人道长,生灵荼毒。

证曰:阳阳阳阴阴阴在卦为否。

解曰:五代八姓共五十三年。

第六课●○○●○○ 上中

惟天生水,顺天应人;

刚中柔外,土乃生金。

证曰:阴阳阳阴阳阳在卦为兑。

解曰:拥立为君,立敌为金。

第七课●○●○○● 中中

一元复始,以刚处中;

五五相传,尔西我东。

证曰:阴阳阴阳阳阴在卦为井。

解曰:十主之后国分裂。

第八课○○●●●○ 上上

日月丽天,其色若赤;

绵绵延延,凡十六叶。

证曰:阳阳阴阴阴阳在卦为益。

解曰:朱即赤也。

第九课○●○●●● 中上

水月有主,古月为君;

十传绝统,相敬若宾。

证曰:阳阴阳阴阴阴在卦为晋。

解曰:水月有主清也,古月胡也。

第十课●○●○●● 中下

豕后牛前,千人一口;

五二倒置,朋来无咎。

证曰:阴阳阴阳阴阴在卦为蹇。

解曰:豕者猪也,猪者亥也。

第十一课○●○○●○ 中下

四门乍辟,突如其来;

晨鸡一声,其道大衰。

证曰:阴阳阴阴阳阴在卦为离。

解曰:四门乍辟,不宜解释。

第十二课●○○○○● 上中

拯患救难,是唯圣人;

阳复而治,晦极生明。

证曰:阴阳阳阳阳阴在卦为大过。

解曰:灾难当头之极其时,圣人出现救苦救难。

第十三课○●●○○○ 上中

贤不遗野,天下一家;

无名无德,光耀中华。

证曰:阳阴阴阳阳阳在卦为大畜。

解曰:世界大同之象。

第十四课○●○●○● 中下

占得此课,易数乃终;

前古后今,其道无穷。

证曰:阳阴阳阴阳阴在卦为未济。

解曰:悟道偈终。

藏头诗

贞观七年,李淳风陪同太宗在大兴宫中散步。

太宗曰:“朕之天下,今稍定矣。卿深明易理,不知何人始丧我国家?以及我朝之后,登极者何人?得传者何代?卿为朕历历言之。”

淳风曰:“欲知将来,当观已往,得贤者治,失贤者丧。此万世不易之道也。”

太宗曰:“朕所问者,非此之谓也。欲卿以术数之学,推我朝得享几许年?至何人乱我国家?何人亡我国家?何人得我国家?以及代代相传。朕欲预知之耳。”

淳风曰:“此乃天机,臣不敢泄!”

太宗曰:“言出卿口,入朕之耳,惟卿与朕言之,他人皆不能知也。卿必为朕言之!”

淳风曰:“臣不敢泄漏。”

太宗曰:“卿若不言,亦不强,试随朕入禁宫。”

于是淳风侍太宗登高楼。

太宗曰:“上不至天,下不至地,卿可为朕言之?”

【武曌篡唐】

淳风曰:“乱我朝之天下者,即在君侧。三十年后,杀唐之子孙殆尽!主自不知耳。”

太宗曰:“此人是文是武?卿为朕明言之,朕即杀之,以除国患!”

淳风曰:“此乃天意,岂人力所能为耶!此人在二旬之上,今若杀之,天必祸我国家。再生少年,唐室子孙益危矣!”

太宗曰:“天意既定,试约言其人!”

淳风曰:“其为人也,止戈不离身,两目长在空,实如斯也!”

太宗曰:“乱我国家何人能平之?”

【狄仁杰协助李显复唐】

淳风曰:“有文曲星下界,生于卖豆腐之家,后来为相。自能平之。”

太宗曰:“此人何姓?”

淳风曰:“天机不可泄,泄之有殃。”

太宗曰:“此人平后可治乎?”

【韦皇后乱政】

淳风曰:“己丑有一口,一巾不成,五者乱之。幸有五天罡下界平治。”

太宗曰:“此后可太平乎?”

【开元盛世与安史之乱】

淳风曰:“前二十四年可媲美于尧舜,后二十四年又有乱天下者。危而不危。一人大口,逢杨而生,遇郭而止。”

太宗曰:“何人平治?”

淳风曰:“光子作将,然后平治。”

太宗曰:“此后可太平乎?”

淳风曰:“越五十年,稍稍太平。后六十年,混世魔王下界。日月生于面目,杀人无数,血流成河。幸有独眼龙平治之。后又树挂拐尺者乱之,此时天下荒乱,人民饥饿。”

【五代十国】

淳风曰:“四十年中,有五火猪,更递为君。唐家血食尽矣。天下非唐有矣!”

太宗曰:“此后何君出焉?”

【宋太祖赵匡胤立宋】

淳风曰:“有真龙降世,走随小月,阳火应运,木时戴帽。开天地之文运,启斯世之朦胧。礼乐作、教化兴,真太平有道之世也!”

太宗曰:“乱此国又是何人?”

淳风曰:“有乱之者。然君臣皆贤,惜不善其后。后得拨乱之臣,始得渐平。”

【秦桧误国与女真南侵】

淳风曰:“迨二百年,有春头之人,蒙蔽主上,陷害忠良。使此国之君,另守一方。迨百年之后,有人之王。头腰八者乱之,然亦不得此国之天下。”

【蒙古忽必烈立元】

淳风曰:“有一兀之主兴焉。人皆披发,头生花。听其语,不知其音;视其人,恶见其面。”

【大明】

淳风曰:“若非天生一牛,日月月并行,天下几无人类也。女生须,男生子,地裂山崩矣。”

太宗曰:“后太平乎?”

【朱棣靖难之役与建文帝失踪】【天启皇帝与魏忠贤祸乱国家】

淳风曰:“此后大水在足,以有道之主生焉。然数年后,幽燕并起,皇孙遁去。又越数十年,有承天启运之主出焉,又得忠贤之臣,委以重任,斯坏国家。”

太宗曰:“忠贤之臣以坏国家,卿言何颠倒也?”

【大明末年李自成与张献忠乱国】

淳风曰:“天意如是,斯时人皆得志。混世魔王出焉,一马常在门中,弓长不肯解弓,杀人其势汹汹。其时文士家中坐,武将不领人。越数年,乃丧国家。”

【满清八旗入定中原与剃发易服】

淳风曰:“有八旗常在身之主出焉,人皆口内生火,手上走马,头上生花。衣皆两截。天下几非人类矣!越二百余年。”

太宗曰:“而后若何?”

【太平天国与日本侵华】

淳风曰:“又有混世魔王出焉,头上生黄毛,目中长流水,口内食人肉。于是人马东西走,苦死中原人。若非真主生于红雁之中,木子作将,廿口作臣,天下人民尚有存者哉?然八十年后,魔王遍地、殃星满天,有之者有,无之者无,金银随水去,土木了无人。”

淳风曰:“不幸带幸亡,来又有金。越数年后,人皆头顶五八之帽,身穿天之衣。而人类又无矣。”

淳风曰:“幸有小天罡下界,扫除海内而太平焉。”

太宗曰:“太平之后又若何?”

淳风曰:“九十年后,又有木葡之人出焉,常带一枝花。太阳在夜、太阴在日,紊乱山河。两广之人民,受无穷之祸。不幸有贺之君,身带长弓,一日一勾,此人目常在后,眉常在腰。而人民又无矣。”

淳风曰:“若非真主出世,天下乌得文明!”

太宗曰:“何谓文明?”

淳风曰:“此人头顶一瓮,两手在天,两足立地,腰系九斛带,身穿八丈衣。四海无内外,享福得安宁;秀士登紫殿,红帽无一人。”

太宗曰:“太平几何?

淳风曰:“如是者五十年。惜以一长一短,以粗为细,以小为大。而人民困矣,朝野乱矣。”

淳风曰:“赖文武二曲星,一生于粪内,一生于泥中。后来两人同心,而天下始太平矣。五百余年,天使魔王下界,混乱人民,一在山之山,一在土之土。”

太宗曰:“乱后何如?”

淳风曰:“大乱之后,又有真主出焉,无口无目,无手无足,观之不见人,听之不闻声。当是时也,天下文明,皆知礼俗,尚淳厚。三代而后,此为有道之世也。”

太宗曰:“如是者几何年?”

淳风曰:“如是者二百八十年。迨后立不立,天下无日;坐不坐,地下无货。安之曰安。一不成,危之曰危;二不成,而混世之王出焉,男女皆去衣而行,禽兽皆着衣而走。海内之地,几无人类矣!”

淳风曰:“幸太原有人主之分,而天下始平。”

太宗曰:“此后复何如?”

淳风曰:“此后衣冠文物之世,而大圣生于言午,相之者又桑中白玉,上黄盘河中。而天下有三日,地无一石。生在此时者,皆享最大或极大之福也。”

太宗曰:“若此者多少年?”

淳风曰:“如此者六百年。后来天出口,山内水鸣,始坏国家,于是人民惶惶。魔王生焉,人皆四目,牛无足,头生于背,尾生于口。而天下大乱,有口者曰妖,二目者曰魔。鼠生当阳,群魔尽焉。背上生子,腰中出手,天上无星辰,地下无山河。”

淳风曰:“幸有向日之主出焉,贫者怜之,富者仰之,而人皆享福。当时二人一处生二天,不外走,大者须供小者,又要走。”

太宗曰:“以后如何?”

淳风曰:“此后二百一十年间,虽治乱相循,然不至于大乱。过此以往,海内又有海,天上更有天,人马东南走,有也常在侧,猫儿不轻身。见之者曰:有耳?视之者曰:无形。而天下大乱者,六十余年。”

太宗曰:“此后又如何?”

淳风曰:“此后一治一乱。”

淳风曰:“治乱两两相至。”

推背图

 《推背图》全文——金圣叹注解版

金圣叹序

谓数可知乎,可知而不可知也。谓数不可知乎,不可知而可知也。可知者数,不可知者亦数也。可知其所不可知者数,不可知其所可知者亦数也。 吾尝仰观于天,曰月星辰犹是也;俯察于地,山川草木犹是也。我所亲见之天地,非犹我所未亲见之天地耶。然不得谓我所未亲见之天地,即为我所亲见之天地。天地自天地,而我异矣。我自我,两天地异矣。我生以前之天地可知也,可知者数也。我生以后之天地不可知也,不可知者亦数也。有生我以前之天地,然后有我生以后之天地,此可知其所不可知者数也。我生以后之天地,岂不同于我生以前之天地,此不可知其所可知者亦数也。数之时义大矣哉。

唐臣袁天罡、李淳风著有“推背图”,父老相传,迄未寓目。壬戌之夏,得一抄本,展而读之,其经过之事若合符节,其数耶,其数之可知者耶,其数之可知而不可知而可知者耶。

玩其词,参其意,胡运不长,可立而待,毋以天之骄子自处也。

癸亥人日 金喟识

第一象 甲子(开篇论循环)  

24174217046

谶曰

茫茫天地 不知所止

日月循环 周而复始

颂曰

自从盘古迄希夷

虎斗龙争事正奇

悟得循环真谛在

试於唐後论元机

金圣叹注解:「此象古今治乱相因,如日月往来,阴阳递嬗,即孔子百世可知之意,红者为日,白者为月,有日月而后昼夜成,有昼夜而后寒暑判,有寒暑而后历数定,有历数而后系统分,有系统而后兴亡见。」

第二象 乙丑(唐朝国运)

24174307812

谶曰

累累硕果 莫明其数

一果一仁 即新即故

颂曰

万物土中生

二九先成实

一统定中原

阴盛阳先竭

金圣叹注解: 「一盘果子即李实也,其数二十一,自唐高祖至昭宣凡二十一主。二九者指唐祚二百八十九年。阴盛者指武「明空」当国,淫昏乱政,几危唐代。厥後开元之治虽是媲美贞观,而贵妃召祸,乘舆播迁,女宠代兴,夏娣继之,亦未始非阴盛之象。」

第三象 丙寅(武后称帝)

24174423531

谶曰

日月当空 照临下土

扑朔迷离 不文亦武

颂曰

参遍空王色相空

一朝重入帝王宫

遗枝拨尽根犹在

喔喔晨鸡孰是雄

金圣叹注解: 「此象主武「明空」当国,废中宗於房州,杀唐宗室殆尽。先武氏削发为尼,故有参遍空王之句。高宗废后王氏而立之,故有喔喔晨鸡孰是雄之兆。」

第四象 丁卯(逼退武皇)

谶曰
飞者不飞 走者不走
振羽高岗 乃克有後

颂曰
威行青女实权奇
极目萧条十八枝
赖有猴儿齐着力
已倾大树仗扶持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狄仁杰荐张柬之等五人反周为唐。武后尝梦鹦鹉两翼俱折,狄仁杰曰:武者陆下之姓也,起二子则两翼折矣。五猴指张柬之等五人。」

第五象 戊辰(安史之乱)

谶曰
杨花飞 蜀道难
截断竹萧方见日
更无一史乃乎安

颂曰
渔阳鼙鼓过潼关
此日君王幸剑山
木易若逢山下鬼
定於此处葬金环

金圣叹注解:「一马鞍指安禄山,一史书指史思明。一妇人死卧地上,乃贵妃死於马嵬坡。截断竹萧者肃宗即位,而安史之乱平。」

第六象 己巳(再造唐朝)

谶曰
非都是都 非皇是皇
阴霾既去 日月复光

颂曰
大帜巍巍树两京
楚舆今日又东行
乾坤再造人民乐
一二年来见太平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明皇还西京,至德二载九月,广平王叔 郭子仪收复西京,十月收复东京,安史之乱尽弭,十二月迎上皇还西京,故云再造。」

第七象 庚午(吐蕃侵掠)

谶曰
旌节满我目 山川局我足
破关客乍来 陡令中原哭

颂曰
蝼蚁从来足溃堤
六宫深锁梦全非
重门金鼓含兵气
小草滋生土口啼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藩镇跋扈及吐蕃入寇中原。」

第八象 辛未(藩镇之乱)

谶曰  
搀枪血中土 破贼还为贼
朵朵李花飞 帝日迁大吉

颂曰
天子蒙尘马首东
居然叁杰踞关中
孤军一注安社稷
内外能收手臂功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建中之乱,叁人者李希烈、朱 、李怀光也。李怀光以破朱 功,为卢杞所忌,遂反,故曰破贼还为贼。叁人先後犯阙,德宗乘舆播迁,赖李晟以孤军收复京城,而社稷重安矣。」

第九象 壬申(黄巢起义)

谶曰
非白非黑 草头人出
借得一枝 满天飞血

颂曰
万人头上起英雄
血染河川日色红
一树李花都惨淡
可怜巢覆亦成空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黄巢作乱,唐祚至昭宗。朱温弑之以自立,改国号梁温,为黄巢旧党,故曰覆巢亦成空。」

第十象 癸酉(朱温篡唐)

谶曰
荡荡中原 莫御八牛
泅水不涤 有血无头

颂曰
一后二主尽升遐
四海茫茫总一家
不但我生还杀我
回头还有李儿花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朱温弑何皇后、昭宣、昭宗而自立,所谓一后二主也。未几为次子友 所弑,是颂中第叁句意。李克用之子存 代父复仇,百战灭梁,改称後唐,是颂中第四句意。」

第十一象 甲戌(后唐国运)

谶曰
五人同卜 非禄非福
兼而言之 喜怒哀乐

颂曰
龙蛇相斗叁十年
一日同光直上天
上得天堂好游戏
东兵百万入秦川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伶人郭从谦作乱,唐主为流矢所中。」

第十二象 乙亥(后晋儿皇)

谶曰
块然一石 谓他人父
统二八州 已非唐土

颂曰
反兆先多口
出入皆无主
系铃自解铃
父亡子亦死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石敬塘求救于契丹。唐主遣张敬达讨石敬塘,敬塘不得已,求救于契丹,事之以父礼,贿以幽蓟十六州。晋帝之立国契丹功也,然卒以契丹亡,故有系铃解铃之兆。」

第十三象 丙子(后汉亡,后周立)

谶曰
汉水竭 雀高飞
飞来飞去何所止
高山不及城郭低

颂曰
百个雀儿水上飞
九十九个过山西
惟有一个踏破足
高栖独自理毛衣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周主郭威夺汉自立。郭威少贱,世称之曰郭雀儿。」

第十四象 丁丑(五代运终,北宋立国)

谶曰
石榴漫放花
李树得根芽
枯木逢春只一瞬
让他天水自荣华

颂曰
金木水火土已终
十叁童子五王公
英明重见太平日
五十叁参运不通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周世宗承郭威受命为五代之终,世宗姓柴名荣,英明武断,勤於为治,惜功业未竟而殂。五代共五十叁年,凡八姓十叁主,颂意显然。」

第十五象 戊寅(宋太祖扫荡群雄)

谶曰
天有日月 地有山川
海内纷纷 父後子前

颂曰
战事中原迄未休
几人高枕卧金戈
寰中自有真天子
扫尽群妖见日头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五代末造,割据者星罗棋布,惟吴越钱氏[钱四世]稍图治安,南唐李氏[李升叁世]略知文物,馀悉淫乱昏虐。大祖崛起,拯民水火。太小名香孩儿,手执帚着,扫除群雄也。」

第十六象 己卯(宋太祖初定江山)

谶曰
天一生水 姿禀圣武
顺天应人 无今无古

颂曰
纳土姓钱并姓李
其馀相次朝天子
天将一统付真人
不杀人民更全嗣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宋太受禅汴都,天下大定,钱李二氏相率归化,此一治也。」

第十七象 庚辰(澶渊之盟)

谶曰
声赫赫 干戈息
扫边氛 奠邦邑

颂曰
天子亲征乍渡河
欢声百里起讴歌
运筹幸有完全女
奏得奇功在议和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宋真宗澶渊之役。景德元年,契丹大举入寇,寇准劝帝亲征,乃幸澶渊。既渡河,远近望见卸盖皆踊跃呼万岁,声闻数十里,契丹夺气,遂议和。」

第十八象 辛巳(刘太后主政)

谶曰
天下之母 金刀伏兔
叁八之年 治安巩固

颂曰
水旱频仍不是灾
力扶幼主坐灵台
朝中又见钗光照
宇内承平氖象开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仁宗嗣立,刘太后垂 听政。旁有一犬,其惟狄青乎。」

第十九象 壬午(平戎大败)

谶曰
众人嚚嚚 尽入其室
百万雄师 头上一石

颂曰
朝用奇谋夕丧师
人民西北尽流离
韶华虽好春光老
悔不深居坐殿墀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神宗误用安石,引用群邪,致启边,用兵西北,丧帅百万。熙宁初,王韶上平戎叁策,安石惊为奇谋,力荐於神宗,致肇此祸。」

第二十象 癸未(蔡京乱政)

谶曰
朝无光 日月盲
莫和京 终旁皇

颂曰
父子同心并同道
中天日月手中物
奇云翻过北海头
凤阙龙廷生怛恻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司马光卒,蔡京父子弄权,群小朋兴,贤良受锢,有日月晦盲之象。」

第二十一象 甲申(靖康耻)

谶曰
空厥宫中 雪深叁尺
吁嗟元<首首> 南辕北辙

颂曰
妖氛未靖不康宁
北扫烽烟望帝京
异姓立朝终国位
卜世叁六又南行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金兵南下,徽宗禅位。靖康元年十一月,京师陷,明年四月,金以二帝及宗室妃嫔北去,立张邦昌为帝。卜世叁六者,宋自太祖至徽钦,凡九世,然则南渡以後又一世矣。」

第二十二象 乙酉(南宋建)

谶曰
天马当空 否极见泰
凤凤淼淼 木冓大赖

颂曰
父子同心并同道
中天日月手中物
奇云翻过北海头
凤阙龙廷生怛恻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司马光卒,蔡京父子弄权,群小朋兴,贤良受锢,有日月晦盲之象。」

第二十三象 丙戍(蒙古崛起)

谶曰
似道非道 乾沈坤黯
祥光宇内 一江断楫

颂曰
胡儿大张挞伐威
两柱擎天力不支
如何兵火连天夜
犹自张灯作水嬉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贾似道当权,汪立信文天祥辈不能以独力支持宋室。襄樊围急,西子湖边似道犹张灯夜宴,宋室之亡其宜也。」

第二十四象 丁亥(南宋亡)

谶曰
山崖海边 不帝亦仙
叁九四八 於万斯午

颂曰
十一卜人小月终
回天无力道俱穷
干戈四起疑无路
指点洪涛巨浪中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帝迁山,元令张弘范来攻,宋将张世杰兵溃,陆秀夫负帝赴海:宋室以亡。」

第二十五象 戊子(元朝国运)

24180913078

谶曰
北帝南臣 一兀自立
离离河水 燕巢补<麥戈>

颂曰
鼎足争雄事本奇
一狼二鼠判须臾
北关锁钥虽牢固
子子孙孙五五宜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元太租称帝离河,太祖名铁木真,元代凡十主。斧铁也,柄木也,斧柄十段即隐十主之意。」

第二十六象 己丑(元朝亡)

谶曰
时无夜 年无米
花不花 贼四起

颂曰
鼎沸中原木木来
四方 报起无端
房中自有长生术
莫怪都城澈夜开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顺帝惑西僧房中运气之术,溺於娱乐,以致刘福通、徐寿辉、方国珍、明玉珍、张士诚,陈友谅等狼顾鸱张,乘机而起。宦官不花壅不上闻,至徐达,常遇春直入京师,都城夜开,毫无警备。有元一代竟丧於淫僧之手,不亦哀哉。刘福通立韩林儿为帝,故曰木木来。」

第二十七象 庚寅(明朝立国)

谶曰
惟且和月 下民之极
应运而兴 其色日赤

颂曰
枝枝叶叶现金光
晃晃朗朗照四方
江东岸上光明起
谈空说偈有真王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明太登极。太祖曾为皇觉寺僧,洪武一代海内熙洽,治臻大平。」

第二十八象 辛卯(燕王夺位)

谶曰
草头火脚 宫阙灰飞
家中有鸟 郊外有尼

颂曰
羽满高飞日
争妍有李花
真龙游四海
方外是吾家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燕王起兵,李景隆迎燕兵入都,宫中大火,建文祝发出亡。」

第二十九象 壬辰(仁宣之治)

谶曰
枝发厥荣 为国之栋
皞皞熙熙 康乐利众

颂曰
一枝向北一枝束
又有南枝种亦同
宇内同歌贤母德
真有叁代之遗风

金圣叹注解:
「此象主宣宗时张太后用杨士奇、杨溥、杨荣叁人,能使天下又安,希风叁代,此一治也。时人稍士奇为西杨,溥为南杨,荣为东杨。」

第三十象 癸巳(土木之变)

谶曰
半圭半林 合刖生变
石亦有灵 生荣死贱

颂曰
缺一不成也占先
六龙亲御到胡边
天心复见人心顺
相克相生马不前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张太后崩权归王振,致有乜先之患。其后上皇复辟,石亨自诩首功,率以恣横伏诛,此一乱也。」

第三十一象 甲午(魏忠贤之乱)

谶曰
当涂遗孽 秽乩宫阙
一男一女 斯送人国

颂曰
忠臣贤士尽沈沦
天启其衷乩更纷
纵有胸怀光坦白
乾坤不属旧明君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天启七年间,妖气漫天,元气受伤。一男一女指魏阉和客氏而言。魏杀客氏,客氏熹宗乳母,称奉圣夫人。」

第三十二象 乙未(闯王灭明)

谶曰
马跳北阙 犬嗷西方
八九数尽 日月无光

颂曰
杨花落尽李花残
五色旗分自北来
太息金陵王气尽
一枝春色占长安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李闯、张献忠扰乱中原,崇祯投环梅山,福王偏安不久明祀遂亡。颂末句似指胡后,大有深意。」

第三十三象 丙申(清朝立,传十帝)

谶曰
黄河水清 气顺则治
主客不分 地支无子

颂曰
天长白瀑来
胡人气不衮
藩离多撤去
稚子半可哀

金圣叹注解:「此象乃满清入关之征。反客为主殆亦气数使然,非人力所能挽回欤。辽金而后胡人两主中原,璜璜汉族对之得毋有愧。」

第三十四象 丁酉(太平天国)

谶曰
头有发 衣怕白
太平时 王杀王

颂曰
太平又见血花飞
五色章成里外衣
洪水滔天苗不秀
中原曾见梦全非

金圣叹注解:「证已往之事易,推未来之事难,然既证已往,似不得不推及将来。吾但愿自此以后,吾所谓平治者皆幸而中,吾所谓不平治者幸而不中,而吾可告无罪矣。此象疑遭水灾或兵戎和天灾共见,此一乱也。」

第三十五象 戊戌(火烧圆明园)

谶曰
西方有人 足踏神京
帝出不还 三台扶倾

颂曰
黑云黯黯自西来
帝子临河 金台
南有兵戎北有火
中兴曾见有奇才

金圣叹注解:「此象疑有出狩事,亦乱兆也。」

第三十六象 己亥(慈喜西逃)

谶曰
纤纤女子 赤手御敌
不分祸福 灯光蔽日

颂曰
双拳旋转乾坤
海内无瑞不靖
母子不分先后
西望长安入觐

金圣叹注解:「此象疑一女子能定中原,建都长安。」

第三十七象 庚子(建立中华民国)

谶曰
汉水茫茫 不统继统
南北不分 和衷和共

颂曰
水清终有竭
倒戈逢八月
海内竟无王
半凶还半吉

金圣叹注解:「此象虽有元首出现,而一时未易平治,亦一乱也。」

第三十八象 辛丑(第一次世界大战)

谶曰
门外一鹿 群雄争逐
劫及鸢鱼 水深火热

颂曰
火运开时祸蔓延
万人后死万人先
海波能使江河浊
境外何殊在目前

金圣叹注解:「此象兵祸起于门外有延及门内之兆。」

第三十九象 壬寅(日本侵华)

谶曰
鸟无足 山有月
旭初升 人都哭

颂曰
十二月中气不和
南山有雀北山罗
一朝听得金鸡叫
大海沉沉日已过

金圣叹注解:「此象疑一外夷扰乱中原,必至酉年始得平也。」

第四十象 癸卯(两岸三地)

谶曰
一二三四 无土有主
小小天罡 垂拱而治

颂曰
一口东来气太骄
脚下无履首无毛
若逢木子冰霜涣
生我者猴死我雕

金圣叹注解:「此象有一李姓,能服东夷,而不能图长治久安之策,卒至旋治旋乱,有兽活禽死之意也。」

第四十一象 甲辰(文革)

谶曰
天地晦盲 草木蕃殖
阴阳反背 上土下日

颂曰
帽儿须戴血无头
手弄乾坤何日休
九十九年成大错
称王只合在秦州

金圣叹注解:「此象一武士握兵权,致肇地覆天翻之祸,或一白姓者平之。」

第四十二象 乙巳(四人帮)

谶曰
美人自西来
朝中日渐安
长弓在地
危而不危

颂曰
西方女子琵琶仙
皎皎衣裳色更鲜
此时浑迹居朝市
闹乱君臣百万般

金圣叹注解:「此象疑一女子当国,服色尚白,大权独揽,几危社稷,发现或在卯年,此始乱之兆也。」

第四十三象 丙午(祖国统一)

谶曰
君非君 臣非臣
始艰危 终克定

颂曰
黑兔走入青龙穴
欲尽不尽不可说
惟有外边根树上
叁十年中子孙结

金圣叹注解:「此象疑前象女子乱国未终,君臣出狩,有一杰出之人为之底定,然必在三十年后。」

第四十四象 丁未(中国领袖世界)

谶曰
日月丽天 群阴慑服
百灵来朝 双羽四足

颂曰
中华而今有圣人
虽非豪杰也周成
四夷重译称天子
否极泰来九国春

金圣叹注解:「此象乃圣人复生,四夷来朝之兆,一大治也。」

第四十五象 戊申(第二次中日战争)

谶曰
有客西来 至东而止
木火金水 洗此大耻

颂曰
炎运宏开世界同
金乌隐匿白洋中
从此不敢称雄长
兵气全销运已终

金圣叹注解:「此象于太平之世复见兵戎,当在海洋之上,自此之后,更臻盛世矣。」

第四十六象 己酉(推翻军人统治)

谶曰
黯黯阴霾 杀不用刀
万人不死 一人难逃

颂曰
有一军人身带弓
只言我是白头翁
东边门里伏金剑
勇士后门入帝宫

金圣叹注解:「此象疑君王昏 ,一勇士仗义兴兵为民请命,故曰万人不死一人难逃。」

第四十七象 庚戌(中国总统直选)

谶曰
偃武修文 紫薇星明
匹夫有责 一言为君

颂曰
无王无帝定乾坤
来自田间第一人
好把旧书多读到
义言一出见英明

金圣叹注解:「此象有贤君下士,豪杰来归之兆,盖辅助得人,而帝不居德,王不居功,蒸蒸然有无为而治之盛。此一治也。」

四十八象 辛亥(未来)

谶曰
卯午之开 厥象维离
八牛牵动 雍雍熙熙

颂曰
水火既济人民吉
手执金戈不杀贼
五十年中一将臣
青青草自田间出

金圣叹注解:「此象疑一朱姓和一苗姓争朝纲,而朱姓有以德服人之化,龙蛇相斗,想在辰巳之年,其建都或在南方。」

第四十九象 壬子(未来)

谶曰
山谷少人口 欲剿失其巢
帝王称弟兄 纷粉是英豪

颂曰
一个或人口内啼
分南分北分东西
六爻占尽文明见
棋布星罗日月济

金圣叹注解:「久分必合,久合必分,理数然也,然有文明之象,当不如割据者之纷扰也。」

第五十象 癸丑(未来)

谶曰
水火相战 时穷则变
贞下起元 兽贵人贱

颂曰
虎头人遇虎头年
白米盈仓不值钱
豺狼结队街中走
拨尽风云始见天

金圣叹注解:「此象遇寅年遭大乱,君昏臣暴,下民无生息之日,又一乱也。」

第五十一象 甲寅(未来)

谶曰
阴阳和 化以正
坤顺而感 后见尧舜

颂曰
谁云女子尚刚强
坤德居然感四方
重见中天新气象
卜年一六寿而康

金圣叹注解:「此象乃明君得贤后之助,化行国内,重见升平,又一治也。卜年一六,或在位七十年。」

第五十二象 乙卯(未来)

谶曰
慧星乍见 不利东北
踽踽何之 赡彼乐国

颂曰
枪一点现东方
吴楚依然有帝王
门外客来终不久
乾坤再造在角亢

金圣叹注解:「此象主东北被夷人所扰,有迁都南方之兆。角亢南极也。其后有明君出,驱逐外人,再度升平。」

第五十三象 丙辰(未来)

谶曰
阙中天子 礼贤下士
顺天休命 半老有子

颂曰
一个孝子自西来
手掘干纲天下安
域中两见旌旗美
前人不及后人才

金圣叹注解:「此象有一秦姓名孝者,登极关中,控制南北,或以秦为国号,此一治也。」

第五十四象 丁巳(未来)

谶曰
磊磊落落 残棋一局
啄息苟安 虽笑亦哭

颂曰
不分牛鼠和牛羊
去毛存尚称强
寰中自有真龙出
九曲黄河水不黄

金圣叹注解:「此象有实去名存之兆,或为周末时,号令不行,尚颁止朔:亦久合必分之征也。」

第五十五象 戊午(未来)

谶曰
惧则生戒 无远勿届
水边有女 对日自拜

颂曰
觊觎神器终无用
系翼小心有臣众
转危为安见节义
未必河山自我送

金圣叹注解:「此象有一石姓或刘姓一统中原,有一姓汝者谋篡夺之,幸有大臣尽忠王室,戒谨惕励,一切外侮不灭自灭,虽乱而亦治也。」

第五十六象 己未(未来高科技战争)

谶曰
飞者非鸟 潜者非鱼
战不在兵 造化游戏

颂曰
海疆万里尽云烟
上迄云霄下及泉
金母木公工幻弄
干戈未接祸连天

金圣叹注解:「此象军用火,即乱不在兵之意。颂云,海疆万里,则战争之烈,不仅在于中华也。」

第五十七象 庚申(未来)

谶曰
物极必反 以毒制毒
叁尺童子 四夷詟服

颂曰
坎离相克见天倪
天使斯人弭杀机
不信奇才产吴越
重洋从此戢兵师

金圣叹注解:「此象言吴越之间有一童子,能出奇制胜,将燎原之火扑灭净尽,而厄运自此终矣,又一治也。」

第五十八象 辛酉(未来)

谶曰
大乱乎 四夷服
称弟兄 六七国

颂曰
锋烟净尽海无波
称帝称王又统和
犹有煞星隐西北
未能遍唱太平歌

金圣叹注解:「此象有四夷来王,海不扬波之兆。惜乎西北一隅尚未平靖,犹有遗憾,又一治也。」

第五十九象 壬戌(世界大同)

谶曰
无城无府 无尔无我
天下一家 治臻大化

颂曰
一人为大世界福
手执签筒拔去竹
红黄黑白不分明
东南西北尽和睦

金圣叹注解:「此乃太同之象,人生其际,饮和食德,当不知若何愉快也。惜乎其数已终,其或反本归原,还于混噩欤。」

第六十象 癸亥(终结)

谶曰
一阴一阳 无终无始
终者日终 始者自始

颂曰
茫茫天数此中求
世道兴衰不自由
万万千千说不尽
不如推背去归休

金圣叹注解:「一人在前,一人在后,有往无来,无独有偶,以此殿图,其寓意至深远焉。无象之象胜于有象。我以不解解之,着者有知当亦许可。」

黄櫱禅师诗

日月落时江海闭,

青猿相遇判兴亡。

八牛运向滇黔尽,

二九丹成金谷藏。

黑虎当头运际康,

四方戡定静垂裳。

唐虞以后无斯盛,

五五还兼六六长。

有一真人出雍州,

鹡鸰原上使人愁。

须知深刻非常法,

白虎嗟逢岁一周。

乾卦占来景运隆,

一般六甲祖孙同。

外攘初度筹边策,

内禅无惭太古风。

赤龙受庆事堪嘉,

那怕莲池闻白花。

二十五弦弹易尽,

龙来龙去不逢蛇。

白蛇当道漫腾光,

宵旰勤劳一世忙。

不幸英雄来海上,

望洋从此叹洋洋。

亥豕无讹二卦开,

三三两两总堪哀。

东南万里红巾扰,

西北千群白帽来。

同心佐治运中兴,

南北烽烟一扫平。

一纪刚周阳一复,

寒冰空自惕兢兢。

光芒闪闪见灾星,

统绪旁延信有凭。

秦晋一家仍鼎足,

黄猿运兀力难胜。

用武时当白虎年,

四方各自起烽烟。

九州又见三分定,

七载仍留一线延。

红鸡啼后鬼生愁,

宝位纷争半壁休。

幸有金鳌能戴主,

旗分八面下秦州。

中兴事业付麟儿,

豕后牛前耀德仪。

继统偏安三十六,

坐看境外血如泥。

赤鼠时同运不同,

中原好景不为功。

西方再见南军至,

刚到金蛇运已终。

日月推迁似转轮,

嗟予出世更无因。

老僧从此休饶舌,

后事还须问后人。

梅花诗

第一节 北宋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

山河虽好非完璧,不信黄金是祸胎。

第二节 南宋

湖山一梦事全非,再见云龙向北飞;

三百年来终一日,长天碧水叹弥弥。

第三节 蒙元

天地相乘数一原,忽逢甲子又兴元;

年华二八乾坤改,看尽残花总不言。

第四节 朱明

毕竟英雄起布衣,朱门不是旧黄畿

飞来燕子寻常事,开到李花春已非。

第五节 满清

胡儿骑马走长安,开辟中原海境宽;

洪水乍平洪水起,清光宜向汉中看。

第六节 民国

汉天一白汉江秋,憔悴黄花总带愁;

吉曜半升箕斗隐,金乌起灭海山头。

第七节 当朝

云雾苍茫各一天,可怜西北起烽烟;

东来暴客西来盗,还有胡儿在眼前。

第八节 未来

如棋世事局初残,共济和衷却大难;

豹死犹留皮一袭,最佳秋色在长安。

第九节 未来

火龙蛰起燕门秋,原壁应难赵氏收;

一院奇花春有主,连宵风雨不须愁。

第十节 未来

数点梅花天地春,欲将剥复问前因;

寰中自有承平日,四海为家孰主宾。

烧饼歌

明太祖一日身居内殿,食烧饼,方啖一口,内监忽报刘基进见,太祖以碗覆之,始召基入。

帝问曰:“先生深明数理,可知碗中是何物件?”
  基乃捏指轮算,对曰:“半似日兮半似月,曾被金龙咬一缺,此乃饼也。”

开视果然。帝即问以天下后世之事若何。

基曰:“茫茫天数,我主万子万孙。何必问哉。”
  帝曰:“虽然自古兴亡原有一定,况天下非一人之天下,惟有德者能享之。言之何妨?试略言之。”
  基曰:“泄漏天机,臣罪非轻!陛下恕臣万死,才敢冒奏。”

帝即赐以免死金牌,基谢恩毕。

基曰:“我朝大明一统世界,南方终灭北方终,嫡裔太子是嫡裔,文星高拱日防西。”
  帝曰:“朕今都城竹坚守密,何防之有?”
  基曰:“臣见都城虽巩固,防守严密。似觉无虞,只恐燕子飞来。”

随作歌三首:
  “此城御驾尽亲征,一院山河永乐平;
  秃顶人来文墨苑,英雄一半尽还乡。
  北方胡虏残生命,御驾亲征得太平;
  失算功臣不敢谏,旧灵遮掩主惊魂。
  国压瑞云七载长,胡人不敢害贤良;
  相送金龙复故旧,灵明日月振边疆。”
  帝曰:“此时天下若何?”
  基曰:“天下大乱矣。”
  帝曰:“朕之天下,有谁乱者?”
  基曰:

“天下饥寒有怪异,栋梁龙德乘婴儿;

禁宫阔大任横走,长大金龙太平时;

老拣金精尤壮旺,相传昆玉继龙堂;

阉人任用保社稷,八千女鬼乱朝纲。”
  帝曰:“八千女鬼乱朕天下者何?”
  基曰:

“忠良杀害崩如山,无事水边成异潭;

救得蛟龙真骨肉,可怜父子难顺当。”
  帝曰:“莫非父子争国乎?”
  基曰:“非也!

树上挂曲尺,遇顺则止。

至此天下未已。”

帝曰:“何谓未已?”
  基曰:

“万子万孙层叠层,祖宗山上贝衣行;

公侯不复朝金阙,十八孩儿难上难。”

基又曰:

“木下一了头,目上一刀一戊丁;

天下重文不重武,英雄豪杰总无春;

戊子已丑乱如麻,到处人民不在家;

偶遇饥荒草寇发,平安镇守好桂花。”
  帝曰:“偶遇饥荒,平常小丑!天下已乎?”
  基曰:

“西方贼拥乱到前,无个忠良敢谏言;

喜见子孙耻见日,衰颓气运早升天;

月缺两二吉在中,奸人机发去西东;

黄河涉过开金阙,奔走梅花上九重。”
  帝曰:“莫非梅花山作乱乎?从今命人看守何如?”
  基曰:“非也!

‘迁南迁北定太平,辅佐帝王有牛星;

运至六百半,梦奇有字得心惊。’”
  帝曰:“有六百年之国祚,朕心足矣。尚望有半乎?”
  帝又曰:“天机卿难言明,何不留下锦囊一封,藏在库内。世世相传勿遗也,急时有难,则开视之。可乎?”
  基曰:“臣亦有此意。

‘九尺红罗三尺刀,劝君任意自游遨;

阉人尊贵不修武,惟有胡人二八狄。’

臣封柜内,俟后开时自验!

基又曰:

“桂花开放好英雄,拆缺长城尽孝忠;

周家天下有重复,摘尽李花枉劳功。

黄牛背上鸭头绿,安享国家珍与粟;

云盖中秋迷去路,胡人依旧胡人毒;

反覆从来折桂枝,水浸月宫主上立;

禾米一木并将去,二十三人八方居。”
  帝曰:“二十三人乱朕天下?八方安居否?”
  基曰:“臣该万死,不敢隐瞒,至此大明天下亡之久矣。”
  帝大惊,即问:“此人生长在何方?若何衣冠?称何国号?治天下何如?”
  基曰:

“还是胡人二八秋,二八胡人二八忧;

二八牛郎二八月,二八嫦娥配土牛。”
  帝曰:“自古胡人无百年之国运,乃此竟有二百余年之运耶?”
  基曰:

“雨水草头真主出,赤头童子皆流血;

倒置三元总才说,须是川水页台阙;

十八年间水火夺,庸人不用水火臣;

此中自己用汉人,卦分气数少三数;

亲上加亲又配亲。”
  帝曰:“胡人至此,用人水夺火灭,亲上加亲,莫非驸马作乱乎?”
  基曰:“非也!胡人英雄,水火既济,安享太平,有位有势。时值升平,称为盛世,气数未尽,还有后继。

‘宝剑重磨又重磨,抄家灭族可奈何;

阉人社稷藏邪鬼,孝弟忠奸诛戮多;

李花结子正逢春,牛鸣二八倒插丁;

六十周甲多一甲,螺角倒吹也无声;

点画佳人丝自分,一止当年嗣失真;

泥鸡啼叫空无口,树产灵枝枝缺魂;

朝臣乞来月无光,叩首各人口渺茫;

一见生中相庆贺,逍遥周甲乐饥荒。’”
  帝曰:“胡人到此败亡否?”
  基曰:“未也!虽然治久生乱,值此困苦,民怀异心,然气数未尽也。

‘廿岁力士开双口,人又一心度短长;

时俺寺僧八千众,火龙渡河热难当;

叩首之时头小兀, 娥虽有月无光;

太极殿前卦对卦,添香禳斗闹朝堂;

金羊水猴饥荒岁,犬吠猪鸣汨两行;

洞边去水台用水,方能复正旧朝网;

火烧鼠牛犹自可,虎入泥窝无处藏。

草头家上十口女,又抱孩儿作主张;

二四八旗难蔽日,辽阳思念旧家乡;

东拜斗,西拜旗,南逐鹿,北逐狮;

分南分北分东西,偶逢异人在楚归;

马行万里寻安歇,残害中女四木鸡;

六一人不识,山水倒相逢。

黄鬼早丧赤城中,猪羊鸡犬九家空;

饥荒灾害皆并至,一似风登民物同;

得见金龙民心开,刀兵水火一齐来;

文钱斗米无人要粜,父死无人兄弟抬;

金龙绊马半乱甲,二十八星问士人;

蓬头少女蓬头嫁,揖让新君让旧君。’”
  帝曰:胡人至此败亡否?

基曰:手执钢刀九十九,杀尽胡人方罢休;

可怜难渡雁门关,摘尽李花灭尽胡

黄牛山下有一洞,可投拾万八十众;

先到之人得安稳,后到之人半路送;

难恕有罪无不罪,天下算来民尽瘁。

火风鼎,两火初兴定太平;

火山旅,银河织女让牛星。

火德星君来下界,金殿楼台尽丙丁;

一个胡子大将军,按剑驰马察情形;

除暴去患人多爱,永享九州金满盈。”
  帝曰:“胡人此时尚在否?”
  基曰:“胡人至此,亡之久矣。

‘四大八方有文星,品物咸亨一样形;

琴瑟和谐成古道,左中兴帝右中兴;

五百年间出圣君

周流天下贤良辅,气运南方出将臣,

圣人能化乱渊源,八面夷人进贡临,

宫女勤针望夜月,乾坤有象重黄金,

北方胡掳害生灵,更会南军诛戮行,

匹马单骑安国外,众君揖让留三星,

上元复转气运开,大修文武圣主裁,

上下三元无倒置,衣冠文物一齐来,

七元无错又三元,大开文风考对联,

猴子沐盘鸡逃架,犬吠猪鸣太平年,

文武全才一戊丁,流离散乱皆逃民,

爱民如子亲兄弟,创立新君修旧京。’

千言万语知虚实,留与苍生长短论。”

金陵塔碑文

金陵塔,金陵塔

刘基建,介石

拆了金陵塔,军民自己杀。

草头相对草头人。

到尾只是半缩龟,洪水横流成泽国,路上行人背向西。

日出东,日没西。

家家户户受惨凄。

德逍遥,意逍遥,百载繁华一梦消。

解:指法西斯德国和意大利战败投降。

红头旗,大头星。

解:中共的红旗和五角星升起。

家家户户吊伶仃。

三山难立足,五子齐荣升。

心忙忙,意忙忙,清风桥拆走如狂。

尔一党时我一党。

坐高堂,食高粱,全不计及他人丧。

廿八人,孚众望,居然秧针胜刀枪。

小星光,蔽星光,廿将二人走北方。

去家木,路傍徨,到处奔波人皆谤。

大海落门闩,河广未为广。

良田万顷无男耕,大好蚕丝无女纺。

丽人偏爱将,尔我互相帮。四水幸木日,三虎逞豪强。

白人诚威武,因心花鸟慌,逐水去南汗,外儿归母邦。

盈虚原有数,盛衰也有无。

灵山遭浩劫,烈火倒浮涛。劫劫劫,仙凡逃不脱。

东风吹送草木哀。

洪水滔天逐日来。

六根未净随波去。

正果能修往天台。

二四八,三七九。

祸源种己久。

民三民十民三七,锦绣河山换一色。

马不点头石沉底,红花开尽白花开,紫金山上美人来。

一灾换一灾,一害换一害。

十九佳人五五岁,地灵人杰产新贵。英雄拔尽石中毛,血流标杆万人号。

头生角,眼生光。庶民不用慌。国运兴隆时日到,四时下种太平粮。

一气杀人千千万,大羊残暴过豺狼。

轻气动山岳,一线铁难当。

人逢猛虎难回避,有福之人住山庄。繁华市,变汪洋。高楼阁,变坭岗。

父母死,难埋葬。爹娘死,儿孙扛。万物同遭劫,虫蚁亦遭殃。

幸得大木两条支大厦。鸟飞羊走返家邦。能逢木兔方为寿,泽及群生乐且康。有人识得其中意,富贵荣华百世昌。

层楼垒阁耸云霄,车水马龙竟夕嚣。浅水鲤鱼终有难,百载繁华一梦消。

一气杀人千千万,大羊残暴过豺狼。

最后几句的注解(仅供参考,勿要对号入座)

一气杀人千千万,大羊残暴过豺狼。

(解:大羊应指美国一气应指核武器)

轻气动山岳,一线铁难当。

(解:猪流感+海啸+地震+磁场变化)

人逢猛虎难回避,有福之人住山庄。

繁华市,变汪洋。高楼阁,变坭岗。

父母死,难埋葬。爹娘死,儿孙扛。

万物同遭劫,虫蚁亦遭殃。

(解:灾难是全球性无差别的,惨绝人寰!)

幸得大木两条支大厦。鸟飞羊走返家邦。

能逢木兔方为寿,泽及群生乐且康。

有人识得其中意,富贵荣华百世昌。

层楼垒阁耸云霄,车水马龙竟夕嚣。

浅水鲤鱼终有难,百载繁华一梦消。意可意,是时意。

(解:百年来一切繁华如梦幻泡影,毁于一旦!)

拆去金陵塔,关门自己杀。(关门,国共内战中原大战

日出东,月落西,胡儿故乡起烽烟。(胡儿故乡,东北满洲是也)

草弓何优柔,目睹江山落夷手。

冬尽江南万古忧,繁华忽见瓦砾丘。

回天一二九,引起白日结深仇,眼见日西休。(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九日,美国对日本宣战;最终抗战胜利)

步虚大师预言

昔因隋乱采菩提,误入天台石宝西;

朝饮流霞且止渴,夜餐玉露略充饥。

面壁九年垂大道,指弹十代换新仪;

欲我辟途途误我,天机难泄泄禅机。

云暗暗,雾愁愁,

龙归泥土塑猕猴,三岁孩童三载福;

月下无主水空流,万里烟波一旦收。

君做祖,质彬彬,

万里长虹破浪征,黄鹤楼中吹玉笛;

八方齐唱凯歌吟,旌旗五色换新新。

吉士怀柔,三十年变,岂凡人哉?昙花一现;

南北东西,龙争虎战,七八数定,山川粗奠。

干戈起,逐鹿忙,

草莽英雄将出山,多少枕戈豪杰士;

风云聚会到江南,金陵日月又重光。

瀛洲虎,渡海狼,

满天红日更昏黄,茫茫神州伤破碎;

苍生处处哭爷娘,春雷乍响见晴阳。

细柳营中,群雄豪饮,月掩中秋,酣睡未醒;

双狮搏球,一坠其井,红粉佳人,面靥樱景。

春雷炸,竖白旗,

千万活鬼哭啼啼,石头城中飞符到;

再看重整汉宫仪,东山又有火光照。

日月蚀,五星稀,

二七交加挂彩衣,野人举足迫金虎;

遍地红花遍地饥,富贵贫贱无高低。

二七纵横,一牛双尾,无复人形,日行恒轨;

海上金鳖,玄服律吕,铁鸟凌空,东南尽毁。

红霞蔚,白云蒸,

落花流水两无情,四海水中皆赤色;

白骨如丘满岗陵,相将玉兔渐东升。

盖棺定,功罪分。

茫茫海宇见承平,百年大事浑如梦;

南朝金粉太平春,万里山河处处青。

世宇三分,有圣人出,玄色其冠,龙张其服;

天地复明,处治万物,四海讴歌,荫受其福。

茫茫天数本难知,惟在苍生感太虚;

老僧不敢多饶舌,泄露天机恐被诛。

武侯百年乩

天数茫茫不可知,鸾台暂说各生知。

此次战祸非小可,鸢飞鱼跃也愁眉;

天下生灵西复东,可怜遍地是哀鸿;

尸填沟壑无人拾,血染山河满地红;

天下重武不重文,那怪环球乱纷纷。

人我太阳争北土,美人东渡海波生;

十四一心人发奋,水去西方启战争;

晋有出头宁坐视,中央生草不堪耘;

切齿雠仇今始复,坚固金城壹旦倾;

除非携手马先生,马腾四海似苏秦;

游说辩才世罕有,掉他三寸舌风生;

得与联军说事因,东人首肯易调停。

青天白日由西落,五色旗帜向东生; [2] 

二蒋相争一蒋伤,两陈相遇一陈亡;

东土不如西土乐,五羊风雨见悲伤;

水巷仍须是乐邦,诸生不用走忙忙;

钱财散尽犹小事,性命安全谢上苍;

今宵略说言和语,留与明宵话短长。

红日落完白日落,五星灿烂文明国;

中山倾颓草木殃,豺狼虎豹同一镬;

两重火土甚光明,士农工商皆有作;

木子杨花真武兴,小小天罡何足论;

强反弱兮弱反强,王气金陵黯然尽。

故都陕北聚英华,文物衣冠头尚白;

气运南方出豪杰,克定中原谋统一。

佳人绝色自西来,弄权窃国气骄溢;

狐兔成群功狗烹,倒乱君臣谁与匹;

太阳沉去雾云收,万国低头拜弥勒。

治乱循环有定时,根树生枝惟四七;

老人星出现南方,纪念化为公正堂;

西南独立昙花现,飞虎潜龙势莫当。

联军东指同壹气,剑仙侠士有奇秘;

水能克火火无功,炮火飞机何处避;

此是阴阳造化机,意土发明成绝技;

称雄东土运己终,物归原主非奇事;

此时国耻一齐消,四海升平多吉兆。

异术杀人不用刀,偃武修文日月高;

三教圣人同住世,群魔妖怪岂能逃;

可叹草头烧不尽,野外春风吹又生;

官中仗剑除奸佞,白头变作赤头人。

田间再出华盛顿,造福人群是真命;

此人原是紫微星,定国安民功德盛;

执中守一定乾坤,巍巍荡荡希尧舜。

百年世事不胜悲,诚恐诸君不及见;

好修因果待来生,将相公侯前世善;

或是星辰下界来,或是神仙摇一变;

或是前生因果大,当然转世功名显;

山人复对诸君谈,续上前文同一线;

千年万载事悠悠,纵使神仙难预算;

略将一二说君知,酬答诸君还了愿;

山人告别返山川,来年再会诸君面;

诸君各自顾前程,好向灵山勤修炼。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