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被骗后,我所接触的公检法

——感知正义的边界

前言

对于大多数北漂来说,初入京城伊始,首要考虑的就是租一套房子容身。有人说,故乡容不下肉身,他乡容不下灵魂。可有时,他乡也并不能容下你的肉身,租房市场良莠不齐,乱象横生。许多初入社会的年轻人提起租房都是满腹苦水,忿忿地咒骂着黑中介、二房东。天下苦其久矣,奈何无法根除。

第一章 寻租房身心俱疲,陷危局委曲求全

由于工作变动,我需要在北京的北部重新找一套房子租住。2019.5.30,我兜兜转转找了很多套房子都不满意。正在我身心俱疲的时候,某app上有个中介联系我看房,一间整租的小公寓,我和两个中介去看了,位于海淀区甘家口街道xxx酒店二楼,是由一个旅馆改造成的,整体看上去还比较舒适。

当时已经接近晚上九点,一天找房确实很累,没多想就准备租下了。被两个中介忽悠着交了一个月房租作为定金,然后被告知定金后续不能退。后来他们把我拉到花园路街道塔院迎春园的一个小屋里,和一个叫王威的人签合同。我在审阅合同的过程中发现合同条款十分苛刻,对租户提出了包括晚交一天房租,需赔年租金10%的要求,无疑是霸王条款。而且对面的房东王威根本不签自己的身份证号,也不展示房本,我当即不想签约,但是对方有意无意地阻止我出屋,对方一共三个人,还在一个破旧的小黑屋,还是比较危险。我决定先签了,虽然违约的条件苛刻,但是不触碰那些违约条件就可以了。不过高额的卫生费、水电费、网费还是坑了我不少钱。后来从转账记录知道,这两个中介一个叫梁九强,一个叫孟宪壮。而所谓的房东其实是个二房东,叫王威。

图片为被迫签约的小黑屋和部分合同条款

小黑屋

小黑屋

小黑屋

合同条款

第二章 初交手水电困厄,解燃眉市政斡旋

自从我住下以来,除了高额的水电费也没发生什么事情。直到2019.10,我有一天回家发现水被断了,赶紧和王威联系,发微信、打电话都不接,整个公寓十几户人家就一直断着水。断水了三天,我联系了市政进行修理。市政整体还是比较负责任的,只隔了一天就派甘家口居委会的人来处理。居委会的人也没法修,但是督促着楼下餐馆的老板进行修理,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这个公寓归属于楼下的餐馆。而王威的反应是在微信大放厥词,还伙同她的丈夫陈圆给我打电话威胁我如果再打市政电话给他们找麻烦,就要给我找麻烦。

像类似断水断电的事情还时有发生,旁边一个租户家一用电就导致整个二层公寓跳闸,逼得该住户只能搬走。2020.2,新冠疫情爆发之后陆续有人回京也发生过停水的事情,逐渐有用户通过市政的渠道寻求帮助,而不作为的二房东王威只能恼羞成怒地到处询问是谁在打市政给她找麻烦。

第三章 乔新居追索未果 假托辞遁迹潜形

我和王威的租约到2020.5月底结束,我按照程序提前一个月告知她不再续租,然后也找到了新的房子搬家。临走的时候我要求当面给她还钥匙,但她以疫情为由让我把钥匙放在二层前台就可以。之后我多次要求她退还我押金都没有消息。她说自己家人去世正在外地隔离,但她之前几个月就发过她姥姥去世的照片,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考虑到她家人可能有连续去世的情况,我也没太催着她退押金。不过我后来从她和她丈夫抖音看,那个时期她家还在发抖音视频,这个心也是够大的。直到后来她推说自己已经辞职,让我找梁九强(带看房的中介)要钱,我知道,不采取一些措施是无法要回押金了。

第四章 求市政无功而返 诉法庭遥遥无期

我决定先求助市政,北京市政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一天之后就有电话来询问情况。然后甘家口街道的人帮助我联系王威让她还钱,不过王威一直不接电话,市政的人也没有办法,只能建议我走民事纠纷诉讼。

我就使用北京移动微法院的小程序对王威进行诉讼,起诉书改了好几遍,好歹是立案通过了。但法院一直没有人联系过我,就这么一直催着,从七月等到了九月一点消息也没有。

第五章 调解员狐假虎威 黑中介无耻谰言

九月后终于有海淀区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联系我了。看工牌姓孟,叫孟文x,是个人民调解员。我当时并不知道人民调解员是个什么职务,只认为是法院的代表。这个孟调解员把我叫到法院,问我为什么王威不接电话、联系不上,我说王威是存心躲避,孟调解员先把我数落一顿,说我找不到被告,给她工作增添了很多困难。我又为她提供了楼下餐厅的电话,说有可能找到王威。

孟调解员的效率还真高,转天就给我来电话,说她通过楼下餐厅老板找到了王威的老公陈圆的联系方式。陈圆说我弄坏了房间里的电视机,他们修理电视机花了1600元,说押金扣我1000元,问我同意不同意。我当然是不同意,因为我从来没有弄坏过对方的电视机,但孟调解员的脾气却上来了,硬逼着我同意这个调解。我说我不同意调解,要开庭。她说法院没人会为了我那点钱去费人力物力。我坚决不同意,她说可以让王威那边和我在法院进行调解。

调解当天,对面王威和陈圆都没有来,来的是梁九强。我们的沟通当然不会有什么结果。梁九强展示了他们所谓我损坏电视机的视频,视频中根本没有我,只有一个电视机放在地上。然后有一张手写的1600元收据。我要求看视频的拍摄时间,梁九强说没有时间。我同样向孟调解员出示了我离开房间时拍摄的视频,视频中电视机完好无损,并且有拍摄时间。

梁九强的证据粗糙不堪,他自知理亏,转而攻击我拨打市政热线,对他们经营造成了影响,说我打市政热线之后他们需要花很多钱去摆平关系。我不解地询问他把钱都花在哪里了,为什么街道办事处去修水电,还需要花钱?他支吾答不上来,只说给自己带来了影响,楼下的餐厅老板因为法院和市政的电话已经失去了耐心,不再和王威一伙续租。还威胁我说,陈圆的爸爸是海淀区花园路街道派出所的副所长,我们的资料他找人一查就能查到。对此我一一进行辩驳,毕竟这些说辞要么牵强附会,要么毫无关系。

眼看一场一边倒的举证就要结束,我没有任何理由同意对方扣减一千元的要求。这个时候孟调解员出场了,先批评了我给对方经营带来了损失,再批评我弄坏了对方电视。我对此一一进行了驳斥。

孟调解员恼羞成怒地问我:“二楼那么多家都断水,为什么就你找市政,他们给你钱吗?”我回答:“不给我钱。”她继续问:“你们管子是隔开的吗?市政来了把大家的水都修好了,大家会感谢你吗?”我回答:“不会感谢我,我只是在修自己家的同时顺便把大家的修好了。”然后孟调解员说了句石破天惊的话:“那你为什么要当出头鸟呢?你不知道枪打出头鸟吗?”这句话惊的我半天没缓过神来,实在没想到一个法院的工作人员能够这么的市侩。我只能回答:“对方影响了我用水,我求助市政只是为了正常用水。”

最后的调解在孟调解员气呼呼的声音中结束,她让我为损坏对方电视机、影响对方经营道歉并从押金中扣减1000元。我拒绝了这样的调解。看我态度坚决,孟调解员最后从牙关中挤出了一句:“你出个价,扣1000不行,扣500行不行?”一种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即视感油然而生。最后我拒绝了这次调解,等待开庭。然而直到现在也没有开庭的消息。

后来我咨询法律援助热线,原来法院的调解员很多是外聘的。我后来得知:孟调解员隶属于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街道下的司法所,好巧不巧地是,我第一次付房租就是被拉到花园路街道,梁九强说陈圆的父亲也是在花园路街道派出所工作。

第六章 同病连齐心协力 戮同心共讨公道

后来有人联系我,说他也是被王威骗了押金。然后我们的队伍慢慢壮大到好几个人。发现王威对每个人的说辞都不一样,每次都是先拖着,然后声称自己离职了。实际上房客仍然在往她的账户打钱。在她自己口中,她家人不是病就是死,绵绵延延一年之久,感觉她为了赚钱真的是一点阴德也不积了。

我们意识到这不仅是经济纠纷,更是诈骗。王威假称离职,实际在继续经营。我们有几个人去海淀区花园路街道派出所进行了报案,之所以去花园路街道而不是甘家口街道是因为第一次交钱在花园路街道,有个管辖权问题。花园路街道的民警热情地让我们做了笔录,详细地要了我们的各种材料,但直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反馈。也许陈圆的父亲真的在花园路街道派出所当副所?谁知道呢。

图片为“已经离职”的王威继续管理xxx酒店楼上的公寓

王威和我声称七月份离职

王威八月份还在收别的租户水电费

尾声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定金的骗局值得每个租房人的警醒。而我虽然在租房、交房的过程中没有出什么差错,但是讨要押金的困难实在出乎我的意料,毕竟我等公民没有什么力量去推动法院和派出所去做事,随便来个孟调解员就够我们受的了。

在追讨过程中,很多人说钱也不多都劝我作罢。但我之所以做这么多,还是坚信这个过程是有价值的。不去追讨,我永远不会知道法院诉讼的流程是什么;不去追讨,我永远不知道法院还有调解员这样一个特殊角色;不去追讨,我不会知道什么样的情况是我无能为力的。这个过程与其说是要钱的过程,不如说是去感知正义的边界的过程。

此外,我想尽力去追讨也是一个尽力回馈社会的过程。位卑未敢忘忧国,我一方面自豪因为自己的努力,甘家口xxx酒店老板不再把公寓承包给王威一伙,能让少几个人受骗;我另一方面气愤王威一伙在抖音上装修新房,继续哄骗新的租客,而她们装修的钱就来自于每个被骗的同胞。

也许在处理黑中介、二房东的问题上,正义所辐射的面积还十分有限。但我相信我们的每份努力都可以助力光明驱散黑暗。

图片为二房东王威继续在抖音坑人

二房东继续在抖音坑人租房

人员整理

带看房中介:梁九强、孟宪壮,二人臭名昭著,使用王建的签名在各个平台招摇撞骗。

https://www.douban.com/note/737648434/

这伙人作案不是一次两次了,一直没被抓,值得深思

二房东:王威 签订合同的人,不签自己的身份证号,导致法院审理困难

电话:18610858805

抖音号仍在坑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