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议论的悲哀

中国议论的悲哀:都去背后捅刀子了 谁来寻找答案?别吓退柴静们!   

《穹顶之下》

看了穹顶之下,对于柴静找个人,我是非常佩服的。至于具体事实的反驳,我也是非常乐意看到的。

因为,柴静无非发现了这个问题,试图去解决这个问题,假设他的方案A是不完美的。那么,任何人都可以提出B方案,略不完美。然后,再提出C方案,接近完美。

真理,是一个寻找的过程,是一个趋近的过程。而中国人,眼里只有黑白两色,任何话题都能引发迅速站队,从而丧失理性探讨。


有些人,对A的不完美部分进行攻击,似乎漠视问题才是正解;有些人,对A方案进行完美化,其实也阻碍了寻找B方案和C方案的进程;

于是问题就停留在A方案的初始态,甚至仅仅是对人的八卦辱骂,然后不了了之。

极端地说,柴静只是说了环保问题严峻这个事实,哪怕她给出的方案都是错的,那么我们转而去寻找解决方案,而非仅仅整体批判——任何解决方案起初都是不完美的。


当然,应该鼓励有理有据、就事论事的具体批评,这个批评是一个个事实的澄清,最好在批评的同时去重建一个方案。

批评的同时,重建方案,这才是良性互动批评,这可以视为方案的竞争,目标是解决问题,而非否决方案或个人。

一个国家,一个单位也是如此,争论的目标要清晰,是合力寻找答案,而不是搬弄是非。

柴静引爆了这个话题,她只是做了个开始,我们如何接力?

恰恰令人失望的是,柴静方才把雾霾作为了批评靶子,随后有些专业人士纷纷把柴静作为了批评靶子,却没有更多专业人士从专业角度修正,说:柴静,你退后,让我来接力。

● ● ●

之所以感概良多,就是微观生活中,在单位、公司里,倘若一个柴静出现,总是有人背后捅刀子,由于碍于面子甚至还表面赞扬。

在我的企业管理研究里有这样的描述:“车主把车交给维修员,不修理就赚不到钱,不找出问题就赚不到大钱。而企业里,那些围绕车身转的人可能满身污渍,那些坐在办公室陪老板聊天的人可能喜笑颜开,那么就没有人愿意去修车了,直到问题变成事故。”


我们从小受到“平庸教育”,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即使我们有创新想法,都自觉地隐藏。

当下创新驱动的经济背景下,地球那边的美国在不断的吸纳全球优秀人才,而我们优秀人才的创新力和主动性却被环境遏制了。

我倡导在企业里,“员工不要说同事坏话,领导不要打听下属缺点,只谈优点,只比长处”。我们身边那些说坏话的同事还少吗?那些只见下属缺点的领导还少吗?多少所谓成熟即是堕落?多少所谓人缘就是迎合?

● ● ●



之所以心情沉重,就是宏观国家层面,为中国的思想、思辨悲哀。

早在两千年的汉代就有关于“盐铁官营民营”的旷世辩论,可惜没有接力演变为“哈耶克大战凯恩斯”,早早停留在口水战和利益战。

时至如今文革遗毒,辩论除了诡辩,还有人身攻击、动机怀疑、道德审判,公众人物引发一个话题,不知冒着多大的风险!

当今社会,连基本的理性探讨的氛围都丧失了,讨论不出三分钟帽子就扣过来了,稻草人树起来了,辱骂就开始了,然后跑题了,整个国家基本的逻辑素养都是极为缺乏,谈何思想思辨?我们理应担心下一个柴静是否因此而吓退,然而沉默的世界又是多么可怕!

私怨   |   公共
感谢柴静,一句轻飘飘的私人恩怨,使得我们有机会行使公共话题的讨论权利,尽管是隔靴搔痒,否则仅仅只有被代表的份了。
感谢柴静,用自己积累的影响力,哪怕这些影响力是从体制内获得,以私人恩怨的名义,向体制技巧地提出质问。不管怎么说,她解决了私人恩怨,于我们有利,这就是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的担当,她为被污秽的公知正名。


这个社会不但需要公共知识分子站出来,更需要公共影响分子站出来,那些有影响力影响社会进程的时候,为何让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孤单呐喊?

是的,公知只能发起话题,而“公影”却能影响事件。公知有名声而无权力,公影们像影子一样,不甚知名而具备能量,究其原因就是前者是微小个体,后者是庞然大物,他们或是政策制定的政府官员、或是企业决策的高管、或是政策顾问的学者。

新的环保部长,是否可以借此影响事件呢?那些企业、单位能否借此重塑形象呢?那些专家是否借此传播专业建议?这些都是双赢的事情,为何非要对立?社会进步就是这个公知公影互动的过程,我宁愿看到我们可以宽松的讨论公众话题,万一到了私人恩怨就只能是公民怒吼了。

完美   |   瑕疵鲁迅说: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我不知道为何中国人都有完美主义情结,就像处女情结一样愚昧。

在不少企业或单位,经常听到一句话“事情做得越多,错误就越多”,不干事的人不但没有错误,而且可以指指点点。很多平庸的人,用毕生精力去改变缺点,却不去加强自己的优点,最终做了一个平庸的完美人,不敢越雷池一步。

社会专业分工促进了社会进步,完美主义有害,任何人在处理一个复杂问题的时候,都很难说绝对的专业,必然有瑕疵。因为有瑕疵,所以我们需要通力合作,相互接力。有的人勇敢担当了第一棒,是否有人接力下去,这考验我们社会的成熟度。

公众人物,个人瑕疵是社会必须懂得宽容宽恕,就事论事,尽量少些因人废事。在柴静解决社会问题的时候,不合时宜的涉及个人问题,以私德混淆公德,这样的攻击和批判就有失风度了。

客观   |  主观柴静使用了视频演讲的形式,短短时间内创纪录的达到上亿播放量,这本身就是自媒体的奇迹。

要说意义,更多只是起到唤醒社会对雾霾的重视。

我们无需用学术角度去苛刻,她不是环保专家,她是媒体传播专家,只是集合了各类事实和观点。很多人对柴静以女儿为切入口持有异议,其实对于一个广告来说,baby只是一个传播策略,仅仅是策略。至于到底是不是雾霾的缘故,也不重要,它是一个主观的触发关系,并非客观的因果关系。


倒是我们后续对其引发的争论,事实的争辩就拿数据,论点的争辩就谈逻辑,情感喜厌则是自由,别混为一谈。

我欣赏有些站出来为柴静辩护的专业人士,尽管情感上依旧不喜欢柴静的采访方式和个人形象。遗憾的是,大多数停留在喜厌层面。

至今这些事实争论我依旧不清:油品标准是否企业主导、烧煤和汽车尾气导致雾霾的轻重、我国油品质量情况、家庭洗煤和集中洁化煤的成本、治理雾霾的代价和不治理的代价多少、雾霾对健康的影响程度;

至今这些论点争论我依旧糊涂:天然气垄断还是市场的利弊、当下阶段治理雾霾利于经济还是阻碍经济、煤炭主体能源的中国是否该减少煤炭使用量、控烟和控霾哪个更重要、是否还需要补贴亏本的钢铁企业、政府如何执法解决监督不力、如果通过改革解决雾霾。

尽管我有自己的观点,但仍看不到更多圈内“公影”人士的参与,任由公民猜度。

议论  |  辱骂
最后,从这次传播事件来看,我仍然对中国议论感到悲哀,好端端的一个议论,很容易变成辱骂。

如果把真理分为三个要素:事实、逻辑、价值观,我们既不尊重事实,也不讲逻辑,加之整个国家的价值观分裂混乱,于是议论就沦为辱骂。

议论,或者思辨、辩论,分为两种类型,一是务虚之思维乐趣,二是务实之解决问题。

那么柴静的这次雾霾话题,显然是为了解决问题,很多人却借此当做了显露思维优越的机会,对实际问题并无益处。



孙中山先生建国的时候,特意将《罗伯特议事规则》翻译为《民权初步》,同《建国方略》、《三民主义》作为建国理论,今天我们不得不佩服孙中山先生的远见。只有懂得理性议论,才有所谓的民权我们很多人自己不懂得争取权利,当别人为他争取权利的时候,反而投以莫须有的辱骂。
《罗伯特议事规则》认为,不质疑动机——不能以道德的名义去怀疑别人的动机,理由是:
一,动机不可证;二,要审议的不是某个人而是某件事,对动机的怀疑和揭露本身就是对议题的偏离;三,利己性是人类共有的本性,在不侵害他人和社会利益的前提下,追求利益最大化并不为过,指责他人动机毫无意义。著名的捷克作家、总统哈维尔总结了八项对话基本原则:
①对话的目的是寻求真理,不是为了斗争;②不做人身攻击;③保持主题;④辩论时要用证据;⑤不要坚持错误不改;⑥要分清对话与只准自己讲话的区别;⑦对话要有记录;⑧尽量理解对方。

希望这些能够帮助我们好好议论,杜绝辱骂。


看到太多无奈的中国议论,如果说我心中的中国梦,就是希望我们中国人养成基本的逻辑素养,练就逻辑思维。在别人冒着风险改变社会的时候,能够良性互动,鼓励自己表达自己的创新看法,激励别人去寻找答案。

别说国家层面的宏大议论,就在生活中的单位里、公司里,面对一些现实问题,能否形成宽容的氛围、正向的激励,对于别人的错误宽容,对于别人的优点赞美,搭建渠道和平台,让那些创新方案可以提议、可以探讨、可以落实。你可以不去思考解决问题,但别站在提议者背后捅刀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