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会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信息输入量和质量

这篇文章,尽量写的直白透彻。

人对问题事物的思考判断会决定接下来他所采取的行动,而这个行动又会进一步影响这个人未来的命运。

我们每个人的世界观最初都来自我们的父母,然后是我们的老师(小学到大学),我们年少时的挚友,然后是我们的各种经历,过往的种种经历造就了今日的你我。

一个人的信息输入直接影响着这个人认知,然后是对事物的判断(独立思考),最终是他的世界观。
一个人的信息输入会决定一个人命运的。

《寒门难出贵子》这篇文章曾经在网上疯传,M认为这其中是信息输入巨大的差异造成的结果。一辈子老实务农仍必须节衣缩食才能供养自己的子女去读大学的父母和那些在体制内大国企事业如意的父母在对儿女的教育,世界认知上传输的信息能是一个水准的吗?不同的父母对社会(世界)的理解本身就是不同的,而这个信息输入首先传递了给他们自己的子女。更进一步,世界一流大学,譬如常春藤联盟,英国剑桥,牛津,北大清华和中国三四流大学里的信息输入又会是怎么样的差距?

身边的朋友有些已经是公司的中层,带领一个部门,和他们交流,他们常常感叹:名校出来的小朋友在工作中的表现确实大部分优于普通学校出来的。现在的我会觉得:当然了嘛,名校的小朋友在学校,在实习期是什么样的信息输入和经历,眼界和能力自然不同了。

如果一个人是个善于学习的人,当把他放在一群优秀自制勤奋的人中,他的个人成长可能是光速吧。这也就是广大父母拼命要买学区房的原因,我要让我的小孩子从小置身于所谓优秀自制勤奋的人群中。

教育的不公平其实是一种信息垄断,好在互联网时代这种垄断被大大削弱了,包括网易上的名校公开课,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都在做打破精英教育信息垄断这个环节,做的非常棒!

每一个人对事物或世界的认知来自他所掌握的信息和他自己的思考,如果一个人的信息输入过窄(被自己的职场/生活局限所限),或者自动屏蔽某些信息,久而久之就会产生sb认知,或者称为远离事实真相的认知。

我举1个例子说明这个观点。

某公司赢得某重点客户一大单,公司公开表扬售前的产品方案做的非常出色,该售前也自认为自己的为这单生意所做的产品方案确实是居功至伟,非常自豪。但可能有一个信息该售前不知道是某公司还为重点客户某董事会成员的亲属解决了在国外就业的事情。如果仅凭售前出色产品解决方案能不能赢下这一大单,又或者仅凭帮助客户解决其亲属就业问题而没有售前出色的产品解决方案能不能赢下这一单,不知道。从这个案子来看,我只能说,出色的产品解决方案和为客户提供一些算是违规的帮助都是必不可缺少的因素。

但可能有一个信息是该售前不知道的,负责该客户的销售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客户CEO曾经在欧洲留过学,特别喜欢某个酒庄的一款酒,销售购买到此酒并赠送给了CEO。如果仅凭售前出色产品解决方案能不能赢下这一生意(竞争对手的解决方案也可能是很出色的呀),又或者仅凭给客户送去了心爱的酒,能不能赢下这单生意,不知道。从这个案子来看,M只能说,出色的产品解决方案和投其所好的送酒都是赢得单子的促成因素。而这个促成因素可能还有很多,譬如价格,譬如售后的维修服务,譬如供应商自身的品牌效应,譬如客户决策人的个人偏好等等。

如果想要让自己的认知和判断更加事情的真相,就必须要掌握大量和此事件相关的信息不可,而一旦缺失了某些信息输入,很可能就会对事件本身产生sb的认知和判断。

而要做到接近事件真相的判断本身就是件很难的事情,因为要掌握了解大量的信息本身就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成本很高呢)。

4月28日《纽约时报》刊了一篇文章,是讲国民老公(王思聪)他爸的公司的,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翻墙去《纽约时报》官网上去看看。

M认为,有所成长的人不能被自己的职场领域所困。

有时候,和某些人交流会感觉有一点点无趣,以前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是笼统的概括一句:眼界有限。现在我要说就是信息输入量太窄,只关注自己工作中的一小部分,其他时间则是关注生活中的吃喝玩乐,生活的水平没有好坏,只要自己喜欢就行,只是和这样的朋友聊天,会明显感到和其交流的广度和深度都会受限。

为什么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旅行本身也是扩大自己信息输入的一种。

为什么有些人三教九流都会接触一些,这也是扩大自己信息输入的一种。

很多国外知名院校的海归回来创业,经常被说不够接地气,也是信息输入过于单一的一种,如果从小生活在中国的一线城市(北上广),又从初中或者高中就去留学英美,数年学成归国,信息输入基本都是在英美的精英大学,从来没有接触过中国四五线甚至广大农村的真实生活状态,本身也是信息输入单一的状态,这种情况下,海归精英创业派怎么可能接地气呢?他们根本没有地气这个信息输入呀。

有些信息输入单一的名校海归的言语确实让人觉得他是一个SB,SB是什么?SB就是信息输入非常单一,且自己对事物的认知完全基于单一信息输入基础之上,还对自己所做出的判断认知深信不疑的人,就是SB。

“爸爸给我树立了很好的榜样,在别人眼里他是成功的商人,但他一直很谦虚,从不轻言放弃……”2015年初,当面对加拿大华文媒体的访问时,漂亮且自信的女大学生程颂莲如是回答。

程颂莲是加拿大联邦青年自由党卑诗省分部主席。作为一名年轻的华人政治领袖,程颂莲受到瞩目并不难理解。当中国发出红色通缉令之后,她的另外一个身份更受人关注:她是原中共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的孙女,她口中的“爸爸”则是程维高的儿子、位列100名外逃人员红色通缉令之中的程慕阳。

这是上期南方周末《外逃贪官的海外生存》中一文的文章段落,当时我和老妈在高铁上看到这段,都笑了起来。我们丝毫不怀疑程颂莲对自己父亲的认知:成功,谦虚,从不轻言放弃。但是这个漂亮且自信的女大学生知道自己的父亲在红色通缉令之中吗?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怎么和自己的爷爷做生意的吗?

如果她知道了国内对他父亲的一些报道,又会对自己的父亲有怎么样的认知和判断呢?

人与人的差距究竟在哪里?市面上通常流行的说法就是自幼的家庭环境,年少时的教育和经历,其实这些根本就是信息输入啊。

如果一个人的信息输入越宽广,越深刻,这个人的成长潜力就越无限;而互联网确实极大扩大了每个人信息输入广度和深度的可能,真的是一个充满变革的时代,精英和平民在信息输入这个层面的距离会越来越小。这也是为什么像知乎,豆瓣,或者一些不断有有价值文章涌出的BBS和微信公众账号的独特价值所在,它们都在最大限度的打破价值信息垄断。信息即力量(information is power)

如果想了解一个人,看看他所阅读的文章(书籍),看看他的信息输入广度和深刻度,就能对一个人有基本的判断。如果这个人愿意做信息输出,愿意分享,就看看他写的文章。

本周发生了一件事,又让M有些小感慨。

本周五快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被一个小美女上来主动打招呼说:刚才听到你说过你也曾经做过operation,现在在做别的职位,我想有机会和你聊聊你是怎么做到换工作岗位的。。。

真是有一点点感慨,我曾经做excel表妹2年的时候就也曾満心想去换一个工作内容,可是那个时候我怎么就没有勇气大大方方向周围的同事寻求信息帮助呢?

听到过公司另一个美女同事的换工作岗位经历,她为了换工作岗位,联系了公司上所有的中高层,喝咖啡聊天,事前了解了那个部门自己还算能胜任的岗位工作内容,大大方方的问:这个岗位目前有没有新的工作机会出来?如果有能不能优先考虑一下我。。。

主动获取信息是一项了不起的能力。

在互联网时代,家庭主妇只要有足够且保证质量的信息输入,也不会跟这个时代脱节。相反倒是那些在工作岗位,但是除了自己所负责那部分工作,完全不去了解行业内的信息,或者跨行业信息的人,才是真正的时代脱节者。比如某些公务员,某些体制内的员工。

在互联网时代,你有没有去主动获取信息?甚至做到主动分享有价值的信息?

放下既有的观点和判断,愿意去花些时间了解与自己所持观点相反信息的人,才能有所成长。
这里M要写中医问题。我是反中医者,认为中医只能作为替代医学而存在。因为这个观点,被朋友拉黑过,也和朋友交流不顺过。

我想说的是那些表明自己支持中医的人能不能先花一点时间去了解大规模随机双盲试验和安慰剂效应这两个基本概念,再来自己想想中医这个问题。你们能不能去花一点点时间去了解你们所支持的中医究竟是什么?

有朋友说,很多中医中的精髓已经都不被广泛学习了,都被失传了,才会造成中医目前这样衰败的局面。

M想说为啥M现在选择站在反中医的阵营中呢?因为M自己看到的反中医人所写的文章真的是挺了解中医的,其中《拍砖中医》的作者棒棒医生余向东阅读了《本草纲目》,《伤寒论》,《神农本草经》,《辩证奇闻》,《黄帝内经》等大量中医古籍和文献才写了很多反中医的文章,很多反中医的人士对中医古籍文献的研究比支持中医的甚至中医的从业人员还要多很多,M觉得那些支持中医的朋友们应该花点时间去读读这些中医古籍文献,然后再看看《拍砖中医》中写了什么,再来说出自己的支持中医的理由。

那些认为中医古籍中失传的中医精髓的朋友们能不能先花一点点时间去了解下中医古籍文献里都写了些啥中医理论和方子呢?如果想走捷径,推荐看《拍砖中医》这本书,因为作者正是根据这些中医古籍文献里的中医理论和方子逐一写出现代医学对此的观点的。

M觉得支持中医的朋友们更应该花些时间去阅读反中医人士的文章,然后逐一写文批驳之,才是支持中医的有力做法。

如果因为坚持自己既有的观点判断,而去屏蔽某些信息,那么就可能永远无法接触到事件的真相。
中国有句老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为啥会是这样呢?

因为龙把自己的人生经验输入给了自己的儿子,所以自己的儿子多半也会活成一条龙,这是显而易见的嘛。

如果照搬父母老师输入给我们的各项信息和处世之道,我们最多也只能活成父母或者老师的样子,何况父母和老师的年代和我们自己目前所面对的年代大环境大不同,即使按照父母和老师的教诲,恐怕也走不成父母和老师的人生轨迹了,因为时代变了,大环境变了。为了要对目前这个世界有所谓接近真相的认知,而不是SB认知,只有不断加大自己的信息输入,提高广度和深度,愿意去了解与其相反观点的信息,然后可能才会不断接近事情的真相。

越是信息来源广阔的人不会对自己所出观点和判断深信不疑,因为他们了解可能还有一些信息是自己所不知道的,所以我现在所持有的观点和信息只是基于我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很可能会随着未来新信息的输入,我的观点和判断会随之有所变化。

推荐一本书,欧逸文的《野心时代》,淘宝有卖,只有台湾版,豆瓣读书上有此书的介绍,M个人认为非常有助于朋友们了解当下中国的现状,扩大自己的信息输入。

马佳佳小姐的网络火文《那些渴望在身强力壮的年纪,完成阶层流动,获得财务自由的年轻人》,M不觉得一定会达成什么阶层流动,财务自由的目标,但是与自己父辈完全不一样的信息输入,一定会带给我们和父辈完全不同的人生际遇。而这个信息输入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是有很多便利的选择的,譬如知乎,譬如豆瓣,譬如冯大辉的《小道消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