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论文,怎么引用好参考文献?

把论文的参考文献写好并不容易。并且这部分能力不是随着科研水平自动提高的。有些同学在学术上已经是大佬级了,但还是不会写参考文献,特别是往往忽略参考文献的社会属性,写出来会让同行不高兴。我也不敢说能把参考文献引用得很好,不过还是就个人经验斗胆分享和探讨一下。这里从参考文献的几个作用出发,来讨论如何引用好参考文献。

注明参考

本文“参考”了这些文献的结论,这些地方不是新的,是建立在前人研究基础上的。顾名思义,这是参考文献最基本的作用。

在 introduction 之后,文章正文的内容,如果你不特殊说明在这里引用别人的工作,则默认是属于你原创的工作。所以,如果这部分需要用到一些以前已经存在的非平凡结论,务必注意引用。

如果没有引用,则一般是两个问题之一:

(1)知道以前文章中存在重复内容,故意不引用。这属于学术不端。

(2)不知道以前有重复内容。这一点需要尽量避免,但有的时候很难避免,视工作的类型而定:

对于有清晰脉络的一系列工作,如果你的文章是这一系列工作中的一部分,则“不知道以前有重复内容”不是个好理由。因为即使作者孤陋寡闻,这种漏引也是可以通过规范的手段避免的,即自己工作各部分基于哪几篇最重要的文章,这几篇文章有哪些引用,通过网络数据库(我们高能物理通常用 InspireHEP,基本没有遗漏;另外有通用数据库如 Google Scholar 等;Science Web 实时性差,遗漏较多)查一下这些引用都做了什么。这是做科研的基本功,工作开展同时必须要做的,没做好的话是自己的问题。

对于天马行空想出来的主意,过去几十年都可能被想出来的,查重就难很多。比如我们 multi-stream inflation 的工作,早期宇宙演化路径分叉导致宇宙不同部分有不同性质的,09 年做出来至今就被别人“重新发明”了好几次。其原因我很理解:如果按引用重要参考文献来查,我们 multi-stream inflation 的“上级”文献直接就是早期宇宙的暴胀理论,目前引用接近万次了,要求“重新发明”我们模型的作者通过这近万次的引用找到我们的工作是不现实的。在网上搜关键字往往也未必能搜出来。所以他们之前不知道我们的工作可以理解,我也是善意提醒一下作者就完事了。

最后,这里“非平凡”的意思是,超越标准教科书水平的。比如有的文章,通过给定拉氏量算了个运动方程(本科经典力学教科书水平),还在运动方程处,引一下这个运动方程是哪篇文章里的,这就不必要了。(但是一般来说,如果有相同的运动方程,说明引用文章与你的文章还是有相关性的,在 introduction 中提一下为好。)

因为教学原因,有时我需要读一些六七十年前,甚至更早的文章。这些文章写于“good old days”,这些文章通常引用不超过十篇参考文献,只要考虑“注明参考”就好了。但是,现在写参考文献,还要考虑更多。

学术评价

刚开始做研究的同学往往忽视参考文献“学术评价”的属性。目前,参考文献的“学术评价”属性和“注明参考”属性同样重要。

当你意识到你写 introduction 是在做学术评价时,你就意识到除了引出你的工作外,这份 introduction 的两个额外功能:

(1)为历史负责。你的评价是历史的一部分。不仅是同行之间,甚至可能会有科学史专家和传记作者,从你的评价中总结出这段研究的“历史”。

(2)考虑人际关系,包括:

引用与否:如果你会经常查一下自己文章有没有人引用,或者关心一篇相关文章有没有引用你的文章,因而影响对人的好恶,但又没好意思说出来的话,不妨假设别人也是这样的。

引用方式:你可能初出茅庐,但是通过写文章的方式,你是在评价行业大佬。你的评价方式会出现在他们眼前。甚至,你的正面评价可能会出现在他们的基金申请书里面;你的负面评价可能会成为他们的敌人搞风搞雨的工具。

当然,这里不是说我们写文章是为这些事情服务的。但是,如果你讲学术报告的时候不想指着鼻子 cue 大佬的话,你也要意识到你的文章可能会达到同样,甚至更永久的效果。我们不指望凭一篇文章引起所有人的极度舒适(特别是在坚持学术标准的前提下)。但是,注意一些原则,有助于避免一些人悄咪咪地生你的气。

考虑到这两点,写 introduction 中的引用,特别是关键引用的时候,就要多些考虑:

(1)参考一下以往大家是怎么引用的。如果看多篇文章引用方式趋于一致,则代表从历史和关系的角度,这种引用方式大家已经比较接受了。如果你没有很好的原因为什么要改变,则建议沿用以往的引用方式。

(2)除了有特殊考虑外,同时出现的几篇参考文献,类似 [a,b,c] 的,一般按时间排序。如果对贡献有争议,例如其中 a 最早,而很多人认为是 b,c 真正开创了这个领域,则引用方式就体现你的观点了。比如引用成 [a,b,c] 表示你认为 a 也起到了开创性的作用;[b,c,a] 较弱;[b,c] (see also [a]) 更弱,最后只引 [b,c] 不提 a 最弱,认为它不配拥有名字。

(3)如果完全按文章学术内在考量,一篇文章参考十篇文献就不少了。但是现实是,很少有文章这么写。如果 introduction 写,提到一个点,就引用三篇左右最早的文章,成文后参考文献基本是 50 篇往上。我个人觉得学术界应该对参考文献数越来越多的行为有所约束,但是在没有约束的时候,过于吝惜引用对作者个体是不利的。

(4)引用也不是越多越好。通常,提到一个点,合理引用两三篇文献不难。如果引一大堆,则一是没有意义,二是很难引用公平(除非你引一大大堆,这样学术上就更没意义了)。要记得“不患寡而患不均”。如果你引十篇都没引到一个人,这个人在角落里画个圈圈诅咒你的概率比你引三篇没引到这个人的概率大得多。

(5)对于大家都知道的内容,比如已经写入教科书的,可以不引。引的话要引原始文献。一个常见的问题是作者本来不知道这些标准知识,而是从最近的哪篇文章读到的,就顺手引一下。这种引用很突兀,意义不大。

注一:理解引用的作用,也有助于理解什么样的文章容易发表。期刊的编辑往往也在乎期刊的影响因子(此处往往往往可以去掉)。所以如果你感慨原创文章(如果不是编辑能看出此贴必火那种的话)比赶时髦文章还难发,也多理解编辑一点。都说要鼓励原创,但是现实中的操作并不容易。

注二:当代科学中,一个领域的学术论文,和区块链是很相似的。如果我们把学术研究从本科教科书标准内容到当前科研文章的脉络看成一条链(当然更一般是树状、网状,可以相似讨论),则:

Introduction 对这条链上的各文章做概况性回顾,相当于包含了之前节点的 hash。

作者需要花功夫做研究 (工作量证明),才有资格写在 introduction 部分写下回顾。

很多篇文章之后,一种类型的文章,introduction 中引用方式基本定型,这也是对这些引用文章学术评价的定型。如果你的文章“上链”了,就入流了。

因为当代科学的复杂性,别说外行,就算是大同行,都难以评价相邻小领域内的工作质量。所以,经常会按照别人文章中的引用方式来评价文章的意义(当然,人际关系会影响这种评价的客观性,没有绝对的客观,只有相对的客观)。类似区块链的不可篡改性,可以让学术评价自发浮现出来。我想,这是学术论文为什么要写成“八股文”的数学原因。

拓展阅读

让文章好读,给初学者一个参考。特别是,引用一些综述文章作为原始文献的补充。这时,最好不要把原始文献和综述混引,更推荐类似“[原始文献 1,原始文献 2,原始文献 3] (for a review, see [综述 1,综述 2])”这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