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与科学 精选

猎奇与科学 精选

已有 5232 次阅读 2011-11-26 09:3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俺经常用农民比喻自己,不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份和作用,是对自己的一种鞭策和鼓励;当然,更多的同事或者圈内人把俺叫做采油工,俺也很乐意;也有别的教授把俺叫做美国大兵,说俺发明了几样武器,火力威猛,虽然不懂打仗,却总是打胜仗。最后一个比喻虽然有点藐视本老人家的意思,俺其实不想承认俺不懂打仗,却也承认,本人的确不曾拥有深厚的战略战术理论,与那个李云龙差不多,知道打仗靠的是脑子,是勇气和胆量,更是知己知彼的分析和审时度势的判断。

    这几天在看一篇博士论文,一个异国漂亮女孩子写的,是关于利用纳米金属颗粒表面的Plasmon辅助双光子聚合实现微加工。该文写到了纳米金属颗粒的起源,这是俺以前未曾调研过的事情,根据她引用的文献,俺知道金粒子溶胶在水中可以呈现红宝石的颜色是1857年由M. Faraday发现的。但是,这个发现的科学证明是100年后电子显微镜出现以后的事情。

    其实,关于纳米粒子的各种形态和形貌的报道层出不穷,各种会变色的纳米溶胶也已经象湘西和贵州的蜡染一样花色多样。俺一个农民,搞不懂那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也不想去定义。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制备出一种溶胶,并且存放不同的时间,在电子显微镜下不断的寻找,总能找到与众不同的纳米颗粒的形态与形貌,一篇高影响因子的文章也就有了很好的素材。至于论文,那就是一个画圈的事情,就看你画得圆不圆。

    俺也曾经努力去理解过纳米技术,愚笨和不入流的思维,让俺的研究只停留在水溶性高分子微崁段控制和如何经济的大量生产水溶性高分子纳米颗粒的技术上。这些研究的结果让俺课题组这20来人可以很安心的从事科研工作十年以上,而无需劳动专家们费心费力的去评审俺的经费申请材料。

    这些研究结果俺没有发表文章,因为它们拥有实用的价值,我为何要无偿的告诉老外呢?他们又没有给我研究经费?凭什么我就得发表你才认为我做了研究?你们不仅从未告诉我你们的高精尖设备是怎么造出来的,连用我们的农民工的肺、肾、肝和手指,甚至是生命换来的钱,去买你们的设备,你们还不卖。

    用各种方法制造出纳米粒子,用老外制造的电子显微镜表征一番,编制一下如何控制溶胶的颜色,是一种高效的出高影响因子论文的捷径;在有机溶剂或者高矿化度的水中培养出蛋白的晶体,用老外的高分辨X衍射仪和超高分辨超导核磁解析数据,确定其在有机溶剂或者高矿化度水中形成的结构,并画上一个圈,是一种更高水平的发表文章的捷径,至少在5年内这种状况不会改变,因为老外都在经济危机,舍不得去做这种费力、花钱还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阳春白雪般研究。

    当号称自己做的阳春白雪的发现时,俺看不到任何发现的意义,更看不到科学,看到的是用老外的仪器找出来的亮点;大多数人其实并没有能力购买这些设备和仪器时,你非要说这就是科学的最高境界,这是科学的唯一标准;当发现和创新被推到天上的时候,通识和归纳,并且利用这种归纳进行普及和推广被看成了下里巴人。

    俺真的不知道E=MC2f=ma这样的公式是发现还是归纳的结果,更不知道发表在NSC的上的那些发现的亮点相比这两个未曾登载在牛刊上的公式谁更具有牛
X。




阳光实在刺眼?那是科学的光芒。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吴飞鹏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1814-511797.html

上一篇:
让科研评价体系更完善一些

下一篇:
前程有限,独立而行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