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技术扩散的教训 精选

美国技术扩散的教训 精选

已有 5150 次阅读 2011-11-29 07:31 |个人分类:阅读笔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美国, 技术扩散

美国技术扩散的教训

武夷山

一般人认为,美国的技术转移与技术推广是做得不错的。但一些美国学者自己认为,这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比如,Technology in Society杂志2008年第1期发表了美国学者John A. Alic(他曾在国会技术评估局工作过)的文章,A weakness in diffusion: US technology and science and policy after World War II (技术扩散方面的弱点:二战之后的美国科技政策)。文章说:

二战期间,联邦政府设立的OSRD(科学研究与发展局)专注于支持科研工作的早期阶段,该局控制的费用才占二战期间联邦政府研发经费的7%多一点,但是,OSRD以及OSRD局长范内瓦尔. 布什深深地影响了战后美国科技政策的实践。

二战和朝鲜战争也转变了美国三军对技术创新的态度。

范内瓦尔.布什曾发现,美国军方有一个毛病,就是对于工程营销(engineering salesmanship)的重要性麻木不仁(博主插话:我联想到,在1127日开幕的中国软科学研究会学术年会上,成思危理事长作了报告,他也谈到了让具有工程专业背景的人从事制造业市场营销的极端重要性);英国人也有一个普遍毛病,就是对工程专业看不上眼。为了对付这一类毛病,他领导的OSRD规定:工程师算是科学家,工程科学算是科学的一部分。当然必须指出,他本人就是工程专业毕业的。

20世纪20年代至70年代,美国农业部的农业技术推广费用占农业部研发费用的一半。70年代后逐渐下降到25%左右。而在美国联邦政府其他部门,技术扩散、技术推广方面的费用很少有达到5 的,甚至连1%都不到。除了农业部以外,美国联邦政府中研发能力比较强的其他机构都没有像样的技术扩散战略。

 

博主:在我国很多大学内,“高级工程师”是被瞧不起的职称,甚至“研究员”的含金量也不够,只有“教授”才光彩。

我记得做大学毕业设计时,带我的一位老师穿着与实验室操作工(当时的叫法,现在叫“实验室技师”吗?)一样的白大褂在超净间里工作,另一位老师见到我的老师,就说:“哟,您还亲自当操作工啊!”我的操作工“师傅”在一旁听了很生气,愤愤地议论说:“操作工怎么了?操作工不是人啊?”

如果这样的强烈的“等级文化观”不改变,就别侈谈什么“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了。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武夷山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512740.html

上一篇:
学术报告预报:社科基金项目与学术发展

下一篇:
创新的三重文化氛围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