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是用来道歉的,不是用来辩解的 精选

错误是用来道歉的,不是用来辩解的 精选

已有 7968 次阅读 2011-11-29 12:50 |个人分类:学术生态|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李开复, 高晓松, 唐骏

对于错误与正确的关系,英语有两个看似表达相反的谚语:1)Two wrongs make a right,意指用他人的错误为自己的错误辩护,但事实是他人的错误与自己的错误并无关联。简单说就是:别人错了,不等于你对了。2)Two wrongs don’t make a right,两个错误不能构成一个正确,是错上加错。
 
 
在公共汽车上,地铁上,人多拥挤,往往一不小心,会冲撞其他人,这是一个无心的错误,对不起,道个歉,啥事儿没有,但就是有些人在看到被冲撞者抱怨的时候,眼睛一瞪:“你想怎么样?”矛盾升级,最后遭到的是众人的指责,一个小小的错误酿成大错,也无法得到别人的谅解了。有些涉世不深的年轻人,由于考虑问题不周全,犯了一点小错,当被别人揪出来的时候,勇敢承认自己的错误,估计也不会有太大问题,目前多元的社会,对人也不是一棒子打死,但就是许多人偏偏要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结果越描越黑。
 
(此处删除一段,见尾注)
 

唐骏学历造假,事实非常明显,错了吗?错了。错了就改,但他并不是这么做的。经过和方舟子一段时间的缠斗,唐骏曾一度销声匿迹,但5个月之后,唐骏突然高调复出,连发8条微博,对自己的“学历门”事件进行公开辩解,“…你说我是造假我是坚决不同意,我自己觉得我自己没有错,但是我的错在于刚才说的那种含糊,不透明,是虚荣心造成的。所以我把它当成一个娱乐,这样会放松一点,而且是十几年前的一件事情,大家娱乐一下,我从来没有说通过我的学历获取我的利益,获取资本,获取大家的信任。这个事件我有没有责任?有责任,我是当事人我要负主要责任。我应该在所有的场合都说我毕业于美国西太平洋大学就可以了,就不会有这样的事,起源就是我没有透明起来,含糊了,这是我的错,很严重的错。”可见,唐骏将一个明显出于主观意愿所犯的错误,归结为“娱乐”、“没有透明起来”,“含糊”等词,自始自终没有说一句“对不起”,是得不到大家谅解的。只要有类似的情况发生,就会将唐骏拿出来连带批评,而且他自己也成了学历造假的代名词,最终被钉在耻辱架上。
 
著名艺人高晓松酒驾,错了吗,错了,瞧瞧人家的态度:“酒令智昏,以我为戒。”他从事发一开始,就敢与面对和承认所犯的错误,并一再向公众、向受害人赔礼道歉,并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和民事责任。而且愿意以自己的明星效应为代表,接受6个月拘役的法律上限和4000元罚款。高晓松对待错误的做法不仅没有损失其名声,反而还为自己加了分,至少许多网友都是这么认为的。在新的达人秀节目中看到高晓松复出,倍感亲切!
 

现在,李开复先生的辉煌经历让人存疑,从目前有限的证据来看,似乎是故意为之,不是一个简单的疏忽,但也没有特别大的错。李开复先生,您与唐骏是不同的,可千万不要学他,在错误的问题上再给自己添一个错误,毕竟您的错误是大多数人可以理解的,我也不愿意将您与唐骏的“学位门”等同起来,所以我愿意定义您的这个小错误为“辉煌经历存疑”。我一直是敬佩您的,到现在也没有更改,我希望您能学习高晓松先生而不要学习唐骏之流,做一个真正值得大家敬佩的人!
 
李开复认错道歉了,支持!《李开复二十分钟前在微博上道歉认错》
 

任何时候,都不要为错误辩解!错了就是错了,如何辩解也不会变成正确,只能是错上加错。  

有时候想,世界上对人的评价是多么不公平呀,一直作恶多端的坏人,干了一件好事儿,就是“浪子回头金不换”,而一直备受追捧的英雄,干了一件坏事,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所以,做坏人的人,任何时候都可以有机会变好,做好人的人,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自己的优良作风,谨防失足。
 
———————————–
注:原博文中的本段内容,通过与网友争论,我查证并认真阅读了dabaoski的博文,以下这些内容是促使我思考并决定删除本段的关键语句:“我和师兄方法最大的不同在于,师兄用的是老软件ORCA/ORSCA,我自己编写代码移植到了全新构架的 CMSSW系统。从这个意义上说,毕业论文与已经发表的文章内容接近甚至一样是必然的,这在高能物理领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请大家注意这是本科生毕业论文,并不是研究生毕业论文,当然更不是正式发表的学术论文。媒体有兴趣的话不妨可以去北大物理学院图书馆调阅钱老师带的历届本科生的毕业论文,没有一本不是这个套路。”
一般认为,文字内容重复或接近一致是“抄袭”,这可能是我和廖俊林之前认定的原则。但是隔行如隔山,人天天都应该学习。经过学习,我理解了这种情况可能在高能物理领域是正常的,特别对于本科生毕业设计来说,用不同的方法和系统证实业已证实的问题,主要是为了训练而不是什么新发现(高能物理领域要有一个新发现,确实太难了!)。如果钱所带的本科论文全部是这个套路,而他只与胡过不去,问题显然就转化为另外一个性质了,所以现在我认为“胡震论文抄袭,是铁板钉钉的事实”确实不妥。对于原博文中的这个说法,我表示歉意,特从博文中删除这段内容。为了让阅读者能知道原博文的内容,特拷贝在此后。同时也谢谢dabaoski, zhaofuyao, sniperjedy, sucreal等网友帮我更正这个可能是错误的理解(对不起,现在还需要用可能一词)!
钱胡之争,胡震论文抄袭,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就这个问题来说,胡震错了吗?错了。错了就勇敢地承认并以积极的态度加以改正,相信导师和大众都会谅解的。但是,胡震及其支持者们却极力为这个错误辩解,并牵扯出其他许多与论文抄袭问题毫不相干的事儿。无论如何,论文抄袭都是一个错误,辩解可能会减轻其错误程度吗?不会。是否允许辩解呢?当然可以,但那是在承认错误之后,你可以进行适当的解释,让别人理解可能是情有可原,但原谅不原谅你,完全是看你认错的态度和大家的认知,可是到目前为止胡震没有说一句“对不起”。无论你们如何辩解,也不可能将这个错误变成值得褒扬的事儿。另外,是否让你辩解,还要看听众愿意不愿意听,上天并没有赋予你无条件辩解的权利。

相关专题:
方舟子质疑李开复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赵斌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02444-512868.html

上一篇:
“环境”与”生态环境”不是同义词

下一篇:
本科生指导笔记(3):学会利用网络查文献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