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篇博士学位论文想到的 精选

从一篇博士学位论文想到的 精选

已有 54062 次阅读 2013-8-28 16:30 |个人分类:杂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前几天写了篇博文《一篇在审的博士学位论文谈到应邀为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评审一篇博士学位论文一事论文的作者是Mr. Dmitriy Laschov题目是Optimal Control of Boolean Networks (布尔网络的最优控制)审完稿还是觉得心头堵得慌如鲠在喉不得不一吐为快

 

什么是学术创新

 

上篇博文已经提到这篇学位论文在摘要和第一章内容简介都明确指出程代展等利用矩阵半张量积发展了布尔网络/布尔控制网络的代数状态空间表示法而他的论文正是用代数状态空间表示法进行布尔网络/布尔控制网络的相关研究的

 

矩阵半张量积是我在1998年首次提出并在此后多年逐步完善的而我和我的学生将其用于布尔网络提出代数表示法是2008年以后该论文的第二章用了一章的篇幅介绍我们提出的矩阵半张量以及代数状态空间表示法相信如果不是傲慢和偏见都能看出这篇论文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们相关工作的原创性

 

矩阵半张量积作为一个新工具现在正被用到许多领域我深信它将成为处理离散状态空间(静态/动态)系统的一个强有力的工具以它为中心将会形成一个新学科体系但要想完成这个任务需要许多人的共同努力在自动控制领域IEEE TAC和Automatica公认为最好的两个杂志从2009年开始矩阵半张量积的相关文章有不少出现在这两杂志上作者包括北京大学楚天广教授和他的团队同济大学孙继涛教授和他的团队山东大学王玉振教授和他的团队系统所洪弈光和他的团队等等在其他国内、外期刊上发表的相关文章就更多了我也查不过来我相信所有这些工作都是在创新都是发展这一新学科体系所必不可少的

 

TACAutomatica上的长文 (Regular Paper) 被认为该领域比较重要的工作例如[1]Automatica上的一篇长文是这篇博士学位论文的作者和他导师的工作这篇工作将半张量积方法与图论相结合给出了很好的能观性结果他引用了我和我的学生合作者12篇论文利用了我们的方法但结论远超过我们已有的工作[2]TAC上的一篇长文作者之一 (M.E. Valcher) IEEE FellowIEEE CSS副主席他们研究布尔网络重构这是以前没有人考虑过的问题他们也是用我们的方法引用了我6篇论文还有多篇大陆其他作者的相关论文[3]Automatica上的另一篇长文是王玉振的工作他们将半张量用于平面图上色及多自主体的同步也是一篇很有特色的文章

 

任何一个学科的发展都不可能仅靠最初的一些观念每一个能为它添砖加瓦的工作都是创新性的都包含了原创的思想当然这不是说每一篇SCI论文都有创新性如果它只是简单重复或应用己有结果不包含新的想法或结论那就另当别议了在科学研究中不应当把创新神秘化有时一个大的创新会由一点点小的创新累积而成的特别是对年轻人,“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

 

回到我审过的这篇学位论文作者的工作虽然是基于我们提出的方法但他确定做了一些创新性的工作例如除了上面提到的用图论方法解决能观性问题他还给出离散状态空间的动态系统的Pontryagin极大值原理并由此给出最小时间控制[4,5]给出能控性的代数准则能控阵不可约[6]那确实是一篇优秀的博士论文

 

以色列自动控制学会 (IAAC) 有一个VelgerDr. Marko Velger是以色列杰出控制专家,逝2008是专门给研究生的一种国家级的奖2009年开始每年在全国奖给一名研究生Mr. Dmitriy Laschov2013年的获奖者这说明了以色列控制界对他工作的认可

 

二、闭嘴数学先生

 

朋友谢力教授在我上一篇博文的留言,让我看到了数学先生针对我工作的一篇博文。我把它附在下面,让大家评评理。不知数学先生是何方神仙,在他的网页里只见他从07年开博,以每天一至数篇的速度成为网上资深评论员。他的这篇《我认为萧扬之所以放弃搞科研是因为他下决心脱离程代远搞的伪科学项目》,不仅发在草根网上,还发在强国论坛上。他连我的名字都没搞清楚,一会儿“程代展”一会儿“程代远”的,居然就断言:“我认为程代展就是搞伪科学的专家。”我认为,所谓的非线性控制,复杂系统理论,切换系统,多自主系统,矩阵的半张量积逻辑动态系统,这些就都是伪科学了。他还无端地恶语相向,称:“他研究的那些领域,其实也都是跟外国人的风,舔外国人的屁眼罢了。”他又自吹自擂说:“而且,这些东西我其实都会,你们要不信,我还真能够泡制两篇假大空伪科学论文上面全部是公式的东西而且还真的在国外著名杂志上发表了给你们看。”我甚至可以受雇给人捉刀代笔写这类在所谓IEEE上发表的论文,只要给我的钱足够多就行。”

 

由于我在非线性系统方面的工作,当选了IEEE FellowIFAC FellowIEEE有约40万正式成员 (Student Member不算)每年由世界各地入选不超过千分之一的Fellow对于自动控制专业由控制系统协会 (CSS) 选入的约每年10中国大陆是几年才有一名至于IFAC Fellow,现在每三年选一次2011年中国大陆入选的共2是宋健院士和自动化会主席戴汝为院士2011-2014年中国大陆入选的还是2位院士http://www.ifac-control.org/awards/ifac-fellows)。数学先生那么张狂不妨也去申请申请

 

至于我在逻辑系统方面的工作2011年获国际自动控制联合会 (IFAC) 颁发的Automatica (2008-2010)最佳理论/方法论文奖该奖每三年颁发一次每次评最佳理论/方法论文”,“最佳综述论文”“最佳应用论文各一篇当选论文作者包括澳大利亚前科学院院长澳两院院士Anderson瑞典两院院士Astrom瑞典两院院士Ljung (得过两次)美国工程院院士Morse意大利科学院院士Isidori (得过两次)IFAC 最高奖Quazza Medal获得者Mimura (得过两次)还有著名教授 (IEEE Fellow)Willems, Vidyasagar, Byrnes, Spong我们的那篇论文是世界上第一篇由华人作者完成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数学先生你要不要也去争取一下

 

本不想也不该说这么多但数学先生口出狂言欺人太甚让我吞不下这口气其实粗粗浏览了一下他的博客估计他也就是一个初中毕业的文化程度这种人在网上招摇撞骗居然也成了大V闭嘴吧数学先生

 

三、犹太人的特色

 

昨天看了清华大学陈吉宁校长的开学演讲其中提到今年5月,以色列希伯来大学校长本萨森来访,我们说起犹太民族有着几千年的历史,虽然没有什么著名的宫殿建筑,却在思想、文学、科学等很多领域创造了不朽的辉煌。犹太人口占世界的0.2%,却获得了20%多的诺贝尔奖交流过程中,谈到犹太民族和当今中国教育的区别,我说,在中国流传这样一个故事:中国学生回家后,家长一般会问今天老师问了你什么问题而犹太学生回家后,家长会问今天你问了老师什么问题我问他,是不是这样?本萨森校长说,不仅如此,犹太家长还会问你问了什么问题老师没答上来?敢于质疑、善于质疑,是犹太文化的一个秘密,也是犹太民族保持巨大创造力和旺盛生命力的最重要因素

 

看了这段话有所感触中国学生习惯于跟着老师和书本、被动地接受知识而犹太人和许多西方年轻人则敢于主动地进取甚至挑战权威这也许是中国人创新性差的一个重要原因

突然联想到我的论文评审报告其中有一项博士论文的评审过程是保密的但评审教授如果愿意可以选择以下方法通过系的学术委员与学生沟通

(i) 允许学生看到你的评价意见(ii) 允许学生看到你的评价意见和你的签名(iii) 允许学生看到你的评价意见和你的签名并且准备回答学生的问题

 

这种模式前所未见也许是以色列特色如果图省事你当然可以一个不选而我最初选了(ii)因为在中国答辩的学生向评审老师提问是不能理解的看了陈吉宁校长的那段话我改变了主意我选择了(iii)我看他会提什么问题也给这年轻人一个机会让他告诉家长他的什么问题让他的中国评审老师答不上来

 

真的希望中国学生尽早砸碎传统的、束缚他们思想解放的层层枷锁

 

四、徒唤奈何的悲伤

 

传统的力学系统状态空间是欧氏空间或泛函空间),这些空间都是连续的因此状态可以随时间连续变化于是微分方程就成了有效工具但逻辑动态过程如布尔网络状态变量只取{0,1}演化博弈也是如此囚徒困境是2石头剪刀布是3田忌赛马是6这些演化都难以用微分方程或传统数学建模而我们的代数状态空间表示法却第一次给出了严格数学模型我坚信离散型状态空间上的动态系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领域它无论在生物进化经济学或军事对抗中都极具重要性我们的方法甚至在图论编码模糊控制等中也都显示出新的生命力 

 

Mr. Dmitriy Laschov既然能得以色列每年全国仅有一名的Velger说明他确实很优秀根据他的工作我相信有十年八年的努力他就会变成这方面的领军人物

 

评审他的学位论文就让我想我那位逃离科研的学生他的工作一点不比Mr. Laschov也许你还记得在《昨夜无眠》中我提到的一个故事我审一篇论文它给出布尔网络能控性的充要条件那里给出的公式和我的这位学生的一篇论文的公式一模一样而我们的结果当时刚接受发表占了先那篇论文的作者就是Mr. Laschov和他的导师可以说我的学生曾经胜过他一局不幸的是我的学生此后就退出了赛场他真的到中学去了

 

中国现在在这个方向上工作的年轻人我还没发现谁能与Mr. Laschov匹敌一个由中国人首先提出的在我看来极具重要性的新方向和新方法或许在十年八年后会由一个外国人去领军尽管科学无国界但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吗?

 

参考文献

 

[1] D. Laschov, M. Margaliot, G. Even, Observability of Boolean networks: A graph-theoretic apprpach, Automatica, Vol. 49, 2351-2362, 2013.

[2] E. Fornasini, M. E. Valcher, Observability, reconstructibility and state observers of Boolean control networks, IEEE Trans. Aut. Contr., Vol. 58, 1390-1401, 2013.

[3] Y. Wang, C. Zhang, Z. Liu, A matrix approach to graph maximum stable set and coloring problems with application to multi-agent systems, Automaitca, Vol. 48, 1227-1236, 2012.

[4] D. Laschov, M. Margaliot, A maximum principle for single-input Boolean control networks, IEEE Trans. Aut. Contr., Vol. 5, 913-917, 2011.

[5] D. Laschov, M. Margaliot, Minimum-time control of Boolean networks, SIAM J. Contr. Opt., Vol. 51, 2869-2892, 2013.

[6] D. Laschov, M. Margaliot, Controllability of Boolean control networks via Perron-Frobenius Theory, Automatica, Vol. 48, 1218-1223, 2012.

 

附件:

这是数学先生在草根网上的原文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43027.html 

强国论坛上的地址 http://bbs1.people.com.cn/post/2/0/1/124734007.html

 

我认为萧扬之所以放弃搞科研是因为他下决心脱离程代远搞的伪科学项目

回复20 人气1662

发表于2012-11-23 10:14:35

 

我认为萧扬之所以放弃搞科研是因为他下决心脱离程代远搞的伪科学项目。

伪科学分为两大类,一类相当低级,例如什么气功治病,水变油之类。但是还有一种伪科学,却是合法的,否则众多的“专家”“教授”们都没有事情干了。

那种伪科学我也曾经给出过一个名称,叫“准伪科学”,这类伪科学,可以在国际上很高的科技刊物上发表文章,什么IEEE之类,有许多数学公式的推导,一大堆假大空的学术名称,但是完全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也不可能形成实际的生产力,而且这类伪科学主要由美国引领,是专门用来害其它的国家科技不发展的。

美国的长期战略是,故意让一些假大空的科技论文在它的知名学术刊物上发表,这样这个论文作者就获得很高的科学技术的身份和地位,尤其是他回到国内或者本来就是国内,于是就靠这些假大空的骗人论文当上了教授研究员之类的东西,而一个国家的科学技术完全被这类科研骗子所控制,就将导致国家的科学技术的研究朝着骗人的方向,也是假大空的方向发展,这样就成功地阻滞了美国之外的科技技术的进步,浪费了美国之外的大量的脑力人才成天钻研于毫无用处的假大空骗人论文当中。

有一些人总以为好象只有中国的领导的一些报告才是假大空,完全不是这样,有许多充满公式的科研论文都是属于假大空的,而且确实国内科学研究的上层,因为这个“重视论文”的政策,导致大量地被伪科学家所掌控。当然国内也有真科学,和美国一样,真科学只存在于公司中间,及中国航天队伍中间,及武器研发系统中间。

萧扬的导师是程代展,但是我认为程代展就是搞伪科学的专家,萧扬清楚这一点,他不愿意受伪科学专家控制,因此就逃走了。有可能萧扬到现在根本就没有接触到真科学,完全是在假大空中间度过的。所以他最后决定逃离假大空,干脆去中学教数学,这个决定是很明智的。因为,中学当然现在也是针对高考也要搞假大空,但是好一些在于,中学生学的数学仍然是真科学,只不过一大堆的难题很无聊,没有意思罢了。

我为什么说程代展是搞伪科学的,看他的简历中就说,“研究领域为非线性控制、复杂系统理论、切换系统、多自主体系统、矩阵的半张量积及逻辑动态系统等。”但是我认为,所谓的非线性控制,复杂系统理论,切换系统,多自主系统,矩阵的半张量积逻辑动态系统,这些就都是伪科学了,可以弄出一大堆公式,但是毫无用处,当然,在国外的伪科学期刊上发表论文这件事情是可以做到的,除此之外,人类的现在和未来不可能有任何一部机器或者设备,用上了什么非线性控制复杂系统理论切换系统多自主系统矩阵的半张量积逻辑动态系统这样的东西,虽然公式一大堆,讲课的时候也会让学生似是而非地好象懂了其实又不太明白,但是基本上属于科研骗术。

而且,这些东西我其实都会,你们要不信,我还真能够泡制两篇假大空伪科学论文上面全部是公式的东西而且还真的在国外著名杂志上发表了给你们看。我只不过认为这样的玩艺太无聊,因此就不干罢了。也正因为我是真科学家,所以才知道那些人都是一些伪科学的骗子,从事的所谓科学研究,其实完全是在浪费时间。我甚至可以受雇给人捉刀代笔写这类在所谓IEEE上发表的论文,只要给我的钱足够多就行。不过我现在没有这种功夫,也认为这不好玩。

我以为,萧扬之所以没有说出来“程代远搞的就是伪科学”其实是在给他导师面子,他早就知道自己搞的这些研究是骗人的东西,是不可能转化成生产力的。

否则的话,我们可以从百度百科中看到“程代远在历史上首次提出什么什么”这样的东西,但是没有。诺贝尔科学奖都有这种东西,就是在什么什么方面有发现,而不是什么著名刊物多少篇论文。例如高锟,那就是首次发现光纤通信,而程代远就没有这种“首次发现什么什么”这样的东西,也不可能有。因为他研究的那些领域,其实也都是跟外国人的风,舔外国人的屁眼罢了。一些个专著,无非就是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罢了,学生一学到那些东西,那些课程,那就是完全的一些毫无意义的完全没有用处的东西。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程代展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60333-720393.html

上一篇:
一篇在审的博士学位论文

下一篇:
从首届陈翰馥奖想到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