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毒攻毒的先驱贾雷格博士 精选

以毒攻毒的先驱贾雷格博士 精选

已有 12834 次阅读 2013-11-10 09:08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博士

疟疾,俗称打摆子、打老张,是一种由疟原虫造成的全球性急性寄生虫传染病,通过疟蚊传播。独特症状为间歇性发冷发热。世界范围内,呈现临床症状的病例每年就在3亿到5亿之间,每年因患疟疾死亡的人数在一到三百万之间,其中大部分为儿童。儿童、孕妇、旅游者和各地的新移民对本地流行的疟原虫免疫力较差,故是易患疟疾的高危人群。疟疾主要的流行地区是非洲中部、南亚、东南亚及南美北部的热带地区,这其中又以非洲的疫情最甚。就中国而言,疟疾主要的流行地带为华中华南的丛林多山地区,但疫情远较非洲为轻。

间日疟是疟疾的一种最常见类型,现在我们可能无法想象,在90年前,曾经有一项世界著名的医学发现,不是治疗疟疾的,而是利用疟疾作为治疗疾病的手段。当时青霉素没有发现,人类无法治疗一种非常常见的性传播疾病梅毒,晚期梅毒患者会导致神经性梅毒,麻痹性痴呆(Paralytic dementia)就是神经梅毒的一种典型表现。当时晚期梅毒患者都难以避免死亡的结局,而且患者年龄大部分是30-40岁的人群,对家庭和社会影响巨大。一个奥地利医生以发热疗法为基础,提出采用疟疾感染来治疗该疾病的设想。通过直接给10个患者注射来自疟疾感染患者的血液,人为制造疟疾感染,结果发现疟疾对晚期梅毒有神奇效果,这一重大发现挽救了成千上万晚期梅毒患者的生命,虽然对其作用的机制不清楚。1927年医学诺贝尔奖授予奥地利医生贾雷格,以表彰“他发现了疟疾在治疗麻痹性痴呆中的价值。这个老兄在奥地利可是大明星,许多道路、医院、学校都是以他名字命名的。


 贾雷格医生185737日出生在奥地利威尔士,父亲是阿道夫约翰瓦格纳。1874-1880年他于维也纳大学攻读医学专业。在这里他和Salomon Stricker一起在普通实验病理学院从事研究,1880年他获得博士学位,1882年离开该研究所。1883-1887年,他和Maximilian Leidesdorf一起从事精神病临床工作。1889年他开始从事甲状腺肿大和呆小症方面的研究。1893年他成为精神和神经疾病专业的著名教授,任命维也纳精神神经疾病诊所主任。1902年,他到维也纳总医院工作,1911年再次返回维也纳精神疾病诊所。

贾雷格最重要的贡献是他推动诱导发烧治疗疾病,或者说发热疗法,用于治疗精神疾病。1887年他开始研究发烧对精神疾病的治疗效果,但是早期研究发现这种方法并不能完全达到预期效果。1917年,他开始尝试使用疟疾,他研究发现疟疾对麻醉性痴呆的效果非常理想,麻醉性痴呆是神经性梅毒的典型表现,是梅毒患者晚期的主要表现,也是这类患者死亡的重要原因,当时属于不治之症。在此之前,曾经有人证明发烧能治疗梅毒。因疟疾可以让人体持续高烧,发现对三期梅毒的治疗效果非常理想,后来又由于疟疾药物奎宁的发现使疟疾本身的风险变小。虽然对这种方法治疗疾病的机理非常不清楚,但因为这一重要发现挽救了大批患者生命,仍使他获得了1927年医学诺贝尔奖。他最重要的著作是Prevention and treatmentof progressive paralysis by malaria inoculation(1931)

以下资料来自于网络

5世纪欧洲人发现了新大陆,西班牙人用武器和天花征服了这个蛮荒的世界,古老的帝国在病毒面前一败涂地。不过,美洲土著也给旧世界奉献了他们的礼物,这便是被称为“美洲大陆的复仇”的新疾病——梅毒(Syphilis)。

1492年,哥伦布的水手将梅毒病原体带回了西班牙,并很快在欧洲蔓延。梅毒穷凶极恶,短短几年内就造成了约1000万人死亡。1495年,意法战争使得那不勒斯成为梅毒之乡,梅毒于是又被称为“那不勒斯病”或“法国人病”。自那以后,梅毒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到了18世纪,梅毒已很常见。

由于梅毒通过性接触传播,患病的人往往羞于启齿。在19世纪,欧洲人忌讳梅毒,不仅绝口不提自己的病情,甚至要求医生为自己保密。在那个年代,梅毒的病原体还没有找到,人们也缺乏针对梅毒的特效药物,于是梅毒的势头仍旧不可阻挡。梅毒的病情变化多样,临床上有时很难与其他疾病进行区分,诊疗手段落后加之观念上的排斥,使得罹患梅毒的患者常常发展至非常严重的阶段,有不少人直至死去,医生才搞清原来是梅毒作祟。

在梅毒感染的晚期,梅毒螺旋体会侵犯全身的各个组织和脏器。如果侵犯神经系统,则可导致神经梅毒。麻痹性痴呆(Paralyticdementia)就是神经梅毒的一种典型表现。在19世纪,麻痹性痴呆无药可治,医生们对这种病束手无策,甚至连延缓疾病发展都做不到。麻痹性痴呆使患者智能减退,生活无法自理并在几年内死去。毫无疑问,能够挽救麻痹性痴呆患者的人,必将名垂青史。而这个人终于在20世纪出现了,他便是奥地利医生贾雷格(JuliusWagner-Jauregg)。

185737日,贾雷格出生于奥地利威尔斯,1874年进入维也纳大学攻读医学,1880年获得博士学位。三年后,贾雷格进入一家精神科诊所从事研究工作。尽管之前贾氏从未接受过精神病学方面的训练,但这一工作经历却阴差阳错地使其收获了不同寻常的发现。

在没有现代药物之前,对于梅毒,医生们往往会选择使用水银来治疗,这也许是源于一种朴素的“以毒攻毒”的哲学。其实在英文中,以毒攻毒有其近义表达onemust expel evil with evil,意即“操纵恶魔去驱逐恶魔”。只是水银毕竟毒性强大,弄不好梅毒没治好,水银会先让患者丢掉性命。操纵无法掌控的恶魔结果难免是前门去虎后门进狼,只是在那个年代,人们别无选择。后来,德国科学家埃尔利希发现606(洒尔弗散)可以用来对抗梅毒,但无论是606还是914,均对麻痹性痴呆这种晚期梅毒无效。

而精神科医生们却在实践中有了新发现:一些麻痹性痴呆的患者在发过高烧后症状有了显著改善。尽管机制不清,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尝试利用发烧来对抗疾病。贾雷格便是醉心于这一领域的医生之一。用他自己的话说,“有两种途径可以用来治疗进行性麻痹(指麻痹性痴呆),理性的和经验性的”,当种种理性方法都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便求助于经验型疗法”。

如何令患者发烧呢?贾雷格首先想到了结核。起初,贾雷格利用注射结核菌素来诱导患者发热,受试的患者并不都是麻痹性痴呆,还包括其他一些精神病,结果“时常显现出疗效”。此后,这种治疗开始专门用于麻痹性痴呆患者,除了注射结核菌素之外,贾雷格还同时联合了汞碘和洒尔弗散(606)治疗,效果可圈可点。

上述治疗虽然取得了一定进展,但复发率很高。贾雷格发现,一些患有感染性疾病的人(比如肺炎或脓肿)往往能获得较长时间的缓解,这使他长久以来的一个大胆的想法再次死灰复燃:人工制造感染!早在1887年,贾雷格就有利用疟疾发热来治疗的想法,现在是1917年,贾雷格决心将其付诸实践。

疟疾这种臭名昭著的疾病大家已经很熟悉了。疟疾发作时人会先“打摆子”,不久,高热将接踵而至。热退后恢复如常,间隔一天或数天后症状再次发作,如此反复。在前人的努力下,到了1917年,人们已经找到了治疗疟疾的特效药——奎宁。于是利用疟疾来产热的风险就变得不那么高。贾雷格正是看中了这一点:用疟疾来“以毒攻毒”值得尝试。

贾雷格令9名受试者患上了疟疾,实验结果令人鼓舞,有三人完全康复。消息传出后举世震动,大批患者争先恐后地接受了这一别出心裁的疗法,贾氏的实验结果也得到了相当程度的认可。麻痹性痴呆好发于32-45岁的壮年人,这些人常常是家庭支柱,一旦患病,往往意味着一个家庭的毁灭。疟疾疗法给这些家庭带来了希望。几年间,贾雷格治疗了数以千计的患者,盛名随之传遍世界。

尽管缺乏理论支撑,贾雷格的成果还是引起了诺贝尔奖评委会的注意。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如此富有创意而大胆的疗法很难不令人产生兴趣,尤其是治疗对象是之前认为无药可治的晚期神经梅毒。1927年,诺奖评委会将当年的诺贝尔医学奖授予贾雷格,理由为“他发现了疟疾在治疗麻痹性痴呆中的价值”。这也是诺奖评委会第三次将荣誉颁发给疟疾相关的医学领域。疟疾发热法治疗神经梅毒一直沿用到梅毒特效药青霉素的诞生。

   最近一期《科学》一篇文章再次让人们回想起这一历史传奇故事。http://www.sciencemag.org/content/342/6159/686.summary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孙学军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174-740470.html

上一篇:
氢气抑制破骨细胞分化

下一篇:
迎接氢气农业时代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