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的水问题和巴勒斯坦难民回归权 精选

以色列的水问题和巴勒斯坦难民回归权 精选

已有 11535 次阅读 2013-11-9 13:50 |个人分类:国际观察|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人口, 以色列, 难民, 巴勒斯坦, 内盖夫沙漠

日前,贾绍凤老师谈到了以色列的水问题迦南地的确是一块让人叹息的地方,巴以和平进程停摆已经接近10年,犹太战神——伊扎克.拉宾、九命猫——亚希尔.阿拉法特都倒在了通往和平的道路上。

巴以之间有两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圣城(耶路撒冷)地位和巴勒斯坦难民的回归权。只要有足够的政治智慧,阿以双方还是有可能分享圣城,耶路撒冷可以分别作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首都。

但是目前看来,难民回归权似乎无解,因为你人类无法自由的创造水土资源。以色列国内的居民已经超过800万,其中犹太人约600万,生活在以色列的阿拉伯人和其他居民约200万,人口密度接近每平方公里350人,比日本和印度还高。

“土地换和平”的原则是以色列无法接受的。让以色列人全面归还五次中东战争所夺取的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也不现实,毕竟几百万人已经在这些土地上生活了几十年,他们已经与当年战争的发动者无关,“土地换和平”就意味着这些犹太定居者背井离乡,重新成为难民,这不仅意味着用错误纠正错误,也是不人道的

但是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自治区60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了400万人,人口密度比以色列国内还高

整个巴勒斯坦地区人口接近1200万,面积仅2.7万平方公里,人口密度接近每平方公里500人,这是巴以冲突的一个根源。

此外,除了生活在巴勒斯坦自在区和以色列境内的巴勒斯坦人外,海外还有四五百万巴勒斯坦难民,主要集中在约旦、黎巴嫩、叙利亚等地。而且,不论是约旦,还是黎巴嫩还是叙利亚人口压力也都很大,特别是黎巴嫩人口密度比以色列还高。巴勒斯坦难民也始终是上述三国国内政治不稳定的一个重要原因,巴勒斯坦游击队甚至同约旦政府军同室操戈,酿成“黑九月”事件。整个巴勒斯坦民族目前总人口在1100万人左右,是以色列国内犹太人的2倍,这也是以色列所担心的,现在巴以冲突正在演变为一场“子宫战争”,双方都似乎要保持人口数量上的优势,并通过人口优势来压垮对方,以色列似乎也是高收入国家中人口增长最快的。

但是随着巴勒斯坦地区的人口进一步暴涨,数百万流落在海外的巴勒斯坦难民回归家园的道路将更加坎坷,不论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自治区还是是以色列国内都没有额外的土地和资源来养活他们,除了以色列南部几乎荒无人烟的内盖夫沙漠。内盖夫沙漠面积超过以色列国土面积的1/3,但人口不及以色列国家的5%。

 

以色列缺乏开发内盖夫沙漠的水资源。以色列地表水资源大约4亿立方米,其中:西部地中海流域地表径流总量约3亿方,其中60%为洪水(冬春季),90%的洪水直接流入地中海而无法利用;东部约旦河(死海)流域地表径流总量不足1亿方,大部分难以利用,以色列地下水资源主要有沿海和山区两个含水层,多年平均补给量约13亿方。另外以色列占领的戈兰高地控制了加利利(太巴列)湖流域的水资源,总量约为8亿立方米,其中可利用量约5亿立方米(北水南调工程的水源)。以上总计,约25亿立方米,可利用量不足20亿立方米。可利用水量中地表水1.5亿立方米、地下水13亿立方米,入境水5亿立方米2013年,以色列的实际需水量17.65亿立方米,实际供水量18.05亿立方米,供水量中自然水资源、苦咸水淡化与海水淡化分别为11.70.5亿和5.85亿立方米。其中自然水资源主要来源于地下水和北水南调的太巴列湖水,地表水未被充分利用,地下水还有一定的开采潜力。在以色列用水量中农业用水约占60%(主要是地下水以及一部分北水南调的水),居民生活占35%,工业用水仅占5%,淡化海水主要供应生活和工业用水。

而巴勒斯坦自治区的水资源更少,只有区区数亿立方米,仅能保证生活用水,工农业生产都无充足的水源

巴勒斯坦难民回归权问题的唯一解决之道可能是“以水源换土地,以土地换和平”:以色列割让(部分)内盖夫沙漠给巴勒斯坦,周边阿拉伯国家提供开发水源,并由海湾石油富国提供财政支持,为巴勒斯坦难民建立新的家园。内盖夫沙漠东南是干旱少雨的阿拉伯半岛,毫无水源希望,出路只能在北部和西部。

向北即把以色列“北水南调”的水源进一步延伸到黎巴嫩和叙利亚。地中海东岸是中东地区降水最多的地区,但黎巴嫩由于人口密度大水资源并不充裕,理想的取水点是叙利亚北部经土耳其流入地中海的阿西河,另外也可从叙利亚东部引幼发拉底河水,向西穿过戈兰高地进入太巴列湖,为以色列的北水南调工程供水。但是这些水源距离内盖夫沙漠都在千里之外,而且中间间隔有万水千山,即使可以引水到内盖夫沙漠,成本也会很高。

 

最现实的水源选择是红海西岸的尼罗河,从尼罗河三角洲向东引水过苏黎世运河和西奈半岛的丘陵即可从西部进入内盖夫沙漠,也就是埃及政府曾经规划并已经动工的“和平渠”工程,全长不过几百千米,工程也并不艰巨。

但是尼罗河流域有2亿多人口,水资源也并不丰富,特别是南苏丹草原、埃塞俄比亚高原、非洲大湖区人口增长和灌溉农业的发展,使得本已经被埃及和苏丹两国已经分干喝净的尼罗河水源更加入不敷出。而且埃及目前一半的食品依赖进口,即使尼罗河有剩余的水资源,埃及优先的用水方向也是灌溉西南部沙漠绿洲的新河谷工程。

尼罗河上游临近非洲第一大河、世界第二大河——刚果河。在刚果盆地东坡,沟通刚果河干支流引水北流,再向东穿分水岭,进入白尼罗河上游的东非湖群,在工程技术上是可行的,关键取决于政治意愿和资金支持。如果实现从刚果尼罗调水,那么不仅尼罗河流域的水资源分配问题不再棘手。

通过“水源还和平”,阿以和谈当中最难啃的一块骨头也可能迎刃而解。但是现在埃及自顾不暇,叙利亚烽火连天,巴以和平已经被边缘化了,而且巴勒斯坦人和犹太人口都在不断膨胀,总有一会让天巴勒斯坦地区无法承受的。是以色列人还是巴勒斯坦人会重新浪迹天涯?

万能的主啊,赶快派一位新的先知降临吧,不要让你的子民在黑暗中摸索太久。

 

 

 

本文引用地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95119-740295.html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赵建民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95119-740295.html

上一篇:
新疆水资源最大的损失

下一篇:
土地流转将消灭种粮大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