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大学经管学院一名博后英年早逝 精选

同济大学经管学院一名博后英年早逝 精选

已有 72323 次阅读 2013-10-4 16:2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刚收到同济大学经管学院一位博士后的父亲的邮件,说他的博士后儿子16天前在学校宿舍不幸去世,七天后才被发现尸体高度腐烂。据称,该博士后到同济才九个月,已发表了7篇论文,其中3篇SCI,应该是很优秀的。奇怪的是,对于这么一名优秀博士后的去世,过了这么长时间,同济大学及其他相关网站都没有予以报道。更可悲的是该校博士后网站也没有刊登任何消息。冷漠至此,实在让人痛心!多么年轻有为的生命啊,让我们一起为他祈祷吧,祝他在天堂一路走好!

———————————-以下为其父亲邮件内容,其中事实真相有待查实—————————-

尊敬的各位校领导、各学院领导们:
  您们好!
  我是同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后余睿武的父亲,非常冒昧地写这封邮件,是因为,我们需要您们的帮助;是因为,今天,2013年10月3日,我的儿子离开这个世界已经约16天了,可是我们到现在弄明白真相,之所以说“约”,是因为,我们到现在为止都还不知道他究竟是在哪一天离开的。
 
  2013年9月27日上午9点左右博管办打电话与我联系,说学校要中期考核,但是找不到余睿武,询问我们他是否回家。我们当时就坐不住了,心里不免担心,因为他之前一直跟我们说在忙中期考核,在忙论文,不要打扰他,所以已经有若干天没有联系。我们一再请求,让学院请物业的人先去宿舍看看,对方答应后至此电话一直打不通,到了中午我们在上海工作的小儿子决定立即赶赴宿舍,直到近2点,警察,而不是学院,才打电话通知他说是余睿武已经在宿舍猝死,死亡时间在7天以上,小儿子赶到现场后看到人躺在水泥地上,已经高度腐烂,上面苍蝇乱飞,小儿子拍照后一直不敢给我们看……写到这里我实在是难以抑制我的悲痛情绪!!!!!!!!!!!!!!!!!!!!!!!!!!!!!!!!!!!!!!!!!!!!!!!!!!!!!!!!!!!!!!!!!!!!!!!!!!!!!!!

!!!!!!!!!而至此,学院依旧未给我们二老任何通知!
 
  在他34岁的人生历程中,余睿武,一直在学校里渡过,他的母亲是一名普通中学的退休高级教师,桃李满天下,从小我们一直就教育他要成为一名能为国家做贡献、能对社会有用的人,他做到了,并且在我们家族中不负期望一直念书念得最好,到现在为止也是这样。现在整个家族的人都很悲痛,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他是怀揣梦想来的,“选择了同济,就是选择了放心”,他要为祖国争光,要为中国挣得第一枚诺贝尔经济学奖!于是,在2012年12月在华中科技大学控制科学与工程系系统工程研究所博士毕业后来到了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没想到却从此与我们阴阳相隔。

  上海今年的夏天有多热,呆在上海的人都知道,全中国的人民都知道,60年难遇,40多度的高温,他住在学校提供的教职工宿舍——同济新村的六楼,没有空调,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他的身体经受了怎样的煎熬?!他日夜写论文,在同济大学9个月的时间里写了7篇论文,其中3篇英文(SCI,EI)。他和我们打电话一直说学院老师要求很高,需要很多文章才能出站,不然要返还所有博士后期间的费用。中秋节,人家都去游玩,而他还要写论文,他这么短的时间内写了这么多文章,还要这么逼他,他的精神得经受着怎样的煎熬?!如此的双重煎熬,要让他怎么活?!

  所有看过他宿舍的人都摇头叹息,太艰苦了!穷徒四壁啊!今天2月份他就把一年的党费都交了,而他的博士后工资只有2000元左右,他发那么多文章的钱都是他自己出的,我们一直从微薄的退休津贴里面在给他资助,在我们收拾他遗物的时候发现他的钱包里面只有区区16块钱!
 
  所有的同学老师都点头夸赞,余睿武是一位好师兄,好学生,好党员,大家都说他太单纯了,是一个踏踏实实做学术的人。就这样一个一心钻研的人,却居然在同济待了9个月,就被活活累死了!!!

  他是一个老党员,他曾跟我们说这里的党一直没有组织活动,后经学院核实,确实一次活动都没有;2013年的春节他没有回家,在食堂里面学生免费三天,他是博士后,不给提供,他连吃了三天‘康师傅’方便面,期间学校没有人去问他关心他;如今,在他死去的这么长时间内学校没有任何人去关心他,问候他,还是在要中期考核了才想起来去找他,之后在我们家长提出要求后才去宿舍破门。如果能早一点发现,早一点给他一个宽松舒适的环境,再多一点人文关怀,我们现在就能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孩子站在面前。

  从9月28日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见到逝者一面,逝者的现场报告和法医的结论照片资料到现在也没有拿到,出了事情,学院根本就没有通知家属,学院一直不配合,经常不接电话,或者干脆关机,对我们不理不睬,豪不关心,实在是在把我们往绝路上逼。我们几天都没有睡,我现在65了,身体不太好,打击非常大,他妈妈也有高血压,前天在宾馆悲痛之时,摔倒在厕所马桶边,跟学院领导联系他们帮忙,开始还敷衍我们,结果却1个小时不回复,再联系的时候就让我们自己解决,太冷漠太冷血,太让人寒心了,我们自己先去校医院,再去新华医院急诊排队,拍ct,x光,发现大脑有积液,是摔倒所致,医生建议要密切观察,之后一天内不能随意走动。

   作为一名优秀党员,优秀学生,优秀毕业生的他,就这么毫无尊严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如果做学术就是这样一个下场的话,让我们这些读书人,怎么安心?又怎么告慰死者?我们把一个健健康康,活生生的小伙子交给你们学院,现在就是这么一个结局,孩子在死前还在推算公式,发表了这么多的文章,为同济大学,为我们国家科研做出了不小的贡献,对于我们,对于同济大学,对于我们国家,花费这么多年,这么多资源培养出来的一个社会栋梁,高端人才,这是多大的损失?!

    现在悲剧发生了,作为家长的我们,只想早点离开这个伤心地,可是现在院里迟迟不露面,现在更是以假期为借口,都避而不见了,院长更是非但没有来看望我们,更即使是我们主动要求下也坚决不见我们,说什么“我们都有事情,不是你说见就能见的”——这是多么令人心寒的话语啊?!     我们殷切地期望校领导能为我们做主,能展现出百年名校的风度,我们相信同济大学,会给死者一个交代,安心地离开这个世界。

———————————————————————————————–

学校应该成为人文关怀最浓厚的地方,不要让冰冷的数值堆砌成为一道冷漠的风景线!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廖少明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760649-729986.html

上一篇:
“微扰动”的社会意义

下一篇:
简论软土盾构隧道的合理直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