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浩劫:野猪袭击羊群背后的启示 精选

天山浩劫:野猪袭击羊群背后的启示 精选

已有 9611 次阅读 2013-9-17 18:34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天山野猪生态系统干扰

天山浩劫:野猪袭击羊群背后的启示

野猪群 拍于呼图壁

远征回来,我们准备翻越冰沟,前往玛纳斯。几日的考察无果,对冰沟之行显然有些心不在焉,不料前方草丛一个黑色的东西在移动,仔细看过去,野猪。个头较小,还未成年。野猪群居生活,幼猪的出现证明此处必有一个野猪家庭。于是猪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现实证明就爬山而言,两条腿的始终干不过四条腿的。虽然没能追上,不过它的行踪却暴露无疑,顺着它的痕迹,翻过达板是一片开阔的草场,在草场与针叶林的交汇处,我的判断得到了验证。一个野猪家庭,约七八只野猪。可能前面的小猪早已汇报了敌情,我一出现,还有一公里的距离,它们就开始向林子里转移,无奈再次扑空。

野猪群

冰沟的长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沟中无水,难耐饥渴,路旁的大黄、草莓成了我们争相取食的对象,酸酸甜甜的野草莓不仅解渴,还富含大量的维生素。大黄就更不用说了,中医有句话叫做“大黄救命无功,人参害人无过”,既能补水,又富含维生素C,只不过略有苦涩。曲折的道路虽然有些烦躁,不过也增加了我们见面的几率。

又往前走了约两公里,另一个野猪家庭出现了,遇见它们的时候,距离不足一百米,大约有十二三只的样子,正挡在路上。由于猪多势众,看到我们并没有要离开的样子。既然不走,我索性上前去拍个特写。我的贸然闯入,大大出乎了猪的意料,还有50米的样子,它们再也淡定不了了。两个大猪一前一后,中间夹着小猪,开始向山上转移。穷寇莫追,况且此处也是人家的地盘,跟着后面追拍了几张,也就撤了下来。后来想想也有些后怕,最近的时候大猪离我不足十米,俗语有云:“一猪二熊三老虎”,它要是动真格的,我们还真不是对手。

马鹿 拍于哈密

短短的几公里,竟然见到二十多只野猪,看来此地数量不少,从当地的牧民口中,也证明了这一事实。吃惊之后,更值得深思,别的动物大多隐姓埋名,为何野猪一家独大?其实还要多多归功于人类的提携,野猪的适应能力极强,仅有的天敌狼和雪豹被人类赶的无影无踪,此处基本上没有敌人,而身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它们,一般人也不敢动,因而种群扩张在所难免。

然而这帮猪们,并没有买账,反而恩将仇报,屡次袭击牧民的家畜。我们上来的时候,乌龙别克家的羊就被干掉了几只。看来在草场的争夺面前,动物和人一样,都是六亲不认。

回到乌市,久久难以平息,一路走来,有太多的感触。西部大开发轰轰烈烈的进行,原本荒凉的土地成了人们休闲娱乐的圣地。哈密巴里坤、奇台江布拉克……旅游圣地如同雨后春笋,度假村遍地开花,有官办的、有私营的、还有官督商办的。在旅游市场的驱动下,条条大路,直通山顶。

山羊 拍于木垒

在经济大势的影响下,牧民的牛羊开始了疯狂的扩张,一片片原始的土地遭到无情的蹂躏,从呼图壁到哈密,有水的地方,就有那白色的蒙古包;从山前草原直到冰川脚下,有草的地方就有牧民的牛羊。原始的生态系统遭到无情的冲击,顺之者昌,逆之则亡。

首当其冲的便是号称雪山之王的雪豹,人类的地盘岂容你称王。一路上我们都在打探它的消息,除了记忆就是痛苦的回忆:2010年玛纳斯2只雪豹被打死,近十年乌苏5只雪豹遇害,去年哈密一只雪豹被困在牧民的羊圈……

旱獭 拍于呼图壁

雪豹少了,可是北山羊、盘羊、马鹿等有蹄类也没有好日子过。活生生的被牧民的牛羊赶出原属于自己的地盘。地上有难,空中的家族也未能幸免金雕、草原雕难觅踪迹,一向以腐肉为生,与世无争的高山兀鹫、秃鹫、胡兀鹫也开始商量准备投靠他国……

几家欢乐几家忧,对人类适应力强,愿意和人类搞好关系的种类,种群得到扩张,像天上的乌鸦、鸢,地下的野猪。如今山中几乎成了它们的天下。人类的干扰已经对生态系统构成严峻的挑战,野猪袭击羊群已经敲响了警钟!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赵序茅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990233-725692.html

上一篇:
教师节的礼物——赠马鸣老师

下一篇:
乌鸦的成功之道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