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泰山 精选

我与泰山 精选

已有 3925 次阅读 2013-9-23 18:20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泰山

中秋之夜,月圆风轻云淡,我和老公兴冲冲杀到泰山脚下,大概7点左右从红门开始往上爬。人还真不少,夜间登山的以青年人居多,在买票时有一个小小的插曲,我守着背包,老公去排队买票,回来他跟我说:“我觉得中国就要完了。”我问他怎么啦,他摇摇头叹气说:“有一个大学生拿着一堆学生证插队买票,还理直气壮的,没有一点羞耻之心。”我们两个在公共场合都是极其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在这方面颇有些共同语言,乱发了一阵感慨之后开始爬山了。

月亮黄灿灿的,发出温暖的光。小时候的月亮总给我冷冷的印象,印象中有许多个晚上月亮特别亮,月门地下树影婆娑,我疯疯癫癫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打羽毛球,踢毽子,捉迷藏,迟迟不肯睡去,相比之下,今天的月亮太寻常了,不过挂在山顶上,虽然比不上海上生明月那般磅礴大气,却也能衬托出夜幕下山的雄伟与壮阔。

夜间爬山有种两眼不问路边景,一心只顾数台阶的感觉,身边的游人是最引人注意的风景。一位老婆婆,大概是为了完成生平这一夙愿,在亲人的搀扶下一步一步向上爬,很慢但是每一步都很踏实。一对登山的母女,母亲一副职业驴友装束,背着一个巨大的登山包,头上戴着探照灯,两个人都是大步流星,招来老弱病残者妒忌的眼光。更多的是年轻人,三五成群,一路上呼朋唤友,推推搡搡,女孩子长发烫了波浪卷头上带着牛角灯,像俏皮的女妖,男孩子剃了板寸头上也带着牛角灯,像红孩儿。

作为皇家封禅祭祀的宝地,泰山上文化气息浓厚是理所当然的,一路上摩崖石刻,文人骚客题字无数,泰山云步桥处刻有一副对联“风尘奔走历尽艰辛思跪乳,因果研究积成功德敢朝山”,借着手电筒的光仔细看了一遍,顿时激发了我苍茫的身世之感,一阵子鼻子发酸,喉咙发紧,我知道自己“功德尚未修得圆满”,没资格发出这种感慨,但是眼下月色如水,山体雄厚,还是忍不住同情自己几下。

过了中天门,山路越发地陡峭了,走几步就得停下来歇一歇,到达南天门,一堆人在那里呼天喊地,说累死了不行了,南天门一过,天街就不远了,到达天街已经过了午夜,租了帐篷的、裹着军大衣的人们滚了一地,我们继续爬到玉皇顶,上面已经挤满了等待着看日出的人们。“日出在泰山原来是一种奇特的天文奇观。”老公说,他又在讽刺大众了,我还沉浸在30年的身世之感中,只是配合他笑一笑。找块空地坐了下来,我们也租了一件军大衣,搭在腿上,老公一会儿就睡着了,我却没有任何睡意,旁边有一堆年轻人在打扑克,打了一会大概冷得受不了了,他们就跑来跑去或是挤成一团,有个小男孩没留神脚底下,重重摔了一跤,半天没爬起来,直到天就要亮了,他才在同伴的搀扶下慢慢地爬起来,一群人说说笑笑开始往日观峰上走,这些年轻人也不是一无是处的吧?这世界纷繁复杂,变化莫测,成年人都极易迷失彷徨,年轻人只要不是存心害人的,我觉得都是可爱的。

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到了,太阳要出来了,人们一个个站在山顶上翘首以待,我想到了鲁迅写得“那些围观的人,就像伸长脖子的鸭”,一下子笑得跟神经病似的。不料云层太厚,天已经大亮,还不见太阳的影子,很多人都失望地开始下山了。靠着给游人拍日出照挣钱的小贩还是继续忽悠:“太阳一定会出来的,不要着急啊,连这点耐心都没有,什么事都做不好的。”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我又坚持坐了半个小时,果然看到太阳了,圆圆的,不大,像头天晚上的月亮,已经升得很高了,透过云层发出耀眼的光。终于看到“日出”了啊,开始下山了。

大家都裹着军大衣开始往山下走,有的人里面背了背包,外面穿着军大衣,远看像个罗锅子,有的军大衣太破了,裸出里面的棉花,我一路上笑个不停,白天的人们看上去不如月亮下的美好啊。到了南天门那里,台阶比较陡,积攒了一大批人,吵吵嚷嚷,半天才挪动一步,我们都失去了耐性。期间有人骂骂咧咧,有人乱扔垃圾,小孩子在哭,还没下到中天门,我们心情都变坏了,本打算白天好好拍一下山路两旁的风景,也没啥心情了。泰山白天晚上都有人爬,负荷极其大,不像崂山,夜间很少有人爬,环境的维护也好很多,但是如果每个人都自觉一点,像我们这样,一点点纸屑果皮壳子也都装进自己随身携带的垃圾袋,何至如此脏乱,污染眼球。下到中天门,彻底没心情继续了,也确实感到疲倦了,坐了大巴到了山脚下。

带着一身的疲倦和酸疼坐到了火车上,很多人都说他再也不来爬山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我还愿意再爬一次,这一次没来得及领略它浓郁的人文气息和苍茫气势,希望下次登山时泰山能稍微控制下人流,不要光顾挣门票钱。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何青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61002-727259.html

上一篇:
逻辑之美

下一篇:
《嗜血法医》完结篇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