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UC Berkeley访问美国院士Lotfi Zadeh(四) 精选

我在UC Berkeley访问美国院士Lotfi Zadeh(四) 精选

已有 17753 次阅读 2013-10-7 12:29 |个人分类:Zadeh|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院士, 美国, 伯克利, Zadeh

  老人都爱讲故事,Zadeh是老人,所以Zadeh也爱讲故事。这次我们专门聊聊Lotfi最爱讲的几个故事吧。为了能够更方便读者理解,我还是将Zadeh讲的故事按照时间顺序串一下,这就构成了Zadeh的传奇人生。

7. Lotfi Zadeh的传奇人生

1)虽富二代,有志于学

  192124日,Lotfi Zadeh出生在阿塞拜疆共和国首都Baku 。父母都是伊朗人,父亲是伊朗一个主流报纸驻Baku 的记者,同时也是一个商人。母亲是医生,Lotfi是独生子,家里有女仆和管家,显然是富人家庭。

   不同于我们今天的富二代,Lotfi小时候就立志成为一个科学家。他说当时在前苏联统治地区,科学家和工程师都是受人尊敬的职业。 作为一个富人家庭的独生子,不但不拼爹,不坑爹,而且有志于学,Zadeh传奇人生一开局就有些与众不同。



2)转学混乱,皆能适应

1931年,由于食物危机,Lotfi的父母带着10岁的小Lotfi同回到了伊朗的首都德黑兰。在BakuLotfi完成了小学3年级的功课。Lotfi的父母将他注册在德黑兰一个美国教会学校,由于管理工作的疏忽,Lotfi居然直接注册到了8年级,当时他还不懂英语。Lotfi说,他也不知道如何适应过来的,称之为“Miraculously I survived”。

好不容易Lotfi8年级结束了。伊朗教育部颁布了一个新的命令:所有在国外学校读书的孩子必须在伊朗的学校至少读完6年级。然后,Lotfi又进入一个伊朗小学重新回炉读6年级。一年后,他重新回到美国教会学校读9年级。这真是一个小学传奇:从3年级直接到8年级,从8年级再到6年级,然后再从6年级到9年级。这体现了,小时候的Lotfi就具有超人的适应能力和学习能力,出场不凡,胜任任何位置,初现传奇。

在教会学校,Lotfi爱上美国和美国价值观,而且他也认识了他未来的妻子Fay, 尽管当时他们还不是很亲密的朋友。 一面之缘,多年之后,美国重逢,终成眷属,Zadeh的婚姻也有些传奇。

3)高考状元,德大名人

 中学毕业后,Lotfi报考了当时伊朗最好的大学德黑兰大学。他以全国第三的突出成绩,顺利通过考试,并成为当时学校的名人之一,类似我们今天北大清华所宣称的“高考状元”。在德黑兰大学,Zadeh说他最大的收获就是确立的他的人生信条:Nonconformity,可以翻译为“不随大流”或者是“特立独行”。

1942年,Lotfi以优异成绩在EE(电子工程)系毕业了当时,伊朗是盟军受控制的地区。当时Lotfi的父亲掌管一个供应建筑材料给盟军的公司,他们全家过着上层社会的生活,有女仆,有司机,有管家。


4)追随梦想,来到美国

  Lotfi毕业后,由于他流利的英语,担任他父亲公司和盟军波斯湾司令的中间人和翻译,有很高的收入。但是好的生活,豪宅跑车,不是Lotfi所追求的,他的内心一直有个Calling(召唤):去美国学习科学技术的最前沿,于是他开始申请MIT(麻省理工学院)1944年,他来到了MIT,他很快感到他处在一个新时代的前沿,很多东西对他都是新的,他疯狂地吸收各种新的思想。

  德黑兰大学虽然不在学术研究的前沿,但是对学生要求很严格,Lotfi受到了严格的应试教育,就像我们今天中国的北大清华。在MIT, Lotfi很快在考试上崭露头角,就像我们今天大陆在美国的留学生,他说他一般的考试只有一半的时间就完成了,成绩也是非常好。既然考试很容易应付,Lotfi将大部分课外时间都用于研究新问题上,并对电路理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对于优异的考试成绩,Lotfi不沾沾自喜,而是醉心研究,也有些传奇色彩。

5因为爱情,来到哥大

  在MIT学习了1年半左右,在19462月,Lotfi顺利拿到了EE的硕士学位。看来,我们中国的硕士培养时间太长,2年半完全没有必要。中国现在的硕士培养其中有1年的时间在上课,再加上假期和找工作,根本没有办法进行深入的研究。如果能大幅度减少课程学习时间,半年之内完成课程学习,1年半到2年对硕士培养来说应该够了。

 在MIT求学期间,Lotfi的父母来到了New  York ,还有他以前的好朋友美女Fay 也来到New York 生活。他乡遇故知,才子遇佳人,年轻的Lotfi和美丽的Fay很快陷入爱河。刚刚拿到硕士学位后一个月,热恋中的LotfiFay 就结婚了,他说“My move to Columbia university and marrying Fay were decisive events in mylife”


 有一次,Zadeh在伯克利的台湾餐馆请我们大家吃饭,Fay 也参加了,虽然80多岁高龄,依然能看出当初肯定是一个光彩照人的美女,难怪年轻的Lotfi不管MIT教授的诚心挽留,毅然来到哥伦比亚大学,我估计是为了能经常与Fay 见面。Fay 不仅是美女也是才女,还写了一本销售量不错的书“My life and travels with the father of fuzzy logic”。据Lotfi介绍,他10多年前,最多一年出国访问50多次,平均1个星期一次,这也是一个传奇。


短短3年时间,Lotfi1949年顺利拿到了他的博士学位,研究内容是关于时变网络的频率分析。当年的美国,和现在的中国差不多,优秀的博士毕业一般都留校工作。Lotfi博士毕业后,在哥大留校任教。此时,Lotfi迎来了第一个创新高峰,平均每年发表论文10余篇,有广泛影响力的代表性的工作有2个:“In 1950, I published a significant paper “An extension of Wiener’s theory of prediction”, co-authored with Professol Ragazzini. In 1952,I co-authored with Professor Ragazzini a paper on what has come to be known as the z-transform method-a method which is in wide use today in digital signal processing.”凭借这些突出工作,Zadeh1954年成为副教授,1957年破格成为正教授,并成为当时系统分析和信息系统领域的知名专家(visible figure.

当时哥大EE系和美国空军支持的实验室ERL合作,ERL希望EE系给Tenure职位给实验室的雇员。估计,为了获得更多的研究经费,EE系做出了妥协。Lotfi对这类研究,称之为“以金钱为中心(money-centricity)的研究”非常失望。峰回路转,柳暗花明,Lotfi正好收到UC Berkeley EE系主任John Whinnery教授的邀请。于是,1959年7月,Lotfi决定举全家离开哥大,离开他目前舒适的终身教授职位,来到UC Berkeley任教,开创新的研究领域,谱写新的传奇。 

6)开宗立派,植根加大

UC Berkeley,在新的环境中,Zadeh遇到了许多新的挑战,必须要更加努力的工作。但是,Lotfi喜欢压力和挑战,Berkeley自由开放的气氛中,很快就取得了新的成绩,发表了一本新书,关于新的状态空间法的线性系统分析方法,是现代控制理论的经典教材。1963年,尽管Lotfi对于行政管理不管兴趣(“administration was not my cup of tea ”),意气风发的他还是接受了EE系主任的任命。


由于对计算机科学(CS)发展前景的洞察力,他担任系主任期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率先在全美国将EE(电子工程)CS(计算机科学)合并成为第一个EECS系。后来很多大学纷纷效仿,多年以后,Lotfi被授予IEEE Education Medal

 

    1964年7月,Zadeh到纽约参加一个会议,住在他父母家。他父母不在家,他约了一个朋友一起吃晚饭,但是朋友临时有事饭局被取消了,于是Lotfi一个独自在公寓里无事可干。闲得无聊的Lotfi于是开始思考他一直在思考的一个问题: 集合边界的不清晰性(unsharpness  of class boundaries), 突然Fuzzy Set这个概念进入了他的脑海,他马上就提笔写关于Fuzzy Set论文,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终于完成了论文草稿,该论文目前引用已经超过4万次,也是一个传奇。这就是fuzzy set理论的起源。可以称为:一场取消的饭局带来的一个重大创新。中国学术界可能饭局太多了,导致很多科学家没有时间来深入思考问题,也许是缺乏原创性科研成果的原因之一。

   自从之后,Zadeh独立开创了一个新的学派,成为了Fuzzy 理论的开山鼻祖。Lotfi没有满足,心情不懈怠,创新不停顿,方向不动摇。1965年,fuzzy set; 1973年,fuzzy logic; 1975年,fuzzy logic and approximate reasoning; 1981年,possibility theory; 1990年, soft computing; 2000年,general theory of uncertainty; …

   50多年来,Lotfi植根加大,沐浴着加州的灿烂阳光,呼吸着旧金山湾区清新的空气,漫步在伯克利美丽的校园中,潜心思考,特立独行,原创成果不断。如今的Fuzzy理论大树,已根深叶茂,硕果累累,真是一个学术界的传奇!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陈德旺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940-730773.html

上一篇:
我在UC Berkeley访问美国院士Lotfi Zadeh(三)

下一篇:
美国工程院院士Lotfi Zadeh:一位特立独行的大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