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传统观念的一项研究 精选

挑战传统观念的一项研究 精选

已有 9857 次阅读 2013-8-21 14:25 |个人分类:心理学杂谈|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阅读是人类的一种特殊能力,是随着文字的产生而产生的。语言学的研究表明,文字是标志语言的,它在语言的基础上产生,并随着语言的发展而发展。相对于语言几十万年的漫长发展史,文字的发展要晚近和短暂得多。即使像古老的文字,如汉字,古埃及文字,也只有5000-6000年的发展历史;对有些新近获得文字的少数民族(如中国的壮、侗、布依、哈尼等少数民族)来说,文字的发展史可能还不到一个世纪。从对比的角度研究文字对人脑进化的影响或塑造作用,是认知科学和认知神经科学研究的一个重要问题。

 

在个体发育中,阅读基于语言能力的发展,是一个流传很久并占主导地位的重要理论。在这种理论看来,口语的发育在前,阅读的发展在后,在口语发育中,个体建立了大量词音和词义的联系,在此基础上,随着文字的学习,又建立了词形和语音、语义的联系,阅读能力才进一步发展起来。在拼音文字中,文字的形音联系更加直接,因此,儿童语音意识的发展在阅读发展中显得更加重要;用早期口语能力的发展水平可以更有效地预测后期阅读能力的发展。但是,近年来,随着认知神经科学的发展,出现了一种新的理论。这种理论认为,人的基本视觉能力可能直接影响到阅读能力的发展。在人脑左半球腹侧枕颞皮层存在词形加工区(
VWFA
),这个脑区也是加工面孔和物体的脑区。同样,人的基本听觉能力也直接影响到语音能力的发展,进而影响到阅读中语音、语义与词形的联系。因此,基本视觉和听觉能力可能是阅读能力发展的更深层的生物学基础。

2012413,在Science上了一篇题为“狒狒的正字法加工(Orthographic Processing in Baboons(Papio Papio)”的文章,作者是法国科学家Jonathan Grainger 及其同事。文章采用典型的统计学习范式,训练狒狒在计算机的屏幕上通过点击屏幕,"学习"4字母的英文单词。当狒狒对符合正字法的真词或不符合正字法的非词作出正确反应(把真词判断为真词,按压绿色椭圆;把非词判断为非词,按压蓝色+)时,给食物进行强化;当它作出了错误判断时,不给强化。这是大家熟悉的一种"尝试错误"(trial and error)的学习。在长达30万次的训练过程中,6只狒狒都学会了正确区分真词和非词。其中一只4岁名叫Dan的狒狒(相当于人类的青年)从7832个非词中,学会了308个单词,另一只名叫VIO的狒狒也学会了81个单词,正确率接近75%(见下图)。图中A6只狒狒在学习进程中,分别对词识别的正确率,B是对非词识别的正确率,CD是用信号检测理论对相关数据进行分析的结果。研究发现,狒狒不只是记住了这些单词,而是学会了从两个刺激范畴中,基于字母组合的频率,将词从非词中区别出来,例如将"kite"判断为词,而将"eitk"判断为非词。训练后给狒狒一个"第一次"见过的真词与非词,狒狒做出正确选择的概率也很高。研究还发现,狒狒在词汇学习中显示了显著的个体差异。有些狒狒学习的积极性很高,喜欢不断进行尝试,而另一些狒狒似乎对“正字法学习”没有兴趣。

狒狒和人类具有相似的视觉加工能力。它们没有掌握英语这种语言,不知道词的读音,也不知道单词的意义,但它们凭借视觉加工能力,学会了英文的"正字法",能区别不同的字母组合,即区别词和非词,说明人类对文字的阅读可能存在更深层的生物学基础。文字阅读更多依赖于视觉加工能力,而不是语言能力,也就是说,不依赖于被试是否已经学会的某种语言。有人认为,这是对"文字阅读基于语言能力"这一传统观念的挑战。

在我们课题组的大组会上,论文引起了热烈的讨论。主要关心两个问题:1)狒狒究竟学会了什么?有没有学习到字母的组合规则,即正字法。有人认为,狒狒只是学习到视觉的图形分辨,这种图形既没有建立与语音的联系,也没有任何意义,因此狒狒没有真正习到文字的正字法,另一些人认为,正字法不一定要建立形音和形义的联系。狒狒能区分真字和假字,说明它已经知道哪些字母组合可能是"真词",哪些字母组合不是真词,这本身就是文字的正字法规则。2)是否真正挑战了"阅读基于语言"的传统观念?相当于人类青年期的4岁狒狒要花费大量的"尝试错误"才能"学会"308个英语单词,而一个人类的儿童却很小就能达到狒狒的成就水平,这里的差异是什么?一般来说,人先学会某种语言,然后再学习文字阅读。如果这是人类对文字的阅读高于狒狒的一个原因,那么这个事实正好说明,只有基于语言的阅读才是最有效的文字阅读。因此,应该研究人类婴幼儿的正字法学习,并比较在习得语言前、后正字法学习的差异,才能更好地说明文字学习与语言习得的关系。

讨论也涉及到该研究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1)狒狒对"正字法"的学习显然受到真假字比例的影响。由于刺激材料中的真词远远少于假词,单个真词在概率学习中出现的比例远大于单个假词,这可能易化了狒狒的学习。2)狒狒对“文字”的学习存在显著的个体差异,有些狒狒的兴趣高,有些兴趣不高。这种差异对学习效率带来的影响,理应成为是一个有趣的科学问题,值得研究。3)文章提到了VWFA(视觉词形区),希望该研究对理解这个问题有帮助。讨论中有人指出,文章只是一个行为训练实验,没有研究狒狒进行单词学习的脑机制,因此难以从视觉词形区的角度说明问题。可见,即使是发表在高端刊物上的文章,也可能存在许多值得改进的地方,有许多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

挑战“传统理论”或“传统观念”是文章能够刊登在顶尖级刊物上的一个重要条件。某个“传统理论”或“传统观念”的影响越大,挑战它的意义也就越大。此外,被试资源独特也是一个重要的条件。这篇文章采用狒狒当被试,从进化的角度,探讨了正字法发展的生物学基础,从被试资源来说,也是很独特的。被试资源是研究工作的一个重要资源。"物以稀为贵"的法则也适合于被试的选择。如果一项研究采用了"罕有的"婴幼儿为被试,就比选择"常见的"大学生为被试,可能获得更有价值的结果。许多文章能发表在顶尖级刊物上,在被试资源上能另辟蹊径,胜人一筹,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本文曾发表在2012年新浪博客上,转引时做了重要修改)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彭聃龄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974156-718613.html

上一篇:
一个基于情绪调节的词汇阅读模型–模型的提出、检验和反思

下一篇:
这篇文章为什么能发表在Science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