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工程院院士Lotfi Zadeh:一位特立独行的大师 精选

美国工程院院士Lotfi Zadeh:一位特立独行的大师 精选

已有 18222 次阅读 2013-10-23 07:38 |个人分类:Zadeh|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院士, 美国, 工程院, Zadeh

注:本文又名“我在UC Berkeley访问美国院士Lotfi Zadeh(五)”或者“我眼中的美国工程院院士Lotfi Zadeh”。

莎士比亚说“There are a thousand Hamlets in a thousand people’s eyes.”,(“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Lotfi经历传奇,阅历丰富,作为Fuzzy理论的开山鼻祖,结识之人数以万计。在不同人的眼中,有着不同的Lotfi。下面,我根据在UC Berkeley访问1年的亲身经历,谈谈我眼中的Lotfi,一孔之见,犹如盲人摸象而已。

1)五十年磨六剑的学界传奇

 估计Lofti没有学过我国唐代诗人贾岛的剑客一诗(“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但他确是“十年磨一剑”精神的信仰者和实践者。与我们整天追逐热点的研究截然不同,Lotfi不仅仅是“十年磨一剑”,而且持续磨剑50年不停顿,正可谓学界传奇,终于磨出了6把削铁如泥的宝剑

1965Fuzzy Set,  1973Fuzzy  Logic 1981possibility theory, 1990Soft computing ,  2002computing with words, 2010General theory of uncertainty…

 

2)不愿挂名的独行侠

 Lotfi写的绝大部分论文只有一个唯一作者,当然就是他自己。他的论文总引用已经接近12万次,H-index90单篇最高引用为4.8万次,引用次数超过1000的论文约有20篇。这些高水平论文中只有一篇是和动态规划之父美国科学院院士Bellman 合作的。与我们大量的挂名论文相比,Zadeh教授不愧为学术界的独行侠,艺高人胆大,江湖任我行!

 Lotfi曾经对我的2篇论文给出了具体的修改意见,我想挂他的名,被他委婉的拒绝了。后来我才知道,Lotfi即使是自己指导的博士生,也不轻易在学生的论文上挂名。不挂名,一方面说明Lotfi对自己的研究有足够的自信,不需要挂名,另外说明他对年轻人的信心,不愿意让年轻人依靠他的大名;或者说不愿意瓜分年轻人的研究成果。大师就是大师,确实能点石成金,经过大师指导的论文,后来都被著名的SCI期刊录用了。

 

3)深得和谐思维的和蔼老头

Lotfi虽然是学术界的泰山北斗,但是一点架子也没有,对于和谐社会理论无师自通,乍一看就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头。记得有一次他特意请了一个反对Fuzzy理论的助理教授来介绍概率论和贝叶斯网络,讨论非常热闹,大家都很高兴。Lotfi对每个人的报告都是鼓励赞扬的多,有次轮到我做报告,我介绍了有关软计算在轨道交通中的应用,Lotfi也给予了很多鼓励和赞扬。尤其在最后访问评价中,给了我很高的评价,甚至对我开会发言和写邮件求解他提出的问题都记得很清楚。其实,具体评价是啥不重要,关键是给的信心,正所谓黄金有价,信心无价。

Lotfi的论文中,他直接引用美国科学院院士KalmanFuzzy理论的猛烈批判(Fuzzy 理论是科学的可卡因),而在他的论文说道:我的好朋友Kalman,对我的理论有不同意见。看来Lotfi,对于他的批评和指责,一点也不生气。对比最近科学网上两位著名教授为了评选科学院院士,不惜大打出手的做法,真是情何以堪! 看来,Lotfi已经深得中国和谐社会思想的精髓,为了科学界的和谐,他对那些猛烈的批判,不去用激烈的言辞去反驳,而是通过写论文来温和地来解释。概率论说模糊理论没有用,Lotfi说这两个理论是互补的,都是研究不确定性的一种方法,而且最好能统一起来,形成不确定性的一般理论。

正是由于Lotfi的人格魅力,来自世界各地的学者来到Berkeley 朝圣者络绎不绝,有我记得最多一次,一周有3个来自不同国家的专家来访问BISC中心。对一些远道而来的客人,Lotfi有时会请大家是去附近的台湾餐馆吃中国菜。这个餐馆在Berkeley 算是比较高级的,而与中国的餐馆比,简直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常菜馆,估计人均消费也就是1520美元。台湾餐馆地方很小,好像没有包间,菜也是普通的家常菜。看来,美国也不是处处领先,至少在餐饮方面,我们领先美国很多。

 

4不被美国主流学术界接纳的著名学者

  尽管Zadeh教授被世界上很多国家和无数学者所推崇,奇怪的是,他的理论在美国一直处于边缘状态,不被主流学术界的多数人认可。有一次,我们也一起讨论此事,他好像说可能是因为名字没有起好,但是当时很难想到一个更好的名字,现在想改也不可能了。看来,还是我国的老子聪明:“不敢为天下先。誉满天下者,必毁满天下”。

  在伯克利,不仅有很多著名科学家,也有很多牧师。牧师在美国可不好当,有的还是神学博士学位。教授做学术报告,牧师的工作是布道。在讨论中,我突然想到有个牧师介绍的耶稣在家乡也不受重视的故事,就引用了路加福音中的一句话 “Truly I say to you, no prophet is accepted in his own country.”(4:24) “我实在告诉你们,没有先知在自己家乡被人悦纳的。(路4:24),逗得Zadeh教授开心的笑了,其他人也跟着笑了。Zadeh教授多年前已经是美国自动控制界的主流专家,但是他不为名利所束缚,坚持自己的想法,锐意创新,无所谓主流不主流。今天的主流在昨天其实是非主流,今天的非主流也许是明天的主流,学术界的不确定性,谁又能精确预测呢?


 

 

5没有做过大项目的工程院院士

   开始,我以为Lotfi是美国科学院院士。后来才发现,他是美国工程院院士。通过秘书了解,Lotfi 没有主持过很大的工程项目。奇怪了,项目不大,团队人员很少,经费也不多的Lotfi,既没有申请院士,也没有经费去到处活动,居然当选了院士!。看来,美国工程院是表彰他的理论,在解决工程实际问题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才授予他工程院院士的称号。

更为奇怪的是,作为工程院院士,Lotfi不去领导或者组织大的项目,而是醉心于他的不确定性一般理论。记得在2009年,他至少在Berkeley 做了2到3次较为大型的学术报告,介绍他的想法和理论进展。有一次有个坐轮椅的著名教授也亲自来参加,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Lotfi,一个不做工程的工程院院士,再次证明的他的人生信条,不随大流,特立独行!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陈德旺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7940-735248.html

上一篇:
我在UC Berkeley访问美国院士Lotfi Zadeh(四)

下一篇:
一位普通导师写给研究生的一封信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