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何时不再“用别人的枪打打过的鸟”

■本报记者 王佳雯 倪思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