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目的地還有一天。

我坐在指揮室,玩着手機,雖然說還有很多文件,但是肯定沒有氪金好啊!!

“開箱子,開箱子,開箱子…”我的手不停的按着“開始補給”,突然一個大大的S出現在我眼前,我瞬間暴跳起來,”nice!”

“艦長別再玩遊戲了趕快工作”幽蘭黛爾走到我身邊。

“不要,我要抽老婆”我回到。

幽蘭黛爾心裏瞬間感覺到酸痛,“不理你了!!!”說完就走了。

此時此刻我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等等我!”

我快步追上幽蘭黛爾。跑出指揮室,發現沒有看到幽蘭黛爾,正好芽衣從我身邊走過,我立馬捉住她的肩膀,“幽蘭黛爾在哪!”

“在…在房間”芽衣被我嚇得不輕,顫顫巍巍的回答我,“謝謝”說完就丟下她了。

我跑到房間門口前,打開房門,發現幽蘭黛爾在床上哭泣。我走到她的身旁,輕輕的抱住她,“老婆我錯了(><)”

“哼!”

“老婆”

“哼!”

就這樣反反覆復,我意識到這樣不行,就直接把她轉過身來,直接強吻了她,“嗚嗚”幽蘭黛爾發出陣陣難受的聲音,“能原諒我了嗎”

“不能”

我又吻了上去。

“現在呢?”

“不能”

又吻了上去

up主要考試了,最近要開始複習,又要拖更實在對不起ಥ_ಥ!!!

羡羡是隻兔之六─唔~~~~

羡羡是隻兔之六─唔~~~~經過二星期的密集訓練後,我們的小黑兔終於會走會跑、會穿衣,並學會認字寫字了,字體還由最初的鬼畫符體進化為狗爬田模式……嗯~字雖難看,但比當初看不懂的好得多就是了。在雲深不知遠住久了,魏嬰開始想家,尤其是當他在後山發現一大群沒開靈智的白兔後,他就更想族中的小崽子了。他抱起一隻小白兔撫摸著:不知道那些小兔子糧食夠不夠?我是否該回去看看?「不如我偷偷回部族看一眼。」魏嬰把小兔子抬到眼前。「就一眼!日落前回來,含光君應該不會發現吧!」說罷便放下兔子,立即往山門跑。在蘭室

羡羡是隻兔之六─唔~~~~羡羡是隻兔之六─唔~~~~經過二星期的密集訓練後,我們的小黑兔終於會走會跑、會穿衣,並學會認字寫字了,字體還由最初的鬼畫符體進化為狗爬田模式……嗯~字雖難看,但比當初看不懂的好得多就是了。在雲深不知遠住久了,魏嬰開始想家,尤其是當他在後山發現一大群沒開靈智的白兔後,他就更想族中的小崽子了。他抱起一隻小白兔撫摸著:不知道那些小兔子糧食夠不夠?我是否該回去看看?「不如我偷偷回部族看一眼。」魏嬰把小兔子抬到眼前。「就一眼!日落前回來,含光君應該不會發現吧!」說罷便放下兔子,立即往山門跑。在蘭室含光君,小黑兔,氣度不凡,小公子,我錯了,一切安好,雲深不知處,不知道,小兔子,看月亮,2020年,東張西望,面無表情,粉身碎骨,看不懂,好得多,小白兔,小哥哥,一輩子,好不好